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外武工队 第一卷 报仇雪恨 第三十九章 误会

zjl0503 收藏 9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



于是,当他看见他媳妇衣衫完整、安然无恙的站在他面前时,他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他惊呆了,媳妇“失而复得”,太让人意料之外了!他拉着她的手,左看右看,一边嘴里就内疚的呐呐着:“媳妇,都怪我,没有保护好你,小日本……”

“旺子,别看了,我没事;我这次死里逃生,幸亏这几位武工队大哥,要不然……”她抢过去抱着孩子,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看吴庭旺眼里流露出的疑惑的目光,刘强赶紧接过话头:“确实如此,嫂子这次掉进火坑死里逃生算是幸运吧!”便将他拉到一边,给他讲了事情的经过。

“日本鬼子,我日你们姥姥!”听到残暴的鬼子竟拿中国人如此戏耍、玩弄,吴庭旺气得仰天长啸,恨不得手刃了他们。

将情绪稳定了一下,吴庭旺热泪盈眶的对媳妇说道:“雁云,他们不光救了你,还救了我们的孩子,救了我们全家,他们就是我们的再生父母,来,我们一齐给恩人跪下,叩头。”言毕,抱过媳妇怀里的孩子,让他趴在地上,一家三口就要行大礼。


原来,吴庭旺带着孩子找到那个诊所,那个满头银发,红光满面的老大夫给孩子做了诊断后,吓了一跳;原来,因为家贫,孩子得病没有及时前来就诊,孩子的病已转变成肺炎,而且还是难治愈的支原体肺炎;肺炎在那时是致命的,在那个年代,肺炎就和后来的癌症几乎可以相提并论;而支原体肺炎连当时最好的灭菌药阿司匹林都不太见效,得用老大夫秘制的一种中药合用才能生效。

虽然在县里能买到这昂贵的阿司匹林,可是,眼前这衣不蔽体的穷百姓能负担得了吗?因此上,白发苍苍的老大夫一边叹气,一边摇头说:“唉,怎么不早点来?”

“大夫,我求求你老人家救救孩子吧?”吴庭旺抓着老大夫的手哀求着,手里握着赵威龙给他的一叠金票扎得老大夫手痛。

“我说小伙子你放手,不是我不救他,我诊所本小利薄……我说小伙子你手里拿的什么?”

往下不用说了,金票救了孩子的命,老大夫派弟子以最快速度买回了药,以最快速度给孩子打上;在给孩子打了一针阿司匹林药后,孩子安静的睡了下来。老大夫又给他开了若干口服药,又叮嘱他得来连打一周的针,孩子才能好利索。好在他们家离县城并不远,也就两三个时辰的路,因此上吴庭旺交了所有诊费后,来不及等着找钱就抱着孩子,喜忧参半的跑回来了。


赵威龙看着眼前这个东北汉子,他的眼中湿润了。中国人是有骨气的,他们轻易是不给人下跪的,有骨气的中国人往往都是头可断,血可流,膝不可屈!我们多好的百姓啊!他赶紧上前就要抱起跪在地上的吴庭旺。其他人也七手八脚要将他媳妇扶起。

吴庭旺坚决不起,坚持要叩足九个响头才能起来,但紧接着赵威龙的一句话,不仅将他,连其他在场之人也一并雷倒了:“快起来,庭旺兄,我还有更大的事要依仗您!”

吴庭旺当然不信,这么高大、这么厉害的英雄豪杰能用上我什么?笑谈!扯蛋!

他媳妇当然更觉面前这些大英雄对她恩同再造,因此上更是死活不起来,就是一个“叩”字当头,场面一时闹得“鸡飞狗跳”;那三岁孩子不知原委,眼望多人和自己父母纠缠撕扯,吓得“哇”的一声哭起来,也跟着凑起了热闹。


赵威龙依旧笑容满面,耐心解释:“真的,庭旺兄,敢不敢帮我个忙,以便能更痛痛快快的打鬼子?”

与鬼子仇恨不共戴天的血性男子吴庭旺当然当仁不让;看着赵威龙眼中投向自己那真挚的目光,他觉得不是在安慰自己,在“骗”自己,他转过头对“闹得正欢”的媳妇道:“好了,婆娘起来吧,听恩人说怎么杀鬼子?”

他站起来,一拱手表态道:“说吧,各位恩人,有什么要我效劳的地方,我当仁不让;快说吧,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即使上刀山,下火海,我要是眨下眼皮,就不算东北人!”这就是东北血性汉子的风格,头可断,血可流,人格不能丢!

一家三口终于全都站起身来,听赵威龙细说。不只他们,连赵威龙的几个师弟也不知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不过,待听他详细说完他的打算后,在场所有人只剩下眉开眼笑了!一个字:爽!再加几字:哦耶!确实爽!


一行几人直朝吴庭旺的家乡山城子村奔去。

这里虽然离县城才二十几里地的路程,可到了地方,时间也已是傍晚。看吴庭旺带着几个鬼子兵急匆匆而来,站在家门口正对他望眼欲穿的爷爷吴畏可是气不打一处来了,虽两鬓斑霜,花白胡须,却不掩面色红润,双目炯炯如电的吴畏他老人家一气之下真无所畏惧了,冲上前不分青红皂白,“啪啪啪!”打了孙子三个响亮的耳光,然后气得身子颤抖着怒骂:“我打死你这个不孝之子,你越来越出息了,敢领群畜牲回家,你也不怕染上狂犬病?”

“爷爷,不是,他们没有病……”情急之下,吴庭旺不知从何说起,如何解释?他只是将他们当成了救命恩人;他们是神通广大的关外武工队,他只觉很荣幸与他们相见、相识,一路上只顾高兴就没想其他。

“还顶嘴!我虚长八十多岁了,什么人没见过?家里出了你这么个败类,今后我还怎么有脸面见人?罢,罢,我也不想活了,我和你拚了!”在家里说一不二的吴畏老爷子,话是对吴庭旺说的,一巴掌却径冲赵威龙脸上抽去。

赵威龙没有躲,这么大年纪,他躲开会闪了老人家的,形势是不可预料的,弄不好后果会相当严重的,起码会闪了腰的,因此上他哭笑不得硬生生接受了这一巴掌。

“爷爷,他们是救命恩人!”见此意外情形出现,吴庭旺呆立着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他媳妇雁云这东北婆娘可不干了;她暴跳如雷冲上前,一把扯着老人家的胡子,“老家伙你看看,你的重孙子!看看,你宝贝重孙子,活蹦乱跳的,就是他们救的!还,还有我,也是他们救的,你这糊涂的老家伙!不知好歹的老家伙!”她急得跳起来,大喊大叫。

“什么?豺狼不吃人反倒救人?”看着面前笑容满面的几个“鬼子兵”,老头子不相信的问道;挥着手里的大旱烟袋杆子还要往赵威龙头上打;那上面,火星四溅,被它敲上一下,可不会好受。

“爷爷,他们不是日本人,他们是关外武工队!”如梦初醒的吴庭旺赶紧上前,紧紧的抱住爷爷,一五一十给他讲了事情的经过。


未了,吴畏老者羞愧的低下头:“孙媳妇,你骂的好啊?都是我老眼昏花,没分清好坏人,我该骂,我该打,我打自己就是了,你们谁也别拦着!”言罢,做状要猛抽自己大嘴巴。

关外武工队的英雄事迹,现在早已广为传播;鬼子早已到处张贴了传单,悬赏捉拿他们,这无疑是在免费为他们做着宣传、广告!现在听说传说中的武工队来了,百姓中一传十,十传百,很快便传了开来,大家纷纷争着抢着来看传说中的英雄到底是什么样子?到底是几头几臂?能打得鬼子落花流水、屁滚尿流?

却看见吴庭旺带着四个鬼子大模大样站在那里,人们的眼中便纷纷投出或冷落或鄙视或仇恨的目光。待吴庭旺悄悄和大家说了赵威龙师兄弟四个的真实身份,特别是老乡们知道他们就是近来令鬼子闻风丧胆的关外武工队之后,他们态度马上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拐弯。

吴庭旺这时忙于和渐渐涌上来的老乡们说明情况,他媳妇雁云估计平时没少受这个封建思想严重、在家独断专行的老头子的气,因此上,在吴畏老者高调宣称要“自残”之后,她仅笑眯眯作起了壁上观。

老头伸了几下手,也没人上前拦他,他只好暗叹世态炎凉,只好尴尬的说了声:“我得回家看看,告诉家里那老不死的,赶紧把她那心爱的老母鸡炖了给恩人吃。”一边就乐不可支的走开了。

吴庭旺和乡亲们说了武工队的来意,然后领着四个“鬼子兵”,开始走家串户借用马车和购买草料,很快,他们就如愿以偿。

许久,在吴庭旺家吃过晚饭后,赵威龙带着几个师弟分别赶着两辆马车出了村子;马车上满载着冬天北方人留着取火的高梁和玉米秸子,据说,这东西引火最好了。夜色中,马车径向凌源县城方向急速驶去。

村口,众乡亲恋恋不舍眼望武工队离去,两鬓斑霜的吴畏老爷子怂恿道,“好孙儿,是个男子汉你就和他们走,打鬼子保家园去?”

“你以为我不想去?我现在恨不能扒鬼子皮,吃鬼子肉,可人家个个武功高强,我去了只能是累赘。”吴庭旺委屈的说道,换来乡亲们一阵阵善意的哄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