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冬天的记忆

中国灭日党 收藏 13 511
导读:冬天的记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冬天的记忆



人一到了夏天,势必会想起冬天的好处。那银白的世界,晶莹的窗花,房檐上的冰沱子,带哨的白毛风和天晴后打雪仗的孩子们。记忆最深的还是窗花,每天早起每快玻璃上都是一个不同的风景。有山有水有树,也有好多大白菜。那是画家们做不出来的,每天一个样。但南方的冬天且不一样,看不到窗花,那是另外一种景致。记得前些年我在四川的土桥镇住了一个冬天,穿一身秋衣就够了。那儿的冬天有点儿象北方的深秋,又象是北方的初春。北方的深秋有落叶,初春有冰裂以及春回大地时心中的喜悦,那儿且没有。田里照样是郁郁葱葱的,绿的可爱。所谓冬天只是雾气大了些,能见度太低,5米远便什么也看不见了,很少见到日头。天不亮果农们便担着鲜红的橘子上市了。从浓重的雾蔼中可以听见讨价还价的声音,象是在吵,走近一看脸上还带着笑容。我想,大概是山里人说话声音大的缘故罢。到了晚上,小镇上会显得异常热闹。我住在沿街的2楼上,可看见满街的灯光。那儿的电压低,灯光也就很暗淡了,忽闪忽闪的,跟小镇蒙上一层神秘的色彩。我仿佛到了一个远古的梦幻世界。楼下有茶馆,有饭铺,坐在屋里可清楚地看见他们在摆龙门阵。话语是温柔亲切的,不象早上那样大的声音。他们戴着毡帽坐在竹椅上,一壶茶可以聊上半夜。天南海北,从中央到地方从古到今的聊,一幅蜀人的悠闲画!但毕竟是冬天,感觉到冷的时候,就推开窗户朝楼下喊一声,"抄手一碗~~~,楼下跑堂的也大声跟着重复了一声。不一会儿,川妹子便端着热气腾腾一大碗抄手送了上来。没有话语,站在我面前只是一笑,等我把钱放在她的托盘上时,抬眼又是一笑,下楼去了。我想,不光是抄手驱寒,笑容更温暖。多少年了,姑娘那温暖的笑容依然萦绕在我的脑海里。

北京的冬天是温暖而冰冷的。那年我在西三旗住了一个冬天,是在靠近铁路边的村子里住着。那地方离国际乒乓球交流会馆不远。那时的西三旗有些空旷,不象现在这般繁华。说冰冷,是当清晨你一觉醒来忽然看见外面成了一个银白的世界,湖面上不见了溜冰的人群.孩子们戴着红领巾在315路站牌前等车,寒风中相互用肩膀抗着玩。大人穿着棉大衣,但脚上且穿着片儿鞋,两脚不停地跺着地上的雪。人们嘴里呼出的热气清晰可见,个个吞云吐舞的。当车开来的时候,人们呼啦一下便挤了上去。车上有好多坐位空着但且没人坐,人们宁愿站着也不愿去暖那个冰冷的坐椅。说温暖,是室外寒风凛厉飘着雪花儿的时候,你在屋里的大铁炉旁一边喝茶一边和朋友聊天。炉上的大铁壶兹兹的冒着热气,你的思想会开销差,思绪随着大铁壶漫不经心的轻微的哨声飘的很远。思想猛然回来,你会忘了你说到那儿了,也不知道朋友们这会儿在说什么,于是便礼貌地跟着说上两句。冬夜闲聊,多半会把灯关了,炉膛的红光射向屋顶,整个屋子便映的通红。那景象着实是一种享受,能令你想起美好的童年。看着外面银白的世界,听着朋友们海阔天空的吹,你更能体会到自己是在温暖与幸福之中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