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专家眼中的中国战区弹道导弹到底有多强悍

飒羽临风 收藏 0 325
导读:  中国最有能力的常规近程弹道导弹,DF-15是PLA主要依靠局部-战略导弹力量。   中国的全部弹道导弹都控制在第二炮兵部队手中,这些导弹既有常规弹头又有大规模杀伤弹头。其种类包括安置于加固型发射井的洲际弹道导弹,以及现在部署到解放军新近重组的集团军的机动型战区弹道导弹(TBM)。在机动导弹部队中,指挥和控制设备已经在过去两年得到广泛的现代化,并且在最近的一系列演习中得到了全面训练和评估。解放军内部正在讨论中国弹道导弹部队的指挥和控制权问题。1990年代末期,解放军把短程弹道导弹的控制权赋予集团

中国最有能力的常规近程弹道导弹,DF-15是PLA主要依靠局部-战略导弹力量。



中国的全部弹道导弹都控制在第二炮兵部队手中,这些导弹既有常规弹头又有大规模杀伤弹头。其种类包括安置于加固型发射井的洲际弹道导弹,以及现在部署到解放军新近重组的集团军的机动型战区弹道导弹(TBM)。在机动导弹部队中,指挥和控制设备已经在过去两年得到广泛的现代化,并且在最近的一系列演习中得到了全面训练和评估。解放军内部正在讨论中国弹道导弹部队的指挥和控制权问题。1990年代末期,解放军把短程弹道导弹的控制权赋予集团军。随着集团军被建设成为主要战斗集群,使用TBM时就遇到了指挥和控制权的难题。600公里射程的DF-15现在可能被置于集团军司令员的指挥下,而非受控于军区司令员。



目前正在重组的集团军计划把A—100型多管火箭发射器和十二枚DF-15D战区弹道导弹部署到两个不同的营,作为成建制的纵深打击系统。然而,由于A-100的最大射程为120公里,而DF-15D为600公里,因此存在射程不匹配的问题。这对指挥和控制构成了巨大挑战,因为A-100是解放军集团军司令员不经中央当局批准就可使用的最大射程武器。战区弹道导弹却仍然处于第二炮兵部队的控制之下,最近举行的意在评估新型集团军结构的新疆军演已经揭示了这一点。因此,使用DF-15D战区弹道导弹需要取得第二炮兵部队的许可。而在请求同意期间,一些需要予以快速打击的敌方目标可能逃逸。(相形之下,美军集团军司令或者得到授权的军官,能够命令发射ATACMS弹道导弹,其最大射程在128公里和300公里之间。)



中国最近已经研发了B611“枕木”战术导弹系统,更适应于新型集团军的需要。它的射程为150公里,装备了集束或者高爆弹头,使得集团军司令员能够进行纵深打击,而不必向二炮部队请求使用更为远程的武器。其发射车使用北方-奔驰的2629型8x8底盘,装有两联装导弹发射筒,能够在发射后快速重新填装。这将使得集团军指挥官拥有纵深打击武器的指挥和控制权,如果不是获得了一种新型短程弹道导弹系统的话,则不会得到这种权力。



部署



区域性积极防御和弹道导弹防御系统



装备神盾系统的舰载标准IV型反弹道导弹系统(ABM)和陆基THAAD以及爱国者PAC-3在全面研发完毕后,将具备拦截速度为每秒五公里的再入式弹头(相当于射程为3000至3500公里的弹道导弹)的能力。这种能力有效地抵销了中国的多数核威慑。日本和美国海军拥有能够使用标准IV 和PAC-3导弹的军舰,澳大利亚的新型驱逐舰计划装备标准IV型导弹,台湾在购买四艘前美国海军基德级驱逐舰(最近已经整合到台湾海军中)后,已经考虑为未来的军舰购买神盾系统。它们的发射器已经能够发射标准IV,但还没有装备神盾系统。台湾已经同意购买爱国者PAC-3BMD系统并且声称它需要九个爱国者导弹连以防卫台湾。



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如果部署在台湾或者中国离岸地区,将使中国的战区弹道导弹面临一个难题。由于THAAD和标准IV的射程使之能够在中国上空进行导弹拦截,其弹头可能在中国领空爆炸或者在其领土上坠毁。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军事战略把东北亚的BMD侦测设施和武器系统视为一种实质上的挑衅的原因。中国防务杂志已经谈到这个问题,并且谈论了如何在导弹上采取反制手段。然而,几乎所有的选项都趋向于减少射程和缩小弹头尺寸,包括可变弹道、轻型和重型假弹头。按照积极防御学说主张,可能采取先制打击的办法,破坏导弹防御系统,或者通过经济压力迫使美国停止向台湾以及其他国家提供相关装备。后一种手段已经得到了应用。



中国的指挥和控制系统,危机管理和积极防御



解放军在提高指挥和控制系统的生存能力方面投入巨资,通过卫星和光缆把各军区与所属野战部队以及上级指挥机构联接起来。中国各指挥中心经常性地与野战单位进行演练,广州指挥中心还使用着一套包括南中国海的军事计划显示系统。中国军事战略的核心是积极防御,一位解放军高级军官将其概括为“以三个基本原则为基础:不挑衅他国;不以任何外国领土为基地;不夺取领土”。然而对于中国的危机管理系统和方法论,我们还知之甚少。



本年度中国国防报告第二章指出:“中国坚持积极防御的军事战略,”第一章批评美国加速研发BMD,以及日本研发BMD,还有美国持续“在数量和质量上增加对台军售”。第一章还声称台湾独立“势力正在日益成为对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台海两岸和整个亚太地区和平与稳定的直接威胁。”这对台湾部署BMD系统和侦测设施是一个不祥之兆。



中国政府反复声称它不会首先使用核武器。但问题在于,“进攻性防御”学说是中国积极防御战备的关键。中国介入朝鲜战争中并对抗联合国军,以及中越冲突,都以解放军使用这种战略而被证明为正当的。韦森论述说,1962年的中印战争之所以发生,是因为中国军事家对进攻性防御学说的偏好,按此学说,在假设一个较强对手(即苏联)即将对中国发起联合打击的前夕,中国先对较弱的对手(即印度)实行了损害性攻击。



自红军时代以来,先发制人的军事行动或者损害性攻击就已经成为解放军军事学说的组成部分。因此,在南中国海或者台湾发生危急事件时,解放军可能进攻第三方——如果中国领导人认为它会介入并危害中方军事行动的话。作为选择,它即使还没有完全作好通过较早夺取相关地区以预防外国干涉的准备,也可能在战争初期就发起此类攻击。如果它认为自己的战略威慑系统受到威胁,也可能采取先发制人的攻击行动。中国肯定感到东北亚的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对自己的威胁。1969 年,美国总统理查德?尼克松为了使其部署哨兵BMD系统合理化,将中国界定为“无赖国家”,以及1996年美国提议让台湾和日本部署和获取BMD系统,都使中国政府的有关部门感觉这些行动是美国遏制战略的组成部分。如果中国感到被威胁,它就有可能发射其核导弹,亦即“针对威胁性预警而发射导弹”(即敌方有介入意图但还未行动),因为中国相信,如果等待“针对发射性预警而发射导弹”(即敌方已经准备发射导弹)或者等待“被攻击后再发射导弹”,它的导弹就有可能未及使用就被拦截。中国相信后两种情况将毁灭其战略威慑的基础。



战略困境



中国领导人处于一个困境之中。由于中国和和北朝鲜的弹道导弹,东北亚地区正在部署BMD系统。然而,如果中国准备就撤除其面向台湾的弹道导弹进行谈判,那么它就会失去影响台湾的主要手段,——同时日本和南朝鲜仍然保有其面向北朝鲜导弹的BMD系统。然而通过维持——和增加——福建的导弹力量,北京则要冒削弱其战略威慑能力的风险。如果中国领导人遵从其积极防御学说,并且相信其核威慑能力正在被抵消或者处于威胁之中,它就可能令人信服地发起对台湾、日本和美国弹道防御导弹力量的打击,肯定将导致报复性的经济和军事行动。随着中国建设对台弹道导弹力量步伐的加快,这正在成为一个关系亚洲—太平洋双方面的问题。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