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胆奇梦 正文 第七章 下等兵

冷眼望天 收藏 15 8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size][/URL] 万人坑、隔离带、小型煤矿、再加上这老的掉渣的破坦克…… 我不得不面对现实,我绝对是因为某种怪异、毫无空间概念的力量,而来到了这个抗战的年代。 我再次努力回想着昨天下班后的情形,除了那块指向零点零分的石英钟外,脑子里依然空白一片,那段记忆好象被什么人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


万人坑、隔离带、小型煤矿、再加上这老的掉渣的破坦克……

我不得不面对现实,我绝对是因为某种怪异、毫无空间概念的力量,而来到了这个抗战的年代。

我再次努力回想着昨天下班后的情形,除了那块指向零点零分的石英钟外,脑子里依然空白一片,那段记忆好象被什么人生生抽去了一般。

我该怎么办?以往,我经常做的那些梦,那些驰骋纵横、戮敌千里的波澜壮阔场面,总在醒来后让我久久回味……今天看来,我好象有点“梦想成真”了。

我该怎么办?回家吗?家在哪里?我又该如何回去?留下来吗?我本不属于这里,根本没必要蹚这趟历史的浑水……

迷茫、彷徨、不知所措……

一片漆黑……

你怕了吗?你梦里的那些豪言壮语哪儿去了?你忘记了你内心的渴望了吗?你不是盼望着第四次世界大战的来临吗?你不是能把《孙子兵法》倒背如流吗?你不是希望攀爬着万具枯骨而一将成名吗?哈哈……我看你不过是个只会异想天开的胆小鬼。

什么?你是谁?你怎么会知道我的事?你在哪里?

哈哈……我就你,你就是我。你需要杀戮来磨砺你的意志,我需要鲜血来洗涤我的灵魂。哈哈……

你是谁?你在哪里?是不是你把我带到这儿的?

我?我没那么大本事,自然是有人让我们来到这儿的。

我们?你说“我们”?

我就你,你就是我……我要走了,再见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要走,你给我回来!

哈哈……哈哈……

“啊!……?”

“做什么恶梦了?你怎么满头大汗的?”

依旧是坦克舱内,依然是冰山雪人。

“呵呵,我刚才怎么睡着了?”我边擦着满脸的冷汗,一边尴尬的问着雪人。

雪人对我翻了一下白眼,那意思很明显“你问我,我问谁去?”

“嘿嘿……这梦做的越来越悬乎了!军事、玄幻、灵异、穿越时空都快让我给占全了……嘿嘿!”我暗暗自嘲的笑了笑。

“这里是东三省的某个地方吧?”我问雪人道。

“废话!”

我心里一阵苦笑:“果然不出我所料……”

“那我们现在具体在哪个省?”

“奉天与吉林的交界处。”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奉天!”

奉天,军阀混战期间奉系军阀张作霖的总部。后来日本人制造“皇姑屯事件”炸死张作霖,其子张学良,东旗易帜归顺国民政府。

“今年是哪一年?”我想搞清楚自己到底被遗弃了多少年。

“我看你还真是个傻子,葵酉年!”

“葵……”我听了头都大了,“葵酉,还葵花呢。”

“葵、葵酉又是哪一年?”

“民国22年!傻子!”雪人又白了我一眼。

“妈妈的,这死雪人怎么总跟我打哑谜呀。”我真想揪住它狠狠地痛扁它一顿。

“您能不能告诉我,今年是公元多少年?”我小心翼翼的问道,因为我知道在新中国成立之前,我们中国人是不用国际纪元法的,这雪人很有可能不知道什么叫“公元”。

“哦?没想到你这傻子还知道国际纪元……”雪人用奇异的目光看了我一眼,就像在审视什么珍惜物种一般,“公元1933年!”

“啊!”我的脑袋当时就“嗡”了一下,心中一股茫然的失落感油然而生。“老天爷呀!这是谁他妈跟老子开玩笑,把老子穿越到这儿了。”我心中不住的暗骂。

我扳起了自己的手指头盘算着:“我老婆小莉是1989年出生的,如果我命够硬话,再他坚持56年,我就可以见到她了……到那时,我岂不是……老天爷呀!!没天理呀!!”

此时,我们已经向东南方向行进了大约四、五十公里的路程。

我从坦克车的观察口,隐约看到外面似乎有许多树木。坦克车好象是驶入了一片树林,天也更加的阴暗,不欲停歇的风雪,不时会从坦克车的观察口翻涌进来,打在脸上湿湿凉凉的。

“我们还要走多久?”我忍不住又问雪人。

“穿过这‘黑木森林’,马上就到。”

“哦!”我心中疑惑:“真有黑木吗?我看这树木也不怎么黑嘛!”

“我们的目的地是哪里?”

“长白山南麓!”雪人答道,“我们马上就要穿越这片‘黑木森林’了,有些事我必须向你交代一下……”

“什么事?”我不解的问雪人道。

“你能看出来我是干什么的吗?”雪人不答反问。

“看不出来……”我回答道,“不过……你身上有很多我不能理解的地方……”

“哦?”雪人好象很感兴趣别人对它的评价:“你说说看,我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地方?”

“你?你怎么会说日本话?你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你又怎么会开日本鬼子的坦克车?你到底是什么人的?是特工吗?”

我不加思索的一股脑儿的,说出了自己心中众多的疑问。在我认为,这雪人已然超越了“冰山雪人”应有的智商范围。

“哈哈……这正是我想要向你交代的事……”雪人顿了顿,接着道:“我们是一个抗日组织,在我们那里人人都是杀鬼子的好手,个个都是有血性的中华好男儿……”

“你现在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和我一起到我们那里去,加入我们,共同为抗日大业出份力。二、你马上下车,自己逃命……不过,现在整个东三省都被日本鬼子侵占,到处都有鬼子的据点和卡哨……你自己好好想想。两条路,你自己选择,我决不会勉强你……”

我当即明白,在煤矿时雪人对那大个子说的那句:‘你和下面的人都说清楚了吗?’那大个子对那些劳工说的,肯定和雪人现在对我说的一般无二。

“我加入你们!”我斩钉截铁道。其实,我别无选择,就像雪人所说的,现在整个东三省都被日本鬼子侵占,到处都有鬼子的据点和卡哨。我如果自己逃生,最终结果不是被抓去当劳工,就是被日本兵杀死。我现在需要先保住性命,以后的事只能走一步是一步,如果能找到回家的方法,那就再好不过了。

“哈哈……太好了!”雪人显得十分高兴:“你小子……在‘万人坑’时我看你这小子就特别顺眼,所以踢在你身上的那十几脚,我不过才用了五层力……”

五层力?如果这雪人用上全力,我怕连六脚都受不住,更别说十六脚了,听了这话,我真为自己之前捏把冷汗。

“不过……”雪人接着道:“你的战斗力太差,连一个日本人的下等兵都不如……”

“下等兵?”在我所看过的电影、电视剧中,所知道的抗日故事中,从未听说过日本兵还有等级一说,“什么是下等兵?”

雪人一边小心翼翼开着坦克,一边道:“日本兵共分五个级别:一、下等兵,一般只负责监管劳工、苦力,他们一般年龄偏大,战斗能力极差,装备也十分劣质。我们进入的那个煤矿里的日本兵,就是些下等兵……”

雪人说着一指我手里的步枪:“这把步枪是我们‘东三省兵工厂’制造的,与日军的装备比起来要差上好多,只有这些下等兵才会用这些劣质武器……”

[“东三省兵工厂”也就是沈阳兵工厂。1931年9月19日上午8时,日军几乎未受到抵抗便将沈阳全城占领。东北军撤向锦州。全国最大的沈阳兵工厂和制炮厂连同9.5万余支步枪,2500挺机关枪,650余门大炮,2300余门迫击炮,260余架飞机,以及大批弹药、器械、物资等,全部落入日军之手。据统计,仅9月18日一夜之间,沈阳损失即达18亿元之多。]

“你手里的这杆步枪……是不是根本就无法击中目标?”

“不错,你怎么知道的?”

“哈哈……这杆枪还未经过枪械技师调校,准星偏差极大,当你瞄准目标时却无法击中,每每打偏。”

“在‘东三省兵工厂’被日本人占领时,兵工厂库存有数万支步枪,但这些步枪均未经枪械技师调校,准确度偏差极大。日军此时急需装备,就把这些未经校准的步枪,分发给了这些下等士兵……”

“怪不得我总打不中,原来是这样啊!”我现在才恍然大悟,并非我枪法烂,而是手里的枪太烂。

“那鬼子就没有枪械技师把枪调校一下吗?”我不解的问。

“哼,这种下等兵只配监管劳工、苦力,是日军军队中最低等的兵种,如果是在大战期间,他们的死活都很少有人过问,更别说他们手里的家伙了。”

我真没想到,日军军队中竟还存在兵种歧视。

“你的那杆枪怎么能打中?”我又不解的问雪人道。在万人坑时我并没见雪人带有枪支,它的那杆枪一定是从那些日本兵手里夺来的,既然我手里的枪射不中目标,它的又如何能够射中?

“哈哈……我这把枪和你的一样……要不然,我早被他们打死了。”雪人接着道:“我先前在兵工厂做过工,知道这些枪的弊病……你只要三点一线对准目标,然后,枪口平行向左移动半寸,定能击中……”

我在追踪雪人来到隔离带时,听到的那两声枪响,就是煤矿中的日本兵射向雪人的。就因为枪上的准星有偏差,那些日本兵在十几米远的地方,连射两枪竟都没射中雪人,他们反而被雪人用飞刀射杀了好几个。最后,把那些鬼子们气结的只好丢了手里的枪,拔刀与雪人短兵肉搏。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