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周边大国借五国联防协定 迫宫北京退让!

雷达王 收藏 1 1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五国联防要包括南海?徒增复杂性


中评社北京6月12日电:据媒体报道,6月1日,新加坡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在第7届五国联防国防部长会议期间称五国联防(FPDA)会视情况而决定要否包括南海,并对协防马来西亚应付南沙武装冲突问题采取模糊立场。6月2日,美国国防部长盖茨在菲律宾称:“美国对南沙群岛问题并没有立场”,“我们一直都希望所有有关方面可明确地,和平地解决问题。”


最近,由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要求在1999年5月之前批准公约的各缔约国需在2009年5月前提交领海基线声明,东南亚有关争端国家纷纷向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提出划界案,由此引发了南海问题的一个新高潮。


在此期间,有关南海问题的各个方面走马灯似的几乎都出来表演了一番,从单独提交划界案到联合提交划界案,从称中国为盟友到要利用美国抵抗中国“侵略”,从要用军舰“驱逐”中国渔政船只到声称南海不会发生冲突,从加强海上军备建设到部分政客声称应和平解决争端,等等,不一而足,喧闹一番而后归于沉寂。


不期突然冒出一五国联防协定,而且要视情况而决定要否包括南海,并对协防马来西亚应付南沙武装冲突问题采取模糊立场,五国联防协议何方神圣?


五国联防协议是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马来西亚、新加坡五国在1971年签订的一项多边协定,内容主要是当马来西亚或新加坡遭到攻击时,协议国采取的反应和援助。


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冷战方酣,作为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原宗主国的英国势力江河日下,难以承担《英马防务协议》带来的责任,有意退出东南亚地区;而美国也抛出“关岛主义”,在东亚尤其是东南亚进行重大战略调整,美国承担条约义务但鼓励亚洲盟友自己承担国内安全和军事防务的责任,美国避免卷入越南式的战争。美英的战略调整使原来在安全上依赖美英的马来西亚、新加坡感到恐慌,在此情况下,《五国联防协议》应运而生。


五国联防协定是冷战的产物,如果说该协定签订成立之初由于两极格局与集团政治,小国为保护自身安全而投身大国怀抱,五国联防协议有其存在的基础,那么,在今天,国际体系摆脱了冷战格局的桎梏,各国集中精力发展经济,南海地区并未面临外部安全威胁,包括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在内的东南亚国家也不可能遭到攻击,如此,五国联防协议失去了存在的理由,其影响日渐下降。


但据媒体分析,“9•11”事件以后,五国联防增加了反恐的内容,是老树发新芽,2004年五国举行海上演习,首次将反恐内容列入其中,媒体分析马来西亚、新加坡是以借五国联防协议反恐应对美国对东南亚特别的麻六甲海峡的渗透,这使五国联防重新焕发“生机”。


那么,此次新加坡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在第7届五国联防国防部长会议期间有关五国联防视情况决定要否包括南海的言论是否仍然是五国联防协议老树继续发新芽?


新加坡作为非争端国,一向在南海问题上比较活跃,其在南海的主要利益是维护其在南海海域的“航行权”不受损害,新加坡副总理兼国防部长此次有关南海问题的发言一方面应是维护其在南海的“航行权”,但显然是小题大作,南海航道的自由航行早已得到有关国家的保证;另一方面是扩大自身的地区影响力和提升五国联防协定在南海地区安全中的重要性。


南海问题涉及五国六方,极其复杂,解决领土领海争端的最基本的处理方式是有关各方通过和平协商找寻应对之道,而不是将争端归于某个军事政治集团的任务,恐怖主义的人类社会的天敌,五国联防将打击恐怖主义列为自身任务,有其合理性,但若将南海争端纳入其中,不但无法为南海争端找到解决之道,反而徒增其复杂性,因此,南海争端无法成为五国联防的“新芽”。


五国联防协议至少应学习此次盖茨在菲律宾的表态,即“美国对南沙群岛问题并没有立场”,“我们一直都希望所有有关方面可明确地,和平地解决问题”,而不是视情况而决定要否包括南海,更不应对协防马来西亚应付南沙武装冲突问题采取模糊立场,这与地区和平、稳定的基调不符。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