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手机造就的非洲亿万富翁

在广州市很多批发商业集中地,特别在广州手机与手机配件批发集中地,你会看到很多黑色皮肤的人来来往往。在文化公园、大沙头二手手机批发市场,路上走动的人10个中有2-3个都是黑皮肤的人,很多老广州对这个现象都习以为常。他们不停的在市场中转悠,在各个柜台操着流利的中文和批发商家们低声交谈,不时辅以各种手势。有时候交谈一会又走进某家店铺深处详谈,有时候又不停地换着店铺询问。普通人看见了,会以为仅仅是在市场中给自己买手机的人,毕竟在这些地方,大多数的顾客来的目的都是买一部便宜实惠的手机。不过,这些人,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消费者,他们都是在中国采购手机和手机配件回家卖的非洲商人,背后拥有着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他们是伴随着中国的手机产品市场发展起来的一批人。

虽然这些人打扮都非常普通,除了肤色以外其他的其貌不扬。但是当你去过他们的收货仓库,才会知道非洲的手机与手机配件市场的庞大需求量,从此不会小看每个在市场内走来走去的非洲商人,起码本地的批发商家从来不会漏过一个人。因为他们来自不同的国家,而他们背后的每一个国家都是一个巨大的大市场。也许一个非洲商人一次所下的单都可以比国内其他城市的批发商一个月的还多。这么多非洲商人在广州活动,都有各自的集中居住地,一部分都集中在小北路,有部分在白云区直接租个仓库,在仓库的办公室住,还有小部分分散到广州各个大型的城中村。

他们这样一群人在本地的批发商家眼中是又爱又恨,爱的是他们在结账时候不会欠你一分钱(中东的商人结账时候总喜欢把零头的数目扣除),恨是他们的一丝不苟的工作精神,他们最讨厌商家的灵活变化,当你交货时候指定订单数量不够,拿别的接近型号充数,他们会认为是在欺骗,严重的还会取消订单。另外在清点数目时候,一定要一个一个地去点,累死了,丝毫不会变通。

就是这样一群人,支撑起了非洲广阔的手机产品市场,也给中国的手机产品和手机配件带来了非常大的商机。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一群非洲的商人是如何靠着中国的手机产品致富的。

开端:在2000年初,开始出现进行手机贸易的非洲商人,他们刺激了翻新机和拼装机的发展

要是追寻非洲商人的中国发展之路,就要回到2000初了,当时在中国通讯业飞速发展的背景下,手机产品与手机配件的行业也是百花齐放。众多手机和手机配件的厂商、批发商、分销商产生,一个产业链也就开始形成,而在一开始,这个产业的利润无疑是非常巨大的。

中国作为世界的工厂,人力成本非常低,电子产品制造工厂在广东省遍地都是。随着手机产品科技含量的降低,很多工厂开始具有制造手机零部件甚至手机的能力,而在2000年的时候,手机产品的价格也是大幅降低,开始进入普通老百姓的生活,市场需求持续上升。在这两个因素的影响下,广东省的许多电子产品工厂开始将产品转移到手机及其附件的生产上来,而作为广东省的省会,广州逐渐成为国产手机配件和整机的批发集散地。而中国制造的手机零部件和整机以及配件价格低廉,远远低于其他国家的同类产品,借着一年一度的广交会的东风,很快地就吸引了众多的非洲商人过来淘金。从那个时候开始,手机批发市场的外销开始出现,持续增长,直至到达06年的顶峰。

这些过来淘金的非洲商人们,刚到南粤大地的时候,遇到很多障碍,主要有两点:一是有语言障碍,二是对市场不熟悉,所以基本都是靠翻译和国际物流公司的工作人员兼职翻译来进行市场的探索。他们在翻译的带路下去广州市文化公园(文化公园不论过去现在都是手机与手机配件批发市场最集中地方)走市场,在翻译的陪同下签订下一张张订单。

一开始的时候,非洲商人比较谨慎,处于尝试阶段,主要是手机配件方面的订单较多,都是手机电池、充电器、外壳等等。手机整机相应较少。但也有部分人愿意尝试利润更加高的手机产品,他们下单订“拼装”和“翻新”手机的货物回去贩卖(拼装手机在2000年初就有,最早就是自己采购零部件,然后把所有零件与主板拼装一起成为一部手机,非原装出厂手机。翻新手机不用解释,大家都知道吧),虽然这种手机的产品质量没有保证,不过在非洲的市场中,相对于国际大品牌的手机,还是由于价格的低廉而受到了热烈的欢迎。于是,开始有更多的非洲商人人投入到手机产品的贸易中来。

在当时,还没有MTK式的一揽子解决方案,很多厂家都是靠着慢慢摸索自己研发制造手机,然后直接通过批发商卖给非洲商人。这在某种程度上应该算的上是山寨手机厂的前身吧。不过,虽然拼装机的量大,不过利润还是偏低。这时候,又有人开始进行翻新机的生意,把国际品牌的旧手机大量收购后进行大规模的翻新,换机壳、清洁主板等等一道道工序下来,就变成了一部崭新的国际大品牌手机,这样的手机利润更加高。不过,在那个时候,虽然有这么多的翻新机和拼装机,但基本上都出口到非洲去了,国内市场并没有大规模出现。究其原因,还是很多厂家知道这样做是不合国家法律规定的,还是出口到非洲更加放心。

这个时候中国和非洲商人们的手机贸易,游走在一种灰色地带。大量的质量层次不齐的翻新机、拼装机、配件被制造出来,然后出口到非洲去。这个时候,虽然没有对国内的手机产品市场造成冲击,不过,清醒的人都知道,当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候,肯定会在国内蔓延开的,这也被现在国内手机市场的现状所证实:大量的山寨机、假冒手机及配件,充斥着市场。

而当时从事这个行业的,不论是非洲商人,还是批发商,还是厂商,赚钱都是很容易的。甚至连非洲商人们在国内雇佣的翻译,都会从中谋取利益。

当时我们的翻译实在是太狠了,他们利用非洲商人不会中文的缺点,在订单上总是要和本地商家开高价钱,从中吃回扣,而且这个回扣相当丰厚。对此,在市场中浸淫多年的一个老商家这样谈到:“一次,有翻译要求货物每个单价提高1快钱,我的天啊,一张订单下来接近1万的数量,单价提高1快钱,我当时听到就发呆了,第一感觉就是这个翻译好狠啊。最后我没有选择抬高这么多,我告诉翻译,这个价钱是不可能的,因为如果黑人走到其他门店,一问就知道我价钱太高,这样就会取消订单,但翻译的回答让我知道另外一些不知道的东西,他说你们不知道,黑人把这些东西采购回家后直接按照美金出售,即如果商品是2块钱人民币,回去售价就会变2块钱美金了。如果卖太便宜给他们,他们那里的市场也会很混乱的。就这样才知道非洲商人回家卖的价格了,简直比我们暴利几十倍。但即使这样,我也知道抬高1块钱实在是太高了,黑人下次肯定不会回来继续下单,最后僵持了会儿,我从长远来给翻译分析,大讲回头客的生意之道,这才让翻译妥协了,只提高了0.2元,但他本人还是有相当丰厚的回扣,老实地说,这个单子我们利润才有0.1快,翻译利润是我们的两倍。”

两个小时,收费200。这个是当年在非洲商人口中听到的,笔者当初只略懂一点基本的英文,每当非洲人过来我都会很热情地打招呼,因为我知道他们会教我英文,而我可以教他们中文作为交换。时间一长,我用简陋的英文与他们交流,从中就了解到他们的国家和他们生意的一些情况。(题外话,我曾经给一个非洲人雷了一次,我在一个仓库看到一个非洲人,我用英文问候了一下他,他竟然用标准发音说你好,然后继续一口流利的中文问我是哪里人,我说我是中国人,他居然说你不是中国人,我才是中国人,我是湖南的,我叫欧阳华......之后我们用中文竟然交谈了一个多小时......)

会中文的非洲人生意做的特别大,如果说当初有部分人需要翻译去市场采购,价格永远不够会讲中文讨价还价的人低。那么会中文后的非洲商人便是疯狂采购,而且是更加聪明地采购,他们不会在同一个商店全部下单,而是把订单分的很细,一家一家地分开下单,他们心里都掂量着每家的价格与质量,甚至每家被砍价的接受底线他们也是心中有数。就是在这个时候,批发商们开始对会国语的非洲商人又爱又恨。甚至,有些厉害的非洲商人,他们可以绕过批发商,直接找到厂家合作进行下单。

他们每次下单单品数量基本都是数千。而所有品种一齐算上的话,数量巨大,每次送货都需要租用小货车去,20-30标准出口箱的货是很正常的订单。送货的批发商们去到仓库,才惊讶地发现非洲商人在商场的每个店铺都有下单,一次收货要收接近

400-500标准出口箱...所有都是手机相关配件。曾经看到有一个非洲人,单单手机充电器订单就可以订购数万只,这在他们眼中,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下单数量。可是要知道每天都有很多非洲人在市场中走来走去下订单,要是所有的人都这样下单,就会让人明白非洲市场原来是如此地大。开始也有批发商怀疑非洲市场究竟有没有这么大,但当去过一次他们的货物仓库后就完全相信了,一句话:那才叫真正的国际贸易。如果去过非洲商人仓库的或者曾经在贸易公司工作的人都会知道。疯狂的采购手机和配件回家销售让他们赚到了丰厚利润。

举个例子:非洲有一个国家叫马里,以前是法国殖民地,马里人会很多语言:法语英语中文,他们国内手机配件需求很大,曾经有一个马里人基本2天过来下一次单,而且是上一张单还没有出厂送货,他已经要过来下另外一张单了,数量不多,但都过万,这样频繁的下单速度可以让人了解到马里国内通讯产品市场当时的繁荣。而且这样返单速度超快的马里人很多,他只是其中一个。就是这样的手机配件生意让马里人在中国赚到了第一通金。

目前,市场中的非洲商人基本都会说中文,他们的手机配件订单稳定,返单速度快过广东省外的部分国内客户,这样的状况基本上已经接近4,5年时间了。到了2006年年尾,他们家里的手机配件批发生意已经走上轨道,也渐渐饱和,这个时候,开始有部分非洲人在国内开办贸易公司,开办公室,然后叫家里的亲戚过来打工,自己便隐居幕后了,也算是一种“功成身退吧”。很多新一代的非洲人来到中国,新一代中有部分竟然会吃自己老板的回扣,不过即使是吃,也没有当年咱们的翻译那么疯狂,他们一般只希望能赚取一点电话费用与出门车费,所以新一代非洲人一过来中国都会一个词“回扣!”,这个千真万确。

现状:2007-2009年 机遇和挑战并存 普通手机产品利润减低 山寨机成为救世主

随着世界经济的开始不景气,已经国内厂商之间竞争的加剧,普通手机产品和附件开始渐渐薄利。而非洲商人赚钱的欲望是永远填不满的,在普通手机逐渐饱和稳定情况下,非洲商人们开始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这个时候中国市场里面有一种低价功能齐全的手机出现,就是当初的山寨机,于是他们便纷纷地将目光投向了山寨手机,部分在文化公园游走的非洲商人开始转向大沙头二手市场,因为山寨手机批发集中在大沙头二手批发市场。他们喜欢这种价格低廉,功能齐全的机器,而且山寨机开始模仿名牌,开始按照外国人审美观设计,开始功能更齐全价格更低廉,于当初的翻新机和拼装机有着本质的不同,让非洲商人们采购的欲望与数量呈几何数量增加。

于是,对于物美价廉的山寨机,非洲商人进行了疯狂的采购,他们在市场里面每天都一个个泡沫箱的货物打包,经常路过二手市场山寨机批发档口的人,都能知道当时热火朝天的景象。按经验估计的话,一个箱子最少能装400-500台山寨机,按非洲商人们经商习惯估计下,一台山寨机回到非洲保守能赚100-200元人民币,平均就算150元吧,保守地算一下400*150=6万。一个泡沫箱子的山寨机回家就有6万人民币利润。这还是保守估计。

可能有人会疑问:难道他们的运费和关税的成本不用计算吗?运费来说,在全球运输能力发达且竞争激烈的情况下,非常廉价,几乎可以不占多大的成本;而关税,可以这样说:这些非洲商人把手机运回国内销售基本上是不用交税的,一方面是因为非洲各个国家法律、制度的不完善,没有执法机关来监督管理,另一方面也和中国的市场中水货手机泛滥的道理一样:总有人有办法通过各种关系和渠道把进口的手机偷运进来。

每天都有数量庞大的这样泡沫箱发往非洲,究竟他们在中国这样采购赚了多少钱。百万?千万?亿万?这是一个没有官方统计的数据。

而众多山寨厂商在这样的刺激下,也得到极大的发展,很多都是靠着出口赚了满满一桶金,累积了发展资金和经验,开始走向广阔的国内市场,一个颇具争议的产业就这样形成了。

到了08-09年,世界金融危机发生,显然非洲都受到一定影响,订单量降低,很多通讯配件与手机商家都因为出口萎缩而慢慢转向内销,非洲人他们也慢慢把大数量订单改变,变得品种多而数量不多,但是每天都到市场上寻找新货。下的订单上也发生变化:种类可以写满几页,但每个种类后边的数量都是不多。虽然所有种类乘以数量再相加都算一张大单,但种类很多,对于每次去送货点数的工作人员来说是很痛苦的。总的来说,他们还是在积极地根据形势继续改变中,对手机和配件这一个赚钱的行业,始终没有放弃。

总结:他们靠着中国低廉的产品的劳动力赚钱,也极大地促进了中国手机产品制造业的大发展

非洲商人这样的赚钱经历不得不让人佩服:离乡被井的他们每天都在市场走来走去,寻找新货源产品,每天和商家们的交易博弈,每天晚上都忙于仓库点算数量,安排物流发货,每天都在办公室里认真结算每个送货完毕的商家金额会不会少你分毫,靠着智慧勤劳让自己赚上了丰厚的利润。

不过他们的采购也给了中国的手机配件市场与山寨手机市场发展的机遇。他们赚到钱的同时,也让中国商家赚了,其实今天的手机配件市场山寨手机市场的发展,非洲的黑人朋友也应该算上一个功劳。非洲的商人只是一个缩影而已,其实每天都有东南亚的华侨,中东的商家,欧洲的商家过来中国这样寻觅手机商机,他们不断在中国寻找机会,同时也促进了中国通讯产品市场的发展。只要中国的世界通讯产品制造工厂的地位一天不变,中国的手机产品的批发集散地现状就不会改变。

注:本文中几处提到的“黑人”乃沿用被采访者对非洲朋友的惯用称谓,并无半点对非洲朋友肤色的歧视之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