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战争 第一部 扶我上战马的人 2、陈家村起义(2)

裴志海 收藏 1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5.html[/size][/URL] 但马司令对两个人的发言很满意,他红光满面,就连脸上的麻子也闪闪发光,他亲切地看着他们,为他们撑腰打气:“说下去,继续说下去!” 张献忠咳了一下,正要开口发言,谁知却被陈胜抢先一步,陈胜年轻,他不咳,所以他把握住了历史时机,他对马司令说:“这事说难也不难,两个字就够了:起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5.html


但马司令对两个人的发言很满意,他红光满面,就连脸上的麻子也闪闪发光,他亲切地看着他们,为他们撑腰打气:“说下去,继续说下去!”

张献忠咳了一下,正要开口发言,谁知却被陈胜抢先一步,陈胜年轻,他不咳,所以他把握住了历史时机,他对马司令说:“这事说难也不难,两个字就够了:起义!”我和张献忠都有点失望,我们两个都心有灵犀地朝他撇了撇嘴:这不是废话吗?

马司令却激动得眼睛里又流出了绿色的鲜血,他礼贤下士地站起来,冲着陈胜招手:“陈胜朋友,来来来,坐在我这里,慢慢地给大家讲讲!”

陈胜的脸上开满了花朵,兴奋得出了一脸麻子,但他还是谦虚了一下:“那位子是马司令坐的,草民还是坐在下面吧。”陈胜这句话说得很诚恳,事后他也曾推心置腹地给我说:“裴志海,你以为我真不想坐到主席台去吗?我想,我一千个想,一万个想!可伴君如伴虎,我不小心一点行吗?虽然我最终坐到了主席台上,但我坐到主席台上容易吗?这是历史把我推到那个位置上去的!乱世出狗熊,也出英雄,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时机!”

马司令豪爽地哈哈大笑,笑声震得屋顶上的灰尘扑扑地往下掉,马司令挥了挥手,说:“扯鸡巴蛋,咱们黄衣教讲的就是平等,不管出身贵贱,大家都是朋友,一律平等。我现在是司令,虽然我们职务不同,但我们的工作还是一样的。我们平常的称呼就是‘朋友’,就像远古时代的‘同志’一样。我们黄衣教就是要创造一个人人平等,人人有酒喝,有太阳晒的新世界,不讲等级。就是小布什来了,我也不尿他,来来来!”

陈胜这才扭扭捏捏地来到主席台,坐在马司令身边,他一坐在那里,立马找到了感觉,就像喝了脑黑金,背也不驼了,气也不喘了,红光满面,脸上麻子个个颗粒饱满如麦穗,闪闪发光如今夜星光灿烂。

陈胜很感激马司令,陈胜一直觉得自己才是马司令的知音,其他人都是草民,和他们没有共同语言,他们连起义都没参加过,知道什么叫战争?就说裴志海吧,听说他现在要写一个叫《战争杂碎》的长篇小说,据说比驴屌还长。一听这个名字我就生气,什么是杂碎?在远古时代的《现代汉语词典》上的解释是“煮熟切碎供食用的牛羊等的内脏”,下面还举了三个例子,如“猪杂碎”、“牛杂碎”、“羊杂碎”,实际上按照乡下人的说法,就是“猪下水、牛下水、羊下水”,管你煮熟不煮熟,切碎不切碎,吃不吃,都叫“杂碎”,是一句骂人的话,说你是“杂碎”,就是说你不是个东西。战争杂碎,不就是战争猪下水、战争牛下水、战争羊下水吗?错!战争是艺术,是孕育英雄的温床,是辉煌的史诗!是推动人类进化、历史发展的伟大动力,是诗歌,是人类献给上帝的最珍贵的礼物!战争能和“杂碎”扯上关系吗?你就是写战争的下半身,也不应该叫这个名字嘛,你就是叫《热血壮歌》,也比这个有品位。就是这样一个对战争没一点认识的家伙,马司令居然也“三顾破草房”,把他拉进来了,他有个屁用!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马司令等陈胜坐下来以后,接着给我们简单地回顾了自己是怎么走上正义之路的光辉历史。

马司令经常给我们回顾他小时候的事情。小时候他住在首都马城,他的父亲还没有成为我们陈家村的地主时,那时天下太平,男欢女爱,龙腾虎跃,形势一片大好,不是小好。方东教主还不是教主,也不是总统,是皇帝,经常到民间问寒问暖,与贩夫走卒同乐,春节时走访失业匠人,和贫苦百姓握手,送去一袋面粉,一块碎银,让他们包饺子过年买鞭炮放。马司令当时只有五岁,快过春节时,他跟着父亲到街上玩,正遇上方东皇帝要到民间与贩夫走卒同乐,前面是浩浩荡荡的车队,中间是辆“劳斯莱斯”,据说方东皇帝就坐在里面。马城警备司令许远已经提前一天开始戒严,方东皇帝经过的街道,严禁有一人一车一泡狗屎或一泡牛粪一片树叶。马司令的父亲那天早上起来得比较晚,也没洗脸,脑袋还不清醒,眼角边还挂着一串串黄色的眼屎,看着路边一排排的士兵,他还以为是一棵棵年轻的杨树,方东皇帝的车队经过时,他一下子闯了进来。许远手下的士兵都正伸着脖子想一睹皇帝风采,冷不防马司令的父亲就撞了过来,“劳斯莱斯”紧急刹车,方东皇帝的脑袋一下子向后撞到座位上,尽管座位上有厚厚的海绵垫着,但方东皇帝还是觉得有点头疼,他头疼不是因为被撞的,而是觉得自己没了威信,丢了面子。他向坐在后面的保镖努了一下嘴:“这里的治安是怎么搞的?”他虽然做了一个动作,说了一句话,但保镖长年累月在他身边工作,立马领会了他的意图,这也是本事,有不少保镖就凭着这个本事飞黄腾达了。保镖很牛B地跳下车,冲着马司令父子就是两脚:“妈的,哪里来的畜生?”警备司令许远也吓得面无人色,脸色苍白如戏台上的曹操,他提着对讲机跑过来,为了将功补过,也冲着马司令父子踢了两脚:“畜生,畜生!不对,不对,连畜生都不如!”许远踢的实在,把马司令的父亲的身子踢到了半空,马司令的父亲在空中翻了一个难看的跟头,又“砰”地摔在了地上,立即摔得昏了过去。两个士兵扑上去,把他拖到了一边。马司令人小身子轻,比他父亲飞得更高,他睁开眼睛看看地面,地面上的楼房如火柴盒,人如蚂蚁,苟且偷生,生不如死。马司令本来打算自己死了算了,但等他落到地上,虽然七窍流血,但让他生气的是,他把水泥马路砸出了一个大坑,居然还没昏过去。他侧着脸恨恨地盯着许远,准备把他刻到脑子里,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等他到河东,许远到河西时,他一定把他车裂、五马分尸、炮烙、坐老虎凳、灌辣椒水、千刀万剐,求死不得,求生不得,活着比死还难受。他正在这么想时,突然听到了一声清脆的“叭”的一声,他扭头一看,只见许远正捂着脸,鼻孔里流着鲜血,满脸惶恐地站在那里。方东皇帝的保镖把手指捣在他鼻子上骂他:“孙子你给我听着,你工作是怎么干的?你还想不想当你这个司令?老子一句话,立马让你滚回老家种地去,孙子你信不信?”许远忙一个劲地点头哈腰:“大人,我错了,大人,我错了!”保镖还觉得不过瘾,又抡圆了胳膊,“叭叭”地左右开弓扇了许远两个耳光:“孙子你给我听着,大爷这是教你怎样才能干好工作,才能不辜负方东皇帝的厚爱!”说完,扬长而去。方东皇帝自始至终坐在车上,看着这一切,方东皇帝觉得很不满意,保镖上了车,方东皇帝说:“这个警备司令像个蠢猪一样,你下手也太轻了!”保镖忙像条狗一样点头哈腰:“皇帝批评得对,下次我一定好好教育他们!”

方东皇帝走远了,许远这才放下捂在脸上的手,把它伸到嘴边,咳了一下,咳出了一颗带血的牙齿。旁边一个士兵忙讨好地凑了过去,双手捧着接过了那颗破烂的牙齿:“许司令,您老人家没事吧?”许远一肚子气正没地方发泄,有人主动凑上来了,这样好的机会当然机不可失,他立马抡圆了胳膊,一个耳光扇在了这个士兵的脸上:“妈的,你们长的是狗眼,怎么让那两个人闯进来了?”

幼小的马司令躺在地上,目睹这一幕,感觉自己一下子长大了,成熟了,心中有了奋斗目标:什么叫威风?方东皇帝才叫威风!当不了皇帝,起码也得当个皇帝的保镖,保镖是走狗,但当一个走狗也比当一个老百姓强。

(若干年后,当我不想当走狗,想当英雄时,就做了黄衣教的叛徒。在逃亡的日子里,我又想起了马司令说的这句话,不禁泪如雨下,马司令这是肺腑之言,是经历了几万年的风风雨雨的经验之谈,是很牛B的真理啊。)

马司令父子两人互相搀扶着回到家中,晚上打开电视,电视上刚好在播报新闻,方东皇帝先是到了正在修补长城的工地,向大家挥手致意:“工匠们,辛苦了!”黑压压的工匠们一起高声回答:“为皇帝服务!”方东皇帝手在半空,却忘了下一句,旁边的随从忙提示了一下:“说工匠们好!”方东皇帝立马又露出一脸笑容,挥着手说:“说工匠们好!”工匠们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扯着嗓子回答:“皇帝好!”几万名工匠的回答声排山倒海如泰山压顶,回音似长江之水天上来,滔滔不绝,在长城内外久久回荡,在满洲大摆宴席的努尔哈赤,正端着一杯酒要喝,酒杯也被震掉在了地上,面如土色,颤抖着对大臣们说:“中原正逢盛世,民富国强,我们现在出兵中原为时还早!”我在上中学学历史,当老师讲到这一段时,我觉得努尔哈赤的决定还是正确的,他要是当年就出兵中原,不碰一鼻子血才怪。马司令看到这里,指着电视上正在与贩夫走卒同乐的方东皇帝说:“彼可取而代也!”他父亲忙掩其口,曰:“勿妄言,族矣!”马司令对父亲的胆怯嗤之以鼻:“你怕什么?反正这里又没别人!”他父亲鬼头鬼脑地向四周看了看,说:“你说的这话也有道理,估计全城的保安力量都去保护方东皇帝去了,秘密警察也肯定去了。我也说一句,要不再说这句话,我就憋死了!”然后,他趴在马司令的耳朵边,像蚊子一样低低地说:“方东皇帝是个蠢猪!”他刚说完,屋门就被人一脚踹开,两个穿着一身黑衣服的秘密警察破门而入,给他父亲戴上了手铐、脚镣,恶狠狠地说:“好啊,你竟敢诬蔑皇帝,族矣!”

马司令的父亲被带到了大理寺,三堂会审,判他七年徒刑。

马司令的父亲不服,他自学过法律知识,有法律专业大专文凭,他当场就叫了起来:“冤枉啊,青天大老爷,我有法律专业大专文凭,诬蔑罪最多只判五年徒刑啊!”

大理寺的魏忠贤“哼”了一下,冷笑一声:“你还好意思说你有法律大专文凭啊,你说方东教主是蠢猪,你这是诬蔑罪吗?你这是泄露国家机密罪!念你是个识字分子,就判你七年刑,这可是最低的!”

坐在旁边的来俊臣说:“你这是赶上好时代了,我们现在重用识字分子,允许识字分子当官,提高了识字分子的地位,就不重判你了。你要是生活在远古时代,早就被砍头了!远古时代清朝有个书生写过一句‘清风不识字,何必乱翻书’,就被枪毙了,这事你听说过没有?”

这事马司令他父亲听说过,所以他就乖乖地闭上嘴巴,不敢再吭声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