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六十三章:“神风”潜逃,两美女被算计

王大三 收藏 0 90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余基太为顾燕定下了明天一早去兰州的特快列车,还专门包下了一节软席车厢。他让最亲信的团长马保军亲带一个加强排携带两挺机枪护送顾燕去兰州。

保安三旅也将于明天开拔赶赴苏北华野总部接受整编,成为华野十三纵的三十八旅。


顾燕虽然很遗憾的没能如愿的回到苏北,但是为自己顺利的协助野战军总部操作了敌人一个旅的起义感到很自豪。

晚上,顾燕撬开了自己高跟皮鞋上的鞋掌,取出了胶卷,郑重的交给了杜新宇。

“好啊,看来你的任务要由欧阳佳慧同志来完成了。”

杜部长笑着说。


“为什么啊,我就去兰州几天就返回苏北的,完成‘美人鱼’行动我的一定要参加的。”

顾燕眨了眨她那双美丽欲滴的丹凤眼说道。

“我看你一转道延安,那总司令和周副主席还能放你回华野来吗,上次就下命令非让送你去延安,是你坚决的态度才被留了下来,这次我估计你自己送上门去了,总部肯定扣住你不放了。”

杜新宇也喜欢顾燕既稳重又开朗的性格,对顾燕的即将离去多少表现出了些须的低落。


“那可不行,答应的事我就要做完,否则别人会低看我顾燕的,我一定能说服首长放我回华野完成了‘美人鱼’行动再去延安工作。”

顾燕坚定的握了握拳头。

“真的啊,看来燕子就是对华野有感情。要是这样,我得教你两招。”

“好啊,首长请说。”

“恩。我知道是总政治部任弼时主任和文化部长郭沫若同志一直和周副主席闹着要把你调去延安的,你到了延安以后,你得先做通这两位的工作,否则你和难被放回华野来了,懂了吗?”


“呵呵,那好办,我会使出全身的解数让任主任和郭部长答应的我的条件,那就是完成‘美人鱼’行动再归队,我会告诉他们要是不同意的话,那我就去南京《中央日报》上任去,做我的中校首席记者去了。”

顾燕诡秘的笑了起来。


“管,管,这招准管,说实话,我真想你和我们在一起战斗,再残酷的战斗有你燕子在都会变的轻松了。

杜新宇对顾燕十分自信,他知道鬼精灵一样的顾燕肯定有办法说动总部首长的。

“谢谢首长,你等着我好了,我一定会回到苏北来的。”

顾燕对自己当然更是自信不已了。


顾燕也很想自己的干爹马步芳了,虽说这个马步芳和我军有着血仇。在红军时期,号称西北二马的马步芳、马鸿奎曾阻击过西路军,使得我西路军几乎全军覆没,很多官兵被捕后被残忍的杀害。马步芳现在的二姨太就是当时被俘后被他长期霸占的西路军文工团的女战士吕海燕。

不过他对顾燕却是爱戴有加,毫无侵害她的意思,真心拿这个“鬼精灵”的姑娘当了亲生女儿。

一般说来“干亲进门,不是想钱就是想人”,但惟独对顾燕和马步芳来说不存在这样的事。顾燕曾在马步芳的家生活过半年多,马府上下都和她熟悉,都喜欢她,也都怕她。连她干爹马步芳这样的杀人不眨眼的魔王,也得让着顾燕三分。


时间一长,所有人都知道马府有个大小姐叫顾燕,是马步芳的掌上明珠,谁也惹她不得。很多有为的小伙子本来想追求顾燕的,但没人敢去轻易接近她,知道万一惹翻了马步芳,那肯定就一个“死”字了。

在马府里,始终有着属于顾燕专用的豪宅卧室和书房,平时一直有专人打扫收拾。每年顾燕都会去兰州一、两趟看望干爹和干哥哥们。

自从顾燕参加了人民解放军,为了完成扫除罪恶花基地的“美人鱼”行动,已经大半年多没去兰州了,因此马步芳很怀念她,也很生气,所以顾燕也不好再找借口推辞了。


顾燕在马保军的护送下,上了兰州后,余基太的保安三旅便在杜部长的安排下突然开拔,去了淮阴进行整编和阶级教育。

这下把蒋介石惹的雷霆大怒,他找来毛人凤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


“娘西皮,什么军统,我看全是饭桶!还保密局那,对自己人倒是很保密,人家共军把你整个一个旅都端到苏北了,你竟然连一点风声都没掌握,你算个什么玩意!”

“这…….,这是卑职的失职,请委座处罚!”

毛人凤吓的大气都不敢出。

“你得好好查查查了,陈毅的工作都做到你鼻子底下来了,以后说不定还能做到我的总统府来那。”

“是,是。请委座放心,卑职一定查出保安三旅叛敌的内幕来。”

“要防止类似的事情再度发生,否则我让郑介民来做这个工作!”

老蒋对毛人凤发出了威胁性的警告。


毛人凤对“神风”发出了指令,让他务必在短期内查出保安三旅哗变的内幕。

他的命令对“神风”来说是十分危险的,本来已经被杜新宇重点怀疑的“神风”已经随着小分队回到了苏北,正按谢长林的指令侦察女卫生员杨乐乐的去向和“东海一号”的身份那,被毛人凤这一搅合,只能放下手上其它的事,专门查余基太“投敌”的事了。

这对他本人来说,可不是个“福音”,等他查到了部分内幕后,他也就基本暴露了出来。


原来“神风”正是敌工部特二科的科长张望鹤。

杜新宇早就怀疑上他了,但是一直没有证据,所以这次特意让他带队去了上海配合梁晴的工作,而不让他接触到上海地下党的上层主管。

张望鹤当时心里就感觉不妙了。

那里有苏北过来的上级部门的小分队到来,而上海地下党领导不出面接待,只叫江南大队的政委梁晴出面的道理那?


由于毛人凤为了自己挽回在蒋介石跟前的面子,所以给“神风”张望鹤下的是死命令。

张望鹤只能放下眼看就要知道女卫生员杨乐乐下落的工作,而去忙已经没意义了的保安三旅起义的事了。这样让勇敢美丽的杨乐乐无意之中逃过了一劫。


但等“神风”张望鹤费劲一切气力,打死了看护档案室的卫兵,搞出了保安三旅起义的机要档案后。追捕他的敌工部人员已经追了上来,张望鹤吓的三魂不晓二魂的跑进了庄稼地,然后辗转来到靖江的江边花重金雇了一条渔船过了江,才算是保住了一条狗命。

当他从江阴被送往南京时,毛人凤才发现自己太感情用事了,虽说知道了保安三旅起义的事实,但已经于事无补了,仅仅算是能向蒋介石汇报了而已。

但埋伏在苏北华野里的一颗重磅的定时炸弹也就算是结束了使命,再想弄清“美人鱼”行动的具体计划,就难上加难了。


事已如此,毛人凤只能摇头叹息了。

让张望鹤去上海担任上海宪兵司令部的情报处长,配合谢长林的行动。他的意图是让宪兵作战能力和军统的侦破能配合起来,彻底清除江南大队对罪恶花基地的威胁,确保UK-2和UK-7生化炸弹的安全生产。


张望鹤一到上海,就约了三团的团长汤凯一道去极斯菲尔路76号谢长林那里喝酒。

“娘的,我说欧阳佳慧怎么就消失了那,原来是顾燕这个臭娘们捣的鬼啊,行,我饶不了她。”

汤凯愤愤不平的喊道。

原来这两天又想喊欧阳佳慧去他的别墅玩弄她,可是到处都寻不到欧阳的踪迹了,报社说没来上班,家里说早就没看见她了。汤凯心里一凉,得,美人欧阳飞了。

现在听张望鹤这么一说,才知道欧阳佳慧是被顾燕秘密带到了苏北,和策应余基太起义的杜新宇一起到了解放区了。


谢长林说:“毛局长此次让你调查保安三旅起义的原委,实在是失误重大,他余基太跑都跑了,还调查个屁啊。现在好,以后华野的一切活动我们都成了睁眼瞎了,什么也不知道了。这个顾燕可真该死啊!”

汤凯说:“那就做了她!”

“你做个屁啊!”

谢长林最烦的就是汤凯的无知和狂妄了。

“她都回到兰州见她干爹去了,你敢去做她吗?”


“这……,这这,那等她回上海我再制她!”

汤凯还是嘴上挺硬的。

“汤团长啊,顾燕应该是不回来了,照我在档案室找到的资料看,看完马步芳后,她就要去延安上任,做新华社的首席记者,或者总政治部的部长助理去了。你还是下辈子去做她吧。”

张望鹤把顾燕的去向做了说明。


谢长林道:“即便她回到上海,你也做不了她,毕竟有马步芳这个大后台在罩着她那,你要动她,先掂掂自己脖子上的脑袋,你老子汤司令也得给马步芳几份薄面那!”

“照你谢站座的意思,谁也碰不得顾燕了?”

汤凯还是真不服这口气,强奸欧阳佳慧给他带来的是从未有过的愉悦和兴奋,可是这些都被顾燕给破坏了,他当然惦记着报复顾燕了。


“那倒也不尽然,在上海有两个人敢冒死去动顾燕的。”

谢长林很有把握的说道。

“哦,是谁啊?”

不仅汤凯,连宪兵司令部新任上校情报处长张望鹤也好奇了起来。


“呵呵,这俩人一个是军统上海站的行动队大队长胡家民,一个是副站长金红强。”

谢长林早就对自己的下属的性格摸的一清二楚的了。

“什么?金大牙那老小子也敢欺负顾燕,老谢你没搞错吧。你说胡胖子那还挨边,这小子不顾死活是谁都知道的,我还以为另一个是王黑子那,怎么会是老金啊?”

汤凯觉得挺意外的。


“凯子啊,这就是你不懂了。金大牙其实就是个亡命之徒,早年是跟着黄金荣混的,什么事都敢干。后来投奔了国府做了官也成了家,收敛了许多。再后来,他利用做接受处处长的身份,敛财无数,在美国买了房产,把老婆孩子都送到了国外去了。你说他现在还怕谁那?我曾经和他聊过,问他为何自己不出国享福去那?他说,他现在留下来就是为了能找机会干了上海四大美女,那怕是一个也好,干完能出国就出国团聚去,不能走死了也无憾了。你们说他这样的还怕马步芳吗?”

谢长林一口气把自己对金大牙的分析说了出来。


“哦,那倒也是。”

汤凯说:“不过谁都知道四大美女里于洁是属于你圈定的人,老金不会敢打于洁的主意吧。”

“那他倒还不敢,他还不至于敢不给我面子,但其他三个就难说了。”

谢长林相信金大牙不敢去动于洁的。


“其他三个嘛,他特等于是水中望月啊,梁晴在她的部队里,谁也抓不到。顾燕去了西北和延安,他也捞不着,只有黄艳了,可我想他也不敢吧,毕竟在他的意识里黄艳是毛局长的人。”

汤凯一谈起这几个美女来总是判断的很正确。

“是啊,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在芦荡湖抓着梁晴还有那么点理论上的可能了。”

谢长林叹息道。


一边的张望鹤听了不舒服了。

“站座大人,我记得你在汤团长的别墅里答应过我吧,抓着梁晴怎么说来着?”

“哦,呵呵,是的是的。我没忘那,答应过抓到梁晴让你破了她的处的,不过谁能抓得着她那?这个丫头带着人闯进市区来这么久,我都没抓到她一根汗毛,这会儿她回了芦荡湖,那希望就更渺茫了。不过我肯定兑现我的承诺,一旦真抓着了梁晴,肯定让你尝第一口鲜。”

谢长林还指望着上海宪兵的兵力支援自己的军统那,当然不会轻易的去得罪张望鹤了。再说他也知道,想找着梁晴再抓住她是很艰难的事,自己的承诺也几乎等于零。


谢长林现在想的想保住自己的地位和罪恶花基地的安全,就要破获了上海地下党的高层领导和消灭江南大队。但是自己眼下唯一能利用的机会只有关在龙华监狱里的于洁这条线了。

他决定亲自去趟龙华,当面教唆胡胖子加紧对于洁的工作,好逼上海的地下党尽快的露面,以便一网打尽。


其实汤凯对龙华监狱毫不陌生,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他没事就去龙华。

他去龙华自然不是为了于洁而去的,他可不想和谢长林这个超级魔头作对,他知道谢长林心狠手辣,逼急了他什么都做得出来的。


汤凯是冲着军统上海站的女机要秘书、上尉军官黄艳去的。

自从欧阳佳慧跑到苏北去以后,他和满财宝的私下“协议”几乎就终止了。满财宝没有了他用欧阳做交换条件,自然不肯再做盯梢黄艳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了,因此缠上黄艳也只有靠他自己了。

不过做这样的事是很艰难的,首先在军统里他找不到一个人再帮他了,假如有可能的话,上海站的所有男性特工没有不想奸污黄艳的人,人家怎么可能帮着他得逞那。

再一个,黄艳是那种绵里藏针性格的姑娘,既温文而雅又刚烈勇敢,很不好对付,弄不好不是吃嘴巴子,就是让黄艳开枪给击毙了。


汤凯是个玩女人的高手,他自然也早揣摩透了黄艳的个性,他知道对黄艳来说金钱和地位都不会诱惑得了她,想得到她身体的唯一途径就是强奸。

所以他去龙华骚扰黄艳都是很有分寸的,只是和黄艳嬉皮笑脸的乱答腔,讨好她而已。他希望黄艳能给他一个一起外出吃饭的机会,这样他就可以有机可趁了。

汤凯的军衣兜里一直藏着一包麻醉药,他就是想利用请黄艳吃饭的机会往菜饭里下药,麻倒了她后带回他的别墅里,象占有欧阳佳慧一样的占有了黄艳。


黄艳根本没有把这个花花公子放在眼里,她现在最担心的是和三个男人关在一间牢房里的侦察参谋于洁。

于洁的处境实在是越来越不妙了。

谢长林特地到龙华监狱来,以视察特派小组工作为由,把胡胖子叫到办公室里密谈了一番,他走后,胡胖子“提审”了苏大康和张有志,此后,于洁牢房里的气氛就紧张了起来。


这天晚上,苏大康挑衅周健,将他打得满地滚。

于洁冲上去帮忙并喊叫看守过来,被张有志阻拦住了。

“于小姐,你别管他们俩之间的事,随他们去就是。”

“张有志,你真无耻,明明是苏大康故意挑衅打人,你看着不帮,还说出这种话来,你还是个男人吗。”

于洁气愤不已的指着张有志的鼻子说。


张有志阴阳怪气的说:“于小姐,别以为你自己的脚长的好看,就可以在这里颐指气使的说张三说李四的好吗。你还是少管闲事,不然我们可就不照顾你方便了。”

于洁一下被张有志说蒙住了,她想要是真得罪了这两人,往后自己再方便的时候他们肯定要出鬼花样。

但是她还是上前推开了还在继续殴打老周同志的苏大康。

“以强欺弱,真不要脸。”


“你管得着吗,我高兴揍这老家伙,除非你求我住手。”

苏大康淫荡着看着于洁的脸蛋说道。

“好,那就算我求你住手好了。”

于洁无奈的说,她不想发生更严重的冲突,他知道这两人是得到了胡胖子的指使才敢这么做的,目的是逼自己呆不下去,好联络同志来营救。


“这还差不多,看在大美人的面上,我今天就饶了老家伙吧。不过他不许再挨着你的床睡,我怀疑他半夜里偷摸你的这双大美脚的那。”

苏大康现在是有持无恐了。

于洁说:“姓苏的,你别放屁,老周不是那样的人。”


“好,好,他不是那样的人,我是成了吧?我说于小姐,你别对我和老张有偏见好不好。我这有个新规定要告诉你,以后你性感的美人鞋得给我和老张摸,不然我们就连你的脚一起摸,你是把鞋脱下来交给我们摸那,还是穿在脚上让我们摸,你自己掂量着办吧。”

苏大康终于说出了胡胖子教给的话,这也是谢长林的授意,不许连脚摸于洁的皮鞋,必须是脱下来才可以摸。也就是说他和张有志只能玩弄于洁的高跟皮鞋,而不能接触到于洁的肉体。


于洁知道这几天苏大康和张有志没敢碰自己的肉体,一定是谢长林在背后作祟,否则自己早就被这两个男人撕碎了,他们已经多次在夜间“哼哼哈哈”的呻吟,想必是一次又一次的在望着自己自慰着那。


所以,于洁看穿了苏大康色厉内荏的叫嚣。

她说:“你别做梦了,我不会脱下鞋来的,有胆量你就连我的脚一块摸好了,看到时候谁吃苦头。”

“你,你,你不服从我的规矩,有你好看的。”

“好啊,那我等着好了。”

于洁大着胆应答着他。


这下苏大康没了辙,胡胖子给他的权限就这么大,只能是语言调戏和玩于洁离开脚后的皮鞋,不得碰到她的肉体。而于洁现在的态度叫他意想不到,他只好把张有志拉到地铺上低声商量起来。

于洁趁势把周健的被子拉开,扶他去休息。


牢房里的一举一动,外面的黄艳都会知道。

她不得不又一次冒险发报,把于洁在监狱里的状况转告给了延安。

但这次,被满财宝监视住了。

满财宝虽然不想再和汤凯结成联盟,因为没了欧阳佳慧,他们之间的交换“协议”也就成了一纸空文。但是他并没打算放过黄艳,他心想,你汤凯凭什么想单独去霸占黄艳这样的超级美女那?等有了证据,我再和你谈条件。

善于和人谈条件已经是满财宝的独有“专利”了。


汤凯见满财宝又来找自己,欣喜欲狂。

“老满,不是我不遵守协议,实在是欧阳那娘们太狡猾,还有顾燕帮着捣鬼,让她给跑了。我知道你老人家喜欢谈条件,你说吧,需要什么条件才能帮我修理了黄艳。”

这是在汤凯的别墅里,汤凯对满财宝恭维有加,心里却在说:老东西,倒是会和我计较,等我得到了黄艳的身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满财宝说:“团座啊,我这终于找到了黄上尉通共的证据了,那就是她竟然发报说了于洁在监狱的险象,虽说不知道她是发给谁的,但至少证明了她在关注着于洁。而于洁已经是明明白白的共军的侦察参谋身份了,这不正说明黄上尉也是共军吗?”

“恩,对!那就一定是她,她说不定就是那个东海一号那,这下可不能让她给跑了,你破译的电报那?”

汤凯着急着问。


“电报我收好了,没和任何人说那。我只想知道你要对黄上尉做什么?”

满财宝卖着关子。

“对她做什么?审讯啊,要她交代后台和上海地下党的领导啊,这可是咱们为党国立功的机会了。”

汤凯回避着满财宝话里的意思。


“哦,是这样啊,那多谢汤大公子的指点,我一会就回去把电报交给谢站座,也好求个一功半赏的。”

听汤凯竟然和自己打官腔,满财宝装着起身告辞的样子。


“别,别,别啊。老满,你老人家到底想问我要什么,尽管开口就是了,何必对我如此薄情那,咱们可是老朋友了。”

汤凯这才知道满财宝其实很不好对付。

“那我可就说了啊,我其他的不要,一要钱,二要人。”

满财宝终于说出了他的“条件”。


“要钱这没问题,要人我就难了,我总不能派人去苏北把欧阳佳慧抓回来和你换黄艳的证据吧?”

“对,你就是得派人去苏北把欧阳那俊娘们抓回来。”

“啊?这怎么可能那,那可是共军的根据地啊,去抓欧阳那还回得来吗?”

汤凯被满财宝说的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呵呵,我姓满的从来不做让人为难的事,根据我在站里的情报看,最近已经是共军华野文工团副政委的欧阳佳慧将带领演出小分队去海安前线的华野独立旅一团三营的阵地慰问演出,那里离我们国军江北的十一军部队很近,希望你考虑组织一支精干的部队突袭共军独立旅的阵地,趁乱劫了欧阳。”

满财宝竟然打的是这个大胆的主意,让汤凯丝毫没想到。


“我说老满啊,动用大部队进行作战行动,那得战区司令才能下命令啊,我哪儿指使动江北的十一军啊。”

“对,你是指使不动,可你老子是战区司令啊,他总能下得这道命令的吧。”

“我的上帝啊,老满你可真行。想让我找我老子调动十一军啊,恐怕是不可能的,他不骂死我就算了不错了。”

汤凯摇着头否决了满财宝的“建议”。


“哈哈…..。”

满财宝大笑了起来。

“你不能和你老子说为了一个女人而发动的军事行动啊,你得和他说共军独立旅将要有大的行动,劝你老子汤司令在独立旅行动之前先发制人啊。”

“让我胡说啊?那肯定要造成重大损失的,到时候老爹可饶不了我。”


“管他那,死的是士兵,关你我屁事啊。你只管让你的小分队趁打起来乱的时候,直捣独立旅的机关,欧阳佳慧他们一定和机关在一起的,到时候只管抓了欧阳就跑,至于十一军吃不吃亏那就是他们的事了。”

满财宝这一生最大的愿望也就是霸占欧阳佳慧了,因此他已经不管不顾,那怕黄艳就是东海一号也不关心了,所谓党国的“利益”在他面前显得只是一个空口号罢了。


汤凯当然是看出满财宝疯狂的状态了,不过他对黄艳的思念一点也不亚于满财宝对欧阳的疯狂,所以他答应了满财宝的建议。

他说:“老满啊,你的提议我决定试试看,但也未必有把握,要是行动失败,或者没抓到欧阳,那你看怎么办?”

“我跟着你的小分队去,就是抓不到欧阳,我只要看你小老弟尽心了,那我一样把黄上尉的证据交给你。”

“好家伙,老满你为了欧阳小姐命也不要了啊,去打仗那是很危险的事,没准儿你老小子可就回不来了。”

汤凯开始佩服起满财宝的执着精神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