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途民国 正文 哗变

til1111 收藏 4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size][/URL] 保定军官学校北区,‘前一栋’高级教练宿舍。 这已经是1915年的最后一个月,寒冷的北风扫过每一位高级教练的房门。日本籍的教官在这一个月里,除了每日必须的早操和武术训练外,从不为学员们安排户外科目。中国的冬天实在是太冷了,就连出生在北海道的武宫次郎,都觉得受不了。 武宫次郎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


保定军官学校北区,‘前一栋’高级教练宿舍。

这已经是1915年的最后一个月,寒冷的北风扫过每一位高级教练的房门。日本籍的教官在这一个月里,除了每日必须的早操和武术训练外,从不为学员们安排户外科目。中国的冬天实在是太冷了,就连出生在北海道的武宫次郎,都觉得受不了。

武宫次郎是骑兵二大队的教官,与那位姓袁的中国教官是邻居。两个人又在同一所队部里工作,半年了,却未说过哪怕一句话。

中国人太没有礼貌,这就是武宫次郎对袁君的印象。但偏偏袁君是中国大总统的儿子,日本军部下令,要想尽办法拉拢他。

从大操场收操回来,武宫次郎安排好学员们的识图课后,便直接去了骑科小校场。

最近,骑兵一大队的训练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已经完全脱离了‘骑兵部’的控制。袁君从各科系要去了很多人,把一大队扩充到120多人,辎重、步兵、炮兵、工兵一应俱全,散遍在一起混合训练。这是严重违反训练教程的,各兵种都有属于自己的科目,怎么可以在一起训练?更可笑的是,袁君的军衔已从少校升为中校,如此快的升迁速度,怕是只有在中国军队才会出现吧。

武宫次郎轻蔑地想着,他甚至还经常那样设想,在战场上,自己的大日本骑兵联队,只需要一次冲锋,就将袁君的‘大杂烩部队’杀的片甲不留。

远远的,武宫次郎在小校场上看到了那支队伍,一大队100多人,呈行军字姿态顶着严寒在操场上前行。他们骑着马、拉着炮,赶着粮车、拽着机枪折腾了三天,昨天晚上更是没宿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这是要奔赴战场。

队伍的最前列,袁君的样子还是那么狼狈,裹在笨拙的棉衣、棉帽下,低着头,迎着寒风。他已失去了一个军官该有的尊严,武宫次郎这样想。

队伍中没人说话,就像一支打了败仗的溃军,但武宫次郎却笑不出来,他十分不解的摇摇头。拉练为什么要在操场上进行?而且,这群疯狂的中国人,已经连续三天都保持这样的状态,包括吃、住都在操场上自行解决。

这么冷的天,他们肯定是疯了。

武宫次郎走后,袁克恒就像一只刚刚睡醒的狼,转动着早已发直的脖颈,扫视着身后的队伍。大声地吼:“谁受不了了!有没有快发疯的!校本部就在七百米外!谁顶不住了,可以去申请留级!”。

沉默,还坚持在队伍中的士兵们早已经麻木,更多人甚至是闭着眼睛骑在马上。他们谁也没见过这样的拉练方法,整整三天都困在一个小操场内,北边埋锅造饭,南边下马放水,东面扎营睡觉,西边….西面暂时还算清净。更可气的是,队长根本没有说过这是在干什么,三天前莫名其妙的全大队集合,三天来就一直在折腾。

简直太折磨人,很多人都觉得自己快被逼疯了。

像是看穿了士兵们的心思,袁克恒不满意地吼:“意志!你们的意志都到哪去了!这就受不了?谁来能告诉我,我们一共走了多少圈?”。

见无人回答,他继续吼:“怎么?都没人会数数了吗?这就不行了?!将来!我还要带着你们走比着远得多的路。蒙古人有句话,叫世界的尽头,你们知道那是哪吗?”。

依旧是沉默,所有的人都不想再去理会那个疯子,要不是他总是拿‘爱国情操’绑架所有人的良知,甚至都没有人愿意再跟着他。离开他就是卖国,每各人总是不自觉的这样想。而那个无耻的人也不愧是大总统的儿子,总有说不完的大道理,会让人忍不住想听,会生气,会落泪。

见还是没有人搭理自己,袁克恒继续骂:“一群小兔崽子,狼心狗肺的东西,谁在背后骂我自己小心点。不是我吓唬你们,你们这辈子算是卖给我了。毕业后想去其他的部队的,就不要再做梦了!”。

这下有人忍不住问了:“队长,你说的都是真的啊?”。

“真的”袁克恒也不隐瞒,“我已经把报告交到陆军总部,提请了一个混成旅的编制,以后,你们这些泽袍就能永远在一起了,感谢我吧”。

今后,一辈子都要跟着这家伙?!

就连当初企图跟着六公子官运亨通的人,都欲哭无泪。

队伍里议论纷纷,袁克恒却继续说着他的。

“你们以为打仗就是放枪、拼命吗?错了。很多时候,我们根本就见不到敌人,战争往往是一瞬间的事,一个冲锋,放几枪,可能就会结束。而军人在很多时候,也就像我们现在这样,为了达成胜利之目标,忍耐,等待,前进”。

说着,袁克恒勒住马命令道:“全体集合!点评!”。

一听要点评了,所有人都提起了精神,知道这该死的拉练要结束了。

整好队,袁克恒一板一眼的严肃道:“你们中的许多人比我还小,有血性,有渴望胜利的信念,但意志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磨。我希望你们,都能通过此次拉练能明白,不管在什么时候,经过多少等待和磨难,只要命令下达,无论是冲锋还是撤退,军人!都要像潮水一样!波波相连!保持自我!”。

“都听明白了吗!”。

众人整齐道:“明——白!”。

袁克恒点点头,继续说:“马上就要放大假了,最近几天好好休息,上午室课,识图!战术!兵器!测绘!下午一律休息,准备回家过年!”。

呕——!听到这样的消息,士兵们欢呼雀跃,而这也是袁教官惯用的伎俩,总是在要把你折腾死的时候,给你点希望,和快乐。

解散后,望着士兵们离去的背影,袁克恒暗暗叹气。这也许是这些人与家人们过的最后一个新年了,同时,也包括袁克恒自己。

…………………………………..

整整一个新年,袁家都处于一种十分怪异的气氛中,看上去很喜庆,车马不断,但其实,谁也无法真正快乐起来。

日本人为了山东的利益紧逼不放,因为他们要在欧洲人‘回来’前将中国吃下肚。袁世凯为了这事已是焦头烂额,为了躲避日本人的纠缠,甚至不顾危险去其他省份巡视。一瞧见袁世凯那副焦虑的样子,袁克恒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他同时还很担忧,这样的情况还能不能维持一年。

同时,国内更不太平,大公子袁克定一心想让父亲称帝,便拉着孙毓筠、李燮和、胡瑛、刘师培及严复等人成立了所谓的“筹安会”,以“学理讨论”为招牌公开鼓吹帝制。政府内部杨度、孙毓筠、甚至是梁士诒、沈云都开始行动,上书请愿,求袁世凯称帝。这些人更是打算在新年期限搞什么‘国民大会’,集各省支持帝制的人与京城,一同造势。

此上的种种所为,令袁克恒无法安坐下去,他明白,自己很难再韬光养晦下去了。他之前所做的诸多努力,似乎也只是暂时延缓了称帝势头,历史,还是在按照原有的轨迹运行。必须要采取特殊的手段了。

农历年正月初四,北京平安大街一饭店内,一大群身穿青灰色军装的年轻人正在推杯换盏。这些年轻军官或是学员,是袁克恒所能联系到的唯一力量,在保定校内就向有革命倾向。

来此之前,几乎没有人知道袁克恒要干什么,本以为是一场同僚、校友聚会,总统儿子的面子谁敢不给。但喝着喝着,袁克恒就开始说糊话了。

袁克恒说,那群‘前清酸老’整日围在他袁家,张口闭口都是推行帝制。他父亲袁世凯本是极力反对的,但实在架住不群酸老们的鼓惑,整日里愁眉不展。袁克恒身为人子很气愤,想为父亲解忧,可人小言轻说不上话,也只得在同僚面前发发牢骚。

在坐的军人中,有那么几位是坚决反对帝制的,平日里虽看不出什么,但大家都心里明白,这些人保不准儿就是革命党。今天,所有人都没少喝酒,酒性上来后袁克恒又开始发牢骚,说的那几位‘爱国青年’眼珠子都红了。

袁克恒趁机道:“你们是不知道啊,那群老王八蛋,大过年也不让人消停,天天晚上都聚在这平安大街的老宅子里,开什么国民小会。正月十五召开的‘国民大会’你们都听说了吧?就是这群老王八蛋组织的!”。

军官中有拍案而起,愤怒道“走!砸了他们的老窝去!”。

有人附和道:“走!现在就去!”。

袁克恒也来了劲,红着脸嚷嚷:“去便去,谁不去谁是婊子养的!”。

东家这么一说,在坐的军人哪还能坐得住,气血方刚的他们十有八九跟着站了起来。一大群兵乱哄哄的涌到饭店门外,袁克恒大声的吼;“都有了!集合!”。

这家伙,又搞起了军队中的那一套。

一时间,满平安大街上的人都傻了,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见二十多个混身酒气的北洋军,歪七扭八的在街上列队。不一会儿,那醉的最厉害的年轻军官就将大手一挥,“出发!”。

袁克恒选的这家饭店离“筹安会”所在地,平安大街3—2号不远(后段祺瑞执政府),也就百十多米,二十多个军人连气都没怎么喘,就杀到了地方。

一到地头,这些人就把门口负责警卫的四个警察给缴了械,砸开大门冲了进去,还真如袁克恒所说,“筹安会”的骨干孙、李、胡、刘几人都在,各各吓的面色惨白。

袁克恒进门就喊:“打倒国贼!打啊!”。这口号喊的,还真是见了人就往倒打,打倒就就不让起来….

年轻人到底是年轻人,加之又都喝不少酒,在袁克恒的鼓动下,二十多个军人轮着拳头开揍,将“筹安会”的几个老穷酸,外加的闲杂人等给一锅烩了,打的哭天喊地。

袁克恒支着长枪站在门口(枪是抢门口警察的),摇摇晃晃的望着在地上惨叫中的几人,觉得已经差不多了,再打下去可能会出人命。

砰!他对着天放了一枪。

枪声一过,所有人都愣了,包括义愤填膺中的二十多个军人,酒都醒了。军人们在想,自己到底干了什么,这孙、李、胡、刘几人可不是他们能得罪的起得。


“我们是保定学生军!”袁克恒醉的好象还很厉害,站在门口端着枪,对着孙、李、胡、刘几人。

“都听清楚没?我们是保定学生军!来此誓杀国贼!孙毓筠是哪个?给我拉,拉出来,老子要枪毙了他!”。

听了袁克恒这疯狂的言论,在场的没一个还敢动,不管是“筹安会”的还是保定军校的人,都如见了爷爷一样傻着。

孙毓筠虽是“筹安会六君子”,但更是参政院参政,政府大员,谁敢枪毙他啊。

其实,袁克恒也不敢真的枪毙孙毓筠,他这样闹只是想制造舆论。直到最后,大批军警包围了“筹安会”所在地,袁克恒仍在嚷嚷,要枪毙这个,砍了那个,疯狂的不得了。

最后,二十多个军人,包括袁家六公子都进了班房。当然,第一个被放出来的肯定是袁克恒。他出来后的第一句话便是:“喝多了,真的喝多了”。

短短一日之中,保定学生军哗变的消息就传遍了全国,全国各地的爱国青年都在无比激动的讨论,而领导此次兵变的袁六公子,更是形象一片大好。

大义灭亲!袁克恒无疑成为了新青年们的新偶像,更有人说,去年初冒着生命危险贴‘大字报’的人,就是袁六公子。是袁克恒,揭露了丧权辱国的《二十条——第五条款》。

在这一天当中,无数新青年女性都在羞涩中揣测,袁克恒,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当全国各地的民众都在声援‘保定学生军’的义举时,此次事情的始作俑者袁克恒,正在‘锡拉胡同19号’的家里面壁。

从开始计划这一事件起,袁克恒就考虑到了‘帝制派’的势力,这些人深在军、政两界担任要职,手眼通天,想通过密谋解决此事,很难逃过这些人的耳目。要达到出奇不意的目的,也只能采用快刀斩乱麻的办法。

正所谓‘秀才造反,十年不成’,军人就要有军人的雷霆手段,不用多少人,一道命令下去,便是最严密的谋划,滴水不漏!

保定学生军哗变反对帝制,这正是袁克恒想要达到的政治效果。虽然,有军人因此事被开除了军籍乃至坐牢,但“筹安会六君子”也被揍的面目全非,有的甚至还断了骨头。定与正月十五举行的的‘国民大会’,因没有这些人主持,已经被迫取消。

是取消,而不是推迟。

想到这里,袁克恒就不由的苦笑,看来,反对帝制的那些政客们,一定借着此次事件大做了文章。还真是便宜他们了,黑锅却由老子来背。

袁克恒望着昏黄灯光,他担心,自己还能不能回到那座浸透心血的军营。

(今天第一更,下一更争取19.30前完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