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鹅丛林浴血 第四卷 血火 第十章 杀将

君好去 收藏 21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8571.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3.html


当一半的的越南人火力点被打哑后,中国军队的重武器终于压制住了余下的敌人火力点,越南人再也无法阻止我军士兵的潮水般的攻势,很快攻坚战变成了巷战。侥幸没有被自己人干掉后,我闲着没事,又跟随兄弟们杀进村子里面,班长他们倒还在苦苦坚持,来的十二个人只剩下六个还能站着,但是班长、杨叶和华侨都只是受了点轻伤。

班长看到我,十分震惊地说道,“木天,你还活着?我们都以为你让越南人给堵在屋子里了。”

杨叶补充说道,“华侨从院子里出来,越南人进攻很猛,我们不得不边打边撤,他们疯了一样往你在的那个房子里冲锋,我们都以为你凶多吉少。”

我顾不得解释,径直问班长,“越南女俘虏在哪里?”

“什么女俘虏?”班长一头雾水反问道。

我一把抓住旁边想溜开的华侨,不说话,只是满脸杀气的看着他。

华侨装出一幅可怜的面孔说道,“我有罪,我有罪,是我没有看好,她跑了。”

“跑了?”我难以置信的问道,“她是狐狸精,能在你眼前土遁?是你私下放了她?还是你把她杀了?快说!”

看我脸色变得铁青,华侨有些害怕,低声说,“她真的是个狐狸精,看一眼已经迷住了你,她不走,你会失去理智。

班长虽然不明所以,却知道我要爆发,上来拉住我,让我不要鲁莽行事。我没来得及收拾华侨,就有通讯员跑过来说团长命令我和班长立刻过去,有紧急情况需要处理。我们跟着通讯兵一路小跑,在村子口看到团长,他和正在观察越军的四个机枪阵地,除了团长和几个军官,麻脸排长也在,还有四个士兵在背后警戒。麻脸排长看到我和班长,兴奋得脸上的麻子亮了起来,他毫不掩饰对我的仇视,眼睛里满是胜利和喜悦。如果不是顾忌我们体形相差太大,多半他立刻就会扑上来。

班长和我上前立正敬礼,报告团长我们的到来。团长好像耳朵有问题,没有理会我们,让我们站在那里足足有五分钟,他的指挥部的军官们则有些好奇的看着我,眼神里除了好奇还有些其他的东西,我感到有点不太对劲。

团长感叹了一番越军工事的坚固,总算注意到我们的存在,让班长报告穿插的行动过程,听完后,他简单的夸奖了一句,转头对着我说道,“你就是木天?”

我看着他有些花白的头发,大声回答,“是的,团长。”

团长没有再理会我,却对班长说道,“木天杀害越南俘虏,违反日内瓦公约,犯了战争罪行,也违反我军战前一再重申的纪律,你有什么看法?”

班长毫不迟疑地说道,“报告团长,木天战斗勇敢,不顾个人生死,冲锋在前,我们行动成功有他大半的功劳,他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侦察兵。”

“这么说,他违反纪律枪杀俘虏,也是可以的?”

“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团长,木天不是那种无缘无故枪杀越军俘虏的人。当时情况紧急,他的做法不过是想快些完成任务,减少我军伤亡。”

团长还是面无表情地说道,“喔,这么说他的动机好,就可以不遵守纪律,枪杀俘虏?还可以威胁上级军官?”他的话扣得很死,牢牢地抓住我的死门,非要做官样文章。别的都好说,威胁上级军官有些麻烦,捅出去会给我些麻烦。

班长说道,“报告团长,侦察班全体官兵都可以为木天作证,他是绝对清白的,战场形势紧急,压力大,有人理会错了也是正常的。”他话中有话,提醒团长虽然侦察班服从战场指挥,但是执行战场纪律的事情可需要考虑,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随意的来处理我们xx军的士兵,更不要提xx军的侦察兵了。

团长明显听懂了含义,沉吟思考起来,麻脸排长一旁忍不住怒吼道,“我亲眼看到他开枪打死越南俘虏,又威逼四个俘虏走进雷区送死,完全无视我军纪律。更可恨的是,他还举枪威胁我,你敢说我看错了他对着我脑袋的枪?”

团长摆手让麻子退下,对班长说,“谁对谁错很容易弄清,我们不用郎费口舌。来人,把越南俘虏都带上来。”

我和班长交换了一下眼神,他示意我不要轻举妄动。我们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

四个荷枪实弹的士兵,枪口对着我们。这些人早有预谋,刚刚打完越南人就等不及来收拾我了。

十几个越南俘虏被带上来,有几个看来是后抓到的,四个女兵中没有那个令我难忘的越南女兵,我希望她能活着跑出去。有几个俘虏认出我来,眼中喷火,满脸仇恨,看神情恨不得要扑上来咬我几口。我本来没想当选最受越南人欢迎的中国军人,有些挑衅的转过头正面迎视这些越南人。

团长对我大喝一声,“站好了,谁让你乱动?”

我转头冷冷地看他一眼,越南俘虏没有任何的捆绑,随意地站在那里,他却要和我讲究姿态?我什么地方得罪他了?即便是我真的枪杀几个越南人,又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麻子排长是个饭桶,他难道看不出来?我有些冒火。

有个向导可以说越南话,站在一旁当翻译,团长直接说道,“我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你们想要指控的人就在这里,现在是你们说话的时候,不要担心,尽管说。”

向导翻译完,团长眼巴巴的看着越南人,没人说话,向导再次翻译,还是没有越南人开口。团长左看右看,有些不解。突然一个身形瘦长四十多岁的越南人跨前一步,快速从腰间衣服下拔出一支手枪,一枪打在团长的脸上,空中血雾溺漫,团长的脑袋像是充了太多气的气球爆裂,他仰面倒下,现场所有人都惊呆了,没人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几个荷枪实弹的士兵似乎更在意防范我和班长,并没有小心真正的敌人。

如果越南人接着下手,肯定能击中第二个我军军官,但是他明显神经错乱,竟然转身寻找我这个小虾米。看到枪口对准我的脑袋,顾不得抗议他们对我的高看,我低头扑向越南人,子弹从我头顶射过,我们在地上滚成一团,我刚刚按住他,另一个越南人跳出来,手握匕首刺向我的后背。

我和地上的越南人在抢夺手枪,无处可躲,只能等待匕首的刺入,背后的肌肉已经感觉到匕首刀口的锋利。

怦怦,即将成功的越南人被一串子弹打倒,班长持枪对准其他跃跃欲试的越南俘虏。这时中国士兵们才清醒过来,也举枪对准越南人。看着这么多枪口,越南俘虏也老实下来,都高举起双手,重新露出一幅惊慌无辜的表情。

我抢下手枪,是中国制造的五四式,我用枪口顶上越南人的脑袋,他毫不畏惧的看着我,挑衅般的眼神让我开枪。我微微一笑,反手用枪托打在他的耳朵,他啊的一声昏倒,血从他耳朵流出来。我爬起来,手枪插在腰后。

指挥部的几个军官凑上来,他们看了看团长,他额头上一个鸽子蛋大小的伤口,后脑 缺了一大块,早已经没有了呼吸。军官们商量了几句,一个高个子三十多岁相貌堂堂的军官站出来说,“我是胡营长,团长不幸牺牲,现在有我代替指挥。为什么越南俘虏身上还会有枪?”他有些恼火的看看昏迷在地上的越南人。我倒不认为他会为死去的团长难受,军人喜欢战场,中低级军官面临很多的危险,但是危险也带来机会,活下来的人升迁速度要远远超过和平时期。

看押俘虏的一个士兵迟疑的回答说,“报告营长,看管俘虏的是黄排长的人,我们以为他们已经被搜查过,所以就带过来了。”

麻子排长连忙的辩解说,“我们排可是从三连一排那里接手的俘虏,他们没有搜查俘虏,我们怎么晓得?刺杀团长的事情可不该让我们来承担责任。”看他躲闪的神情,他似乎担心再跳出个越南人来刺杀他这个军官。

“为什么他们没有被绑起来?”

“他们总是要求上厕所,黄排长说可以松开他们的手,我们只要留心不让他们跑了就行!”

胡营长看了一眼麻子排长,鄙夷神情一现即隐,他知道此时追究责任不过是一笔无头帐。他转身看看还站在一旁的班长和我,微笑说道,“张班长,木天,随意。今天是侦察兵立了首功,我代表团里的兄弟们感谢你们。东北虎果然名不虚传,XX军还是我们的老大哥。”

班长连忙说道,“胡营长,过奖了,没有全团兄弟们的齐心拼命,我们一个侦察班怎么可能打败越南人?”

“好,有风格,有觉悟。张班长,一事不烦二主,麻烦你们侦察班来接手这些俘虏,我们部队都是新兵,还是你们处理让我放心。”胡营长满脸笑容地说道。

“胡营长,这不太合适吧?团长刚才好像很是不满意我们的管理办法,还要处罚我们。如何处理还是让别人执行,省得再有什么麻烦。”班长有些难为地说道。

“哪有的事情?完全是误会,团长没来得及夸奖你们,他对你们的勇敢赞不绝口。”胡营长瞪着眼睛撒谎自然流畅。他摆摆手说,“就这么决定了,我要进村,还有一堆的事情要处理。来人,搬走团长的遗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