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一卷 醉后寒假 101 老康家的家规

枪通条 收藏 22 1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size][/URL] “咚咚咚……”夹杂着敲门声的,是老康儿的声音:“死仔,起来吃晚饭了!” 康饶生不情愿地“哦”了一句,翻过身,拉起被子盖住头,却没打算要起床。 “哎,我说你真是,儿子一晚没睡,你就不能让他多睡会?”老康儿的老伴从厨房探出头埋怨到。 “我说你个老婆子,就是你这么惯着,这都要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门外的说话声扰得康饶生翻来覆去迷迷糊糊地睡不安稳,张口想骂,突然发现原来这不是在学校的宿舍,只好拉起被子盖住头,继续迷糊。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康饶生把被子捂得更紧了,假装没有听到。

“妹儿,二姑来了!”门外老康儿在坚持不懈地敲着门。

“哦,马上!”听到是父亲在敲门,知道糊弄不过去,只好摇着涨涨的头起床。

“二姑!”康饶生睡眼惺忪地开了房门,挠了挠头,“到会客室坐吧!“

“不用了,站着就好。”姑侄二人就站在康饶生房门口一问一答。

“几点到的?”

“恩,五点到的家!”

“哎呦,那赶紧回去再休息会!”

“呵呵,不用了,陪二姑说会话!”

“东西都带回来了?”二姑指了指走廊里还没来得及整理的行李。

“恩,一些带不了的留给师弟用。”

“下个学期不用回校了?”

“不用,直接就被赶出来实习啦!”

“实习几个月啊?”

“说是实习,其实就是找工作啦,合适的话就实习就当是试用期,能转正就继续干!”

“找到单位了没?”

“还没呢,在联系师兄啊朋友啊什么的,过完年再看吧!”

“恩,那也好,慢慢来不急,”二姑抬头看了看走廊里挂着的钟,“十一点多了,我得回店里给你表弟做饭,走啦!”

“二姑在家吃吧,吃完给表弟带点就好!”

“不用啦,哥,嫂子,我走啦!”

“不吃了饭再走?”老康儿从会客室绕了出来。

“吃了饭再走吧!”康饶生的妈妈从厨房出来,“反正饭菜也够!”

“不用拉,店里买了菜,我走啦,”

“哦,那好,去吧!”

“二姑再见!”康饶生一家三口把二姑送出门外,折回屋内,老康儿继续坐在会客室喝茶,康饶生跟着妈妈来到厨房。

“哇,白切鸡!”康饶生伸手就抓起一块滑嫩的鸡肉塞到嘴里,“好吃!”

“哎呀,这么不讲卫生,去去去,赶快去刷牙!”康饶生的妈妈嗔怪着把康饶生赶出了厨房。

“哦!”康饶生把油油的手擦了擦,吧哒着拖鞋走进卫生间,三下五除二胡乱洗刷了一下,又吧嗒着来到了会客室。

“给亲戚们打个电话,报个平安!”老康儿对正在倒水喝的康饶生交代道。

“哦!”康饶生拿起电话,外婆家、大姨家、小姨家、大姑家、叔叔家、小姑家,一个一个电话打过去,无非就是“我到家了”之类报平安的话。

“吃饭!”康饶生的妈妈在厨房喊道。

“吃饭了!”老康儿对康饶生重复了一遍,起身往餐厅走去。

康饶生知道这是老爸叫他赶紧去摆放椅子和碗筷的命令。这回他不敢吧嗒了,赶在老康儿到会客室之前,把椅子从桌子下面拖出来按老康家的规矩排好,老康儿就坐在那里等着康饶生端菜盛饭。

康饶生手脚麻利地从消毒碗柜子内拿出三套碗筷,整齐地摆在桌子上,然后帮妈妈把菜端出来摆好,又把饭盛上。

康饶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也从没问过,从懂事起似乎每一餐饭,都是如此,他也习惯了如此,哪天真要等老爸老妈连碗筷都摆放好了,直接开吃他还真有点不习惯。

“哎,我说,儿子回来你就做皇帝啦?”

“老爸老妈把饭菜都做好了,摆下碗筷还不是天经地义的呀?”老康儿一副封建大家长的味道,“这八零年后大多是独生子女,不愿意传承传统我也不强迫,娇生惯养不会做饭也没太大的关系,但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基本的规矩是要讲的,传统的规矩还是要保留的,没有规矩就不成方圆。“

“好了好了,就你规矩多!“

“阿爸阿妈,吃饭!”自懂事起,康饶生每次吃饭前总会说这句话。

“恩,吃饭吃饭!“老康儿点点头,很满意康饶生能一直坚持这样的礼节。

康饶生倒不觉得有什么值得赞赏的,倒是看着一桌子的美味直吞口水,待老康儿喝了一口汤后,拿起筷子迅速往嘴里扒了一大口白饭,然后迅速地夹了一大块红焖肉塞进嘴里。

“恩,好吃,真好吃!“康饶生第二筷熟练地往酿豆腐一挑,夹了肉馅往嘴里一塞,又转战其他的菜肴。

“好吃就多吃点!”老康儿此时放松了他严肃的脸,夹起那块没了肉馅的豆腐放到了碗中。

“吃鸡,鸡腿”康饶生的妈妈在旁边边说边夹了块豆腐,把肉挑了出来,豆腐放到了老康而碗里。

“吃,吃牛肉。”老康儿看着毫无吃相的康饶生,没有多少责怪的意思,倒是把盘子都往康饶生这边移了移。

“爸,你吃,不用移!“康饶生停下筷子,把盘子又移回去,顺手把牛肉扒拉到来康儿那边。

“不知道惯的什么毛病,不吃猪肉,不喜欢吃鸡。”康饶生的妈妈嗔怪了一声老伴。

这时老康儿碗里已经空了,康饶生不知道没当过兵的爸爸怎么会吃饭有如此迅速的速度,习惯性地停下筷子,双手接过老康儿的碗,帮老康儿添饭。

“好好好,够了,不要太多!”苦过来的老康儿总是习惯性地说够了,其实饭多着呢,但他就是生怕老婆儿子不够吃,所以二十几年了,总还是这句话。

康饶生添好饭,双手递给老康儿,老康儿又习惯性地往老伴碗里扒拉了一点,康饶生对这个动作早已经习以为常,拿起筷子继续一副饿死鬼的样子。

“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慢点,没人和你抢!”不一会,老康儿就已经吃饱了,打着饱嗝走去会客室。

“恩,我也吃饱了,老妈你慢慢吃!”连扒了三碗饭,又消灭了两碗肉丸子汤,康饶生放下碗筷,站直了身子,摸着肚子幸福而满足地说道。

“再吃点,红焖肉,鸡肉,吃!”康饶生的妈妈生怕儿子没吃饱。

“再喝点汤!”老康儿在会客室喊道。

“不了,我吃饱了,泡茶!”康饶生说罢起身,把椅子推回桌子下面,走去会客室。

“哎呀,儿子回来了,给老爸泡壶茶喝喝!“老康儿夹着支烟,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把康饶生的烟瘾也勾了起来,却不敢有表露,只好强忍着,他还没胆大到在老康儿面前抽烟。

“茶要浓,第一泡淡的倒你妈茶杯里!”老康儿很享受有儿子泡茶的时候,此时象极了一个封建老财主使唤丫鬟的样子,虽然知道康饶生早就将这些熟记于胸,还是不忘唠叨。

“哦,知道了!”康饶生抠掉茶壶里塞得满满的旧茶叶,用开水烫干净茶壶,抓上两大把茶叶也不用看直接就塞了进去,康饶生给老康儿泡了十几年茶,对于老康儿喝茶的量早已经熟记于胸,洗过一遍后冲上开水,给妈妈的茶杯里倒上了一杯淡淡的头茶。然后再添上水,把茶壶盖住。

不一会儿康饶生的妈妈也吃饱了,康饶生赶紧给妈妈让座,自己搬来张小板凳坐在茶几前,给老康儿的茶杯里倒上标准的八分满的茶,茶的浓度刚刚好符合老康儿的标准。

“爸,喝茶!”

“恩!”老康儿笑着端起茶杯,吹了吹热气,哧溜一口下去,惬意非常。

康饶生往自己的杯里倒上半杯,冲上点开水,康饶生喝茶的功力仅次于老康儿,也哧溜了一口,遗憾的是不能抽烟,没有老康儿那份茶足饭饱一支烟的惬意。

“哎,我说你们两父子,怎么每次都仇人一样坐那里?”康饶生的妈妈看到两人木头一样坐着不说话,边喝茶边说到。

“呵呵,两个大男人,没什么好聊的!”康饶生挠了挠头,虽然康饶生很怕老康儿,但是按照父子两一样的牛脾气,说到正事一般不过三句就会顶嘴,因此康饶生每次陪老爸的方式,都是如此坐着,端着茶杯,老康儿要有话问,他就有一句答一句,没话问,父子二人端着茶杯无言地坐在那里,默默地享受着天伦之乐,其实做父母的并不需要儿女太多关心的话,有空多陪爸爸妈妈坐一会,就满足了。

“对了,学校有实习名额么?”老康儿每次都是问最关键的问题。

“没有,有也不去,都是垃圾名额,没人愿意去!”康饶生撇了撇嘴,似乎对学校有着无尽的不满。

“哦,要不给叔叔舅舅他们打电话帮下忙?”康饶生的妈妈探询着看了看老康儿,又看了看康饶生,发现没什么异常情绪,继续说到:“反正是实习,如果真不想求人太多,等真正毕业了再自己找,实习嘛,可以不要工资的!”

“恩,也是个办法!”老康儿放下茶杯,就要自己添水,康饶生见状赶紧起身添水倒茶。

“诶,我想自己找找看,有消息的话,再看咯,反正这个寒假比较长。”康饶生探询地看了看老康儿的脸色,见没有异常,继续说道,“读书的时候就已经够麻烦他们的了。如果到时正好有需要招人的单位就去;如果叔叔他们也要卖人情的话,就算了。”

“也行,你自己看着办!”老康儿对于康饶生的想法,没有提出异议。

“好,我正在联系,估计年后有消息。“

“谁帮你联系?”

“先毕业的师兄咯。“

“信得过吗?”

“应该没问题的,就住外婆家后面那排新建的楼房那里的师兄,去过他家的。”

“恩,信得过的才好!不是要你找什么好工作,安全第一!”

“明白了!”

“下午有什么打算?”

“睡个觉先,然后去亲戚家走走!”

“恩,我午休去,你自己安排好时间!”老康儿很满意康饶生的行程。

“赶紧去休息吧,我去洗碗,不陪你说话了。”康饶生的妈妈喝足了茶,继续忙着收拾餐厅。

“哦,妈,三点叫我!”

“好,到时不要赖床!”

“知道了!”

康饶生此时也觉得困意上来,回到卧室,倒在床上沉沉地睡去。

1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