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后蒋介石曾派遣特务企图暗杀陈毅

眉开眼笑 收藏 3 545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解放战争时期的陈毅 · 1949年陈毅出任第一任上海市市长,收到了一份特殊礼物——子弹


· 国民党特务机关暗杀陈毅的行动接连两次失败,蒋介石亲自指定了刺客:“不要叫别人去,就派刘全德过去!只有刘全德来,才能‘解决’陈毅!”


· 三批刺客接踵而至,陈毅却执意将自己身边的警卫人员从16人减到6人


· 我公安机关张开罗网,静候猎物


· 与猎物不期而遇,眼看入网的“鱼儿”又游走了


· 国民党金牌杀手最终落网


· 最后的神秘女特务被捕,国民党特务机关刘全德一伙企图谋杀陈毅的计划彻底破产


1949年5月27日上午9时,人民解放军解放上海的战役胜利结束,中国最大的城市上海回到人民的怀抱!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任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司令员陈毅兼任解放后的第一任上海市市长。


5月27日下午2时,6辆黑色的小轿车在上海市政府大楼前嘎然而止,陈毅一行风尘仆仆走入正门,正在这里站岗的解放军战士肃立,行注目礼,目送新任市长一行进入大楼。


沿着黑色的大理石台阶拾阶而上,陈毅径直来到二楼145号房间——“市长办公室”。前国民党上海市市长赵祖康已在这里等候接管。没有隆重的仪式,没有激动人心的讲演,一切都是那样普通平常。这是那个年代绝大多数共产党领导人的共同作风——朴实无华,埋头苦干。


摆在陈毅面前的是一座满目疮痍、百废待兴的烂摊子——工业已是半瘫痪状态,全市12000家工厂,只有30%能开工,机器工业80%停工,面粉业由于运输不畅,产量只及战前的1/10,占上海工业总产值74%的轻纺工业,因没有原料和销路,全部瘫痪。生活物资十分紧缺,库存的大米、面粉,只够全市吃半个月,储存煤仅够烧7天。


流散在上海的近2万名国民党军散兵游勇,还有国民党特务机构撤退前留下的8个特务组织的3万多人,加上数以万计的惯匪、流氓阿飞、扒手及流落街头的难民、乞丐、无业游民,使上海的社会秩序动荡不安。


经过陈毅和他的同事们一段时间夜以继日的工作,上海市生产开始恢复,供应开始增加,社会秩序开始趋于稳定。


一天,陈毅正在案头批阅文件,秘书拿着一封信走了进来。陈毅接过,看到信封上面写着“新任上海市长陈毅先生收”的字样,沉甸甸的,拆开一抖,“档哪”一声,一颗亮晶晶的子弹落在桌子上,信封内再无其他任何东西。恐吓信!陈毅立刻明白了一切。他淡淡一笑:“哦,寄给我的礼物不轻嘛!”随即轻蔑地将信封、子弹随手丢进桌旁的纸篓。


站在一旁的秘书又将信封和子弹捡了起来。这段时间,公安保卫部门已经三番五次就国民党特务机关企图谋害我高级领导人的问题作过报告。对此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几天后,陈毅在对旧人员讲话的时候提到了这件事,他说:“几天前,我收到了一封装有子弹的匿名恐吓信,他们是想要我的脑袋。一粒子弹就想逼良为娼,也太小瞧我啦,我陈毅千军万马都过来了,还会被一颗小小的子弹吓住?”


陈毅的大无畏气概,使许多旧人员深受感动。两个旧人员主动交代了他们所了解的国民党特务机关一个大阴谋:上海的解放,引起了其时已经败逃台湾的国民党反动派的强烈仇恨。执掌“反共”大权的蒋介石咬牙切齿地向“国防部保密局”局长毛人凤下达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暗杀陈毅!台湾国民党“保密局”和设在舟山等岛屿上的国民党特务机构精心策划,派遣特务潜入上海,利用枪击、爆炸、投毒、撞车等手段暗杀我上海市党政军主要领导人,企图通过恐怖事件造成上海社会秩序动荡。在他们的暗杀名单中,陈毅排在第一位。


这个阴谋也为我公安部门掌握的可靠情报所证实。



国民党特务机关正在紧锣密鼓实施他们的暗杀计划。刚刚解放的大上海,鱼龙混杂,潜入的特务不愁没有落脚点。第一批执行暗杀任务的28名特务。在国民党“保密局苏浙特别工作站”站长封企曾的带领下,分批从舟山潜入上海。他们携有美制无声手枪、轻机枪和长短枪数十支,还配有全套电台设备。但是这批特务立足未稳,即被我公安人员一网打尽。


紧接着,又来了朱山猿率领的第二批国民党特务刺客。这次他们除了枪支和电台外,还带了美制雷管、高能炸药、手榴弹和剧毒氰化物。但是很快又全部落入法网。


消息传到台湾,蒋介石失望之下,将毛人凤召去大骂了一顿。1950年初春,蒋介石再次向毛人凤下达了针对陈毅的密杀令。这次,蒋介石亲自指定了刺客:“不要叫别人去,就派刘全德过去!只有刘全德去,才能‘解决’陈毅!”


1949年10月29日,上海市公安局接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发来的电报:“台湾国防部保密局特务机关近日将派遣直属行动组上校组长刘全德带领杀手安平贵、欧阳钦,携电台和特务经费,到上海执行暗杀陈毅市长的任务,希即注意提防。”两天后又接电告:“刘匪将于10月底离开舟山到沪,与刘匪同时到沪者尚有其他行动匪特多名,希即布置侦捕。”


国民党特务的魔爪正在伸向上海、伸向陈毅。然而此时的陈毅,却执意要将身边警卫人员从16人减到6人。


说到减人,这里面还有一段小插曲。


陈毅上任后,看到当时各级政府机关的人员太多,经费开支很大,有限的财力难以支撑,同时又影响办公效率。当时从旧政权接下来的人员就有5万多,加上我方接管人员1万多,每月的薪金开支成为政府的一个沉重负担。为此陈毅决定对政府机构、人员实行精简,并宣布自己身边警卫人员从16人减为6人。


负责警卫的保卫部门“抗命不从”。他们也有自己的道理,上海解放后,平均每天发生两起重大匪特案件,行凶、爆炸、放火、投毒、打死解放军战士、抢走枪支弹药的事件时有发生,还有像影子一样躲在暗处的杀手。尽管陈毅本人对这些并不惧怕,但是作为人民政权捍卫机关的公安保卫部门,却不能对此掉以轻心,况且根据我公安侦察部门所掌握的情报,国民党保密局制定的暗杀陈毅的阴谋已在实施过程中。


然而,陈毅的办事风格是说过的话一定兑现。几天后,他发现警卫人员一个未减,便叫来警卫处长,对他说:“精简机构是全党的事,谁都要严格执行,我当市长的能不带头执行?我这颗脑袋就这么值钱?”警卫处长心里却是这样想:说一千道一万,首长的安全要保证。他自己说不通,便把分管治安的副市长刘晓请来帮忙。


刘晓劝道:“陈总,目前上海情况这么复杂,警卫不能减,这是为你的安全考虑呀。”


“是我的安全重要,还是党的方针、政策、党在群众中的信用重要?”陈毅反问道。


“这不矛盾嘛,”刘晓还是劝说,“为你的安全考虑,也正是为党的事业考虑嘛!你看,在战场上,主要军事指挥员的安全重要不重要?”


陈毅坚持自己的意见:“同志哥!我身边搞那么多人,子弹要来还是会来的,而群众则要对精简机构失去信心,这就严重了。今天我做主,不管怎么说,警卫人员非减不可!”就这样,陈毅硬是将自己身边的警卫人员从16人减到6人。陈毅此举,是那个时期我党高级领导干部执行党的方针、政策的自觉性、坚定性的典型体现,这也正是保持我们党在广大人民群众中崇高威信的根本所在。


国民党特务机关暗杀陈毅的行动接连两次失败后,仍不甘心,恼羞成怒的毛人凤像赌徒一样孤注一掷,亲自点将组成第三批杀手,把手中最后一张“王牌”押了上去。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