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犁为剑之抗日新篇 第二章 穿越 第六节 收留

我爱奇奇 收藏 14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URL] 三人又仔细考虑了一下,也只好先如此了:三个人现在身无分文,又没有任何值钱的财物,连个窝头都买不起,又怎么养活得了自己呢?这土匪打家劫舍惯了,应该有点油水可以捞,至少不会让自己饿死。所以,综合所有情况看,最好的打算也只能先落草为寇,然后再图打算。不过,堂堂正规军、人民的卫士、国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


三人又仔细考虑了一下,也只好先如此了:三个人现在身无分文,又没有任何值钱的财物,连个窝头都买不起,又怎么养活得了自己呢?这土匪打家劫舍惯了,应该有点油水可以捞,至少不会让自己饿死。所以,综合所有情况看,最好的打算也只能先落草为寇,然后再图打算。不过,堂堂正规军、人民的卫士、国家的守护神,现在居然混到了这步田地,变成了危害社会稳定的不安定因素,身份转化之快实在令李琮等人有点跟不上节拍了。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三人坚强的神经起到了很好的保护作用,只是他们忽笑忽哭的疯狂表情害苦了这群土匪,尤其是土匪们看他们嘀嘀咕咕了半天,又看见三人抱头痛哭,最后看见刘进那忧郁的眼神不断打量着自己,土匪们的心跳立刻迈上了每分钟300地高速运转,心里十分担心,以为李琮他们对自己的回答不满意,要杀掉他们,顿时一个个不住的磕头:“各位好汉爷爷,千万不要杀我们哪,我们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哀求声响成一片。

李琮一听他们的哀求,心里不禁又有点儿乐了:这求饶的台词还真是耳熟啊,走到哪里都能听到,看来那些小说也不是完全瞎编的。这说下去没完没了地,于是赶紧打断了他们的哀求,还有正经事要问呢。

李琮对这些土匪说:“我现在有些问题要问你们,不老老实实回答,就宰了你们。”

土匪们连声答应“不敢,不敢”。

李琮很满意他们的态度,继续问道:“你们这山上有多少人啊?”说完,挤出一个恶狠狠的表情,土匪们立刻七嘴八舌的回答,生怕自己回答慢了,被这几位凶神宰掉:“不多,不多,就五、六十个人。”

李琮心说:看来人不多,这“占鸩雀巢”事情还是很有把握的。于是欣喜的问道:“那你们头头是谁啊?他现在在哪里?”

谁知道,此话一问,那些土匪们居然用兔死狐悲的眼神,看了看那个被打死的土匪头目,哀嚎道:“这就是我们大当家的,刚才被你们打死了。”说完土匪的眼睛里居然挤出了几滴眼泪,只是不知道这眼泪为谁而流啊,是为了死去的大当家的,还是触景生情,为自己受威胁的命运而流。

李琮三人高兴得心都快要蹦出来了:这运气也太好了吧,一出手就把他们的头儿打死了,这以后收编起这些土匪,就少了很多麻烦啊,头脑一死,剩下的虾兵蟹将就只会去寻找新的领导人,而自己不就是这样的完美人选吗?看来,这是天意要让自己成为土匪头子,即是天意,那自然不可违拗。只是这些土匪之中还有二当家的、三当家的吧?从古至今中国人就喜欢当官,“学而优则仕”的古语历来是深入人心,很多军阀就利用这一点对手下和竞争对手的手下许以金钱和高位,来达到笼络人心的目的,这里的土匪也会是一丘之貉,精通此道。

于是李琮又问土匪:“你们还有其他的头头吗?”

土匪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其中两个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剩下的一个看着很壮实的土匪身上,都显得欲言又止,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那个土匪一看大家把目光都对准了自己,知道自己今天是在劫难逃了,于是把心一横,站起来说到:“我就是二当家的,你想怎么样吧?刀砍火烧随便你,只是请你不要为难我手下这些弟兄,他们落草也是逼不得已,都是穷苦人家出身,还请英雄高抬贵手,放过他们,有什么事情,你就冲着我来好了。”说完,一闭眼,显得很硬气得站在那里,等着李琮出手。

李琮看了看他,觉得还是很意外,刚才他们的表现很让自己瞧不起,可这人却显得很讲义气,在这生死关头,能主动站出来维护弟兄们,也算是一条汉子,看来这土匪还是有点勇气的。

李琮对他说:“好样的,不愧是条汉子,不过,你想错了,我不是要杀掉你们,而是想和你们交朋友。”

那人一听,感觉很奇怪,正如土匪的朋友历来只有土匪,这些人不像是土匪出身,怎么会主动要和我们交朋友呢?于是,他疑惑得问道:“和我们交朋友?为什么?还有,你当真不杀我们?”

李琮笑着摆了摆手,对他说:“刚才你们的表现,都算得上是条汉子,我喜欢,所以我要和你们交朋友。我说话算数,你放心好了,一会儿我就放了你们。”

李琮话还没说完,那人不禁有点高兴起来,打断了李琮的话:“谢谢英雄不杀之恩,也承蒙英雄看得起我们,容我等以后再报英雄不杀之恩。那你现在就把我们放了吧。”

李琮心说:你小子还挺着急,我话还没说完呢,你就急着要走,想得到美。你要是屁股一拍走了人,老子上哪去找你们?这不是活活要把老子活活往死里饿吗?

李琮赶紧接着说:“你别着急,听我把话说完,放你们走可以,但是,我有个想法,说出来你们听听,咱们大家商量商量。

原来还是有条件的,怪不得那么痛快就答应不杀我们呢。且看你有什么花招?那人小心谨慎的问:“什么想法?英雄不妨说出来听听。”

李琮也毫不客气的借势顺水推舟:“好,痛快!不愧是条汉子!我的想法是,你们仔细想想,你们大当家的死了,现在群龙无首,以后在道上就不容易混下去,所以,一定要再找一个文武双全的大当家的,这样才能把人心笼络住,杆子才能不倒,你们说是不是?”

那人一听,心里摸不着李琮的意图:这家伙会这么好心?提醒我们要注意保住山头?恐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不管怎么样,先逃脱了这里才是正经。

那人装出一脸的感激之情:“多谢英雄金玉良言,这事我们回去以后自然会好好计议,不劳英雄多费心了。我们可以走了吗?”

李琮微微一笑:“别急啊,不如先听听我的主意,怎么样?刚才你们也都看见了,我们区区三个人就收拾掉了你们9个人,论能力,我们自然在你们之上,你们输得可服气?”

几个土匪连忙答应:“服了,服了,英雄武艺真是盖世无双啊,我们几个小毛贼当然不是各位英雄的对手,我们输得心服口服。”

李琮见对手上钩:“那你们说说,要是我们做你们的老大,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以后你们跟着我们,保证会在这一带混出名堂来的,以后少不了诸位吃香的喝辣的,有大把的钱花。怎么样啊?只要你们听我们的,我们保证你们过的不比以前差。”

李琮不断地描绘出一幅美好的前景,似乎这些人不跟着他去干土匪这一行,那就是弃明投暗,没眼光,以后肯定没进步。

那人一听,心里才总算明白过来了:原来如此啊,是看上我们山头了,要当我们大当家的,我说怎么那么好心为我们着想呢,原来是要收编我们,拉队伍,起杆子,老子可不上你们的当,老子自己回去就会成为大当家的,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把这好事让给你们呢。做梦去吧。

那人心里这么想,嘴上却说:“多谢英雄美意,奈何我们山头小,恐怕容不下你们这些真神,诸位都是大英雄、大豪杰,还是往别处去,找更大的山头,我们可不敢挡了各位英雄发财的路子。”说完, “嘿嘿”干笑两声。

李琮一看这家伙还不肯上套,只好再“提醒、点拨”:“二当家的,你这话就客气了,俗话说,落草的凤凰不如鸡,我们兄弟如今是有难落于此地,那里敢挑三拣四,我们弟兄就觉得贵山头是个宝地,我们兄弟在此地一定会重整旗鼓,到时候,你们也就跟着享福了。二当家的就不要再推辞了,带弟兄们说个准话吧。”

二当家的听了这话,鼻子都气歪了:我这是在推辞吗?我根本就是在拒绝。这家伙也太无耻了,明摆了要占我们的地盘,收编我们的队伍,还说得这么执白和堂皇,仿佛我们不让他收编,简直就是天理不容。真是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二当家的当下还想推辞:“各位英雄,我们这个草窝实在是太小,要是贸然把各位英雄邀请上山,恐怕各位去了一定会骂我不仁义,这么个破地方,就敢邀请各位大英雄落草,更何况各位英雄对我等又不杀之恩,这土匪行当又是提着脑袋混饭吃的,一不留神就会丢了小命,我们怎么能把各位英雄往火坑里推呢?到时候,各位英雄不骂死我,我也无脸再在这世上混下去了。”

二当家满口仁义道德,听得李琮十分 “感动”:妈得,要不是老子穿越过来,什么都没有,确实没办法了才提出这个要求,你以为老子喜欢当土匪是怎么着?要不是老子铁了心要当土匪,真会被你小子这番话感动得热泪盈眶。可惜啊,现在老子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你就是说破天,也没办法,今天,你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碰上我们,算你们倒霉。

李琮见二当家的还不肯就范,当下黑了脸:“看来二当家的很是嫌弃我们啊,我们惹得二当家的和众位弟兄不高兴了。既然二当家的这么“关心”我们,我们也不能不感谢你们。我们弟兄们也是逃难过来的,很怕被别人知道我们的行踪。要是你们说出去我们的行踪,我们的仇家就会来寻仇的。这可怎么办啊?那要不这么着,我们也给你们一个机会,”

二当家一听连忙表示:“我们决不敢泄露各位英雄的行踪,打死我们也不敢。”其他的土匪也连连点头,表示不敢泄露出去。

李琮冷冷的一笑:“空口白牙,无凭无据,我们可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也罢,我们弟兄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就看你们能不能抓得住了。我们弟兄站在原地不动,你们先跑,我们数到30,然后追击你们,追到就会被杀死,没追到,你们就活命,怎么样?”

那人一听心里就着急了:说了半天,原来想了这么个损招来骗我们,这怎么可以呢。不要说,你让我们先跑,就是凭你们那手枪法和刚才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我们的能耐,我们三个人根本就没有活命的机会。看来今天现在落在他们的手上,无论如何都要答应了。不答应的话,他们立刻就会翻脸,把我们全都杀了,这可不划算,再说了,不就是当他们的手下嘛,老子以前不也是别人的手下,跟着谁干还不都是干,还不都是土匪,看他们的样子,那身功夫很是了得,说不定真如他们所言,以后我们能在这一带混出自己的名堂,到那时候,老子至少也是元老,护驾有功之人,好处自然是少不了的。所以,不如先答应他们,以后的事情再说吧。

就一会儿工夫,二当家的脑袋里就饶了许多的弯弯绕,一想自己没吃亏,干脆就答应了算了。

于是二当家的对着李琮“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小人以前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英雄,还望英雄饶过小人,从今天起,您就是我们的大当家的,我今后就鞍前马后,跟着您干了。如有二心,天打五雷轰。”

看着二当家的信誓旦旦的样子,李琮心里终于松了口气:贱骨头,早点答应啊,省得老子费了这么多的口舌。可是李琮脸上还是浮现出惊喜的表情,一把搀扶起二当家的:“二当家的不须如此客气,你我兄弟从今天起就是一家人了,兄弟我吃馒头,决不会让你喝汤,你我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哈哈哈哈!”

二当家的低下头,装出一幅惭愧的样子,说道:“多谢大当家的,以后还望大当家的多多照应啊。”接着又一转脸,对着剩下的两个土匪说:“笨蛋,还不快拜见大当家的。”

土匪们心里早就盘算了半天:这几个人看来很有些本事,要不然怎么一出手就把我们这么多人都抓住了,还把大当家的打死了,大当家的死了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群龙无首了,不如就跟着这几位,说不定以后的日子比以前过得好呢,跟着谁不是混口饭吃啊,算了,就跟着他们把,要是不如意,大不了自己跑掉就可以了,现在要是不答应,估计就交待这里了。

土匪们也“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把头点的像鸡吃米一样连声答应,一致强烈要求李琮成为他们的新瓢把子,那个诚恳劲儿,仿佛李琮要是拒绝他们的好意,那简直就是对人才的巨大浪费。

李琮成功地收服了自己的第一批马仔,心里很高兴,又对二当家的说道:“二当家的,这样吧,那边空地上还有几个你们的人,还有被我们捉住的人,你能不能劝说他们,让他们也归附我啊?”

二当家的一听,知道这个新大当家的向自己要“见面礼呢”,那些戏文里都这样的,新入伙总要有见面礼才行啊,收服那些人,就是自己的见面礼了。于是又点头答应:“可以可以,大当家的放心,这些人现在都会听我的,我叫他们往东,他们就决不会往西。您就看好吧。”

李琮又趁机套近乎:“好,鄙人叫李琮,说了半天,还不知道兄弟贵姓啊?”

二当家的受宠若惊道:“小人姓黄,叫黄东。”说完连连点头。

李琮赶紧说道:“原来是黄当家的,以前多有得罪,还望兄弟海涵。兄弟放心,今后这山头之中,你还是二当家的。”李琮打完了又拉,首先从解决待遇入手,强调了黄东的“政治待遇”没有任何改变,这样就会让黄东在感觉翻盘无望的情况下,彻底死心的跟着自己。

黄东没想到自己的地位没有任何改变,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嘴上连连说道:“不敢不敢,兄弟我这条命,以后就是当家的了,为当家的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李琮很满意二当家的的表现,说:“那就辛苦二当家的,到时候,剩下的弟兄们能不能归附到我这杆大旗下,还要看你的了。”

二当家的立刻拍起了胸脯:“别的不敢说,这原来大当家的一死,山寨之中都会听我的,大当家的放心吧,都包在兄弟身上了,管叫剩下的弟兄都会服服帖帖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