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官赵宗刚:铁甲心脏首席“主刀”

步兵108团 收藏 0 3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济南军区某装甲团,人人都说六级士官赵宗刚有一双“神耳”。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这不,在该师装载训练的现场发生了情况,几辆战车沿着呈30°斜搭的甲板陆续开进车厢。一辆、两辆……突然“咔”的一声,一台坦克意外熄火,驾驶员迅速刹车,“趴”在了甲板中端,其后数辆坦克被挡在车厢之外,导致训练全部“卡壳”,官兵们急得满头大汗。


赵宗刚赶到后,马上让驾驶员挂上空挡,自己侧耳站在车的一旁,坦克顺坡下滑,发出“咔嗒咔嗒”的异常声音。“左侧减速器齿轮打坏!大约一个半小时修复。”赵宗刚说得干净利落。


几位技术干部有些不服气,这样的情况下,一般出现“变速箱拨叉轴损坏”和“连接磁套脱落”的几率更大一些,赵班长的耳朵咋这么尖?赵宗刚拆开发动机,徒弟小夏第一个凑到跟前,灯光照射下,清楚地看到由于左侧减速器齿轮打坏,波及传动主轴齿轮全部被打掉。


小夏心悦诚服地协助赵班长更换减速器主轴,前后花了不到一个半小时。


更神的还在后面,团修理所通过电话找到了外训的赵宗刚,他们在家遇到了难题,想让他抽空回去看看,故障一句话就能说清:“一台坦克行进间加水口盖通气孔往外漏水。”


“我听听。”赵宗刚让对方把听筒凑到坦克发动机近前,随即,里面传来了阵阵轰鸣声。


“检查冷却系,水泵是重点。”赵宗刚的回复仅用了10个字。


“经查,发动机水泵传动轴断裂。已更换,故障排除。”没到晚饭时间,一个电话打来,本打算连夜返回的赵宗刚又留了下来安心训练。


曾任装甲团政委的师政治部主任杨友斌说:“发动机是装甲车辆的‘心脏’,能给‘心脏’动刀的人在济南军区为数不多。”被总部评为“爱军精武标兵”、入选济南军区装备技术巡修专家组……能与这些荣誉联系在一起,这个比团长张振兵龄还长两年的老兵的确有“两下子”。


谈笑间妙手回春,望闻问切排故障。今年初,赵宗刚随装备技术巡修小组来到某旅,一上来就碰上了“硬骨头”:一辆“趴窝”两年多的坦克,先后请军工厂、地方发动机大修厂会诊,前后花费5万多元仍无果而终。当听到驾驶员提到“排黑烟、带火星,轻微顶缸”等字眼时,他脑中灵光一闪,一口咬定“气门有堵塞物”。该旅高工、装甲科长、修理连长都称不可能,每年换季保养都没有发现问题。


赵宗刚不再争辩,打开气缸,用手电往里一照,大家瞠目结舌:进气管里果真有碎布条,而且还发现12个气缸中有4个不同程度地堵塞了碎布条。掏出异物后,发动机恢复正常。


无独有偶,某机步旅一辆某型主战坦克总是莫名熄火,一年多没大使用,赵宗刚听到发动机转速忽高忽低后,叫战友端来半饮料瓶机油。只见他将机油倒入高压泵调速器,驾驶员马上启动,发动机转速居然慢慢平稳了下来。在后来的演习中,这辆坦克再也没有莫名熄火。


赵宗刚的大名飞出了军营院墙,在地方上同样大名鼎鼎。


安钢集团公司分厂的一台发电机组烧了,公司的专家诊断结论:报废!分厂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找到装甲团。赵宗刚来到厂里,听完介绍,他绕着机组左看看,右瞧瞧。更换活塞、调整气门间隙、提前供油角落,仅仅花了8000元成本费,这台价值上百万元的机组就起死回生了,喜得厂长一把抱起了赵宗刚……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