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是历史 第一卷 遗迹 16 织女星 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7.html


仅仅是图像,一个全息图像的光球爆炸了,织女星的遗迹再次展示了高超的科技,当众人从死亡的无措中惊醒后才想起,这个光球仅仅是个图像而不是能量球,光球爆炸前周围没有一点温度的提高。

光球爆炸后,这里再一次再一次陷入黑暗之中,郑远翼拿出一个强光射灯,照亮了广场的中心。

奥莉薇亚推开压在她身上的任航,轻轻说:“谢谢。”遂即小跑到白如墨身边,轻轻的啜泣着。

任航坐在地上,任航很不理解自己的行为,我为什么想要用生命保护她?看着奥莉薇亚在啜泣,任航偶尔能听见奥莉薇亚说:“我再也不犯傻了,当死亡降临的瞬间,我真的舍不得你。”看着白如墨和奥莉薇亚这对爱侣,任航心里酸酸 的,他无助的看看郑远翼。

那些逃开的人唏嘘着围拢过来,不断感叹着遗迹的高科技来掩饰他们自己在生死一刻,没有经过大脑的逃跑行为,诚然他们也是政府身经百战的战士,诚然他们为了那守卫的一切愿意牺牲一切,可是在电光火石的瞬间,他们怕了。

任航坐在地上,他的面前,那光球爆炸的地方,出现了两个新的小球,只不过它们并没有发光。“快来看,全息图像还在播放!”

郑远翼将射灯照向任航,任航不得不赶快站到郑远翼身边,那强光绕的他眼里一片白。

光球爆炸后留下两个新的小球,两个小球如果有分别的话只是一个颜色深些,一个颜色浅些。两个小球好像被某种力量控制着,两个小球挣扎着,它们之间的距离忽而靠近些,忽而拉开些,好像两个在拔河的大力士想要把对方拉过来一样,可是那两个大力士又被别的什么力量拉向各自的方向。

众人看的莫名其妙,谁也不理解织女星人在这播放这样一段全息视频的意义,众人看的无聊,酒鬼阴气十足的说:“织女星人的短片还真是有趣,马长官,想必你是乐在其中吧。”

白如墨狠狠地看了一眼酒鬼,酒鬼衣服满不在乎的表情回敬了白如墨。

两个小球的战斗还在继续着,小球好像已经精疲力竭了,它们之间的距离也拉越远,像是牛郎和织女一样,无论他们如何努力,还是被各路念着金科玉律的神仙无情的拉开了,瞬间两个小球极快的向两个方向飞去。

众人看的目瞪口呆,织女星人想要干什么?过了一会,那星光再次闪耀在这一层广场之上,升降通道也再次的显现出来,升降梯的大门打开了。

郑远翼当先的走进了升降梯,升降梯的运动噪音越来越大了,马途分析说这是好现象,很可能是越上层的通道损坏越严重,至少噪音强度是增加的,我们的方向也应该是一定的。

忽然,伴随着一声刺耳的摩擦声,众人向门口的方向倒去,升降梯不再是垂直上升了,而是开始了水平的运动,倒在地上的酒鬼还不忘嘲讽马途一番:“马长官,您这一说咱们就换了航线。”

升降梯的大门再次打开,升降梯外一片漆黑,郑远翼取代了总是走在最前的白如墨,首先跨出大门,任航紧随其后。出门前任航回头看看队伍最后,依偎在一起的白如墨和奥莉薇亚。奥莉薇亚和任航的四目相接,奥莉薇亚在白如墨的怀里感激的对任航微笑。

当郑远翼走进黑暗的时候,那熟悉的感应灯光笼罩了走出大门的每一个人,众人不仅小小的欢呼一声。光明给这群无助的人带来了一阵安详,这种感觉就像是在独睡的第一夜,抹着眼泪钻到了父母的被窝间,也许此时父母会默契的苦笑相望,无奈的接受你的插足,不过挂着恐惧泪水的你很快就甜美的睡着了。

众人都走出升降梯后,升降通道再次隐匿了起来,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的灯光,众人都只是安静的等待着织女星人的下一个节目。

任航一屁股坐在地上,打着哈欠骂道:“织女星人!你们都是神经病!你们留下的这个破玩意也是神经病!”

任航的咒骂刚刚落音,感应灯光就从众人头顶消失了,黑暗中,任航感觉到背后的毛孔直发凉,黑暗中几道怨恨的眼光看着他。“不是吧,这破遗迹还真有织女星的活人在?开个玩笑就关灯?”

众人纷纷拿出携带的强光射灯,可是灯光被周围的黑暗无情的吞噬干净了。

马途说道:“别紧张,自从东方旭总长在两百多年前发现这里的遗迹,两百年间未曾发现地外智慧生命。”

“长官,那会不会是最近有织女星人来了?几天前不是在织女星发出强烈信号吗?”白如墨不安的问道。

“织女星人到这的可能性很小,现在人类所使用的所有空间技术几乎都是对这里的反研究,我们所使用的星球防御系统也是织女星人所使用的,如果这套系统不能防御和发现织女星人的飞船,那么这套系统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白如墨说:“话是这样说,可是织女星人的情况我们有了解多少呢?”

“至少在这里的,织女星人原装的防御系统没有发现入侵者。”

任航接口道:“那么攻击我和远翼的那个怪胎怎么解释?那个家伙显然不是你们的人。”

马途质问道:“你觉得那个家伙是人类吗?”

“呃……”任航看看郑远翼想了想,“应该是吧。”

马途摇摇头说:“你嘴里的怪胎是织女星基地的一个事故。是至今为止基地最大的一个丑闻。”

“是什么事故?”任航追问道。

马途有些生气的说:“有些事情你没必要知道,你只要知道那个人来自地球就足够了。”

酒鬼接口说:“马途,你能确定没有织女星人入侵吗?你能了解两百年来织女星人的科技进展吗?你怎么解释这个该死的任航骂完,这就关灯了呢?”

马途对酒鬼冷冷的说:“我不能解释,我不了解,所以我到这来了。”

“你想知道,那你干什么要拉我下水?你怎么知道我也想来?”

任航嘻嘻的说:“酒鬼,你说晚了。”

“我X你妈!”酒鬼的拳头挥向了任航声音的位置。

黑暗中,郑远翼一把攥住了酒鬼挥向任航的拳头,“你敢动他一下,我立马要了你的命。”

以卓越的格斗能力跻身进第七组的酒鬼吃惊的发现自己像是一个小鸡崽一样的被郑远翼攥着,他还欲要还击,可是那被郑远翼攥住的手连同手臂一起传出喀吱快要断裂的声音。

郑远翼放开了酒鬼,“我不想把你怎么样,我只是要你知道,我兄弟你是动不得的。”

酒鬼那里吃过这样的亏,从小到大,只有他才能站着对倒在地上的弱者说话。从未有过的失败感觉,死亡都不曾带来震撼。其实多年习武的他心底也知道自己不是郑远翼的对手,可他还是不顾一切的扑向郑远翼。

几道聚光灯照亮了中心,照亮了冰冷的郑远翼,照亮了笑嘻嘻的任航,照亮了呲牙咧嘴的酒鬼。


阿什顿

聚光灯的灯光渐渐分成两股,聚光灯下,在刚才那一层出现的两个小球中分别出现在两个光圈内,出现在众人面前。小球也伴随着渐渐分开的光束渐渐的远离着,在小球像鸽子方向移动的过程中,在两边小球也同时的复制着,两边的数量始终保持一致。

最后,两束灯光好像已经移动到了广场的尽头,此时的光束下已经是两个无数小球组成的巨大物体,看起来很像银河。

当广场的长度已经不能容纳分飞的两个物体的时候,聚光灯的光束消失了,在人群中的地面上亮起了一个方形的光晕,光晕下的地板上高着,地板升高到郑远翼的腰部,成为一个控制台。

众人围拢过来,马途用力的咽下一口口水,酒鬼擦拭着额头的冷汗,白如墨从奥莉薇亚的拥抱中挣脱出来,任航挠着后颈。

控制台一样的平面上渐渐显示出符号来,很明显这是一个选择操作界面,最上的几行是一堆符号,下面有两个选择。

任航继续挠着他瘙痒的后颈说:“马老头,你们研究过织女星文字吗?”

“对织女星文字的研究早在东方旭总长时期就展开了……”

“那快给我们翻译一下啊!”

“研究是开展了,可是结果还没有,迄今为止,我们没有破译一个织女星符号确实意思。”

“长官,那这里的符号有没有你熟悉的?尤其选项中的符号,二选一应该是是非选项,你能凭经验判断出那个是是,哪个是否吗?”

马途说:“织女星文字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其语言结构和单独符号功能至今未明都不能破译,为什么?两百年呢!两百年间,我们对织女星的文字研究结果总是在不断的建立和推翻中,同一个符号,在东方旭总长期间是一个意思,可是到了毛泽庶总长期间,那原本被‘破译的意思’就在新的发现的文献中完全矛盾,甚至符号的‘意思’在几天内就会有几种相互矛盾的结果。”

白如墨说:“长官的你的意思是,这两种选项所带别的是或者非,要看在什么情况下了?”

马途点点头指着一个选项说:“这个,在某个文献中是带别肯定的,可是又在一些文献中是否定的意思,那个符号也是这样。”

任航皱着眉头说:“他们的文字系统这么混乱吗?怪不得都是神经病呢!”道道不友好的目光射向了任航。

马途笑笑说:“如果一个文明最基础的文字系统都是混乱的,那么这个文明还能有什么辉煌吗?”

白如墨点点头也说道:“这应该是经过密码编码的符号,而在不同的文献中使用着不同的密码编码,也就是说符号a在无编码时代表a,可是如果对它进行编码,a可以带别任何编码赋予它的意义。”

“不错,对于一种陌生文明的陌生文字的破译研究本就十分困难,再加上无数误导我们的密码编码,要想找到文字的本意,根本不可能。”

“长官,那我们……”

“瞎蒙吧!”任航话音刚落,手指已经点上了左边的的选项,“男左女右……”

这冒失的行为激怒了众人,酒鬼待要发作,可看看怒视他的郑远翼,此时已经冷静了的他克制了自己的冲动行为。

屏幕上转而出现了其他的符号,欢呼。

屏幕上出现了熟悉的符号,汉语,English,(几种语言 铁血判定为非法字符,无法上传)……还有画不出来的楔形文字,象形文字,甲骨文和其他文字……

任航想也不想就去点了汉语,现在人类的官方语言。

“欢迎先驱者归来,请选择你需要的操作。1 继续播放本层需身份验证记录,请输入您的信息确认身份;2 结束本层的播放;”

控制台的侧面出现了一个手掌大小的东西,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马途说:“这里需要确认织女星人身份吗?”

酒鬼立马抱住了任航,“你小子别做不经过大脑的事,你是地球人,你把手放上去,你死不要紧,可是万一牵连大家呢?”

郑远翼看看酒鬼也没说什么,酒鬼很不自然的松了松抱紧任航的手,让任航舒服一点。

白如墨说:“长官,现在怎么办?”

马途说:“值得我们冒险一试吗?”17k。com首发

酒鬼急忙说道:“别,这并不是唯一的选择,马老头,你想清楚,继续往下走还有揭开谜底的希望,死在这你死也是个糊涂鬼。”

郑远翼不等马途决定,就选择了 “结束本层的播放”。这个操作台失去了光亮,慢慢沉入地下,消失在地板上。头顶的感应灯光再次亮起后,升降梯的大门也再次的敞开了。

当升降梯大门再次打开后,众人习惯性的在广场中央等候着织女星人的电影,这次又会是什么呢?织女星的秘密会这样一层层的剥开吗?

亲爱的各位读者,对不起了,最近装修搞得焦头烂额,不能每天更新,更新也只有一点点,织女星的这几章在以后会合成一章,只是在装修期间只能这样小段小段的写,小段小段的更新了。

请见谅!

当升降梯大门再次打开后,众人习惯性的站在广场中央等候着织女星人的电影。

黑暗中一道聚光灯投下,电影开场了,众人激动地看着,出现在聚光灯下的是之前看到的巨大物体中的一个,另一个可能已经飞去了遥远的地方。而织女星人讲述的东西是这一个。

无数小球继续着疯狂的复制,而织女星人表现这一场景的方式也很特别,人们清楚地看到小球在不断复制,小球所组成的物体几何倍数的增大,而显示出的全息图像并没有明显的增大,就好像电影镜头拉远一样。

复制在不断的继续着,任航打破了宁静,“织女星人就是想给我们看这样的东西?像病毒一样不断地复制?既然这是他们的资料除了视频是不是应该有些解说?这样的东西谁看得明白?”

马途说:“你怎么知道没有解说呢?只是织女星人的声音超出了人类耳朵所能接受的频率。我们曾经发现过一些类似人类助听器的小东西,那些东西显示出织女星人所能接受的声音频率接近次音。”

任航有所顿悟的说:“那不是和狗差不多了,那种狗哨不就是人类听不见吗?”

马途说:“那是两个概念,不过你这样理解也可以。只是有一些疑点至今我们也没弄明白,织女星人的助听器其实是将次音转化为接近人类声音频率的声波,也就是说织女星人的助听器是给人类用来收听次音的。”

白如墨皱眉说:“织女星人专门为我们地球人设计了接听工具吗?”

马途说:“织女星人的助听器究竟是给我们地球人设计的还是织女星人自己使用的现在还说不清楚。不过就现在我们所知,织女星人用不上这种助听器。”

任航说:“马老头,你有没有带一个啊?”

马途骂道:“屁话,那种绝密的东西我能随便带在身上吗?”

任航嘿嘿一笑没有在意马途,他发现郑远翼始终都没有说话,一个人安静的闭着眼睛,他对郑远翼说:“远翼,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打瞌睡,不过也是织女星人的电影实在是太无聊了,就这么一个情节,根本没点高潮部分。”

郑远翼摇摇头,没有回答任航,继续扎起耳朵打着瞌睡。

任航的乌鸦嘴又一次神奇了,他刚刚抱怨没有高潮,那个不断复制的物体就不堪质量太大,内部无法承受着强大的压力发生了爆炸,众人都被笼罩在爆炸的强光中,不能睁开眼睛,有了之前的爆炸经验,大家都知道这仅仅是全息图像。而这样的强光始终持续着,大家都不禁用手护住了眼睛,预防强光伤害眼睛。强光透过手掌,透过眼皮,还是在让每个紧闭双眼的人看到了血肉的红色,惴惴不安的情绪,像蛛丝一样,轻轻地可是粘粘地纠缠着每个人的心。

强光的风暴过后,众人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的时候,无数的发光星云弥漫在空气之中,星云之间由于引力的关系,逐渐开始了明显的集合,无数朵星云之花开放了,无数片带着能量的星云气体不断地压缩着,最终由于内部压力过大,星云变成了内部在燃烧的恒星。

最早诞生的恒星开始变暗,最终爆炸了,爆炸后的尘埃和其他东西又在一次的聚集在了一起组成了行星。

数十亿年的造星运动被织女星人的编排在短短的十几分钟里就完成了。此时他们仿佛是置身在宇宙之间,本应巨大的恒星不过也是一个闪光的小点,无数恒星和无数恒星的卫星所组成的系统散布在黑色广场布景下。时不时还会有星星间的“交通事故”,无数的行星,小行星飞来飞去,撞击着,碰撞着,又组成了新的星球,新的光点。

众人好像喝醉酒一般,整个身心都陶醉在这美妙的场景中。图像闪了闪,结束了。众人才如梦初醒般思考起织女星人播放的视频是什么意思。

还不等他们喘一口气,全息图像再次亮起,还是无数的恒星系统组成的宇宙场景,只是此时的宇宙已经更加成熟了,能够轻易地分别出银河系,以及一些著名的河外星系,仙女座河外星系、猎犬座河外星系、大麦哲伦星系、小麦哲伦星系、室女座河外星系……那些美丽的星系或是椭圆星系、旋涡星系亦或是棒旋星系,还有很多美丽的不规则星系。

此时中央的镜头在飞快的拉进,无数恒星行星向众人身后飞逝而去,终于镜头停在了一个恒星系统上,镜头凝固住了,众人看着这个恒星系统,激动地喘着气,心跳得如同有人插着一面响鼓,马途尖叫道:“这是太阳系!”

马途疯狂的在太阳系里寻找着,嘴里不断地说着:“基地呢,我们的织女星呢?这里怎么没有?”

对于拯救者基地在星图上的位置,马途已经了然于胸,白如墨等人也是知道拯救者基地的位置,可是他们得到的答案是,这颗织女星并不在太阳系中。

马途说:“这应该是织女星人绘制星图,可除了我们所在的这颗星球外,其他行星和星体都准确无误。”

白如墨也点点头说:“是的,可问题是这个星图的绘制时间,像这样的小行星诞生至少也需要百万年时间,也许这还是太阳系之初的样子。”

任航接口道:“你们何必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呢?我倒是很想知道刚才的爆炸和强光是什么意思?难道就是那传说中的宇宙大爆炸?”

谁也没有回答任航的问题,但是每个人都相信刚才全息视频的爆炸正式这个宇宙的创始之际。

马途说:“这个谁也说不清楚,你还记得我们在前一层看到两个分别由不同小球复制出的宇宙之初吗?如果我们看到的宇宙诞生是事实的话,那么另外一个宇宙之初发生了什么?这点我们根本无法解释啊。”

白如墨悠悠的说道:“反物质……”

马途颤抖着说:“织女星人已经揭开了宇宙的秘密了吗?”

“我明白了。”任航突然叫起来,“我明白了,这里是织女星的太阳系基地,刚才的汉字提示中提到,先驱者。”

“先驱者……”

任航兴奋地继续说道:“是先驱者,这座遗迹确实是织女星人所建造的,那么这颗在太阳系之初不存在的行星呢?会不会也是织女星人的产物呢?”

白如墨说:“你是说织女星人可以人造星球了?”

“我可没这样说,不一定要建造,也可以像开车一样开过来一颗星球啊。”

马途哈哈笑了起来,“任航,你太异想天开了,你知道在一个星系内所有的力都是平衡的,宇宙内,所有的星系系统间也是要有这种平衡存在。就像是无数个相互吸引的磁铁一样,星系中大大小小千亿个星体保持着一个微妙的平衡,不管是建造一个还是移动来一个星球,要想在新的星系系统中保持平衡时绝对不可能的,这就意味着要重新建造一个平衡系统,你要照顾到系统内的每一个磁铁!即使神也不能在创世之后随意的修改!”

任航撇撇嘴巴说:“这些高深的专业术语我说不过你,不过织女星人在这里意图很明显了,咱们且不说这颗星球是怎么冒出来的,那个先驱者是什么呢?是织女星人派来太阳系的先驱者,是他们来太阳系要做些什么事情的先锋。”

对于任航的这点猜想,大家没有什么异议,任航继续说道:“而这座织女星遗迹里所展示的图像,是为织女星人所准备的,我猜想织女星人来到太阳系已经很多年了,可能在地球已经延续了很多代,这里的资料是给新生织女星人学习所用的。”

任航顿顿了,将一口口水咽下干渴的喉咙,“等等,我们看到内容是不需要织女星人身份验证的,也许这些内容是为人类准备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