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枪 正文 第039章:激变

何楚舞 收藏 2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9.html[/size][/URL] 陶野潜伏在距离大树十几米的位置,屏息观察,五名拉其普特武士在树下默默祈祷,涂抹着血符的树干散发着诡异的光,奄奄一息的女人躺在地上,她的断手丢在不远处的草丛里沾满了灰土,仍然紧紧握着短弩。瘦高男子趴在地上,呼吸一阵紧似一阵,他的嘴里喷出的鲜血染湿了下颌的泥土,陶野根据他受伤的情况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9.html


陶野潜伏在距离大树十几米的位置,屏息观察,五名拉其普特武士在树下默默祈祷,涂抹着血符的树干散发着诡异的光,奄奄一息的女人躺在地上,她的断手丢在不远处的草丛里沾满了灰土,仍然紧紧握着短弩。瘦高男子趴在地上,呼吸一阵紧似一阵,他的嘴里喷出的鲜血染湿了下颌的泥土,陶野根据他受伤的情况判断,可能是断裂的肋骨扎伤了内脏。

简单的祈祷仪式很快结束,拉其普特武士们正要转身,其中一名忽然痛呼着弯下了腰,其他人的目光立即转向他,接着飞快抓起长刀,环顾警戒。

受伤的武士腰间插着一支木箭,箭尾的鸟羽仍在微微颤动,猩红的血沿着箭孔流出,伤势不重但却让他连直起腰的力气都丧失了。他试着拔下木箭,钻心的疼痛立即阻止了他,只能半蹲在地上,身体的重心支撑在长刀上。利刃削制的木箭易折,由藤蔓和枝条组成的复合弓射出所能造成的伤害就连野兔都无法一箭毙命,如果射在身体其他部位根本不会对行动造成大的影响,简单而精致的木箭,精准的部位选择,拉其普特武士们知道自己遇到了擅长丛林作战的对手。

两名拉其普特武士对视一眼,拉开架势缓步向木箭射来的灌木丛走去,两人一前一后错开距离,长刀分别指向左右,接近灌木丛两三米时,走在前面武士猛然扑向灌木丛,长刀夹着风声竖直劈下。

陶野一直待在原地,如此近的距离,稍微发出声响就可能暴露自己,当走在前面的武士挥刀劈下他左手平举复合弓朝他射出木箭,接着避开他躬身猛跑两步,身体高高跃起,向后面的武士发起了攻击。

前面的武士面对射出的木箭连忙横刀在胸前,挡住了木箭后向左侧翻滚,后面的武士根本发现陶野已经晚了,手里的长刀还没来得及砍出,陶野的脑袋已经像炮弹一样撞在了他的鼻梁上。

两人同时摔倒,倒地的瞬间陶野手里的K57军刺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割向武士的喉咙。整个动作准确无误,快如迅雷,紧盯着电脑屏幕的无数网民惊呼着,没有谁看清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切都在陶野的预料之中,射伤一名武士使其丧失战斗力,近距离解决一个后,五名武士剩下三个足以应付。

“锵!”剧烈的金属撞击声破灭了陶野的计划,他的军刺被长刀架开,闪烁在眼前的蓝色火花还未散尽,他的身体在小腹剧痛中被高高抛了起来。

陶野半跪在地上,右臂横向举着军刺,左手撑地,他的对面站在两名脸色冰冷的拉其普特武士,刚才正是他们一人架开军刺,另外一人飞脚踢开了他。满脸鲜血的武士骂骂咧咧地站了起来,灌木丛旁的武士快步和同伴靠拢,四名武士如同亘古不变的四尊铜像,倾斜的身体朝着四个方向,目标却牢牢对准了他。

陶野的出现像是一枚超重量级炸弹在寂静的戈壁爆炸,全世界都随之颤动。

屠杀者网络公司的地下控制中心里,中年男人拿着耳麦大喊“调用附近所有的摄像头,摄像直升机起飞,打出字幕,刀刀组合与拉其普特武士的角斗场!”

洛斐中校向前跨了两步,伸长了脖子盯着电视墙,兴奋地嘀咕着“出现了,终于出现了!”

在距离圣多美几十公里的小岛上,黑桃小组对组员和梅特约支队的队员们面对电脑同时发出了惊呼。

“倔驴!”欧阳铎第一个跳了起来。

“倔驴,是倔驴!”库尼和德林队长异口同声。

电脑屏幕里的陶野失去了优势,在平地上艰难地和四名拉其普特武士对峙,气氛紧张的似乎快要爆炸了,电脑里传来男人声嘶力竭的呼喊“刀刀组合与拉其普特武士的巅峰对决,让我们回到古罗马的竞技场,品尝角斗士沸腾的血液和观众雷霆般的欢呼吧!”

威廉紧握着拳头,目光快速在屏幕的每个角楼扫过,在一旁的忙碌的吉娜也跑过来,盯着屏幕大喊“鹰呢?鹰在哪里?”

就连陶野都不知道菲尔德在哪里,也许他已经离开藏身的三棵树,那里距离拉其普特武士们太近了。

陶野低吼着,像是一只困兽,他频繁舞动着军刺,提防着可能来自各个方向的攻击。特种兵和特警在对敌方式有着本质的区别,特警训练中学习的是一招致敌,而特种兵则是一招毙敌,因为特种兵执行的任务风险更大,对面的敌人也更加强大,凶残,除了必须俘虏的目标,其他敌人在强势偷袭下即便不死也得落个残废。陶野偷袭失败后面对的是训练有素的拉其普特武士,他们具有高超的近距离搏杀能力,不逊于出身于世界上任何一支大名鼎鼎的特种部队的士兵,他们熟悉丛林就像熟悉自己的武器,陶野一身少林功夫均被长刀和四人密不透风的配合化解了。

“锵!锵!”长刀猛烈的攻击让陶野在大树四周兜起了圈子,他在后退中不断变化着姿态,试图找到破绽撂倒一个,那他就轻松多了。

但是,陶野找不到任何破绽,丛林四人防守队形的防守配合是无数拉其普特族武士千百年来用鲜血换来的经验,这四名拉其普特武士从12岁就已经手持木刀进行阵型训练。

“咣!”陶野手中的军刺硬生生架住劈下长刀,他躬身前翻,正要刺向这名武士的腿部,两把寒光闪闪的长刀忽然从两侧袭来,紧接着身后也响起了刀锋撕裂空气的声音。陶野急停转身,窜出了即将形成的包围,身后的长刀贴着头皮掠过,将要和错过他的身体时,刀锋忽然一转,在他的肩头划过,血一下就流了出来。

几轮较量过后,陶野开始喘粗气了,他的肩膀,手臂被长刀划出了几道血淋淋的大口子,不妨碍行动却在摧残着他的意志。这是陶野有生以来遭遇的第一场搏击恶仗,他曾经在在云南边境的丛林里用军刺眨眼间控制了四名武装毒贩,毒贩没有经过专业的军事训练,缺乏对突发事件的应变能力和近身搏击的魄力,当他对着耳麦向大队长说出‘控制’时觉得自己刚才像是打倒了四个稻草人。

眼前的情况截然相反,他要面对的是素有丛林幽灵之称的拉其普特武士,在没有突击步枪,手雷的搏击中,其中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和他单挑,而不落下风。

“真他妈疯了!”陶野瞥了眼躺在地上的女人和瘦高男子,偷袭失败后他有充足的时间逃离,但是他不能放弃,不能眼睁睁看着女人被凌辱,绝对不能!

拉其普特武士慢慢靠近陶野,他们没有急着动手是相信灌木丛里还有其他人,他们不相信陶野敢独自对他们发起攻击,更想不到陶野竟是为了女人免遭蹂躏发起攻击。这是一座灌满欲望和鲜血森林,有谁还会顾及别人的生命和尊严。

惨叫声忽然传来,陶野和四名拉其普特武士同时停下脚步,接着惨叫声又起,四人中的一人捂着左眼颓然倒地,鲜血很快渗出了他的手指缝隙,短小的飞刀没入面部,死死钉进了大脑。第一声惨叫是从被陶野偷袭的武士口中发出,他腰间中箭,始终守在女人身边,这回他仰面躺在地上,死鱼般的眼睛残留着惊讶,他的喉咙一片血红,像是被机枪子弹打穿了。

突生的变故让地下控制中心的中年男子连连惊呼,拉其普特武士,尤其陶野偷袭他们以后网络收视率暴涨了20%,洛斐中校仍然是不露声色,他不担心两名黑水佣兵的死活,想让陶野多活一会,他要看看敢和黑水公司叫板的人有什么绝技。

“菲尔德!”在小岛上收看视频转播的梅特约老兵们大喊,欧阳铎暗暗送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衣服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菲尔德!

陶野嘴角露出微笑,他相信菲尔德一定不会坐视不管,K57军刺高高扬起,在阳光下发出刺眼的光芒,他要转守为攻了。

情况瞬息万变,正在拉其普特武士们变化队形,准备扑向灌木丛时,两声野兽般的低吼从灌木丛里传出,身披藤蔓伪装的身体被高高抛弃,重重地摔在了陶野身边。

菲尔德!

陶野快步走到菲尔德面前,他痛苦地用左肘撑地,右手里紧抓着两把飞刀,他的大腿上插着一截手指粗的树枝,大股的鲜血喷泉似的喷射,陶野半跪在地上,飞快地从自己的衣领抽出钛合金的金属丝,使劲勒住他的腿部动脉,血流明显得到了抑制,但瞬间的血液狂喷已经让菲尔德脸色苍白。

“我应该坚持原则,来了反倒成了你的累赘。”菲尔德苦笑着,右手高高扬起,三名试图靠近的拉其普特武士马上停下了脚步,同伴的死况是对他们最好的警告。

陶野没有说话,用最快的速度处理着菲尔德的伤口,同时眼角的余光盯着灌木丛里,大块头多尔像一只冬眠的狗熊一步步走出了灌木丛,双手抱胸,轻蔑地看着他们。菲尔德偷袭拉其普特武士时却被他偷袭,大块头做了回名副其实的螳螂身后的黄雀。

陶野和菲尔德位于大树下,草地中央,正前方站着三名虎视眈眈的拉其普特武士,身后的大块头曾是顶级地下黑拳的霸主。这次强者游戏的三巨头汇聚一堂,三帮人互相观望着,场面静得像是被明媚阳光照射的墓地,无论谁先发发起攻击,或者试图离开都将受到另外两帮人的围攻。

强者游戏,你死,我活!

“爽!哈哈,看看吧,本世纪最震撼的超级搏杀!”地下控制中心的中年男人狂笑着大喊“摄像直升机呢?他妈的,再给你们五分钟!不然都给我滚蛋!”

“儿头!”小岛上,欧阳铎,库尼用恳求的目光看着威廉,现在是强者游戏的第二天,假如菲尔德的伤势得不到任何医治,他将永远留在潮湿的热带雨林,何况此时两人情况危急,随时都会送命。

威廉手托着下巴,用力咬着嘴唇,他面临着艰难的选择,现在他不能确定行动是否被黑水公司发觉,擅自行动势必要把黑桃小组暴露在阳光下,他们可能再也无法有效地打击黑水公司。不去营救,黑桃小组最优秀的两名组员很有可能死在异乡的森林,他们的尸体将会被蟒蛇吞进肚子里,被无数的虫鼠撕咬,变成千疮百孔的残骸,埋葬在多年的落叶烂泥中,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味。

“还想什么?他们就要挂了!”库尼抓起装满C4炸药的背包,急冲冲向威廉冲去。

欧阳铎推开了库尼,生死时刻他忽然冷静下来,他掏出烟,叼在嘴里点上一支,递给威廉:“头儿,你应该仔细想想,但是我们时间不多了。”

威廉接过烟狠吸了一口,他看到白色的过滤嘴,那是陶野常抽的中南海香烟。缭绕的烟雾中,威廉似乎看到了陶野坐在军床上,两根手指夹着烟卷笑着说:“来一支?”

“吉娜!”威廉把烟丢到地上,战靴把尚未熄灭的烟火使劲碾进了泥土。

低头忙着截获电波的吉娜头也不抬,她的手在耳边挥了挥“再给我几分钟。”

“来不及了!”欧阳铎站在威廉的面前,他的手放在胸口,紧握着被捏扁的中南海香烟的烟盒。

“不弃不离!”德林队长抓起M60E41机关枪,哗啦哗啦地把弹链缠在身上。

威廉紧咬着牙关,欧阳铎在看着他,库尼看着他,德林和10名梅特约老兵在看着他,一双渴望战友平安归来的眼睛似乎都要瞪裂了,生命,荣誉,大局,个体安危,一个个念头在他脑海里狂轰滥炸。

怎么办?等待还是出发?

“不弃不离!”威廉双手举过头顶,狂狮般咆哮。

众人静静地看着他,骤然爆发出海啸般的呐喊“不弃不离!不弃不离!!”

威廉带着众人大步向卡50武装直升机跑去,他不断下达着命令“小花,色棍在乘坐A1,再配备四名机枪手,德林和其他人乘坐A2,出发!GO!GO!”

欧阳铎抱着狙击步枪从电脑旁走过,他指着电脑上的陶野说:“你他妈给老子挺住!”

“等等!”吉娜抱着电台紧追“在没有搞清行动是否暴露之前我们应该请示军团司令部!”

威廉放慢了步伐,扭头对吉娜说:“对不起,我承认我不是一名合格的指挥官,现在我只能为我的兄弟负责!”

吉娜怔了下,快步冲到威廉面前一把拉住了他。

“我他妈毙了你!”威廉吼着,欧阳铎的狙击步枪的瞄准镜已经对准了吉娜的额头。

吉娜看着一张张激奋的面孔忽然笑了,笑得让这群热血沸腾的军汉们一阵心虚,她摘掉耳麦甩了甩金黄色长发“倔驴和鹰也是我的兄弟,让军团司令部见鬼去吧!”

两架卡50武装直升机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像是两支大手撕裂了沉寂的天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