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正道是沧桑 精彩正文 第六章

大沿帽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9.html[/size][/URL] 梅姨来到立华房间,给她送汤羹,把刚才的事情向立华说了一遍。立华奇怪,父亲竟然还有把手枪,两人正唠叨着,门外有敲门声,是立仁来了。 梅姨很关心林家那少女的病情,立仁拍拍身上的尘土,给自己倒杯茶水,坐下:“幸亏那王八蛋枪法不怎么样,差一点,差一点就把脖子打断了,已经动了手术,问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9.html


梅姨来到立华房间,给她送汤羹,把刚才的事情向立华说了一遍。立华奇怪,父亲竟然还有把手枪,两人正唠叨着,门外有敲门声,是立仁来了。

梅姨很关心林家那少女的病情,立仁拍拍身上的尘土,给自己倒杯茶水,坐下:“幸亏那王八蛋枪法不怎么样,差一点,差一点就把脖子打断了,已经动了手术,问题不大!”

梅姨方才松口气,立华为立仁说立青是王八蛋很不悦,瞪了他一眼。

立仁又喝口水:“那王八蛋在警备队说什么了?”

梅姨:“立青能说什么,小孩子顽皮而已。”

立仁:“你让爹提醒他,别他妈瞎说,对咱爹不好!”

立华忍不住了:“立仁,我就不懂了,你怎么能这么说立青,就算他一万个不对,他能瞎说什么?他也就浑点儿,不至于把事情往咱爹头上说,他不是那种人。”

立仁冷笑:“又替他说话,我看你俩,穿一条裤子还嫌肥!”

立华:“哥,你怎么老这么对我说话?这哪像个家呀,咱家什么时候成这样了,啊?”

立仁:“你都这样了,咱杨家还能怎么样?”说完,转身而去。

立华冲着立仁的背影:“阴阳怪气,永远是阴阳怪气的!”

梅姨:“别计较,立仁就这么个人,长子吗,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

立华:“不对,他一定知道了我的事,瞧他那眼神的不屑。”

梅姨让立华不要多想,都是一家人,没什么事情不能包容的,立华低头生闷气,外面,传来杨廷鹤的高唤声:“他姨,在哪儿呢?”

梅姨应着,出去了。立华深深地叹了口气。


杨廷鹤刚从警备队回来,气呼呼的样子,把衣帽顺手扔给梅姨,让她迅速去钱庄取一千五百大洋回来,五百用于给林家道歉,剩下一千算是给立青消灾,毕竟是戒严期间开枪伤人,即使警备队看杨廷鹤的老面子,对立青的治安处罚还是少不了的。梅姨立即就去钱庄。

立仁走进来,告诉父亲,给林家少女的医药手术费一共花去两百大洋,可能还要用些钱。杨廷鹤已经气不过了,手一挥:“钱的事,找你姨去!”

立仁应了一声“知道了”,正要离开,杨廷鹤一把叫住:“等等,立仁,我想问你一句!”

立仁:“什么?”

杨廷鹤:“你知道你弟弟从哪儿弄到那六颗子弹?”

立仁有些心虚:“他自己没说?”

杨廷鹤:“立青就是不肯说。”

立仁:“那,我就更不知道了。”

杨廷鹤捋捋胡子:“我就奇了怪了,这把美制点三八左轮手枪子弹稀罕得很,这枪在省内就没有几把,我当初在南京就没能再找着,他从哪儿弄到的?”

立仁:“警备队询问这事了吗?”

杨廷鹤:“那不是把事情搞得更复杂了吗,你弟弟和我都还没那么傻,跟他们压根不提。”

立仁暗自松口气:“既然如此,父亲又何必要刨根问底呢,就当他是捡来的!”说完匆匆离开。

杨廷鹤来回踱着步子:“捡来的?怎么可能捡来的?”


立青关在城关警备队有一阵子了,这天中午,士兵照例端了饭菜走进来,递给立青一份。看着饭菜,立青就皱起眉头,丝毫没有胃口:“怎么又吃这玩意?你们当兵的也太清苦了!”

士兵:“所以,我的少爷,你得让你家老爷往外掏银子,补贴补贴咱警备队的伙食。”

立青:“那你能不能跟你们队长通融通融,放我回家!”

士兵:“少爷,还提要求呢?老实说,我一辈子还真没见过有你这样待遇的杀人嫌犯。对了,你使得那把枪真是把好枪,可我就不懂了,你怎么一气把六颗子弹全都打光呢?”

立青不好意思起来:“我蒙了,完全蒙了。”

士兵:“是头一次放枪?”

立青点点头。

士兵也点点头,半调侃:“不错,头一次放枪就撂倒一个。”

立青:“班长拿我开心呢!”

士兵:“有一点对你们杨家很不利呢。”

立青:“什么?”

士兵:“哥老会的大头目刘老黑供认,前些时候,有人托他们打广州秘密带来六颗左轮子弹。”

立青:“有这事?”

士兵:“你们家该不会跟哥老会有来往吧?”

士兵吃完了,洗饭盆去,立青愣怔在原处。


不错,警备队查出那六颗子弹的来源,这个消息,周世农也知道了,并且第一时间告诉给立仁。立仁倒觉得这是早晚的事。

周世农点点头:“哥老会的人在大狱里招供了,你我都不能在这儿待下去了,今天晚上,你就得离开这里,走得越远越好!”

立仁怔住了。

周世农接着说:“如果刺杀巡阅使的计划泄露出去,你我都是杀头的罪,必须走!你一走就是有哥老会的口供,也没人能证实此事,那就纯粹是一场意外,对你对你的家人都有好处!”

立仁怔怔地:“三省巡阅使安然无恙地回武昌去了,世上事,了犹未了,终以不了了之。”


杨廷鹤正在和梅姨说哥老会的事:“警备队话里话外跟我提哥老会的刘老黑,弄得我一头雾水!”

梅姨惊叫起来:“什么?把咱和土匪往一块儿扯,明摆着在敲诈咱杨家呢!”杨廷鹤叹口气:“有什么办法,我杨廷鹤虎落平阳,谁不能踩你一道儿?儿子在人家手上,枪在人家手上,伤及的无辜也躺在医院里,到哪儿都是不在理呀!”

两人正抱怨着,立仁心事重重地回到家。杨廷鹤看儿子一眼,没理他。

立仁鼓起勇气:“父亲,我想单独和你谈谈!”梅姨看看父子俩,识相地离开。

杨廷鹤严厉地问:“谈什么?”

立仁:“我的事。”

杨廷鹤:“你的事?你的什么事?”

立仁:“所有的事。”

“还嫌你老子烦不够吗?出了这么个逆子,一个醴陵城谁不在戳我杨廷鹤的脊梁骨,我这张老脸扔大街都没人要。”杨廷鹤说着,来回踱步,手举过头顶,仰起头,质问道,“祖宗啊,都什么事呀,咱杨家祖上出过两名大夫,四名进士,怎么到了我杨廷鹤……”

立仁:“父亲……”

杨廷鹤转向立仁:“不说也罢,好好地教书育人,完成祖宗的功德,别学你弟弟。”

立仁:“我已经决定了,父亲,我今晚就得去广州。”

“你说什么,去广州?”杨廷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立仁:“其实,家里出的这事,跟立青原本并无关系,完全是我的原因。”

杨廷鹤霍地看向儿子:“你说什么?你的原因?”

立仁:“爹,我实话跟你说吧,那子弹是我拿来的,原本是要杀三省巡阅使的。”

杨廷鹤彻底蒙住了。


毕竟还是心疼儿子的,也毕竟是饱经沧桑的,杨廷鹤情绪很快就调整过来,找梅姨拿三千块银票给立仁,又让立华这就去警备队转告立青,一定要咬死说,那六颗子弹是自家原来就有的,是从南京带回来的。

立仁很快收拾好行装,接过父亲的银票,就离开了。望着立仁离去的背影,杨廷鹤感慨道:“看来,两个儿子里,还是立青造化大,别看他顽蛮,根子上,还是咱老杨家的种性,坦荡,率真,有情有义。”

梅姨倒有点替立仁着想,她让杨廷鹤也担心担心立仁会不会心里闷着难受。杨廷鹤笑道:“你将来会知道,是立青这浑小子保全了这个家,否则,咱杨家,那就是灭顶之灾。”说完,他让梅姨研墨拿纸,他要给楚自人去一封信。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