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这时候,身处罪恶花基地里的杨乐乐却为送出了重要之极的胶卷费起了脑筋。

因为让她意想不到的是,昨天她的保护者赵海龙启程去了南京,参加为期半个月的高级特工培训班,吴国栋随即宣布停止一切休假,也就是说所有男女一律不得离开基地了。


女卫生员不由的焦急了起来。

胶卷还藏在自己高跟鞋的鞋跟底下,时间长了万一鞋跟开裂不在意的跑了出来,暴露自己事小,没了胶卷自己和同志们几个月的辛苦就全白费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还有,不管是什么胶卷,时间长了都会慢慢的跑光,到时即便是送到了上级的手中,那也等于白纸一张。


杨乐乐情急之下,跑到了吴国栋的办公室找到了吴国栋。

“吴所长,你说话还有个准头没有?为什么取消了休假那?”

听到杨乐乐的质问,吴国栋呵呵一笑道:“杨小姐,请坐,干吗那么生气那,这是上峰下达的新指示,也怪不得我啊。”

杨乐乐哪儿有心思坐啊,说:“我最近家里有急事,必须出去和家里打电话啊,这里的电话又不让打外线的,再说,我家亲戚也来上海找我了,难道让他们一直等着我不成?”

“这个,这个,特殊情况嘛也不是不能考虑,容我和其他长官商量商量再答复你吧。”

“好,那你慢慢商量着吧,这几天我脚疼,你也别找我了。”


吴国栋几乎是每天都要在杨乐乐的脚上皮鞋上射一次精液,他已经习惯了这样变态的的发泄,现在一听她这么说,也急了。

“杨小姐,你这是干吗那,小孩子脾气啊。我不是说了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嘛,对了,我还给你买了双新的细带高跟鞋那。”

原来杨乐乐脚上的高跟鞋被吴国栋和高井经常的用于辱弄,已经被摩擦的起了皮,所以吴国栋真的是给她买了双新鞋来。

“很抱歉,我不需要,我需要的是正常的休假。”

杨乐乐一下拒绝了。


她的胶卷就藏在鞋跟里,怎么可能接受新皮鞋那。

“呵呵,你还生气那啊,没必要吧。这样,周末的晚上我悄悄的放你出去如何?不过到了天亮你一定要赶回到基地来,不然我是很为难的。”

“你为难,我就不为难吗,我家的急事啊。一个晚上哪儿能办完那。”

“好,好,好。那就这样,你找个保人为你担保一下,我就依旧放你一整天的假。”


“保人?我哪儿找保人去那,要不就找你吴所长做担保吧。”

杨乐乐觉得吴国栋的话挺可笑的。

“找我?那怎么行那,保人是要对我担保的,我总不能自己找自己吧。”

“那哪儿还有保人那?”

杨乐乐这下真的不能理解了。

“哈哈,这还简单啊,当时保你进来的人也可以保你出去啊。”

吴国栋阴险的笑了笑。


“哦?你是说吴八队长或者是顾燕顾记者吗?”

“对啊,这两人都可以为你担保的啊。”

“好,那你打电话喊吴八叔叔过来,我请他为我担保就是了。”

杨乐乐敏感的意识到一旦情报送出后,顾燕的任务会很重,不能给她添麻烦,所以就点了吴八。


“可以啊,我就给吴八打电话,现在你总可以穿上我给你买的新皮鞋了吧,让我瞧瞧你的小美脚穿上新鞋是不是更性感了啊。”

吴国栋说话肆无忌惮了起来。

杨乐乐知道再拒绝那就要被吴国栋怀疑了,便说:“好吧,谢谢你的新鞋了。”


吴国栋给杨乐乐拿出的是双几乎和她现在脚上穿的一样的皮鞋,只不过鞋尖更尖了点罢了,这是吴国栋在商场买鞋时为了让杨乐乐的脚更性感特意挑选的。

还是那种细带的黑色高跟鞋。


杨乐乐只得当着吴国栋的面换下了旧鞋子,穿上了新的。

她刚穿好,一只脚就被吴国栋连新鞋一起抓住了。

“杨小姐,我实在受不了了,我得做你的新鞋脚一次。”

说罢,吴国栋就解自己的裤裆扣,杨乐乐知道不满足他的兽欲,他不会轻易的准自己的假,于是恶心的闭上了眼睛。

没一会,一个发着微烫的物件就贴上了她的脚面……。


等吴国栋发泄完毕,杨乐乐拿起卫生纸把吴国栋射在自己脚面和鞋帮上的液体擦拭干净,然后起身拎着那双藏着胶卷的旧鞋准备离开。

“杨姑娘,有了新鞋,你还留着双旧的干吗,扔了得了。”

吴国栋说着上前一把夺过了女卫生员手里的旧皮鞋,摔在了垃圾篓里。

这个把杨乐乐吓坏了,珍贵的胶卷还在鞋跟里藏着那。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旧鞋合脚穿着不磨,我还得留着穿它那。”

杨乐乐重新去垃圾篓里取出了旧高跟,开门走了出去。


又过了一天,在吴八的担保下,杨乐乐终于在吴国栋的首肯下出了罪恶花基地,直奔了郭书记和梁晴所在的商行。

“好啊,好啊,我们的卫生员同志为‘美人鱼’行动立了头功了。”

郭长涛双手接过从杨乐乐高跟鞋的鞋后跟里取出的胶卷递给了梁晴,然后兴奋的握着杨乐乐的手说道。

梁晴更是高兴的眼里流出了泪花。

“乐乐,你真行。这么艰巨的任务你都顺利完成了。”


许军闻讯赶了过来,把羞涩的杨乐乐搂在了自己的怀里。

“乐乐,让你吃苦了,这下再也不用回那个鬼地方去了,该回江南大队和孙雁一起工作了。

杨乐乐说:“恩,我早就盼着这一天那。就赶紧把胶卷洗出来吧,看看对不对。”

梁晴道:“对,赶紧工作起来,洗出胶卷后再做个备份,把原胶卷送到总部去制定行动方案。乐乐抓紧休息吧,做好回部队的准备。”


郭书记有点沉重的说:“我本来想等会再和乐乐谈话,既然你们已经说到了她的去留,那我现在就得说了,根据上级的指令小杨同志暂时还不能回部队去,恐怕还得在基地里呆上一段时间。”

“这是为什么啊?”

杨乐乐的新婚丈夫许军先着起了急。

“难道非要等到乐乐受到真的伤害才能回来吗?”


“不是这样的,总部杜部长是想让乐乐留在基地里配合我们的行动,达到里应外合的效果。还有,这次乐乐能出基地,一是自己机智,二也是有吴八同志为她做了担保,一旦她不回去,势必引起敌人的高度警觉,并且吴八同志也就彻底的暴露了,万一敌人采取了紧急对策,那她冒着危险弄出来的胶卷就失去意义了。”

郭书记根据上级的指示,理性的向许军夫妇解释着本意。


许军没说话,梁晴也没说什么,她为自己刚才不了解上级的意图,随嘴说的让杨乐乐回部队感到自己还年轻。

倒是杨乐乐很大度,她意识到组织上的安排是正确的。于是她说:“郭书记,请上级放心,华野江南大队排级卫生员杨乐乐保证服从命令,完成任务!”

她“啪”的一下给郭书记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谢谢你,乐乐同志,让你还要处在恶劣的环境中,再坚持一下吧,有了新的基地结构分布图,离胜利就不远了。”

郭书记再次的握住了女卫生员的手说:“好好休息休息吧,胶卷由梁晴同志负责冲洗,我准许军和你一天假,顾燕同志马上就开车过来了,我让她带你们小夫妻去浦东大龙山兜兜风去。”

“谢谢组织上的关怀!”

许军夫妇几乎是同时的说道。


江北总部很快给郭长涛回了电。

杜部长在电文里明确指示:由顾燕亲自把胶卷送到总部来,并且把欧阳佳慧带来总部报道,去担任总部文工团的副政治委员。

电文说道,让顾燕和欧阳佳慧转道蚌埠做瓦解动员余基太保安三旅起义的工作,那里有敌工部的同志先期抵达蚌埠支援她们俩。


“好,太好了,看来你也得回芦荡湖会合九月大队长了。”

郭书记把手上的电文交给汪正生和梁晴传阅,并对着梁晴说道。

“呵呵,书记,我明白,是让江南大队发起对里平地区的反攻,赶走金大牙,为‘美人鱼’行动创造条件吧。”

梁晴非常的聪明,马上猜到了组织上的意图。


“是啊,顾燕一定会从总部带回完整的‘美人鱼’行动的方案,因此事先我们就得走一步了,江南大队要先动起来,一等顾燕回来,马上开始对罪恶花基地的摧毁行动。”

郭书记肯定了梁晴的认识。

“那太好了,我舅舅一听到这样的好消息会乐疯了的,我想我们大队两条腿走路,一是攻击里平的金大牙的特务宪兵,二是分出一只小分队来营救于洁参谋。”


“恩,是的,这样一来,整个上海非乱成一锅粥不可,借此机会我们直扑罪恶花基地,打他个措手不及!”

郭书记对着汪正生说:“正生啊,营救小于参谋由你和徐兵负责,需要时从江南大队抽调人手支援你们。”


“好啊,没问题的,我想营救于洁同志必须智取,不能强攻,我们必须通过吴八给于洁带进信去,造出我们要和于洁联系的信息,让谢长林以为我们上他的钩了。”

汪正生早猜想郭书记一定会把救于洁的事交给自己,所以早就想好了方案。


“对,他谢长林不是想钓我们的鱼吗,那正好,我们让他不仅钓不到鱼,还赔了钓鱼杆。”

郭书记历来和他的老搭档合作默契。


“那行,我尽快的找吴八讨论具体细节,等顾燕这边一有返回上海的消息,我们就动手救出小于参谋。”

“好,等晚上顾燕同志带许军他们回来后,咱们开个党委扩大会议把一切都定下来。梁晴,你让京华饭店送一桌菜到顾燕的别墅去,再通知一下欧阳佳慧同志,晚上过来聚餐,也算为她返回部队送行吧。”

“好,我这就去办。”


特殊情况下的党委扩大会议是在一种公司聚餐的情形下进行的,即便遭遇不测也可用公司开“派对”晚会敷衍。

欧阳佳慧显得特别激动,她终于要彻底脱离汤凯的魔掌,回到向往已久的大部队里去了。

她端着一杯果汁问郭书记:“书记,我和顾燕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明天一早第一班去徐州的火车,票都给你和燕子买好了,下午擦黑的时候你们就能到达蚌埠了。欧阳啊,这次你不必担心保安三旅再绑架你了。在火车上就有我们的同志跟随保护的,下了车还有接应的。”

郭书记接着说:“会后,你就回家去收拾东西,和欧阳成老先生告个别,明天凌晨四点半我们的同志接你和燕子去火车南站的。”


“那太好了,我都被这些坏人绑怕了。”

欧阳的恐惧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她是几个女同志里被敌人绑的次数最多的人。第一次是在送第一份胶卷去徐州的时候在火车上被保安三旅的邓文化和马保军捆绑过,后来有被黄晓河捆过,后来芦荡湖地区被捕被汤凯捆绑过,还被汤凯反绑着多次强奸过,因此其恐惧之心完全在人们的意料之中的。


顾燕也看出了欧阳的惧怕,安慰道:“欧阳,有我在那,谁再敢碰你,我让他知道知道死的滋味。”

“好啊,你瞧瞧我们的燕子,不愧号称顾大胆。这次不但不会有问题,她还将把保安三旅的几千人马带到苏北根据地去。”

郭书记把顾燕的任务详细说了出来。


随后,汪正生把梁晴的任务等一一做了详细的部署分配。

许军将一边制作威力强大的炸弹,一边对杨乐乐冒着生命危险带出来的基地结构分布图进行研究,制定详尽的行动路线,然后由总部统一安排行动时间。

梁晴将在顾燕和欧阳走后的第三天返回宝山的芦荡湖地区,会合江南大队行动。


女卫生员杨乐乐则将于明天返回罪恶花基地,继续隐蔽着做接应的准备,并随时监视基地里的情况变化。


顾燕携带胶卷的方式完全不必在创新了,于洁、欧阳和杨乐乐都曾经做过同样的事,那就是在高跟皮鞋的鞋后跟上挖一个小洞,把微型胶卷塞进去在再钉上鞋掌。

不过顾燕的皮鞋都是很高档的品质,多数是意大利和法国产的名牌,质量极好,鞋后跟竟然是紫檀木包皮的,许军费了老半天的劲,好不容易才在她的后跟上挖出了一个适合胶卷大小的洞,把胶卷藏了进去。


第二天一早,顾燕就开着车出了别墅在会合点接了护送的两位同志后,就去了欧阳的家。

兴奋的几乎一夜未眠的欧阳佳慧早就等在了大门前。

欧阳成夫妇也早早的起来,为女儿送行来了。


“顾燕姑娘啊,你比我们佳慧成熟稳重,我们把女儿拜托给你了。”

欧阳成先生握着顾燕的手说道。

“放心吧,欧阳先生。不仅是我,我们解放军成千上万的战友,都会保护佳慧不再受伤害的。”

顾燕笑着说。


“是啊,是啊,解放军是仁义之师啊,中国的未来就靠你们把握了。”

欧阳成依依不舍的挥别了顾燕,以及自己的爱女欧阳佳慧,目送着她们消失在了朦胧的晨雾之中。


上了火车,护送的同志告诉她们,没事不要出软卧包厢的门,因为顾燕长的实在是过分的漂亮了,再加上美貌的欧阳佳慧在一起,过于引人注目。

欧阳佳慧比顾燕实际瘦一点,但由于多次遭到汤凯的强奸,所以胸口经过了这个色魔的多次揉捏,双乳已经完全膨了起来,反显得比顾燕还性感了。因此以前男人的目光都是盯着她喜欢穿高腰靴子的美脚看,现在把视线都往上移了,不用交代她也不会轻易的随意走动的。


所以,这一路上都没遇到什么不好的事,她俩的吃饭都是由护送同志送进包厢里的,在当天下午,火车准点到达了蚌埠车站。

车站上早有保安三旅的军车在迎接了。

巧的是正是上次绑架欧阳佳慧的参谋长邓文化带队来迎接的。


看到欧阳佳慧见着自己还有点害怕的样子,邓文化赶紧上前赔礼道:“欧阳小姐,上次实在是失礼了,还望您多多海涵啊。”

“哦,没有关系,说不定以后都是战友了,以前的误会就忘了吧。”

欧阳佳慧大度的握着邓文化的手说。


顾燕调侃道:“都是不打不相识嘛,过去了的事就让它过去吧,邓参谋长,余旅长在旅部吗?”

“在啊,当然在,专程等待大小姐您的到来那,还有一位你的高级上司也在等您那。”

“高级上司?谁啊?”

“杜新宇,杜部长。”

“我的天啊,大首长都亲自过来了,那余旅长该正式表表态了吧。”


“恩,请大小姐和欧阳小姐上车谈吧,车站上人杂,隔墙有耳。”

邓文化看了看四周说。

“好,那就去旅部谈吧。”

顾燕让欧阳先上了车,自己也钻了进去。

两个姑娘一听杜部长也在蚌埠,完全的安定了心态。


一走进蚌埠合肥路上的保安三旅的旅部,顾燕就看出来杜部长的敌工工作做的非常好了。

旅部里一片祥和的气氛,身穿西装的杜部长和保安三旅的余基太旅长一起迎接出了客厅的大门。


“哎呀,大小姐风尘仆仆,真还是不改花容啊。”

余基太对顾燕奉承道。

“呵呵,余叔叔,你想好了吗,愿意加入到革命的队伍里来吗?”

顾燕握着余基太的手着急着问。


“哈哈,瞧你大小姐这急性子,你问问你的部长大人不就结了吗。”

余基太笑道。

“燕子同志,还是先到屋里再说吧。”

杜新宇部长拉住顾燕边往客厅里走边说道:“余旅长已经答应起义了,他希望你来这里当面给他的老上司马步芳将军打个电话,争取他的谅解和支持,以便将来有朝一日再相见时出现尴尬。”

“这好啊,我干爹肯定听我的,余叔叔,欢迎你啊,今后咱们可就是一条战壕里的战友了。”

进了屋里,坐定后顾燕高兴的说。


杜部长说:“燕子,虽然知道你旅途劳累,但还是先请你给马步芳将军打个电话吧,因为保安三旅起义的风声已经有点泄露,不抓紧把部队开到苏北去,恐怕敌人就将会包抄过来,威胁起义部队的安全了。”

“好的,这没什么,我马上就打就是了。”

顾燕又站了起来,巡视电话机的位置。


“大小姐,这边请。”

参谋长邓文化把顾燕引到了电话机的跟前。


兰州那边,西北绥靖公署副司令长官兼青甘公署司令马步芳一听到顾燕的声音,就骂了起来。

“燕子,你这个死丫头还想起干爹来了啊,现在长本事了是不是啊,三个多月也来一个电话,你也不问问干爹是死了那,还是活着啊。”

顾燕吐了吐舌头,做了鬼脸。

“干爹啊,我知道您老好得很那,肯定长寿,干吗要说死啊。我这不是给你打电话了吗。”


“死丫头,你少和我贫,赶紧给我滚回兰州来,不然我让卫队长带人把你绑回来。”

“哎呀,干爹,我这不是忙的厉害吗,等我得了空一定回兰州去看您和大哥二哥他们去。”

顾燕带着感动暗笑着敷衍着马步芳。


“我告诉你,死丫头,你要是再不回来,别怪我给你爹顾同江教授打电话告你状啊,我就说我管不了你了,你也不认我这个干爹了。”

马步芳看来是真生气了。

“哦,那好,我和我领导谈一下,近期就回兰州看您好了,不许干爹再生气了啊。”


“恩,这还差不多,你去蚌埠,我让余基太派人护送你来兰州,你长的太漂亮了,千万不要一人过来啊,除非做飞机。”

“呵呵,干爹,我现在就在蚌埠余旅长叔叔这儿啊。”

顾燕笑出了声。


“啊?你没事跑余秃子哪儿干吗去了,我听说他好象私下里和共军有接触啊。”

“什么叫有接触啊,是我牵线搭桥的,我就是双方的联络人嘛。”

“好嘛,原来是真的啊,难怪在西安胡长官那里开会时遇见毛人凤,他说让我给你收收缰绳那,果真你和共军有染啊。”


“共军怎么了,共军军纪严明,爱护老百姓,人人都拥护的。不象国军杀人放火,欺压百姓。我告诉您,余旅长也看到这点儿了,所以让我告诉你,他打算投奔弃暗投明,参加解放军了。”

顾燕这时顺势点出了正题。


“哦,你个死不了的死丫头,现在我算看出你的心思了,敢情给我打电话是假,为余秃子说话是真啊。我明白了,余秃子怕我骂他不敢和我直说,让你垫在前面打前站那。看来他真是要和老蒋决裂了啊,现在他不归我管,他爱怎么样他就怎么样去吧,好自为之了。”

马步芳不想插手这个自己以前老部下的事。


“可是您老总得表个态吧,别让余叔叔为难啊。”

顾燕撒起了娇来。

“死丫头,他要马上派人把你送到兰州来,我就答应将来还认他这个弟兄,要是还和我敷衍,我才不管他的屁事了那。”

马步芳对顾燕的感情非常之深,以前都是顾燕隔段时间就去兰州看望他,最近由于“美人鱼”行动的制约,顾燕有段时间没再去见他了,让他思念不已。


“那好,我就让余叔叔派人送我去兰州好了。干爹,现在你总可以表态了吧。”

“恩,死丫头,你告诉秃子,他参加解放军是他的自由,以后如果混不下去了,再找我的话,我会欣然收留他的,这总成了吧?”

“成,当然成了。那我喊余叔叔接电话了啊。”

大功告成,顾燕调皮的眨着眼把电话听筒交给了身后的余基太。


余基太和马步芳通完电话后,如释重负般的倒坐在傍边的沙发上。

他对杜部长说:“成了,老上司默许了我的起义行动。不过他要求立刻派人护送大小姐去兰州,我答应了。”

杜部长说:“好啊,看来我们的燕子值上万的兵力那,那就委屈你先去兰州几天,然后转道延安再回苏北来吧。”

其实杜部长明白,顾燕一旦去了延安,延安总部是无论无何也不可能再把顾燕放回华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