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六十四章:错综复杂的敌我对峙

王大三 收藏 0 2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汤恩伯接到汤凯的一份作战建议书后,很是高兴。 他心里说:这小子也务起正业来了,竟然学着分析战况,提起建议来了。 他那里会知道他的这个花花公子儿子的花花肠子那。 汤凯给他老子的情报和汤恩伯的情报部门弄到情报差不多,只是他自己的情报部门没提到华野独立旅有重大行动罢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汤恩伯接到汤凯的一份作战建议书后,很是高兴。

他心里说:这小子也务起正业来了,竟然学着分析战况,提起建议来了。

他那里会知道他的这个花花公子儿子的花花肠子那。

汤凯给他老子的情报和汤恩伯的情报部门弄到情报差不多,只是他自己的情报部门没提到华野独立旅有重大行动罢了。


汤恩伯问汤凯道:“儿子,长出息了啊。知道关心军国大事了。说说看,你怎么知道独立旅会有重大行动的那?”

汤凯说:“父亲,你别忘了,我们宪兵司令部的情报处长张望鹤就是一直潜伏在共军总部的‘神风’啊,他知道的情况比您的情报把握的更准。”

“那具体是什么行动那?”

“据说是想趁机渡江,给江南来个突进,然后躲在江南配合华野共军以后的渡江作战。”


“哦?看来共军的野心还真不小啊,看来我不赶在他们行动之前给他来个突然打击,他们还真不知道我汤恩伯马王爷头上有几只眼了。”

汤恩伯显然是被汤凯的假情报激怒了。


“那老爹你准备干他们一下吗?”

“当然,我不先动手,他们就要往我心窝子上插刀子了,我明天就召集十一军开作战分析会,把这个华野的独立旅给吃了。”

“好啊,老爹,到时候我支小分队直捣独立旅的老巢,配合十一军的行动。”


“恩,小子,有出息了,我支持你。你准备一下吧,过两天作战会议我会让你列席的。”

汤恩伯下定决定攻击海安华野独立旅了。


芦荡湖里的江南大队接到了郭书记的指示,为了配合营救于洁,让他们开始狠狠的打击里平村和宝山的金大牙和王黑子部。

金大牙这里还算好,虽说陆健康被汤凯调回了上海市区去了,还带走了一个连的兵力,但他手上仍有一个营的宪兵,加上军统行动队的一共约四百多人,和江南大队打起来虽说总是有损失,但他照死坚守着里平不撤。


九月也招回了在里平打游击的一中队长盛联山。

他和返回部队来的政委梁晴,加上岳家进和盛联山,商量后决定干脆避开里平敌人的精锐,直取宝山镇。

他们的这一招可真是让宝山夏广泰的民团和军统行动队中队长王黑子没料到。


王黑子带的那几个毛人哪儿经打那,夏广泰的民团人数虽说,但战斗力极差。和江南大队训练有素的正规军人干起来,那里抗得住那。

两三天下来,夏广泰的民团被打的只剩下一半了。而王黑子的手下也死伤多半,无奈之下,他们只得向谢长林和金大牙来搬救兵。


金大牙自作聪明的断定,这一定还是江南大队的诡计。

他认为这是江南大队在湖区里呆不下去了的结果,他对陈五道:“九月、梁晴和我玩上心眼子了,想让我分兵宝山镇,而他们却可借机夺回里平,做他们的美梦去吧,你让夏老太爷和黑子无论如何给我顶住。”

陈五道:“老爷,恐怕他们是顶不住的,对付老百姓他们还行,但对付江南大队这样的正规共军部队,恐怕就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力不足也得顶着,你告诉夏广泰,他私通共军要犯于洁,资助江南大队物质我还没追究他那,要是保不住宝山,就让他滚出上海去。”

面对着老朋友,金大牙也丝毫不再给其情面了。

他算计过自己手上有四百多人,要是分兵,那两处也就各二百多人,很容易被九月、梁晴利用。他们在暗处,自己在明处,江南大队现在也有一百多人,真分了兵,他们攻击其中任何一处,那后果都是不堪设想的。


“不行了,就舍弃宝山,宝山的交通好歹也比里平发达,将来再收复应该不成问题。”

谢长林听了金大牙的汇报后,觉得金大牙的考虑还是比较正确的。

他对金大牙说:“你赶回里平后,继续按兵不动,让江南大队的计谋落空。至于宝山那里就放弃了好了,你只把黑子带回了里平就成了,其他的我来处理。”


谢长林正忙着用于洁“钓鱼”的计划,无暇顾及到一个土财主的命运了。他本来是想让汤凯再出兵宝山,但是汤凯正调动人马过江去配合十一军的行动那,他早对宝山那里毫无兴趣了,所以找了个很合理的借口回掉了谢长林的请求。


他们这么一来,可真够了宝山的夏广泰喝一壶的了。

九月和梁晴得知了敌人的应对计划后,向总部直接做了汇报。

总部指示江南大队,趁机拿下宝山,建立更广泛的敌后根据地,以后在寻找机会收复里平。


商行里,郭长涛对汪正生说:“谢长林是不是昏头了,宝山到上海相对里平要方便的多,他这不是帮着咱们完成‘美人鱼’行动那吗。”

汪正生道:“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谢长这是在玩火那。一旦完成了‘美人鱼’行动,江南大队就将撤到浙江的山里去开展活动,那里还会回里平去那。这个金大牙还准备在里平守株待兔那,真是可笑。”


郭书记命令徐兵:“你通知江南大队的同志,即刻对宝山镇实施攻击,一举拿下宝山。然后你设法联系黄晓河配合我们从龙华救出于洁参谋来。”

徐兵问:“书记,营救于洁同志的方案定下来了吗?”

“定了。我们都按方案执行就是了。”


根据市委和总部的指示,九月的江南大队终于对宝山发起了总攻击。夏广泰那里招架的住,战斗仅仅打了半天,他就带着夏安等几十个残兵败将落荒而逃,跑到了有国民党部队驻守的邻镇高庙去了。

王黑子也是死里逃生,绕着芦苇滩,深一脚浅一脚的花了一天多的时间跑回了里平,这时候他身边的特务行动队员也只剩下三个了。


江南大队占领宝山后,给养和医疗都得到了有效的补充,形势有了大的逆转。

政委梁晴带领着部队走访当地百姓,组成了民兵组织,宣传党的政策,发动群众支援部队,若大的一个宝山镇俨然成了一个轰轰烈烈的敌后解放区。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谢长林和金大牙串通宪兵司令部的情报处长张望鹤,欺上瞒下,向汤恩伯隐瞒了宝山地区我军的胜利。

谢长林认为江南大队对宝山的占领,不足为忧,只要自己的“钓鱼行动”能破获了上海的地下党组织,那么江南大队就群龙无首,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加上有金大牙这颗钉子楔在宝山的后院里平地区,那九月他们一定会再次躲起来,宝山自然也就不攻自破了。


不过谢长林并不是对宝山的形势完全放任,他还是决定从龙华监狱把抽调胡胖子抽调出来,让他带着一支特攻小队潜入宝山侦察,为自己完成“钓鱼”行动后,回身收复宝山做准备。

就是这次行动,却差点造成了江南大队的重大损失。


那天,江南大队的政委梁晴带着江南大队的现任机要员兼卫生员孙雁走访群众,并巡视各处的岗哨。

走到镇南的一处茶馆时,梁晴发现有几个可疑的人员在徘徊。

她立刻带着孙雁上前盘查。


“你们是干什么的?到宝山来做什么?”

梁晴问道。

“哦,长官,我们是来宝山收水货的小本生意人。”

看到身着解放军军装的梁晴和孙雁,那几个人回答道。


“生意人?难道你们不知道宝山这里已经打了有半年的仗了吗?”

梁晴质询着。

“呵呵,女长官,你们打你们的仗,我们做生意的总要生存啊,这个不犯贵军的法吧?我们可是守法的良民啊。”

一身马褂的胡胖子很镇定的回答,他是多年和我军以及地下党打交道的人了,所以并象别人那么紧张。他一眼就判断出眼前这个大高个子美人女军官就是梁晴,不过他对在一边看着自己的孙雁很是忌惮,因为孙雁被和云水话剧社其他演员一起关押的时候见过自己。


好在当年胡胖子并不负责审讯孙雁,因此孙雁也一时没认出他来。

“你们有证件吗?”

梁晴继续盘问,她知道这里不能让国民党的特务混进来,否则后果是很严重的。


“哦,有,有。请女长官过目。”

胡胖子取出了自己的证件。

“大丰水产商行,胡启明,胡老板。”

梁晴读着。

“是,是,正是在下。请问女长官可否给介绍点水产卖家啊?”

“前边三百米就是宝山最大的水产交易市场,你可以带着你的人去采购你需要的东西。”

看着证件没有什么问题,梁晴虽然还有所怀疑,但也不能违反政策随意扣人,只好指着前方说道。


“呵呵,那谢谢女长官,谢谢女长官指点了,我们可以走了吗?”

胡胖子急于脱身,他怕时间久了被孙雁给认出来。

“好吧,记住了,发现可以人员随时向我军汇报。”

“那是,那是。那我们就去采购了啊,路远我们还得赶回上海去那。”

胡胖子带着手下去了梁晴指点的水产市场。


手下陈五的弟弟陈六向胡胖子说道:“这就是那个超级大美女梁晴吧,上次我在上海跟踪于洁时见到的她,就是被这匹大洋马迷昏了头,才被共军从背后把我打晕了,要不是后来神风大哥私下放了我,我早被枪毙了。”

胡胖子道:“梁晴也的确长的他妈的俊了,我要是你的话逃跑之前非先干了她再跑不迟。”

“算了吧,胡大队长,梁晴漂亮归漂亮,但是她人高马大,真搏斗起来你也未必占得了她的绝对上风。”

“好了,少说话,梁晴肯定在背后盯着咱们那,先进到水产市场再说。”



孙雁望着胡胖子他们的背影,对梁晴说:“政委,我好象觉得这个胖子好眼熟啊,好象在那里见过。”

“是吗,那你仔细想想是在什么地方见过他,是为了什么事。”

梁晴知道孙雁她们云水话剧社到上海演出不久就被军统扣押“审查”了,她们接触的人应该还不复杂,孙雁应该想得起来。


“这,我一时半会还真想不起来。”

“别急,孙雁,咱们坐下你再想想看。”

梁晴把孙雁请进了茶馆,要了一壶凉茶。

这时候胡胖子他们已经消失在她们的视线外了。


“对,我好象想起来了,这个胖子可能是军统特务,对,就是他。我听当时王黑子好象喊他胡胖子的。”

孙雁一下找回了当初的记忆。

“胡胖子,那不是军统上海站的行动大队队长吗,他应该叫胡家民,而不是胡启明。”

梁晴对敌方的重要人员都是记在心里的。


“什么胡启明啊,他就是胡家民,胡启明是假的,一定是伪造的证件。”

孙雁肯定的说道。

梁晴马上说道:“他竟然敢闯到宝山来了,难怪人称他是胆大包天的家伙那。孙雁,你赶快去队部报告九月队长,让他们带人过来。”

“那梁政委你那?”

“我得马上跟上去,不能让他们给跑了。”

“那太危险了,他们有四、五个人那,万一发现你在跟踪,你打不过五个男人的。”


“你放心,我只是悄悄的跟踪,等着你带人过来。”

“政委,还是你去喊人吧,我来盯着他们。”

“不行,你没经验,再说胡家民也认识你,很容易暴露了。你服从命令,快去吧,晚了就让他们溜了。”

“那好,政委你注意安全啊。”

孙雁连忙起身跑步去了大队部。


梁晴等孙雁一走,检查了一下手枪,便朝着水产交易市场走去。

交易市场并不大,今天来交易的人也不多,水产贩子们也都没精神吆喝了。

梁晴问水产市场的老板:“刚才进来的那几个穿马褂的人那?”

“长官,他们早就走了,刚才进来也就是蜻蜓点了个水,连价钱都没问,就说贵了,然后朝高庙方向走了。”

“那谢谢你了。”

梁晴赶紧出了市场的围栏,向前小跑步追了上去。


不多会儿,梁晴终于发现了前方几百米外的小路上出现了刚才那几个身影。

她拿出手枪把子弹上了膛,然后推开了保险。

这里已经是宝山的外围了,一旦胡胖子他们再跑上一段距离,那就是游击区了,情况复杂,很难控制住局面了。


梁晴追了几步,高声喊到:“前面的人站住,接受检查。”

胡胖子也早发现了自己等被梁晴跟踪了。

“队长,这个女人胆子可真不小啊,一个人就敢跟踪咱们。”

说话的是陈五的弟弟陈六,上次在上海跟踪于洁时,就是发现了来接头的梁晴,被梁晴的美丽迷昏了头,一时大意才被当时江南大队的前身新四军武工队打晕了过去的。


胡胖子说:“这个女人就是上海第一美人梁晴啊,她的胆子真叫不小,可以和顾燕顾大胆相比了。”

“第一美人不就是顾燕吗,怎么是这个梁晴了那。”

陈六不能理解。

“你懂个屁,这几个俊娘们都差不多,所以她们是并列的。”

“哦,明白了,那咱们就这么让她跟踪着,怎么脱身那?”


“我就不信我胡家民还能被个娘们抓了,我看她这是送肉上案板了,我在上海抓她抓了几个月都没见着她的影子,这回她倒是自己送上来了,太好了。”

胡胖子正说着,后面的梁晴已经喊了起来。


“好,好,女长官别开枪,我们站住就是了,请问您还有事吗?”

胡胖子,陈六他们站了下来。

这里正好是埋伏在芦苇丛里接应他们的小组的潜伏地,隐藏在芦苇丛里的几个特务把这一幕看了个清清楚楚。


“你们都把手举起来。”

梁晴走上前来命令道,她知道孙雁很快就会带着部队赶过来的。她也知道前边的路宽了,胡胖子他们一定有汽车藏在那里,不能让他们上了汽车,否则就无法再抓住他们了,所以她才决定由自己先控制他们,等待孙雁的援兵。


“我说女长官,您这是怎么了,刚才您不是已经检查过我们了吗?

胡胖子说着,示意手下一起举起了双手。


“胡家民,胡胖子,你这个狗特务就不要再演戏了,那不是你的专长。”

梁晴用枪口指着胡胖子说道。

“呵呵,梁晴政委,你认识我?我想还是刚才被孙雁那娘们认出来了吧。”

胡胖子见梁晴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也就不在隐瞒了,他知道接应小组的弟兄正在梁晴的身后向她迂回包抄那,所以心里很有底。


“少废话,你不是也知道我吗。你们一个一个的把手枪丢在地上,再把裤腰带解掉,不然我就先打死你!”

梁晴威严的呵斥。

“好,好,我们扔,我们扔。”

胡胖子带头把手枪丢在了地上,特务们都纷纷效仿了起来。


“现在把裤腰带解了。”

梁晴继续命令着。

“可是,长官啊,我们里面都没穿内裤那,一解腰带,面的裤子就要掉下去了,那小鸡鸡都要让你看到了啊。”

陈六明白现在的形势对自己很有,便无顾忌的无聊的说着下流话。


“是啊,是啊,陈兄弟说的就是,你梁晴政委长的这么俊,我们的小鸡鸡早就对着你翘起来了啊,一脱裤子多不雅观啊。”

胡胖子倒还真没说假话,面对英姿飒爽的漂亮女军官,他还真是下面早翘了起来,毕竟强奸梁晴是每一个男人的梦想,何况眼下现在真的优势并不在梁晴那里。


梁晴一下子倒没了主意,让敌人解下裤腰带本是战场捕俘的一般常识,是为了让对手失去部分脱逃或者反抗的能力,但眼下这些男人要是真没穿内裤的话,自己正面监视的功效必然将减低,可是不解裤腰带的话,他们万一一起扑上来自己的手枪未必能一下对付几人。



正在梁晴还没想好对策的时候,突然路边的芦苇丛一阵的乱响,然后窜出了另外三个男人。

还没容梁晴反应和掉转枪口,正面的胡胖子飞起一脚踢掉了她手里的枪。

然后梁晴身前和身后的特务疯狂的扑了上来。搂腰的搂腰,抱腿的抱腿把梁晴架了起来。


梁晴一边本能的和这帮男人搏斗,一边喊叫起来。

“来人啊,抓特务啊,快来人啊…..!”

“妈的,别让大美人喊叫,把她的嘴堵上。”

胡胖子和陈六奋力的拧着梁晴的双臂。

几个特务也掏出了绳子五花大来捆绑着梁晴,胡胖子腾手用布条勒住了梁晴的嘴,让她无法出声。


不一会,熟练的捆绑动作就让江南大队的美女政委失去了反抗能力,她被特务们绑了个结结实实。

“大美人,我看你还凶不凶了,还想抓我那,现在看看是谁抓了谁啊。真没想到我胡家民还能艳福齐天,抓了上海第一美人那。”

胡胖子望着梁晴近在咫尺那被绳子勒的在起伏的胸脯,激动的混身打颤起来,他再也忍受不住这巨大的诱惑了,就伸手在梁晴被绑的凸起来的前胸上捏了一把。


梁晴从小就受的是父母的良好的传统教育,从来不挨近男人,是个典型的古典美女。

她没想到自己珍贵的乳房竟然被这么个恶心的男人捏了,虽说是隔着军装,但也足以让她感到了极大的羞耻。

但是她嘴上被勒着布条,无法叫骂,只能气愤的“呜呜”的出声,表示着自己抗议。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