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胆奇梦 正文 第八章 入伙

冷眼望天 收藏 12 4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


[作者:前几章,我改了好多地方。转回头看看,还不如不改。这一章是以前的原文。之后的,我不会再做任何改动!]



长白山南麓西部余脉,听说这一代叫“龙尾盘”。

相传,长白山原本是一条被玉皇大帝用十八条天罡锁链锁在凡间受苦的青龙。青龙历经亘古洪荒之后,骨肉凝化为连绵逶迤的山脉,遍身的青色龙鳞衍生为郁郁草木尽附其上,十八条天罡锁链则化为九瀑十八溪于山林间蜿蜒盘恒。

长白山北麓白头山群峰天池处是为龙头。南麓主脉则向西甩出数条旋涡状山脉,此处便是龙尾。

“龙尾盘”顾名思意,“盘”乃卷曲之意,此处山脉峰回路转,崎岖多变,更有深壑峡谷、峨崖陡壁。

此时,坦克车行进在一条大峡谷之中,两侧山体陡峭险峻、山石突兀怪异,遍山林木虽说稀疏,却个个挺拔苍劲,桀傲于风雪之中。

坦克车隆隆的轰鸣声,在峡谷中久久回荡盘恒,打破了谷中死寂般的沉静。

突然,隆鸣声嘎然而止……

“到家了,下车吧!”雪人打开了坦克车的天窗。

“终于到了!”我伸了个懒腰:“你家有吃的吗?”

“什么?”雪人被我这不按套路“出牌”的一问,显然有些哭笑不得:“呵呵……你饿了吗?”

“是啊,我都一天没吃东西了……”我看了看天窗外,竟已是晚间时分,风雪似乎小了很多。

出了坦克车,我向四周打量了一下,“盆地?”除那条峡谷之外,此处四面环山,人如同在盆底一般。盆底是一片开阔的山石地,不无任何树木冬草。

“这里一代叫‘龙尾盘’……”雪人指向盆地的环形山脉,“这是长白山最小的一条余脉山谷,由长白山南麓主脉,向西、再向北,向东……”

“行了,别整那没用滴,我又不是瞎子,赶紧给我整点儿吃滴。”到了东北就要入乡随俗,我用带着东北口语的话,打断了雪人的话,“先弄饱肚子,何去何从以后再说,有道是走一步是一步,听天由命、随遇而安吧。”我现在也只能无可奈何的接受现实,总不能像个小女人似得坐在地上,哭天抹泪:“我可怎么活呦……”

“砰、砰”

“你干什么?”我被枪声吓了一跳,疑惑的看着身旁朝天放枪的雪人。

雪人看了我一眼,并未答话。

“砰、砰!”

山谷中竟也传来两声枪响,只是山谷回音太大,根本分不出枪声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

“砰、砰”

“砰、砰!”

……

“没完了你们!”此起彼伏、一唱一和的枪声响了三遍之后,我再也忍不住了。

“这是信号,好了,走吧!”雪人满眼笑意的看着略带怒气一脸迷茫的我。

雪人说罢,向山谷西南方走去,我紧随其后,“这山谷里全是冰山雪人吧?我不会被这雪人巡回展览吧?”我心里竟有些在打鼓。

山谷方圆不过两、三里地,一会工夫我们便来到西南方的山脚下。

就见山脚下竟有个大石洞,门洞能有五、六米高,三、四米宽,像我们刚才的那小坦克能并排使入两辆。

山洞口有一扇已经放下的石门,此石门就如同古时候城门口的吊桥相似。不过,这石门比吊桥更为巧妙,石门的外部竟是山体的一部分,石门吊起以后与周围山体纹理相连,从外部根本就看不出此处是一道石门。我不禁暗叹开此洞者真可谓别具匠心、鬼斧神工。

少时,洞中涌出四、五十人个个手持火把。

“大哥!”

“大哥回来了……”那些人不管长幼,纷纷管雪人叫大哥。

我在旁边好一阵惊异,没想到这满身长白毛的家伙竟是这些人的老大?真不知道这些人那根筋不对了,竟认一个冰山雪人做老大。

众人簇拥着雪人问长问短,进了洞。我也随着人群进入山洞。

原来,此洞不过是条穿山通道,约有两、三百米长。到了尽头之后又是一扇吊桥式的石门,不过早已被打开。

出了石门,眼前一片开阔。由于是晚上,看不出是什么地方。不过,我敢肯定这里还是个山谷,而且这个山谷比刚才那个似乎还大了好多。

我胡里胡涂的随着众人钻进了旁边的另一处山洞。顺着山洞走了将近百米,眼前豁然开朗,我立时便惊呆了,这山洞内部也未免太大了,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顶高约有八、九米。周围石壁有凹凸不平的斧劈镐凿之痕,属于人工开凿而成。

我怀疑他们是不是把整座山都给掏空了,我不住的向头顶偷窥,生怕山体没了支撑会突然塌陷下来,我们像孙猴子似得给压在山下。

石洞地面被打磨的十分光滑平整,上面整整齐齐摆满了桌椅,估计有四、五百张。每张桌子上都摆着十几道菜,一大坛酒。整个石洞酒肉香气四溢,充盈口鼻,饥肠辘辘的我此时连连咽了几口口水。

石洞中央部位,有一个二尺多高,三米见方的石台,石台上摆着一张八仙桌,几把椅子。那四、五十人簇拥着雪人来到了八仙桌前,雪人居中而坐,其中有六人坐在了雪人四周。六人中竟还有先前小煤矿的那个大个子。此时,大个子已经换了套干净衣服,看起来更加的魁梧、精神,就好象天上的巨灵神下凡相似,乌黑的脸膛,浓眉暴眼,大鼻阔口,眼神中时时透出一股栗人的凶光。

雪人此时向我招了招手,我立刻来到雪人近前。

“小兄弟,我给你介绍一下我的几位兄弟……”

“我看还是先别介绍,先给我弄身象样的衣服行不行?”我没等雪人说完,我便打断了他的话,因为我看到大个子穿那身衣服蛮不错的,比我这烂衣服不知道强上多少倍,再说我也很爱面子,第一次总要给雪人的兄弟留个好印象。

“哦!你不说我都忘了,我也需要换身衣服。这身熊皮也该脱下了。身上的伤也要处理一下……”雪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熊皮?”我心中暗暗奇怪。

雪人把我带到山洞的一个房间里,给我拿出些衣物。我把那些死人衣服脱下,把自己的单衣穿在了最里面,把单衣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一串钥匙,一个手机,一盒三块钱的劣质香烟,外加一个气体打火机。

令我奇怪的是,我身上竟没有摩托车的钥匙。除非我在家时不会带着钥匙,或者我在骑车时不会带着钥匙,因为钥匙会在车子的开关上。除了这两种情况外,钥匙应该在我身上才是,我不可能傻到不锁车子就去喝酒吧?

“不管它了,现在已经这样了,想什么都是多余的,回家的事以后再慢慢想办法。”我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安慰着自己,“或许……我永远都不可能再回去了……”想到这儿我又是一阵的沮丧。

“你好了吗?”此时雪人已经换好了衣服,伤口好象也简单的处理了一下。

“好了!”我转脸看了一下在我旁边换衣服的雪人,“人?”刚才还是个满身白毛的雪人,现在已经是个活脱脱的人。此人,三十岁左右,两道浓密的剑眉,遂敛如电的双眸,刚毅俊郎的脸膛,整个身躯透着一股睥傲天下的气势。看着他,我顿时觉得自己之前对他所说的、所做的都是对他的一种亵渎,心中莫名其妙的产生了一种负罪感,这人身上透出的气势太强大了!

“走,喝酒去!”[现在已经不能再说“雪人”了,要用他的名字]胡继文说道。

我随着他回到了石台上的八仙桌前。此时,整个山洞里已经坐满了人,我大概估算了一下,四、五百张桌子,每张周围坐有八、九个人,竟有三、四千人。人虽多,却鸦雀无声,目光全都在注视着我们这张桌子。我就觉得被这么多人盯着浑身的不自在。

胡继文给我把八仙桌前六人一一介绍了一下。

“我二弟白狼。”胡继文左手的一人站起身来。此人身材高大,约在185CM左右,面色微白,一脸的冷酷,眼神中射出两道寒光,让人看着就打哆嗦。我微笑着冲他点了点头,他却毫无表示的又坐了下去。“真他妈的有个性!”我暗骂了一句。

“我三弟黑熊。”胡继文右手边,在煤矿遇上的那个大个子站了起来。此人刚才已经说过,我就不再罗嗦。我心中暗笑:“真的人如其名,不挖煤还真亏了这块料。”我对他讪讪的笑了笑。他虽没出声,但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到一丝疑惑,他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对他会有如此的笑容。

“这是我们‘龙尾盘’的四大王……”胡继文一指坐在他面前的四人,“穿山甲——开山王。耗子——富仓王。猴子——灵警王。猎狗——护山王。”我一一对他们微笑着点了点头。“我的娘呀!个个人如其名,该像老鼠的像老鼠,该像猴子的像猴子,再加上一个冰山雪人……这帮兄弟真可谓是绝配啊!”我心中暗暗“感叹”着。

“这是我刚结识的小兄弟……”胡继文拍着我的肩膀对众人说道,“……傻子!”

“我不叫傻子……”听了这话我差点没蹦起来,“我再说一遍,我叫胡——先——锋!”我故意把自己的名字说的重重的。

“哦,呵呵……不意思啊兄弟,叫习惯了……”胡继文一脸的赔笑。

“你!”我都有点气结。

“这小兄弟叫……锋子!”

“疯子?靠!还不如叫傻子呢,”我气的哭笑不得,狠狠的白了胡继文一眼:“叫我先锋好了……”

接下来便是一些应酬的话。在他们强烈的邀请之下,我彻底打消了回家的念头,真心实意的加入了他们。或许这就是我的命,在我的内心深处我渴望战争,渴望杀戮,渴望和小鬼子们轰轰烈烈大干一场!

通过宴席间的谈话我知道了这是个什么所在,他们都是干什么的,没想到他们的一翻话,竟有个惊天大秘密,不过,这在近代史书上并未记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