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取清代恰克图口岸贸易的惨痛教训,用战略思维规划中俄经贸

飞马行路 收藏 5 965

研究中俄之间的任何问题,都要放在中俄关系的历史大广角和中俄博弈的大背景中去,否则便是舍本逐末。

解决不了主权(领土)问题就解决不了其他问题。主权问题不是签订个边界条约能解决的,中俄边界康熙年间就解决过,雍正年间又“永久”性的解决了一次,至道光、咸丰、同治又按照俄国人的主张解决了好几次,结果边界问题不但对俄国人予取予求的清朝没解决,直到北洋政府、民国、人民共和国仍没有解决。现在所谓全部解决只是阶段性的又“永久”了一把而已!

俄国人有一个比天狗还大的胃,主权问题实质上是俄国人的欲望问题,而俄国人的欲望是随着国力的复苏或发展而周期性发作的。解决中俄问题的根本在于——消灭其发作欲望的基础、剥夺其发作欲望的信心——土地。

俄国人是最担心土地安全的。中国人与俄国人考虑问题有很大的区别,中国人首先考虑的是经济效益问题,而俄国人考虑的是国土安全问题。反映在图们江口问题上,我们想的是战术层面的打通出海大通道,造图们江口“金三角”国际都市区,更多的是经济利益问题;而俄国人想的是遏制中国的势力向日本海渗透,尽一切可能的挚肘中国发展的战略问题。与巨大的战略利益相比,对于建设一片富饶的哈桑都市区的小利益,贫穷的俄罗斯可以选择放弃。所以将中国的势力扩展到日本海,威胁俄远东长远安全的图们江口方案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行的,是中国一厢情愿的单相思。

一位俄罗斯的叫russia的网友在中华英雄网留言说,中国人天生是“商人”,而俄国人是“战士”。其实这个所谓的“战士”在绝大多数时期的实际是“强盗”。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讲求公平贸易和诚信为先原则的商人和不择手段的追求财富最大化的强盗是无法做生意的。诚然商人开始会赚点蝇头小利,也可能后来会富可敌国。但最后不要说钱财,连命能不能保住还要仰赖强盗的恩赐。李鸿章用徽商做买卖的思维经营北洋舰队几乎让中国赔上了半条命。“羊”与“狼”不玩“狼道”玩“羊道”是愚不可及的!要想与狼共舞,先将自己变成狼。对俄罗斯这种民族,或者你亡他,或者他亡你。这个必须明确!

我们绝不可以把对“俄”口岸当成某地区的天然优势或某种资源,要吸取历史上的恰克图口岸的教训。

《恰克图条约》中国慷“大国”之慨(其实《尼布楚条约》后中国在俄罗斯面前已经变成小国了),继康熙割地后,雍正又割了几块地。并在割地的地区设立边贸口岸,进行中俄互市,大有铸剑为梨,变争议地区为和平边界的意思。中国的善举使俄国利用康熙签的中俄《尼布楚条约》确立的欧亚桥梁地位,利用雍正在贝加尔湖南部建的恰克图口岸,开辟了继阿拉伯人的海上通道和陆上丝绸之路后的另一条欧亚贸易大通道。俄国在中俄恰克图互市贸易中大发其财,1760年俄国从恰克图收的关税已占俄国全国关税收入的24%,1775年又上升到38.5%。至道光年间(1821——1850) 仅恰克图一处,俄国对华贸易额已占全国全部对外贸易的40%~60%,最高时达到60%以上,这还不包括山西商人设在东北的海拉尔、西北的塔尔巴哈台,俄国的克拉斯诺亚斯克、新西伯利亚、伊尔库茨克等地市场的贸易额。

中国人提供了俄国税收——政府财政收入的60%——这是什么概念——纵观中俄关系史,毫不夸张地说——是中国养肥了俄国侵略者。俄国人没和八旗子弟一样将巨额资财转化成胆固醇,中国山西商人的真金白银迅速变成了俄国人的子弹,并在武装并吞外东北地区的过程中发挥了奇效。由于清王朝的短视,中国武装了侵略者的牙齿,最终贻害了自己。俄国在充分利用对手的资源打败对手这点上和日本很相似,所不同的是俄国利用的是中国的土地外加中国商人贸易提供的资财;而日本,是用甲午战争中国的两亿两白银养肥的。与外东北失地相比,这时再谈山西商人赚的那点碎银子和所谓商业奇迹还有什么意义呢!

纵观当前国内不是高唱“和平与发展是时代主旋律”的庸俗的国际主义,就是滥觞苟安哲学般的小康主义。黑瞎子岛划界后国内某些人几乎条件反射似的以瞬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提出的所谓黑瞎子岛互市贸易区的构想。图们江问题也一样,中国从政府到民间的一些善良的人士企图把自己的“成熟经验”移植到图们江口去。钓鱼岛、南沙问题上某位大人物的所谓“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原则与前两者可算异曲同工。可是一旦涉及到“国外”领土,这个中国式的“互利”、“双赢”原则就登时不灵了!印度占了你的藏南,不会与你共同开发,越南人占你白龙尾岛也不会与你互利双赢。防华之心不死的俄国人当然就更不会了。似乎这世上除了中国提出这类天方夜谭的口号外再没人去提。

现在中俄之间正进行一场远东经济角色和贸易主导权的博弈。中国要将远东变成中国经济发展的廉价(适价)的能源、原材料和基本物资基地,而俄罗斯则在打另一套算盘——他们希望利用中国的廉价商品渡过经济难关,利用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充分发展自己,让中国只能作初级生产者,并最后主导中国。在这个过程中,俄国人需要做的只是养尊处优和制定游戏规则(和历史上的情况一样)。

石油是俄罗斯企图玩转的第一张牌,现在木材等原材料也开始涨价了,土地的经营方式也发生了变化。原来俄罗斯从中国进口大量的蔬菜、肉类等农副产品,现在俄罗斯开始承包土地,他们不再从中国进口农副产品,而是开始尝试雇用中国人在俄国的土地上生产,赚取更多的利润,发展自己,剥削甚至削弱中国。他们不但要将中国劳动力廉价化,而且企图要将中国人用作填补远东废弃高危期的替代劳动力,这是一个不好的倾向。这些变化的背景是俄罗斯开始尝试主导游戏规则,在这一可能是“质”的转变中,本应是规则制定者的中国一方似乎没有战略思维。没人去设计,没人去规划,当然更没人去实施。有的只是从中央到地方高喊中俄友好,满足于蝇头小利,在被动的适应俄国人制定的游戏规则。其结果就是越来越被动,最后成为俄国发展的垫脚石,甚至会充当最后被中国人武装了的敌人反过来侵略自己的廉价跳板。

口岸贸易并不是不可以做,但要放在中俄远东博弈的大视野中去做。博弈的最终结果不是谁主导这一地区,而是谁占有这一地区。所有的经济活动都要为中国最终占有这一地区的大前提服务。

……

我们要将主要关注点放在利用中国的人口、地缘、劳动力成本等优势,书写中俄贸易游戏规则上来,这单纯依靠民间自发和地方画地为牢似的单独行动不行。我们要有战略上的规划,要通过政策引导投资方向,引导民间贸易的密度和时间、空间分布;要为中国在俄中小企业、商业团体和商贸人士争取权益、提供便利;中央与地方的政策要具有统一性,并使之一致对外,规则终究会掌控在我们手中,优势将一步步向我们转移。否则,口岸和那个图们江只是输出中国廉价商品和廉价劳力的通道,是俄远东的输血机器。我们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在你欣欣然数着辛辛苦苦赚来的毛币揣在兜里的时候,一双贪婪的眼睛不但盯着你的口袋,连你银行存款的数额都进行了精确的推算,并且连他未来的用途都规划好了。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