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二十二集 出局 第22集 出局 三、水淹骑兵

秋林先生 收藏 11 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URL] 彭雪飞叹口气说:“可惜了能文能武的桂书记和大智若愚的袁伯,在这场战斗中牺牲是非常遗憾的,马上抗战就胜利了。” 强子接话道:“袁伯的牺牲让我们憋足了劲儿,阳子的放水淹敌也算是给袁伯和桂书记出了口气。” 三德击下掌说:“原来没注意阳子这么鬼呢,这场战斗阳子的聪明是一个亮点啊。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彭雪飞叹口气说:“可惜了能文能武的桂书记和大智若愚的袁伯,在这场战斗中牺牲是非常遗憾的,马上抗战就胜利了。”

强子接话道:“袁伯的牺牲让我们憋足了劲儿,阳子的放水淹敌也算是给袁伯和桂书记出了口气。”

三德击下掌说:“原来没注意阳子这么鬼呢,这场战斗阳子的聪明是一个亮点啊。不但打垮了加藤的炮兵中队和机枪中队,还大演了一场关云长水淹七军……从此令俺刮目相看也。”

刘阳笑指三德:“看你,老了也不忘贫嘴,真是从小看大。”接着看着成义说:“还不是成义设计得好,这十面埋伏一场比一场精采。”

************************************************************

加藤这次没有从小峰封锁的县城北门出城,而是从城南出城反绕过县城再向北奔靠山镇而来,杀气腾腾的上千名骑兵马蹄声急扬起漫天灰尘,让白昼无光不见天日。

小峰看到加藤从城南绕出忙驱车前往拦击,但加藤却不理睬抢路而去。占彪命令小峰不用追赶跟在后面就行,等三德、强子和刘阳拦住他们时再前后夹击。小峰忙命赵本水把埋下的地雷起出。昨晚共埋了30枚炸了9枚,要都起出来免得日后伤了老百姓。然后悠悠地兜在加藤后面做了一个反包围。这时大家都已知道了袁伯和桂书记的牺牲,都咬着牙磨刀霍霍,这回出手将会更加凶狠。

三德和刘阳、强子们是在县城和靠山镇间的一条河上拦住加藤的。这是成义的十面埋伏中设计好的伏击地点。三德先开着着汽艇把近五、六十里的三座小桥都炸了,只留下上游一个小水库旁的一座百多米长的石桥供加藤通行。而刘阳的加强排就守在不到二百米与桥平行居高临下的水库堤坝上。六挺重机枪、18挺轻机枪和30具掷弹筒将把这座桥变成死亡之桥。强子加强排也是同样的火力布置在河对面正对桥头二百米处,三德的五艘汽艇则藏在下游的芦苇丛中。一个重机枪口袋阵静静地敞开了口子,静待着猎物钻进来。

在松山的道道急电催促下,加藤无暇考虑太多率队来到水库前。本来他应该随第一个骑兵中队上桥,生性多疑的他领着联队部缓下了脚步,毕竟他还是注意到了几座小桥被炸毁。直到第一个中队顺利通过他才命令第二个中队就是炮兵中队上了桥。长长一列驮马拉着六门步兵炮驮着炮弹箱走上了石桥。接着他又让驮着12挺重机枪的机枪中队跟随过桥。正待炮兵中队走到桥北端,后面的机枪中队也上了一大半的时候,加藤隐约听到无数的铁器相磕动静心里一凛眼前一花,在龙宝泉村挨炸的瞬间感觉又出现了。石桥旁与桥同长的堤坝上突然冒出60多顶钢盔,分布均匀的几十挺轻重机枪面对石桥上的皇军刮起了无情的重机枪钢铁神风。一群群的掷榴弹也落入了还没过桥的骑兵群中。而先过去的一个中队骑兵还没在震惊中清醒过来就遭到强子排同样强大的密集火力的直接打击。狂风暴雨的火力中到处都有人在喊着“为袁伯报仇——!”

刘阳总结过占彪的常用战术,先发制人和见好就收几乎是占彪的致胜法宝,而这两件致胜法宝又造就了零伤亡奇迹。刘阳这些师弟们早已耳濡目染,接连应用在临战的战场上来。

在突如其来的打击中加藤在桥上扔下了一个炮兵中队和一半机枪中队的尸体,一批批跳到河里的士兵也非死即伤,桥面上铺满了步兵炮和重机枪。过河的一个中队被强子迎头痛击更陷在进退不得的困境中。加藤大怒之下不失指挥者的勇猛,他在组织人马向堤坝反击的同时组织骑兵直接涉河,抓紧支援对岸的骑兵,不然那个中队也要被射杀殆尽。

占彪的九兄弟中,刘阳和成义都属于爱动脑筋的人,他们的聪明智慧现在叫智商明显高人一筹。不知道如果强子守在大堤上是否能如刘阳一样,看到后面跟着一个炮兵中队和机枪中队后马上改变计划,放弃了打第一个中队。原来的计划是刘阳和强子联手封锁住石桥不让一个鬼子过桥。刘阳的变阵是因为他看到了六门步兵炮,这六门炮显然要比一个骑兵中队重要,如果步兵炮要是在河南岸布起阵开了火那可是极大的威胁。这样放过前面一个中队,步兵炮上了桥便不好布阵了,而且这样一来还给强子送去上一个中队的可口伙食。

聪明的刘阳继续聪明着,他的头脑与瞬息万变的战场同步运转着。这时他看到下游近千米开外一批鬼子骑兵居然平安地过了河,用望远镜观察河水只到马脖子处。接着大批骑兵也在准备下河,看来加藤是不想走这里的桥了。这个距离虽然重机枪能够到但距离还是远了些目标范围也广对鬼子的威胁不大。正在刘阳焦急万分深恐拦不住鬼子时,身后水库里爆炸了一枚下面日军发射过来的掷榴弹,河水溅了刘阳一身。刘阳回头喝令重机枪手打掉掷弹筒时心头突然一亮,他看到了水库三个大闸门的手轮。

加藤看到自己派出一个小队骑兵试探着平安过了河心里窃喜,还是自己灵活多变的战术躲开了抗日班的伏击。接着他命令全队骑兵同时过河,支援松山要紧啊。在他骑着自己有着皇家血统的纯种大洋马刚刚涉过河心的时候,几个河里的骑兵指着上游绝望的尖叫让他气愤,不就是那边有重机枪嘛,隔这么远怎么会这样惊惶失措,真是丢尽了大日本皇军的脸。而当他也扭头上望只一瞥便也同样声嘶力竭地嚎叫起来:“八嘎——快快地,快快地上岸!”接着自己手忙脚乱地拼命策马冲上了岸。原来上游的河面上一道半米高的浪潮远远席卷而来!半米高,正是淹没马头的高度,而日兵的人头基本没有高过马头的!逃了命的加藤回头一看,河正中上下二百米宽还有三、四百名骑兵一步步艰难的跋涉着,转眼被升高的浪潮吞没冲得七零八落,呛嚎遍河。刘阳远远用望远镜观察着,向占彪报告了四个字——“落花流水”。

原来是聪明机灵的刘阳看到了那三个水库大闸的手轮,马上安排几个大力士把三个水库大闸同时快速摇起。他在电台里向占彪汇报时大喊:“彪哥,俺要当把关云长,水淹七军了!哈!”水库虽然不大,但突然提出的大闸还是有着大坝决堤的效果,一泻而出的河水淹了近两个中队骑兵,虽然淹死的没有这么多,但望着狼狈不堪零乱的部队和上百匹没了主人的战马几乎让加藤吐血。好在已先过河的与被打剩一半的那个中队汇合又组成了一个中队,还有两个小队身手不凡游泳过来的特种兵和山地兵,这回他们也有空马骑了。心硬如铁的加藤继续向靠山镇疾驶而去。临走前令河南岸过不来的近一个中队去攻打水库堤坝,把步兵炮和重机枪夺回来然后返回县城。可他走以后剩下那个中队的枪声只响了十几分钟便无声息了。

加藤留下的这个中队的命运他是想不到的,这个中队注定成了抗日班四个加强排的盘中餐碟中菜,注定是被抗日班蹂躏和欺负的。这个骑兵中队先是进攻夺炮却被堤坝上的刘阳部用缴获的步兵炮炸得找不到北,还没缓过神来又被隔岸强子部的重机枪打个半死,接着顺河刚撤又被横刺里冲过来的小峰部的两辆喷火卡车打得瘫痪,无奈向下游逃窜时又被驶过来三德部的汽艇打得休克,最后在四面合围中剩下十几名日兵集体跳了河。这些日兵的跳河,由此揭开了这场战斗中日兵陆续自杀的序幕。

赶过来站在岸边的小峰和强子及汽艇上的三德对勇敢跳河的日兵再没有痛打落水狗,在几十挺轻机枪的枪口下任几名会水的没有武器的日兵游走。河中央一名日军少尉边游边向岸上大骂着,湿漉漉的脸上说不清是泪水还是河水。

加藤带着一个中队又两个小队的日军终于赶到交战战场,后面的小峰等四个加强排也随后按占彪的要求,继续由小峰的两辆卡车追踪加藤,刘阳和强子排乘着三德的汽艇带着缴获的六门步兵炮和12挺重机枪绕向天府北面的靠水镇。

占彪让三德去靠水镇是有原因的。二民的情报系统探明,这里原来驻有一个日军小队,松山在大部队路过靠水镇时留下了两个中队,这个棋子一直没动用,看来是有着险恶的计划的。成义分析松山很有可能想用请君入瓮这招儿,把钢班从南面轰进山谷之路,然后靠水镇的日军在北面封口。占彪说:“想得挺美,那我们就来个将计就计,反引他们入瓮!”成义大赞,真是英雄所见略同。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