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躲在客车下避雨睡觉被辗死

带兵之将 收藏 0 1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当时我正启动车子准备掉头,只听后轮‘扑通’一声,我还以为是碾过了一块石头,没想到竟然是一个人的头。”每当想起3天前发生的一幕,刘伟仍然难掩沮丧的心情。


8日晚,一名40岁上下的吉林男子躲到他的旅游车下避雨、睡觉。9日清晨,该男子不幸被刚刚启动的汽车碾碎了脑袋并当场死亡。


目前,警方正抓紧时间展开调查。死者家属透露,“他没有精神病,本来再过几天就要去山东找妻子和儿子”。刘伟本人也很“上火”,车辆和驾驶证被扣留后,目前他已无法上班,每天在家一边等待处理结果,一边痛苦地走出心理阴影。


车轮碾过死者头部


尽管事故已经过去了3天时间,但当记者昨日中午赶到现场时,位于马栏北街某小区附近的路边,还是能清晰地见到一长串血迹,以及一个被交警部门划定的事故现场的白色粉笔线。据住在附近的邻居们介绍,死者已经被民政部门的车辆拉走,将其碾死的蓝色旅游客车已移送至沙河口区交警队接受调查。


得知记者调查此事,不少小区居民围了过来,向记者描述了当时的一幕。


“太惨了,脑袋都轧碎了。”在事故现场路对面经营沙石、建材的杨立新说,该路段是一个夜间停车场,晚上经常停着大客车。8日晚下雨,该男子便睡到客车下面了,头下枕着自己的一双鞋。而早晨司机启动车子,该男子还没睡醒,等司机发现时已经晚了……


“肠子都流出来了,衣服都被撕碎了,还有一半挂在客车底盘上,实在是惨不忍睹。”小区物业工人告诉记者,从死者的衣装上判断,“可能是个流浪汉”。


做梦都没想到车下睡着个人


记者了解到,肇事车辆是开发区一家企业的上下班班车。昨日中午,45岁的驾驶员刘伟一脸沮丧站在事故现场不远处,三天以来,他“每天都睡不着觉,一闭上眼睛就浮现出当时的场面”。


刘伟称,他家就住在附近,所以每晚都将车停在路边,“每个月要交200元停车费,同时这里也作为每天单位发班车的地点”。


9日清晨6时30分出门后,他先将车发动预热,此事陆续有4名单位同事上车。利用这五六分钟的时间,刘伟下车检查油箱是否漏油,轮胎气压是否正常,这个习惯,刘伟保持了20年。以前,刘伟的同事曾丢失过后轮内侧轮胎,因此他甚至还下意识地看了看后轮内侧轮胎是否正常,“我做梦都没想到车底下会睡着个人”。


“现在的大巴车出于舒适、安全考虑,底盘越来越低,一般都只有二三十厘米高,加上头一天晚上下了一夜的雨,光线比较暗,我没有看到车底下有人。”


10分钟后,刘伟关上了车门,踩下了油门,上吨重的大巴车向前行驶了10米。


“刚起步便听见后轮发出了‘扑通’一声,我还以为是碾过了一块石头。”车辆掉头后,刘伟下意识地回望驶过的路,“看看轧到了什么,会不会影响车辆”,令他没想到的是,他看见一个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个人怎么了?”刘伟不由自主地问了一句,旁边路过的行人的回答令他顿时慌了神,“那人是从你车底下出来的。”


轧到人了?刘伟立即下车到跟前查看,果然,一名男子脑浆飞溅,已经没有了呼吸。刘伟赶紧拨打了110报警电话,并保护现场。不久后,民警、120急救车都赶到了现场,但已无法挽回逝去的生命。


“我开车20年了,虽然有过小刮碰,但是从来没有伤过人。”刘伟告诉记者,直到现在他有时都不敢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如果我看见车底下有人,别说是个人,就算是个猫狗什么的,我都一定会给赶出来,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个生命啊。”


死者此前在另一轿车下睡觉


在记者调查中得知,那个人曾在另一辆轿车下睡觉,后来被停车场看车人发现并赶走,结果又躺到了大巴车下面。


“其实在头一天(8日)晚上,他就来了。”杨立新虽然不认识死者,但是对于附近地区第一次出现的人,这个经商多年的人还是记得很清楚,“以前没见过,也没来过这一带。”


8日晚9时许,停车场看车人就发现该男子躺在了一辆轿车的车底下,“我把他叫起来,告诉他不能在这里睡觉,他说了一些话,含含糊糊,听不太清楚,然后就走了。”看车人以为该男子精神有问题,便不再理他。


“当天早上5点多,我下楼遛狗,走过大巴车时,我的小狗就往车底下钻,被我唤了出来;后来我遛狗回来再次经过大巴车时,小狗又钻了进去,我又把狗叫出来。”一名附近居民在接受调查时说,“事后想想,原来那下面有个人。”


“现在我越想越觉得窝囊。其实这一切本都不会发生,如果我多看一眼,如果看车人、遛狗的人告诉我一声,如果那个人在我启动车辆时能听到声音醒来,如果.....。”苦思冥想了三天,但刘伟至今仍想不明白,当时车辆停在一处坡路上,雨水顺着坡势从车底流过,“谁能在这种潮湿、危险的地方呆着?”


家属认为死者精神正常


警方根据在事发现场找到的死者的手机,很快便联系到了死者远在吉林的家属。10日,死者的家属来到了大连,确认了死者确系是其家人,但由于死者的妻子和22岁的儿子现在远在山东,无法取得联系,顾家属当日返回吉林老家办理相关认领手续,并商量相应赔偿事宜。


据悉,在接受警方调查时,死者家属表示,死者本来准备在大连住几天之后就去山东与妻子和儿子会合,没想到却出了事。同时,死者家属还认为,死者的精神正常,不会一时想不开自杀寻短见。


对此,附近居民表达了各自的观点,杨立新认为死者可能当时喝醉了酒,“在他躺着的地方以南不到30米远,就有一个废弃的沙发放在屋檐下,既可以更舒适地睡觉,还可以避雨,他为什么不去睡沙发而选择了睡在车底下,不是喝醉了就是这里有问题。”杨立新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了指头。


目前,交警部门正在对事故展开调查,并分析认定事故责任,刘伟由于车辆和驾驶证被扣留,加上心理压力过大,被单位许可在家等待处理结果。


“我现在一闭上眼睛就想起当时的情景,一条生命就这么没了,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考虑给死者家属一定的安慰。”刘伟说着,不时吸口凉气,嘴角刚刚生了个大大的火泡,疼在嘴边,伤在心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