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凉山之旅 第一部 走进大凉山 第4章 进山之路莫测

北来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size][/URL] 在弯来拐去的上山路上,我姥爷没办法不老是想着那个赶马人。那家伙一边从事赶马营生一边干着土匪的买卖,赶马时算得上打探行情,难怪说起四川的马路无所不知,说不定那天赶溜溜马时就盯上了自己。他回头望望远方,想知道成都在何方,助手们在何方。几天前在成都沙河边的那家客栈里,三个助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


在弯来拐去的上山路上,我姥爷没办法不老是想着那个赶马人。那家伙一边从事赶马营生一边干着土匪的买卖,赶马时算得上打探行情,难怪说起四川的马路无所不知,说不定那天赶溜溜马时就盯上了自己。他回头望望远方,想知道成都在何方,助手们在何方。几天前在成都沙河边的那家客栈里,三个助手还举着酒碗跟他道别祝酒说,大哥一路走好!这下可好,才上路还没进山,就进了土匪窝。

在山梁上的土墙大院里,我姥爷见到了当家的曹舵爷,留山羊胡子,模样像个老头,但身板、眼神以及说话声都像年轻人。我姥爷被搜身,20响驳壳枪被缴。同时被抓上山的人在回答曹舵爷问话时,说的都是土话,听不懂,不管是鼻涕眼泪还是下跪磕头都不管用,但一说出曲木打铁这四个字就会被放掉。我姥爷很纳闷,不知曲木打铁几个字是何意思。当曹舵爷问他话时,他也小声说曲木打铁。曹舵爷说“妈的批,又是曲木打铁嗦!”叫完又问我姥爷跟曲木打铁是什么关系,我姥爷哑口无言。见曹舵爷转身要走,我姥爷说他的二弟是24军驻西昌的邢团长,曹舵爷抬手就给了我姥爷一大耳刮子。人群散去后,我姥爷骂了句“死嘎崩儿,你小子甭着急,等我活剥你皮!”

一个看守的土匪抬腿就朝我姥爷裤裆飞来一脚。恰好赶马人来了,二话不说也朝着看守土匪的裤裆飞起一脚,对方跟我姥爷一样叫唤着手捂下身,呲牙咧嘴蹲在地上。我姥爷缓过来后,扬着脸想谢一声赶马人却没说出口,站起来嘟嘟囔囔说着什么。

赶马人说,你说的是啥子?

我姥爷说,那些人一说曲木打铁就放了,咋不放我呢?

赶马人说,那些人认识曲木打铁。

我姥爷说,曲木打铁是什么?

赶马人说,曲木打铁是彝族人,在大凉山。

我姥爷说,我不认识曲木打铁。

赶马人说,曹舵爷的规矩不管是曲木打铁还是倮伍木嘎,只要随便说一个名字就放。

我姥爷问,这是为啥?

赶马人说,我们曹舵爷惹不起彝族人,说曲木打铁最管用,说倮伍木嘎更管用。

我姥爷说,我也不认识倮伍木嘎。

赶马人说,你总认识哪个彝族人嘛?

我姥爷说,一个不认识。

赶马人说,完了,你连一个彝族人都布认识,就敢去西昌?

手脚跟脑子一样灵光麻利的赶马人不会想到,就是他帮我姥爷出气的那一脚,加上对我姥爷的这么一点好心,日后有一天会救了他一命。下午又一次问话时,见我姥爷神情自若地说出一句倮伍木嘎,曹舵爷坐在椅子上嘿嘿笑了起来。他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叫我姥爷说说西昌邢团长,比方什么长相,多大岁数,有何与众不同的特征等等,意思是想拿我姥爷寻开心。我姥爷开口没说上几句,曹舵爷的一张笑脸就变了样,又经几问几答,曹舵爷忙起身跟几个弟兄到外面去了一会,然后回到屋里,把手枪还给我姥爷,说“想不到你真的是邢团长的大哥,这下我也要喊你大哥了。”我姥爷说,“呢抹,你认识我二弟?”曹舵爷说,“整个凉山只要是活人,哪个不晓得邢团长?当年他在雅安当团副的时候,我们连孝敬的机会都找不到,后来他去了西昌,就更加没了机会。”说话时用的是一种很荣幸的口吻,还表示乐意派人护送我姥爷去西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