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台海危机全解密――叛徒的下场(转)

赵子龙大将 收藏 49 19271
导读:以下是转来的 我是95年的兵。后来又在部队考的学,在总部一所最好的军事学院。  可能杀人这方面我见的比教多,我见过的死尸不少于200具,这方面我可能最有得谈。有太多说的我都不知从哪说起了。   大家见地方老百姓被枪决的比较多,但见过军法枪决的?也就是现役的军人因为犯军法被枪决的。我就从他说起把,我看完枪决后真的感到生命的可贵和人的脆弱。一颗不足2CM的子弹足以要了一个人的生命!生命是可贵的!那时我还是个二年兵因为长的高被选在警备区当纠察。一般枪毙人前都不和我们说,只在前一天的晚上让班长

以下是转来的


我是95年的兵。后来又在部队考的学,在总部一所最好的军事学院。

可能杀人这方面我见的比教多,我见过的死尸不少于200具,这方面我可能最有得谈。有太多说的我都不知从哪说起了。

大家见地方老百姓被枪决的比较多,但见过军法枪决的?也就是现役的军人因为犯军法被枪决的。我就从他说起把,我看完枪决后真的感到生命的可贵和人的脆弱。一颗不足2CM的子弹足以要了一个人的生命!生命是可贵的!那时我还是个二年兵因为长的高被选在警备区当纠察。一般枪毙人前都不和我们说,只在前一天的晚上让班长和我们说一声。小X,小X你们几个准备一下明天早上有任务,穿什么衣服。几点钟起来,到会议室找谁。我们也不多问,在部队第一天起就养成了一切命令听指挥。也不敢问。后来明白第一是为了保密,第二怕我们情绪上有波动晚上睡不好觉,第三怕透露行刑地点路上遇到不必要的麻烦。第二天早上,我们5个人穿冬常服,扎武装带,去会议室看到警备区几个领导都在还有几个不认识的领导,晕倒!还有两个少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大领导,想肯定是出大事了,气氛静的可怕。我们就那么站在那,也没人理我们几个。班长想说什么,看看指导员眼神又没敢说。后来其中有个少将说话了“就他们几个?领枪去吧”连长带我们出去去枪库每人领了支`八一杠`两个弹夹,一个钢盔。每人还有一个袖标上面写着“警备”。登上一辆白色的`衣维可`车拉上车窗。我以为是X号首长来了搞警卫工作,在车上气氛缓合了下来。透过车窗看前面是辆绿色的`4700`是总参的车。少将座了上去后车队就开动了,只开了爆闪(警灯的一种,发出里白色的强光)没拉警灯和警笛。那是才5点多,我想大该是不想惊动太多战士。车一直向前开,开到一个高墙电网的地方一看便知是个监狱。但不同的是外面战岗的不是武警是解放军。看牌子知道‘’XX军区政治部监狱‘’

...................军事机密,本节内容已被删除,请看下贴......................


到了监狱我们都下了车,装上了弹夹.教导员没让我们开保险,开保险就等于真的要开枪.这样的事在这个地方是不太可能发生的.我第一次来那,和我一样大家都很紧张不知要干什么当时我心里还在想是不是有重要领导过来视察我们来搞警卫的.一行十多个大小干部,还有我们这十几个战士都进了监区.在一个接待室一样的地方等着.领导向我们教导员看了一眼又看看我们几个战士.教导员立刻明白了叫我班长"汉子"和"大黄"(两个我的好战友一个东北的"大黄"是西安的,特..这小子愣说西安是南方!我每次都酸他一顿)出去站在门外警戒.不一会来了一个人穿着马酷尼(军装的一种,在冬天穿只有军官才能穿,因为级别不同含毛量也不同最好的一种叫"锻贝"只听过没见过.)但没有带军衔和领花带着脚镣和手拷.我当兵前也知道带脚镣的人是死刑犯,但真没见!我很久后才知道这里关得都大多是军人,还有很多犯了错误的高级军官和犯法的省以上领导.那个人很没精神脸上还有脚印,看样子受了不少苦.我和另一个人过去把他押了过来.一看他样子就知道他是个高级军官,说真话我真不好意思对他太狠了一看就是大领导啊!.只是像征性的跟在他身后一步远的地方.进了会仪室在正中有个登子让他坐了上我和另一个战友双手压在他肩上站在他身后怕他跳起来反抗什么的.那个少将一直在不停的抽烟很烦躁的样子.问那个犯人"J你也来一根吧"那个犯人接了过去.我当时和很多人都一震原来是首长和犯人认识,这一定是个犯了军法大领导!宣判书是一个中尉读的,得知这个人也是个XX在总C某部任职.太多太多总之是出卖国家军事机密被判死刑.法医验明正身.在J鞋上写了这个犯人的姓.外面给他端来了两碗肉菜和一碗酒.他问我们领导"今天就上路么?"领导没有看他说"是"J目光顿时暗了下了.首长让我给J松了手拷让J好吃饭.J不吃首长劝他吃一点再不吃总比饿死鬼强.犯人J冷笑了一下一口气喝完了酒.看得出他酒量真不小,进来前一定是酒桌上的好手(大干部都这样).问能不能写封信给"家人",首长说可以,但要快点8点种前就要走了.犯人又问是往去刑场去还是就上路了.首长说是从这里去刑场.写信的过程中好几次J都有泪水含在眼中始中没有流出来.7点50写完了,那边两个战士过来麻利把他双手从后面反绑了一起来.

一行十多人押着他上了这所军事监狱的车.还是防弹的雪孚来,因为前面有4700开道,车开的很快.一个小时后就到了北京郊县一个靶场.靶场昨天就戒严了,靶场很大又开了半个多小时才停了下来.首长没有下车,其他人都下车来.只到现在我们才确切的知道是来枪决军事犯人的.

军法处的书记员问J"你是XXX吗?"

J回答:"是" "XXX,我们现在对你执行死刑"

法医又走了上去看了一眼他写在J鞋上的字缺认无误,对执行手说"是XXX"

两个战士把他押到一个小土坡面前让他跪了下来我们就退后了.并没有像地方武警枪毙人那样挖个小坑什么的,就是对着一个没有一米高的小土坡,我想到那个小土坡是怕跳弹伤到人吧.一个领导大叫了一声"执行"一个我们不认识的穿迷彩服带口罩的战士举起枪,向下口对着犯人后脑不足3厘米的地方"?"就是一枪.

我们都应声回头看那个犯人,见他身体向前倾了一下但没有立刻倒下.向自己说什么,好像鼻子里嘴里都是血,鼻子往里吸的嘴往里含的那感觉.后来一下子倒下了很小声的喊疼,声声刺耳.我们一行战士都还是有些怕的.前后没多30秒没声了.我看到脸上因有血粘满了黄土已看不轻清脸了.大叫"执行"的那个领导叫犯人名字"XXX"看没有答走上前用脚踩J尸体了几下.说"死了".后来那个拿相机的军官就"卡卡卡"的拍照........... 9X年我们台湾关系很紧张,军委已下命令攻打台湾外岛了。后来又没打。。。只射了3颗导弹飞过台湾上空。为什么不打了就是应为J。。。具体我不敢说,总知就因为这个!大家想想这个罪有多重!


当时台海局势紧张的气氛,局外人是根本无法想像的。当时在海峡前线演习指挥部(实际也是准备攻台的司令部)几位少壮派军官听说北京把撤消一级战备状态,并下令不准对通过台湾海峡的美军航母开火后把帽子一扔,不顾军令返京力谏,立下了“打不下台湾就提头来见”的军令状,但此时中央的态度已经很坚决。几位军官在力谏无效的情况下泪流满面,一位甚至说出了“让美国军舰过海峡简直就国耻”的话后拨枪准备死谏,幸好他的同僚手快将枪抢了下来。

这一切都是因为J造成的啊,他把我军进攻的时间表和布属情况和东风导弹布属基地。在广州都卖给了美国人,美国政府得到这一绝密重要情报后。给我外交部门势加压力,我国未于回应,但美国人派特使向我国家领导人拿出了这一文件你想想当时有多气愤!这么大个间谍就在我军内部,太可怕了!J的父亲是我国建国元老之一,J又是他唯一的独子。J提出要见1号首长,1号首长知道得罪不起这个元老。更何况“大家长”已病危,有可能J的父亲会找到“大家长”,已死相求不杀独子J。1号首长就出国考察去了,但1号首长的秘书处和中央办公厅联名写了个“关于XXX同志问题的通报”发给各位.元老。那年中秋J的父亲借中秋赏月之名,想让老一辈.元老来他家共讨“迎救爱子”。薄一泊,叶XX,程XX,这些元老都在邀请之列,因为元老们都看过了通报都很气愤。没有一去的。J父亲知救爱子无望,在9X年圆旦之日,喝红酒服了100片安眠药自杀。


危机 后海

10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