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清朝 踏上征途 第七十八章 进抵长沙

相对浴红衣 收藏 13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林易博由原来的从五品副千户衔直接连升三级,为正四品都司。并且赐银两十万两,以为兵费。 本来以为这样就完了,可是由于此次在永兴和耒阳的两次大战吸引了许多官员的注意,咸丰帝竟然让军机处直接给林易博下旨,让他保举此次有功之臣,于是半个月后还有李昌辉直接获授正五品的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


至于城里居民,有愿意跟天平军走的都带走了,不愿意的都送他们到地下去了,除了跑得快的。

看到犹如鬼子进村后的郴州城,林易博等人破口大骂,但也没有办法,只好找了附近一座山,先驻扎再说。

仙游大军有两千余人,倒也不怕太平军的袭击,清理完几乎已经废了郴州城,林易博这才命令大军入城。

接到顾长青的战报和情报机构的汇报之后,林易博也同时给朝廷上了公文,将仙游大军的战绩狠狠地夸了一番,毕竟短短半个月内剿灭三万长毛是很大的战绩。虽然这几万人大多数是妇孺,但也都是反贼,自然都一视同仁,反正敌人的人数损失摆在那里。

战报由快马先呈给现在的钦差大臣——两广总督徐广缙,四月份刚担任钦差大臣的徐广缙还在赴任的路上,闻报大喜。朝廷军队连连败退,一败再败,反贼之势隐隐有失控之势,现在突然有此大捷,是振奋人心和鼓舞士气的极好机会。加上林易博在潮州镇压各地下帮会给他留下非常好的印象,徐广缙结合各种考虑,在给咸丰帝的奏折中对林易博大加赞赏,加上有沉甸甸地数万杀敌之功,咸丰帝龙颜大喜之下,把林易博由原来的从五品副千户衔直接连升三级,为正四品都司。并且赐银两十万两,以为兵费。

虽然连升三级,由原本的副处级干部升到了处级干部,可是老林的其他方面都还是跟原本的一样,除了得到十万两银子的实惠之外其他的几乎没有什么好处。

本来以为这样就完了,可是由于此次在永兴和耒阳的两次大战吸引了许多官员的注意,咸丰帝竟然让军机处直接给林易博下旨,让他保举此次有功之臣,于是半个月后还有李昌辉直接获授正五品的守备,品轶与知府相当;邓凯为正五品守备。钟蓬辉为正五品千户;三营政委曾辰来为从五品副千户;马明辉和蔡斯景也为从五品副千户。

本来顾长青是正五品的三等侍卫,可是明面上可不能这么做,按照清规,王公贵族不能私自拥有军队,所以顾长青的这一层身份只能去掉,咸丰的赏赐是给了他一个正五品的守备,跟原来的品轶一样。

还有各营部队的各级军官也分别按照相应官职获得的品轶,基本上是营长从五品、营政委正六品、副营长从六品、连长正七品、连指导员从七品、副连长正八品、排长从八品、副排长正九品、班长从九品。

各级官员可以拿朝廷俸禄,如此一封,仙游大军就不再是纯粹意义上的团练,因为里边的军官如今都可以食朝廷俸禄。其中连长们更是开心得老泪纵横,现在他们是正七品的品轶,相当于县太爷了。要知道,在这些原本百姓的眼里,县太爷都是很大的官,现在自己也做到这么“高”的位置,回头碰见家乡人都可以炫耀炫耀,也是出人头地了。

也正是由于此,仙游大军的大小军官更是知道跟着老大走,会有好前程。

当然这是后话,圣旨来来回回在路上走了一个多月,单说顾长青退到常宁县之后心急火燎,派人向林易博请求支援,以便马上跟衡州城里的清军配合,一起剿杀太平军。

可是,林易博知道如果全军北上围攻太平军的话,搞不好洪秀全直接舍了衡州,来一个对宜章的突袭,到时候大批的弹药都被太平军得了就真不知道找哪哭去。呆在郴州因为距离比较近还能尽快支援,所以林易博按兵不动。

但是顾长青的感受还是要考虑的,于是,李昌辉亲自带了三百新兵和两个警卫排带上不少弹药赶往常宁县。三百新兵是给顾长青补充战损的,不过要单单给顾长青补充战损,还不至于带这么多人,李昌辉是看上独立营这些经历过血战的兵士,到达常宁县后直接就挑人、选人,一共挑了六十五人出来。

到现在独立营一共阵亡153人,按照易博的暂时规定,给补充了153人,然后因为李昌辉挑出了六十五人加入特种部队,又给独立营补充了一百三十人进去。明面上看来独立营多了六十五人,但其实独立营此次伤兵近两百人,其中造成永久性残疾的有112人。已经都运送到宜章修养了,准备等情况稳定后就送回仙游大营。如此算来,独立营还缺额四十七人。

不过顾长青也不在意,反正当时在耒阳强制性征调来的壮丁还剩下四百多人,顾长青把他们都编制进独立营去。

李昌辉见了也不说什么,任由他去,同时传达了林易博的命令,让他先休整一段时间,修整完毕后再自己看情况增援衡州,仙游大军主力到时候会见机支援。

有这样的态度顾长青觉得就够了,加上李昌辉这次又运来了许多子弹和炮弹,连那四门6磅炮都带了过来。

翼王石达开的部队于七月二十抵达衡州府,并且完成了对其的包围,本来孙子有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如今石达开的部队不过比衡州府里的清军多了一倍就敢围城,不是石达开狂妄之至,而是清军窝囊到极点。

赛尚阿得知长毛大军攻来,竟然自己舍下衡州城先跑了,临走时把载初及其卫队也死活带走了。本来衡州城里有三千多清军,这样一来就只剩下两千多人。这两千多人由湖广总督程矞采率领,依托城墙抵抗。

由于走得匆忙,载初来不及通知顾长青和林易博,反倒是到后来李昌辉的情报组织把情报报告上去才知道的。那时候顾长青已经完成修整,正要心急火燎地前往救援衡州府,得知载初已经随同赛尚阿跑路之后,便也不理会程矞采死活,按林易博的指示原地休整待命。

衡州城墙高河深,也不是一下子就能攻得下的,石达开攻打几天仍然没有任何进展,与杨秀清已经汇合了洪秀全又派出去两千人增援石达开,于是石达开攻衡州愈急。

此时已经距离西王萧朝贵北上长沙十几天的时间了,又几天,行军十六天,萧朝贵率领的两千余兵于七月二十八的时候杀至离长沙城南仅十里地的石马铺。太平军远道奔袭而来,本想好好地休息一下,还为落脚就迎面遇上前方的大股清军。

得到斥候的报告之后,闻知对方也有两千多人,萧朝贵低思一阵,然后下令全军出击。面前之军乃清军刚刚从陕西调来的两千多绿营军,猝不及防之下,就被萧朝贵“练”了手,被打得四溃散逃,总兵福诚和副将尹培立两位满汉将军皆登时被砍杀。清军刚刚在本地招募了几百名浏阳的乡勇,还未及进行训练,丢下武器哭爹喊娘全跑光。此时,在三里地之外,还驻扎有沅州副将朱瀚,他手里有大批火药军械。闻知福诚的绿营兵被太平军进攻消息,他不仅不前来求援,也不坚守自己在金盘岭的军营,反而率众撒丫子就跑,为太平军留下大量精好的军械。

由此,长沙城外的“防线”立时崩溃,太平军迅速占领长沙南门之外的妙高峰以及城外的坚固民房,以这些地方为依托,开始进攻长沙城。

当时的长沙城内,仅有正规军四千多人,练勇三千多,总共也就八千号人马守城。他们对于太平军的到来,起初一无所知。城外溃兵涌入,太平军大炮轰响,长沙城内的官吏将卒才知道大祸将临。

不仅兵少,城内还无将。提督鲍起豹从前没打过什么正式的仗,只得下令关闭城门,然后立刻四处发书求救。此时,萧朝贵手下仅有士兵两千多人,如果再增加一倍,很可能就会趁乱一举攻破长沙城。由于人少,太平军只能集中兵力火力攻南城。太平军进抵长沙妙高峰一带后,即行攻城,因不明地形,误以天心阁(城内东南隅之高楼)为城楼而趋之,当发觉并非城门而改变进攻方向时,各门均已紧闭,遂不得入。已经没有办法了,萧朝贵下令对长沙城进行炮击。

顿时,城下发火炮,城上架排炮,双方展开激战。

长沙省乃省城,城垣比一般的城池高大许多,太平军未能收到奇袭的效果,只得连日强攻,但因兵力不足,难以奏效。无可奈何之下,只能将长沙城围起来,准备打持久战。

本来清将和春部队在郴州城外与太平军相持,太平军全军主力移师攻打衡州之后,接着又闻说长沙被围,和春便率主力自郴州赶往长沙救援,只在湘南地区留下近万名清军留守于郴州西南。虽然看上去人数甚众,但都是太平军连连击败的,衔尾追击可以,让他们去硬碰太平军搞不好士兵就大量逃亡。

本来林易博还想去拜访一下和春,可是和春急匆匆地带了兵将驰援长沙,易博也乐得清闲,毕竟自己一微末小官,人家还不定见不见呢!

此时长沙城内有巡抚二,帮办一,提督二;城外有总兵十。但莫相统摄,令出多门。日后大清的中兴名臣曾国藩这时也在长沙城内,他是因丁忧回籍,其时还未受帝命兴办团练。对于城外的长毛大军,一向对大清忠心耿耿的曾国藩心急火燎,但也没有办法,只能干着急。

清廷获知长沙北围之后,大为震惊,严令各地部队迅速增援,大清开国两百余载,还从来没有省城被反贼攻下过。

长沙发出紧急求援后,已经卸任的湖南巡抚骆秉章、前湖北巡抚罗绕典等人,立刻派人与钦差大臣赛尚阿和正赶往湖南会剿太平军的两广总督徐广缙联系,又告知驻岳州的湖北提督以及各省援湘部队,全部前来长沙增援。从衡州跑路到邵阳,一路心惊肉跳的赛尚阿不敢怠慢,严命各部齐集长沙。

在第二天的攻城战斗中,知道必须速战速决的西王萧朝贵作战很勇敢,身先士卒,亲率牌刀手进攻。南城之上,清军在魁星楼上发炮,轰然一声,一粒弹片正入萧朝贵胸部,这位西王一下子“口眼俱呆”,当时就“归西”了。

南王刚死,西王又去,接连报销两个“王”,太平军上下震动,暗中怀疑:上帝去哪了?一时之间,进攻长沙的部队无所适从。幸好萧朝贵带来的三员大将李开芳、吉文元、林凤祥都是颇有本事之人,见萧朝贵不幸阵亡,三人立刻派人飞报洪秀全与杨秀清,同时约束部下,继续攻城。

正在指挥部队围攻的衡州的洪秀全和杨秀清接报大惊,杨秀清本来恼怒近期萧朝贵在会议上多有抗言不尊的举动,所以他迟迟不发兵援长沙。听说西王在长沙城外被打死,他也心惊。悲痛之下,农历八月十二(公历九月二十五),杨秀清立刻与洪秀全一起率大军主力来攻长沙。此时,已经距离萧朝贵出发有一月之久。

太平军主力行军路线与萧朝贵相同。农历八月十八(公历十月一日),经过六天(史实为在郴州出发,走了十天,因为郴州较近,所以改为六天)的行军,太平军前锋到达长沙附近。农历八月二十四日,杨秀清、洪秀全大部队抵至长沙南门,与萧朝贵死后留下的军队会师。

在洪、杨二人抵至长沙时,清朝官军已有三万多人。同时,还有两万多官军朝长沙方向移动。

新任湖南巡抚张亮和新任湖南布政使潘铎都很卖力。他们冲破太平军封镇入城后,加紧城防布置,并带去了两万多斤火药和两万多弹丸入城,提高了长沙守军的防御实力。在桂林称病不出的向荣此时也以大局为重,(时为广西提督,但遭免职),他于八月十九日,在太平军增援部队抵达长沙的前五天,十万火急地赶至长沙。赛尚阿如获至宝,忙让这位与太平军做战有经验的向爷统领川、豫、陕等来援清军。

长沙城一片旌旗林立,赛尚阿的调集命令同样也传达给了林易博,上司之命不可为。

现在太平军全军北上,宜章县也没有什么危险了,林易博便在宜章县留下蔡斯景营下边的一个连守护,余者皆随同北上。顾长青也率领早就修整完毕的独立营同大部队于衡州城汇合,然后再浩浩荡荡地望长沙而去。

路上多拖延,汇合后的仙游大军于农历八月十八出发,往东北方向行军,同样是每天行军二十公里,从衡州和长沙两百公里左右,磨磨蹭蹭的仙游大军一直到九月初一才到达长沙外围。

相比之下,其他来援的清军速度快了许多,各路大军源源不绝地开来,在洪秀全大军抵达长沙之前,清军和春、江忠源和向荣部已先期到达,加上其它各路援军,清军兵力已达五六万人。由于长沙城守渐趋稳固,太平军失去了乘虚攻取的战机。加之,清军拥有大量三千斤、五千斤大炮,置高处轰击,更增加了攻城的困难。清廷为加强统一指挥,命新任钦差大臣徐广缙立即赶至长沙,统筹军务,先解省围,然后并力“进剿”。

太平军大队驻扎南门外,北阻省城,西滨湘江,前有和春、江忠源部阻

拦,后有赛尚阿部尾随,形势十分不利。

清朝援军,如江忠源部,非常有实战经验。他们到长沙后即抢据城东南的蔡公坟高地,占据了有力地形,广设营盘,深掘壕嵌,使得太平军不能围城围攻,只能在南城一隅屯结。而且,被围清军在援军抵达后,逐渐反守为攻,多次主动出击,烧毁了南门外不少太平军以为屏蔽的民房,给予对方以极大杀伤。

向荣本人入城后,登上城东南最高的天心阁瞭望,然后指挥手下点放五千斤、八千斤之大炮向城下太平军轰击,轰死成百成百的头裹红巾的太平军。这些炮其实一直就有,但长沙当地兵将未用过,没人敢放,一是他们不知如何使用,二是也怕巨炮炸膛。向荣手下兵将有经验,填药后连连施放,震耳欲聋之际,太平军的阵地血雾纷纷腾起……

太平军的虽然有自铸的火炮,可是一来工艺上比不上清军的,二来由于需要长途运送,是以大重量的大炮不多,大多是一些三千斤左右的大炮,三来清军有地势之力,是以在炮战中,太平军不但得不到任何便宜,相反连炮兵也死伤惨重。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