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新版国家安全战略面世 对中国重视程度大增

飒羽临风 收藏 0 8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评社北京6月10日电/《环球》杂志文章称,5月13日,长达27页的2020年前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战略正式面世。如果说1997年出台、2000年修订的俄国家安全学说着眼于克服苏联解体后的困难的话,那么此次制定的文件,则旨在为俄罗斯未来发展描绘蓝图。


上述二者的具体差别在于,此次引入了“以人为本”的治国理念,使用了大量经济指标评估国家安全,并高度关注了未来的能源争夺。此外,俄方这份重量级文件中,还首次出现了“中国”字样。


几处关键改动


2020年前俄国家安全战略初稿早在去年末就已完成,并一度计划于今年2月和3月提交总统批准。然而,梅德韦杰夫总统却要求对这份文件继续进行完善。


俄《生意人报》在对比初稿和定稿后发现,两者“差别明显”。最为根本性的改动,是在确保国家安全的一个章节中添加了一整段有关人权的内容。


该报披露,初稿中指出,“确保国家和社会安全的目的,是维护俄罗斯的宪法体制和主权”。而定稿则在最后加上了“捍卫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人身自由”。此外,该章节还添加了这样一条——除了打击恐怖主义和激进主义之外,要杜绝任何对于个人权利、自由及财产“构成犯罪的侵犯”。


在列举国家安全威胁时,定稿除了提及“外国情报机构和恐怖组织的敌对活动”之外,还添加了“腐败,以及针对国家公务员、政界人士、社会活动家的暴力行动”等。同时,在涉及如何提高民众生活质量方面,定稿中写入了“通过发展司法体系和立法工作,来完善捍卫人权的国家体系”。


此外,《导报》指出,文件还将捍卫俄罗斯海外侨民的利益作为优先方向之一。此举与政治因素有关,即俄方承认了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的独立。


《生意人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文件起草时“遵循了总统下达的各项有关侧重于公民个人发展的指示”,“况且,确保国家安全不仅仅是通过强力手段来实现的”。


“自由好过不自由”


分析人士指出,新版俄国家安全战略中强调的“以人为本”和倡导自由的思想,可被看作奉行“自由好过不自由”的梅德韦杰夫践行自己治国理念的表现。这与普京担任俄总统时期将爱国主义作为凝聚社会最大力量的理念,有一定的差异。


梅德韦杰夫在首次进行总统演说时就表示,自己最重要的任务之一,是为公民的自我发展创造最广阔的机遇——公民们享有自由,同时对其个人成功乃至整个国家的繁荣担负责任。


如果说叶利钦和普京入主克里姆林宫期间,当局需要利用强力机关来实现国家由乱到治的话,那么对于梅德韦杰夫而言,建立“公民社会”的过程中,与国家安全紧密挂钩的则是人民福祉。


上任一年来,梅德韦杰夫的确落实了不少旨在维护公民言论自由、知情权和监督权的举措,包括在互联网上开设视频播客(视频分享)和电子杂志,在总统接待站向上访者了解民情民意,以及推动制定《反腐败法》和官员个人及家庭财产申报制度等。


此外,他还采取了不少与其前任行事风格迥异的做法,包括通过立法来为中小政党进入议会和获得媒体资源大开绿灯,高调接受曾对政府提出批评的《新报》的采访,以及主动提出与非政府组织合作等。


2008年12月,美国《新闻周刊》曾载文称,“普京只在需要的时候使用民主和自由主义语言。而梅德韦杰夫则采用了一种更开放、更现代的方式”。


GDP排名要提升至世界第五


在国际金融危机的背景下,新版俄国家安全战略将经济问题摆到了超乎寻常的地位。文件不仅将金融危机可能造成的损失与大规模战争相提并论,而且确定的7条国家安全评估指标中的5条涉及了经济领域——分别是失业率、贫富差距指数、消费价格增幅、国家内债和外债占GDP的比例、文教科卫经费占GDP的比例。 新战略中,俄罗斯经济领域的主要风险被视为国家无力改变能源出口模式、本国经济的竞争力低下、对本国资源丧失控制权等。而经济发展思路被定为,发展国家创新体系、提高劳动生产率、更新国家重点经济产业、开发新的能源产地,以及完善银行体系和金融服务行业等。文件设定了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力争2020年将俄GDP的世界排名提升至第5位。


值得注意的是,梅德韦杰夫此前对国内经济转型的进程多次表示不满。新版国家安全战略公布后第三天,他便宣布成立创新委员会并亲自挂帅。梅德韦杰夫强调了此举的迫切性——当前俄罗斯的劳动生产率只相当于美国的四分之一。


事实上,梅德韦杰夫正以实际行动来修改此前国家倚重高油价和国外低息贷款的经济发展模式——该模式创造出的“经济奇迹”,并没有让俄罗斯成为全球金融风暴中的“平静港湾”。俄媒体也指出,在国家经济可以接触到外国资本、操作流程易于产生贪污受贿的情况下,依赖原料出口的经济发展模式特别脆弱。


俄不排除武力解决能源问题


虽然俄罗斯力图实现经济转型,但这并不意味着对能源不再看重。相反,2020年前俄国家安全战略首次提出了能源安全问题,并认为未来国际社会将关注在中东、巴伦支海大陆架、北极地区、里海和中亚地区获得能源产地。


在接受《环球》杂志记者采访时,俄罗斯地缘政治问题科学院副院长西夫科夫说,俄罗斯领导人已经意识到,人类进入了对世界资源展开最激烈争夺的阶段。他表示,美国为确保其现有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水平,必须将主要资源,首先是石油和天然气,置于自身控制之下。一旦美国建立起对资源的控制体系,它就能够以世界权力中心的姿态继续存在下去,并对国际社会所有国家的资源供应,以及它们的发展,进行控制。


俄新版安全战略指出,在争夺资源时,不排除使用武力解决问题的可能性。


需要指出的是,俄罗斯近年在全球范围内积极推行能源外交并取得明显成果,得益于其横跨欧亚大陆的特殊地理位置、日益恢复的综合国力、长期的能源战略以及保持政府、企业、学界和媒体之间的联动。俄罗斯本身既是能源出口大国,又是以能源进口国为主的“八国集团”的成员,因此它往往注意兼顾两方面的诉求和利益,从而使采取的策略更加客观和有效。


当前,俄罗斯在能源领域的最新举措是,加速“南溪”天然气管道项目进程,以及研究未来建立矿床储备基金。


据《导报》报道,参与起草新版安全战略的俄科学院世界经济和国际关系研究所国际安全中心主任阿尔巴托夫称,虽然北极开发不会早于2020年,但鉴于对抗条件下无法进行开发,因此他呼吁有关方面现在就开始探讨合作问题。

外交领域的新老面孔


在外交领域,2020年前俄国家安全战略中出现了一些新面孔,其中就包括中国。


文件中提到,“俄罗斯将发展以下形式的多边协作:八国集团、二十国集团、中俄印三国、金砖四国以及其他国际机制”,“对俄罗斯而言,增强上海合作组织的政治潜力,以及在其框架内采取实际步骤促进中亚地区互信和伙伴关系,将具有特别意义”。


值得一提的是,1997年版俄罗斯国家安全学说中,并没有明确提及与俄罗斯成为战略协作伙伴的中国,而上海合作组织当时尚未建立。如今,二者同时出现在2020年前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战略中,证明俄方在对外政策和国家安全方面,对中国的重视程度大大增加。


而作为老面孔出现的美国和北约,则在文件中被赋予了一些新的形象。在俄美宣布“重启”双边关系的大背景下,新战略表示,俄方将努力与美方构筑建立在共同利益基础上的伙伴关系。而1997年版俄罗斯国家安全学说,则指名道姓地将北约东扩列为威胁之一。


不过,《报纸报》援引俄总统办公厅副主任什帕克的话指出,考虑到美国打算完善其全球反导系统、落实全球快速打击的构想,俄罗斯将竭尽全力“在战略核武器数量上与美国保持均势”。但他同时表示,新版国家安全战略明确指出,俄罗斯将奉行务实的外交政策,不打算卷入新的、消耗巨大的军备竞赛。


军事学说受期待


对于2020年前俄国家安全战略而言,军队建设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文件中表示,巩固国防的主要任务是建立新面貌的军队。军队转型将通过完善军队人员编制体系、调整军队驻地、增加常备军数量、提高军队的训练和作战质量等方式来实现。


除改革军队配套系统外,文件还要求制订民间企业参与完成国家武器装备计划的机制——它们可以负责研发和生产通讯、侦察、电子战和管理设备等。


《报纸报》援引俄军前战略火箭兵参谋长叶辛的话说,关于军队建设问题的更详细的规则应由军事学说制订。他解释说:“战略一级的文件不会包括详细的机制,而只是确立未来行动的方向,具体细则将由重要性低一些的文件来制订。”叶辛认为,由于受到全球危机的影响,目前世界各国都在修订与国家安全有关的战略性文件,因此俄罗斯不应急于出台具体措施。他说:“应当观察一下,我们的非友好国家怎么做,尤其是在涉及战略武器等方面的问题上。军事实力不仅体现在核力量上,它是一个内容丰富的概念。军事学说的草稿可能会在夏天出现。”


俄军退役少将基尔申4月在《独立报》上撰文称,新军事学说必须明确国家在保障内部安全中的作用,必须详细规定联邦主体在确保军事安全中的作用和地位,以及保护俄罗斯海外侨民的手段。


应该指出的是,由于俄军改革备受外界质疑,梅德韦杰夫当局将批准什么样的军事学说,同样令人期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