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十三,岳林给儿子相亲来了3

北方老驼 收藏 4 1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URL] 岳林毕竟还是要些脸面的,他觉得自己不好对秦天喜说,便把事情交给马占奎和陈管家去办。马占奎怕秦天喜不愿意,知道秦天喜快把那五十块大洋挥霍完了,便以退婚为由,让秦天喜退还那五十块大洋的聘礼,待把秦天喜逼上绝路后,再提让画眉给岳林做妾的事。 果然,秦天喜听马占奎说岳林想娶画眉做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陈管家见秦天喜转着眼珠子不说话,上前拍拍他的肩,“哎,老秦,发什么呆呢?没听到马爷的话吗?我家老爷是专程来看你闺女的,你闺女呢?不在家吗?”

秦天喜没说话,他心里盘算着:岳林虽然是冲着画眉来的,却不知他是给别人说媒还是他自己动了娶画眉做小的念头?马占奎见秦天喜转着眼珠子不说话,按捺不住了,大声喝道:“秦天喜,问你话呢!看你这痴痴呆呆的,不是中了邪吧?”

“哦!马爷是问我家画眉吧?出去了,马上就回来,马上就回来。”秦天喜吓了一跳,朝马占奎点头哈腰地笑笑,又小心翼翼地问岳林道:“岳老爷,您来看我家画眉,不知道您是……”

“秦天喜,你连这也看不出,老爷是……”马占奎嘴快,正要说下去,岳林挥手止住,“占奎,别多嘴,等见过天喜的闺女再说。”

秦天喜见岳林不肯说出真实来意,嘿嘿一笑,“那好吧,您三位先坐着,我出去把闺女喊回来。”

秦天喜出门去找画眉,却见画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板着脸头也不抬,就在屋檐下静悄悄地坐着。秦天喜忙笑眯眯地招呼画眉说:“画眉,你回来咋也不吱一声,快进屋来,有贵客来了。”

画眉去冷长生家找红雁玩,回来已经有一会儿了,她见院子里拴着马,知道又有人来提亲,便不肯进屋,坐在窗台下偷听着屋里的谈话。这些天来,她终于明白秦天喜为什么对她比以前更好了,为什么舍得花钱把她打扮得花枝招展。她没想到秦天喜为了能把她多卖几个钱,竟然耍出这么多的花招。

画眉的眉宇间带着淡淡的忧伤,她缓缓站起身来,无精打采地随秦天喜进了屋。秦天喜指着岳林和马占奎、陈管家说:“画眉,这是岳老爷,马爷、陈管家。”

画眉没有细看三位客人,不冷不热地说了声,“岳老爷好!马爷好!陈管家好!”

岳林只觉得眼前一亮,忽地站起来,捏着下巴把画眉上上下下端详了一遍又一遍,脸上微笑着不住地点头。

画眉被岳林看得不自在,觉得自己就像马桥上等待出售的牲口一样。她瞥了秦天喜一眼,连爹都没叫一声便说:“要是没事我出去了。”说罢,也不管秦天喜答应不,转身出了屋。

秦天喜恼怒画眉没礼貌,又不好当着岳林的面发火,只好陪着笑脸向岳林道歉说:“乡村女子,见了生人就怕,加上从小没调教好,不懂礼,还请岳老爷海涵呀!”

岳林却不在意,感慨地点点头,“嗯,果然是个美人胚子。秦天喜,你闺女真是块未曾雕琢的美玉,若是调教好了,再识些字,懂得些礼仪,不管嫁到谁家,都是一道绝妙的风景啊!”

秦天喜揣摩不透岳林的意思,又不敢多嘴去问,便把目光向陈管家投去。陈管家心领神会,小声问岳林道:“老爷,这闺女您相中了?”

“相中了,如此俊俏的闺女,谁会相不中呢?”岳林眯着眼笑笑,沉思着在地上踱了几步,然后在秦天喜面前站定,神情严肃地问秦天喜说:“秦天喜,如果我想和你结个儿女亲家,你大概不会推辞吧?”

秦天喜先是一怔,立刻便心花怒放了。心说这可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岳家是什么门庭呀?良田千顷,家财万贯,镇上的买卖有一半是他家的。画眉若是能嫁到岳家做媳妇,不单是画眉的福气,自己也能跟着沾些光。那大烟还不是可着劲儿地抽?十里香酒楼还不是随便地进?自己的后半辈子还怕什么呀?

秦天喜心里虽然乐开了花,却没在脸上表现出来,“岳老爷,我家画眉若是能到您府上做媳妇,也算是她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只是这孩子从小野惯了,我怕……”

岳林领会错了秦天喜的意思,哈哈笑道:“天喜呀!你就别给我打马虎眼儿了,你那点心思我还摸得透,你不就是怕我少给了你聘礼吗?我岳林在油坊镇是啥样的人家你也知道,我娶得起媳妇还怕花聘礼?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你闺女我是相中了,你开个价!”

秦天喜嘻嘻一笑,“岳老爷,既然您相中了我家画眉,那往后咱们就是亲家了,还提啥钱呀?再说了,我不是还欠着您的高利贷吗?”

岳林看陈管家一眼,“不就二十块大洋吗?这都要做亲家了,还算那么细干什么?陈管家,那二十块大洋就算是定金了。”

陈管家一听,忙从怀里掏出秦天喜借钱的字据递给秦天喜,“老秦,快谢谢岳老爷呀!”

秦天喜高兴得不知该如何才好了,接过字据给岳林鞠了个躬,“岳老爷,谢谢!真是太谢谢了!”

岳林淡淡一笑,“都要成一家人了,还说这些客套话干啥?天喜呀!你还是说说聘礼吧!”

秦天喜现在可是没有一点要聘礼的意思了,他听说岳林只有一个儿子,画眉嫁过去那就是太太,就是岳家的少奶奶了,岳家的家业还不都是岳家少爷继承着?岳家的家产还不都是画眉掌管着?自己还会缺钱花吗?他满脸带笑地摆摆手,“岳老爷这叫啥话?我这是替闺女找了家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人家,哪儿敢再要聘礼呢?”

岳林哈哈一笑,“天喜呀,要不要是你的事情,可我若是一文不花就把你闺女娶回去,怕是有人要说我强娶豪夺了。我岳林丢不起那个人呀!所以,聘礼是一定要给的。”

秦天喜听岳林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也不再客气了,壮了壮胆儿夸张地说:“嘿嘿,那就不好意思了。不瞒岳老爷说,现在已经有人出到一百五十块大洋了。不过,岳老爷和他们不一样,咱也别讲多少了,随便给几个,有个意思就行了。”

旁边的马占奎听了,冷笑一声,“秦天喜,你也真不知好歹,老爷娶你家闺女做儿媳妇,不是让你家闺女烧火做饭伺候人,是让你家闺女当少奶奶享福的,你还真敢狮子大开口呀?”

秦天喜不好意思地说:“马爷,看您这话说的,我不是说了吗,聘礼我一个子儿不要,可岳老爷他非要……”

“占奎,不要多嘴,这怪不得天喜。”岳林笑脸一收,正色对秦天喜说道:“天喜,我是个爽快人,你不是说别人开出的是一百五十块大洋吗?这样吧,我也给你一百五十块大洋如何?”

秦天喜惊得张大了嘴巴,一百五十块大洋?还给画眉寻了个好人家?哎呀!天底下到什么地方找这样的好事呢?看来这画眉真是没有白养。他张张嘴正要谢岳林,岳林又说:“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天喜,今天我先给你留五十块大洋,你给我把闺女养得白白胖胖的。余下的一百块大洋我娶人的时候一手交人,一手交钱。好吗?”

秦天喜脑子轻飘飘地就像做了神仙,不待他说出个谢字,岳林给陈管家使个眼色,陈管家便把五十块大洋摆在了他面前。岳林指着大洋说:“天喜,咱可把丑话说在头里,我娶的是黄花闺女,到时候你若骗了我,你可知道……”

“那是,岳老爷放心,画眉若是少了一根头发,您拿我试问。”秦天喜打断岳林的话,迫不及待地去抓那白花花的大洋了。

谁知,岳林却一把将秦天喜的手按住,“天喜,我还有个条件。”

秦天喜怔住了,“啥条件?”

岳林冷冷一笑,“你家闺女嫁过去后,你就不能在这油坊镇住下去了,你揣着钱走吧,走得越远越好。”

秦天喜大惑不解,“为啥呀?”

陈管家在一旁接过话说:“老秦,你连这都不明白吗?你抽大烟、逛窑子,有了钱还喜欢赌两把,老爷若是有上你这么个亲家,老爷的面子往哪儿放呢?”

“哦,我懂了,岳老爷是怕我这亲家给他丢人现眼呀!”秦天喜恍然大悟。他心里恨恨地骂道:妈的,又想娶我闺女,又怕我给你丢人现眼,想的到挺周全的。可又一想,那大洋白花花地,拿到哪儿不是花?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