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中华我的国

风雨万里 收藏 7 2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曾几何时,我对自己的祖国开始了真正的端详。辉煌、伟大、智慧、善良种种早已成为一种属性伴随她的成长。 作为黄皮肤的中国人,大体为之自豪。上下5000年,历数其灿烂如史诗,似戏剧。她的包容让她永生,她的忍让令其饱受磨难。




历史是不容某个自然人去凭喜好选择的,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有盛典有悲剧,无论黑与白都可以作为故事中的一页而永载史册。




那么我的祖国是一个什么样的母亲呢? 每个政体给出的解释是不同的,政治的选择性永远是无法避免的,但这也并不防碍我们拥有去了解它学习它的权利。




以我浅薄的历史知识,我很难准确定义中国,但我可以大胆的去描述一下我的国家:




大概在公元前很多年,几个原始部落出现了冲突,最后最强大的黄帝部落,炎帝部落通过对决决定了部落联盟首领的地位。 中国人也因为那场决斗被称呼为炎黄子孙。随着部落联盟的演化,中国这个松散的很难定义领土边界的文化符号过渡为首领世系土地分封的封建时代。诸侯开始出现,拥有绝对的土地控制权,政权。同时他们也都有义务去保护精神领袖----世袭的部落联盟首领,无论夏,商还是东西两周。烽火戏诸侯的悲剧告诉我们,在封建时代,精神领袖不能太嚣张了。




大概是春秋时代,诸子百家争鸣,很多学者和历史爱好者把它定义为中国思想最为绚丽的时代。最不受压制的时代。后来的秦帝国大一统以及汉朝开始的尊儒,我们无法正确的描述他是否是中国前途的最佳选择,因为假如没有大一统,中华文化圈内的各地是个什么状况,北方的草原民族与华夏之间会有怎样的恩怨也很难讲。




言归正传,到了战国时代,封建诸侯之间出现了兼并并且根据不同的水土演变成了真正意义的政权实体。战国7姐妹先后废除了奴隶制,劳动人民名义上得到了一些解放。大秦利用了地理的优越和西向开发,国力强盛。重农主义在针对六国的战争中起到了立杆见影的作用,从此中国也走向了自己独特的道路。




“受命於天,既寿永昌”,一方宝玉雕琢的玉玺把东北亚的两条大河及其流域中最优良的土地盖上帝国烙印。在下以为真正意义的中国从此开始,封建时代也就次结束。中国特色的集权主义成为了日出东方的强大国器。法家学派的严酷如同欠缺雕琢的石头,其尖刻另人窒息,其坚硬随着他的夸张而一同走向反面,成为了一起被修正的标的。




楚虽三户,亡秦必楚。 秦始皇气吞山河,但是对六国的鲸吞似乎增加了他的权利欲,集权主义的胚胎已成,法家本无错,但其严刑俊法不是用于维系社会而是用来维系皇权。统治与反抗出现了激烈碰撞,农民起义削弱国家,地主起义改朝换代。 这一规律延续了后面2000年历史。




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一个朝代的名字得以成为民族的称号,其原因远不是国家面对草原冲击坚韧的自卫。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中国成为了政治上靠皇帝集权统治各地主贵族,由贵族统治农民的集权主义国家。儒家思想做为其游戏规则补充了政体。 忠君思想控制了民众的思想,但“礼义,廉耻”也使社会有了基本的道德观念。社会开始稳定,百姓通过政教合一的统治逐步融入了中华文化圈。大一统的中国得以第一次获得发展。名门选拔及士绅推举制度形成了中国的人才选拔。思想虽然大一统,政治纲领却各有不同,国家机器在矛盾不激化的前提下实现了有效统治。 儒家思想对于暴政修正为中国政治定下了较秦缓和的治国基调。




贵族当道,集权的幽灵势必扩散至地主。地主阶级的长期积累外加少帝软弱,是汉朝的灭亡之火种起于王莽前后,光武中兴并未彻底消除这一弊政。终于在外戚阉党与军阀割据的风雨飘摇中,汉朝遭遇灭顶之灾。统治阶层重名望,限制了政权统治者的鲜活性,经历了你方唱罢我登场的魏、晋分裂时代,中国第一次遭遇了外族凌辱。五胡乱华另汉人沉沦,社会发展停滞。


根深蒂固的儒教让中国人时刻把祖宗放在肩膀上,中国社会成为由无数家族细胞组成的树型社会结构。这使得中国屡次从灭顶之灾中得意幸存。经历了第一次洗劫,相对健全的三省六部制度出现,科举制度为布衣政治提供了可能。




鸿恩大德,前古未比。杨随王朝健全了政府行政制度,细化了政府机构的运营。同时,科举制度也给予了非名门士子以机会。严格上讲,隋朝以后改变了社会精英集体世袭的弊端,有限制的改良了政治。天赋皇权不可触动,但治国之道得以灵活修正。根深蒂固的中国式统治机制进入成年,科技与国力的发展增加了中华文明的文化感召力,从此中国与其说是一个帝国,不如说是个东方圣地,是一个有稳定社会秩序的文明社会体。




统治阶级是国家的骨架,人民乃血肉。自割血肉而不自知,骨瘦入柴时悔之晚矣。强大的隋帝国剥夺地主太多财富,同时又劳役过重。一个充满张力的朝代瞬间崩溃。相对尊重地主利益的唐朝取而代之。 同时,儒家学派仁的一面在唐朝体现的强于隋。




孔子曾定义了强国:安居乐业,国泰民安;近者悦,远者来。开元盛世做到了这些。长安成为世界文明的国际大都市。宗教信仰在唐朝是被宽容的,更准确的是与儒家的融合,集权统治,科举制度,宗教稳定社会使古代中国的政治日趋成熟。这使得中国成为一个法力无边的熔炉也使中国的思想根基越发牢固。什么是中国?一个很模糊却又严密的社会秩序。汉族王朝的更替实际上就是对于秩序的顶峰的争夺与竞争。




蛮族的幽灵来自于与中华文明不相融的奴隶制社会。在通过残酷杀戮于吞噬中成长起来的头狼率领一群完全臣服且从残杀的尸堆中爬出来的猛兽在亚洲北方风起云涌。当中原皇帝狠狠地给他一棍加以教育的时候他会暂时臣服,当华夏患有重疾,外邪必定会卷土而来。这是一种顽固的野性,它通过狡猾的狼的智慧与文明社会周旋,当一匹骏马退化为羔羊的时候,一定会被吃掉的。抵抗者果腹,顺从者成为新的狼,不知道当今时代的邪教与中国式传销是不是狼性的发作。




唐朝死于藩镇割据,中原骏马成为若干羔羊。北方狼族从开化回归于掠夺。它们不仅仅拥有了牙齿,还拥有了它们自己成熟的统治哲学----狼化中国,对不起,这是我自己说的没有资料佐证。




宋朝统一了中国后以无力去剿灭进化了的狼。只好割肉饲狼。 以前的汉族王朝靠打狼自卫,宋朝则靠把自己养胖不足以被狼吃光。宋祖开始压制武夫,保护文官。也许是歪打正着,也许是中国因为传承而发展。不杀言官,进一步增强了社会活力,文臣死谏,武将死战。对内,统治阶级获得了更多的时间去完善国家制度,去加速历史的进程。宋朝政府对于社会的研究是比以前任何朝代都透彻的。人类亦出现了摆脱原始野蛮的曙光。富甲天下的大宋发展了科技,注重了民生,拓展了国际贸易,金融的雏形,政党的萌芽都已出现。一个政治空前成熟的国家造就了最美丽的中国。但是宋朝皇帝靠割肉饲养换来的政治乌托邦难以抵挡整体落后的亚洲。假如热兵器时代早点来临或许是另外的局面,但历史哪里来得假设? 在国际社会没有形成,国际监督不完善的亚洲,中国注定不免被彻底吃掉的命运。




契丹肆虐,以岁币供养;靖康之耻,丢了上半身,但肚子依然肥大。如果说宋朝社会有什么欠缺,我认为,皇帝没有处理好军方与行政的平衡或者说共存,一味的压制不免矫枉过正。没出息的大书法家宋徽宗也令人锤胸顿足他虽然不是宋朝灭亡的政治原因,但他足够阻止了宋朝继续存在的惯性。




崖山之后,再无中国。从秦到宋中国经历了两个帝国5个朝代。在政权本身之外,这个国家已经成为一桌丰盛的美餐。 如果说统治者宋朝以前是在根据食客的口味不断的去改善烹调技术的话,元朝以后的主流思想是谁去坐上宴席去吃:蒙元是最凶猛的豺狼,一点不讲礼貌的去吃,最后横竖都是一死的羔羊们趁豺狼内部狼性发作的时候发挥了犄角的作用,十只顶一只,把蒙古狼群给顶回了草原。

蒙古的入侵输入了奴才文化。同时被侵略吓破胆的汉族皇帝开始了保守主义的统治。集权主义在明朝继续加强。 有的朋友告诉我明朝的官吏对于皇帝的反制高于宋朝。但我想说,特务机构的诞生足以驳斥这一观点。明朝的长期存在靠的是集权的加强避免了内耗。继承了宋朝以前的打狼政策。我对于中后期明朝文官朋党的出现,我是如此解释的。 文官的强势起源于万历的懒惰于自满。 至于朋党的发展乃是文官体制的进化。或许没有满人入关,明朝会进身资本主义君主立宪。 但这一切的确不是执政阶级通过主观努力而造就的历史必然。 文明的国体再次因为内耗而衰弱,豺狼南侵。




清朝已经不再是传统意义的狼族而是一群修行成人形的狼仙。屠杀后留下了顺从的奴才。然后开始奴化教育,自编历史进行正统制造。奴才文化不再被强行输入,而是让他彻底在中国这一桌大菜上生根发芽。 这就是从狼到寄生虫的演变。除了奴性教育外,对于汉族人的自尊阉割与有限拉拢并行。在制度上雍正皇帝用军机处取代了六部。用秘折制度强行取代了合理的文官制度。一个国家变成了会生产茶叶和瓷器的监狱。每名犯人都是终生监禁,做了几代牢的中国人终于知道了,自己就是个罪犯,除了劳动和吃饭外别无其他权利。当然了,儒家思想的忠孝还是应该被采用的。仁,义,礼,智,信可以让汉族牢头们使用,用来让犯人们好好劳动改造。




社会安静下来了。犯人们的劳动可以让自己苟活,同时也可以让统治者在中国这桌宴席上日以继夜的美餐下去。从国家到餐桌演变了元清两代,中国成为了有人管理的餐桌。 管理者的实力决定着用餐权。老舍在名著《四世同堂》中曾经说过:“北平是一朵美丽的花,但是当它被别人掐了去,这花也就会凋零了” 中国这朵花被掐了去,失去了与根茎的联系。满州人用蜡把这朵花封在里面,原茂可以将就保留但生长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中国不但失去了创造力,同时也失去了中华的本貌。




清朝皇帝在这个饭桌上饱餐了200年。马嘎尔尼带着资本主义的元素来到了中国。乾隆皇帝怎么能出让属于自己的餐桌呢。他认为西餐吃不好会中毒。中国不需要改菜圃,吃这些就够了。我是世界上最有钱的皇帝就好,中国是私产并非国家。。




东方遭遇了西方,传统意义的册封制度被西方资本主义的国际社会制度冲击直到1840年樊篱尽失,关在监狱里的犯人劳动除了满足监狱长的食欲外,还得给西方人生产一份财富。 大家累的受不了了开始暴动。逃出了监狱,但却开始迷茫。 因为失去自由很久的人怎么知道公民应该做什么呢? 有的人自己主动想回监狱,有的在社会上屡屡与社会格格不入,从而茫然的生活。(参考肖申克的救赎) 。




但总归监狱不存在了,获得了自由的人民正在逐步适应自由生活的时候,遭遇了日本,日本人想再盖坐监狱。还好,汉朝延续到民国初年的儒教让中国人时刻不忘记祖宗,大家不认为日本人的监狱是自己可以生活的地方。经过殊死抵抗和国际社会的逐步完善。日本死于落伍。但是狼族的幽灵如牛皮癣一般反复发作,而且越发作越厉害,光滑的皮肤里充满了真菌,失去自由太久而不适应社会生活的人变成溃烂皮肤中的小小一颗细菌.




对于中国的历史,不知道是否可以清晰的去看待。中国这一桌酒席没多少菜了,是继续拼命吃还是开始经营它,是吃在当下还是造福子孙,我们面临着一个十字路口。巍巍中华绚烂夺目却又多灾多难。前面的路仍然雾里看花,沉溺于宴席中蚕羹剩饭的善良的炎黄子孙何去何从? 我想我们不需要愤怒,需要的是理性。不需要盲目,需要的是睿智。 愿天佑唔中华!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