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鹰”出逃之祸:苏联攻占波罗的海三国之揭秘

飒羽临风 收藏 1 699
导读:1939年9月1日,蓄谋已久的德国突然闪击波兰,位于波兰东北方向的波罗的海沿岸国家爱沙尼亚立即关闭了通向波兰的国境,随后宣布中立。然而,9月中旬一艘在爱沙尼亚港口休整的波兰潜艇被扣留后又神秘地逃脱了,这一偶然事件恰恰给早已虎视眈眈的苏联提供了最好的借口,这个中立小国最终也没能逃脱大国政治斗争牺牲品的悲惨命运。 误诊埋下的祸根 1939年2月,就在战争爆发前七个月,波兰海军从荷兰正式接收了一艘新型潜艇,并命名为“雄鹰”号(波兰语意为雄鹰,也被音译为“奥泽尔”号)。波兰1936年向荷兰订购了两艘该型

1939年9月1日,蓄谋已久的德国突然闪击波兰,位于波兰东北方向的波罗的海沿岸国家爱沙尼亚立即关闭了通向波兰的国境,随后宣布中立。然而,9月中旬一艘在爱沙尼亚港口休整的波兰潜艇被扣留后又神秘地逃脱了,这一偶然事件恰恰给早已虎视眈眈的苏联提供了最好的借口,这个中立小国最终也没能逃脱大国政治斗争牺牲品的悲惨命运。


误诊埋下的祸根


1939年2月,就在战争爆发前七个月,波兰海军从荷兰正式接收了一艘新型潜艇,并命名为“雄鹰”号(波兰语意为雄鹰,也被音译为“奥泽尔”号)。波兰1936年向荷兰订购了两艘该型潜艇,另外一艘被命名为“兀鹫”号。当时为了建造这两艘潜艇,波兰甚至举行了全国募捐来筹措所需资金。“雄鹰”号水下排水量为1473吨,水上航速为20节,武器主要包括:20枚直径为550毫米口径的鱼雷(其中6枚装填在鱼雷发射管内)、一门105毫米口径火炮、两门40毫米口径防空炮、两挺舰载机枪,总计搭载60名乘员。战争爆发伊始,“雄鹰”号便被部署在格但斯克海峡担负作战任务。9月4日,潜艇空气压缩机的管道系统出现故障,潜艇需要前往瑞典南部哥得兰岛进行维修。但是祸不单行,正在行进中的“雄鹰”号又碰到了一件棘手的事情:潜艇指挥官科洛茨科夫斯基此时得了重病,艇上的医生怀疑艇长得了伤寒,而且会传染给所有人。9月12日,他们最后决定改道前往爱沙尼亚首都塔林为艇长求医。9月14日晚,他们赶到了塔林,第二天早上艇长被送到了医院,最后被确诊为疲劳过度,而非伤寒。重病中的艇长随后便留在塔林医院中静养,从此再也未能登上他的潜艇。随艇医生的误诊不但影响了这位艇长后来的命运,也为爱沙尼亚招来了大祸……


波兰潜艇到来的消息传到了塔林的德国大使馆,德国大使立即约见塔林官员要求立即扣留“雄鹰”号。这一情报传到“雄鹰”号后,虽然艇长还在医院就诊,但艇员们还是决定立即启航离开塔林,但不巧的是:9月15日白天德国货船“塔拉塔”号刚好从塔林出发前往德国,因此“雄鹰”号无法立即启航逃离。(根据国际法规定,双方交战国船只如果从同一中立国港口出发,那么前后时间间隔不能少于24个小时。)滞留在港内的“雄鹰”号被迫又等了整整一天,最终还是被爱沙尼亚当局扣留了。


时任爱沙尼亚军队总司令的约翰·拉伊多内将军主持召开了特别会议,商讨如何处置波兰潜艇一事,最后决定拆卸潜艇上的鱼雷、弹药和火炮尾闩,没收艇上的海图及导航设备,所有艇员也要被囚禁在沿岸的兵营内。9月16日,还不放心的爱沙尼亚当局又下令抽取潜艇上的燃油。随后爱沙尼亚的报纸向外界报道了爱沙尼亚扣留波兰潜艇一事。


逃离塔林


不过,爱沙尼亚当局采取的保安措施却异常疏忽,潜艇只有两名爱沙尼亚哨兵看守,此外9月17日潜艇停泊的位置也发生了变化,艇头朝向了大海,而爱沙尼亚当局的解释是:这样做是为了港口起重机的作业,方便拆卸艇头剩余的6枚鱼雷。


9月17日国际时局发生了重大变化,苏联已向波兰出兵。波兰和英国驻爱沙尼亚大使馆立即向被拘禁的波兰水兵通报了这一消息,并且号召他们立即逃离爱沙尼亚。“雄鹰”号潜艇副艇长格鲁钦斯基少校决定组织武力行动夺取潜艇,逃离塔林。而9月17日正好是星期天,休息中的爱沙尼亚军方停止了对潜艇武器的拆卸,这恰恰给波兰水兵提供了方便。当天晚上,波兰水兵占领了潜艇,并成功启动了潜艇的发动机;在混乱中波兰水兵劫持了两名爱沙尼亚警卫,将他们看押在潜艇内。一阵匆忙的准备后,“雄鹰”号重新踏上了未知的征途。“雄鹰”号的擅自离港引起了塔林港岸炮警卫部队的察觉,他们立即在潜艇逃离的路线前方进行警告性射击,几炮之后潜艇被迫停了下来。岸炮部队以为潜艇不会再继续逃离了,随后便停止射击并向爱沙尼亚军方报告。但出乎意料的是,“雄鹰”号在停止射击的间隙立即紧急下潜,随后在水下扬长而去……


第二天,尴尬的爱沙尼亚当局向各方驻爱沙尼亚大使馆以及各新闻机构通报了一条“惊人”消息:星期天夜里3点钟,波兰水兵抢夺了潜艇顺利逃离塔林,两名爱沙尼亚警卫企图阻止波兰水兵,却被劫持上潜艇一同逃离了塔林港,所幸的是爱沙尼亚已经成功地拆卸了潜艇的14枚鱼雷和炮弹,以及艇上火炮尾闩。


消息一经传出,立即引起了轩然大波。爱沙尼亚当局迫于压力开始对这一事件进行调查,此时柏林的报纸也开始连篇累牍地谴责爱沙尼亚当事人失职。9月20日,爱沙尼亚当局为了平息外界舆论的指责,解除了爱沙尼亚海军司令及海军参谋长的职务。随后的调查结果显示,没有明显的证据表明爱沙尼亚官员有预谋地协助了波兰潜艇的逃离行动,但是爱沙尼亚海军官兵低效率的工作以及对波兰方面的同情,也与波兰潜艇的成功逃离不无干系,因为爱沙尼亚当局没有采取足够的强制措施,将波兰水兵全部从潜艇转移到沿岸兵营,也没有将最重要的燃油抽取干净。此外,最令人感到疑惑的是:随后波兰潜艇在没有导航设备及海图的情况下,竟能穿越丹麦海峡和北海最终到达英国。这些疑惑或许能从下述事件中找到蛛丝马迹:9月17日,英国驻塔林大使馆代表强行登舰“探望”了被囚禁中的波兰水兵,并向水兵们赠送了一箱英国产的“威士忌”。外界猜测那箱酒中藏匿了导航设备以及海图,而且英国人可能向水兵们通报了苏联人出兵入侵波兰的消息。对于外界的这些猜测,英国政府则矢口否认。


9月21日夜晚,“雄鹰”号在瑞典南部哥得兰岛海岸线附近上浮,波兰水兵放下了舢板,将被监押的两名爱沙尼亚警卫放入舢板,并分给了他们一瓶英国人的威士忌、几听罐头和一些干面包。最后副艇长格鲁钦斯基少校交给他们一封自己亲笔写给爱沙尼亚当局的信件,信上证明这两名爱沙尼亚警卫是被武力挟持,而非出于徇私,随后少校又交给两名警卫100美元作为波兰水兵“失礼行为”的赔偿和返回故土的差旅费用。两名警卫划着桨行驶了8海里后登上了哥得兰岛,随后瑞典当局于9月24日安排他们乘飞机返回了爱沙尼亚。


求之不得的借口


波兰潜艇的逃逸触怒了德国,却也正中了苏联的下怀。来自柏林严厉的外交照会此时已越来越少,德国驻爱沙尼亚大使来到爱沙尼亚外交部,对着惶惶不可终日的爱沙尼亚官员冷冷地说道:“很显然,贵国放走波兰潜艇是非常恶劣的行为,这样的劣迹将永远被记录在贵国的历史上!”事件发生后,德国海军部门又派出视察官员前往爱沙尼亚进行调查,在面对陪同的爱沙尼亚官员德国官员的缄默其口,令爱沙尼亚政府官员们更加胆战心惊。


与德国冷淡的反应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苏联当局异乎寻常的高调。9月19日,苏联《真理报》发表了塔斯社的一份声明,声明指出:“有足够的证据显示,波兰海军的潜艇在波罗的海国家的支持下,正隐藏在三国海域内。9月18日爱沙尼亚政府有预谋地释放了已被扣留的波兰潜艇。苏联红旗波罗的海舰队有必要采取相应的行动,以防范隐藏在波罗的海三国海域的潜艇活动。”就在苏联当局发表声明后不久,波兰另外4艘潜艇也被瑞典当局扣留,其中的“豺狼”号9月20日也逃到了英国。


在苏联强大的舆论攻势的配合下,莫斯科通过电台向爱沙尼亚政府频频施压。9月19日,苏联外长莫洛托夫紧急召见爱沙尼亚驻莫斯科大使,正式向爱沙尼亚发出照会:由于爱沙尼亚当局不恪守中立立场,帮助波兰潜艇逃逸,因此苏联海军将进入爱沙尼亚海域搜寻波兰潜艇。就在当天晚上,蓄谋已久的苏联派遣军舰开始沿着安格纳岛和纳伊萨尔岛一线进行巡逻,9架苏联飞机也沿着塔林海岸低空飞行。由于当时局势非常紧张,爱沙尼亚当局并没有采取任何反制措施。第二天,苏联海空军继续在爱沙尼亚空域和水域大肆活动。曾在沙俄军队担任过军官的爱沙尼亚三军总司令约翰·拉伊多内将军深谙俄国人的性格,为了不给苏联方面留下任何口实,他在9月20日严令禁止爱沙尼亚军队对侵入境内的苏军开火。这或许是这个小国军队统帅唯一能做的事情了,在此前的特别军事会议上有人曾建议在爱沙尼亚海域布雷以阻止苏军水面舰艇,但也被拉伊多内拒绝了,他无奈地对下属说道:“如果真有一艘苏联军舰触雷的话,那就会引起一场亡国的风暴!”虽然此时他对苏联的图谋一清二楚,但仍是无计可施。


此时驻塔林的意大利大使向国内发回了这样一封电报:“这里蔓延着恐惧的气息,苏联以波兰潜艇逃逸为借口集结在爱沙尼亚边境上的军队,不但没有离开的迹象,反而还在不停地集结和演习,下一步将会入侵爱沙尼亚。爱沙尼亚当局不可能做出任何抵抗,而且这种抵抗也是徒劳的……”


就在苏联陈兵爱沙尼亚边境之际,莫洛托夫邀请爱沙尼亚外交部长谢立吉尔前往莫斯科“洽谈”最后的解决办法,他见到这位爱沙尼亚外长后直言不讳地说道:“波兰潜艇的逃逸证明了一个无可争辩的事实,那就是爱沙尼亚政府没有能力管理这个国家,由此所产生的后果严重危害了苏联的安全!”,随后他指责是爱沙尼亚政府协助波兰水兵修理了潜艇并提供了补给、弹药及燃油,最终帮助波兰潜艇逃离了塔林,致使隐秘在大海中的波兰潜艇威胁到了苏联船只的安全。在陈述了这一“事实”后,莫洛托夫趁热打铁地要求这位外长给爱沙尼亚总统或内阁部长打电话,向他们陈述当前的利害关系,并建议他们接受两国的“互助”条约。(条约允许苏联军队进驻爱国)


在这位“红色外交家”一通天花乱坠的说辞下,爱沙尼亚外长显得有些有口难辩,他无奈地向苏联方面解释,在波兰潜艇逃逸事件中,爱沙尼亚严格恪守了国际法,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意外,而且苏联军队虽然进入了波兰,但并没有正式向波兰宣战,因此苏联的指责没有任何根据。莫洛托夫最后对他的回答不置可否,只是将苏联早已拟定好的一揽子“友好”协议交给这位外长,让他立即回国和爱沙尼亚首脑商议。第二天爱沙尼亚外长就回国了,他带着苏联最后给出的选择通知了爱国政府及国会:如果不接受苏联的“友好”协议,就只能选择武力抗拒。而此时集结在爱沙尼亚边境上的苏联第8集团军已虎视眈眈地做好了战斗准备……


就在爱沙尼亚首脑机关还在商议之时,新的“事件”又发生了。苏联塔斯社向外界发布了一系列“惊人”消息:9月27日凌晨6点,一艘名为“五金工人”号的运输商船在波罗的海被不明国籍的潜艇用鱼雷击沉,船上24名乘员有19名获救,另外5名失踪。9月28日凌晨2点左右,苏联“少先队员”号货轮在挪威海峡遭到不明国籍潜艇袭击。很显然,塔斯社发布的假消息很“内行”,他们没有直接指责波兰潜艇,而是在相应的时间内将“事故”分布在相应的路线上,以印证是波兰潜艇所为。就在苏联舆论围攻爱沙尼亚的同时,部署在爱沙尼亚周边的苏军也频繁制造事端。9月24日下午1点30分,波罗的海舰队的旗舰“列宁格勒”号用主炮向塔林港湾外的森林地带轰击了3炮,随后苏联方面宣称此举是为了打击波兰潜艇的陆上秘密宿营地。就在同一天,3架苏联战机在距塔林不远的萨列马岛上空持续盘旋超过了半个小时。


9月26日,爱沙尼亚国会和国家委员会在塔林召开了最后一次应对苏联军事威胁的扩大会议,所有与会者都很明白:苏联提供的所谓选择其实就是战争的最后通牒,如果拒绝签署条约,就会面临一场灾难性的战争;如果签署这样的协议,又将意味着国家民族将失去主权,沦为苏联的一个被保护国。面对这样的抉择,没有任何国家能帮助爱沙尼亚摆脱危局。为了保证爱沙尼亚民族的“物理存在”,大会一致通过了接受苏联提出的协议。爱沙尼亚国家委员会成员布赫克最后无奈地讲到:“我们将试图通过屈辱的方式来保障我们民族的存在,如果俄国人要彻底占领我们的土地,那么我们将移居到他们的土地上……”


1940年9月28日,莫斯科最终签署了苏联和爱沙尼亚之间的“互助”条约,条约规定爱沙尼亚政府允许苏联红军在其领土驻扎。苏联海军和空军纷纷开始在其领土上修建军事基地。独立的爱沙尼亚共和国就这样加入了苏联红色帝国。


波兰潜艇的窦娥冤


逃离塔林的“雄鹰”号潜艇,显然还不知道他们对爱沙尼亚造成的灾难性后果。在副艇长格鲁钦斯基少校的指挥下,潜艇起初驶向了阿兰特岛附近,他们计划在那里搜索并打击德国货轮,但是格鲁钦斯基少校选择的伏击位置却异常诡异,因为当时往返于德国和瑞典之间的德国商船大部分不间断行驶在波罗地海南部海域,很少出现在阿兰特岛屿附近海域。当时德国工业所需的铁矿石、镍矿、原木都要从瑞典进口。“雄鹰”号潜艇在阿兰特岛附近水域漫无目的地搜寻了近半个月,仍是毫无所获,格鲁钦斯基少校考虑到潜艇油料已经不足以继续战斗,于是下令前往英国。10月14日,在海上航行了27天之后,“雄鹰”号潜艇顺利逃亡英国。英国人登上波兰潜艇后,发现剩余的6枚鱼雷仍然完好地存放在鱼雷发射管内,而且爱沙尼亚当局装卸作战物质后,依然剩余了很多补给品。这一事实证明了“雄鹰”号潜艇和被击沉的苏联货船没有任何关系。


关于苏联货船被击沉的谜底,直到上世纪80年代才被一名芬兰学者捅了出来。这位名叫尤克的历史学家通过研究芬兰二战时期的资料,尤其是芬兰和德军当年从北线向苏联进攻时对被俘苏联海军官兵的审问记录,才逐渐揭开了苏联货船被击沉的秘密。尤克在其所著的《敌后侦察:芬兰情报部门的战果》一书中详细记录了这段历史。书中写道:整个苏联货轮被击沉的阴谋事件,是由当时的苏联政治局委员、列宁格勒市委第一书记兼波罗的海舰队党委委员安德烈?日达诺夫一手策划实施的,他绕过了时任波罗的海舰队司令库兹涅佐夫海军上将,直接向波罗的海舰队潜艇部队S-303号(服役时间为1913年~1943年)潜艇下达了秘密作战命令。


“少先队员”号货轮被袭沉没事件后来被证实纯属子虚乌有。而“五金工人”号货轮则是被派往了挪威海峡,而非波罗的海,尾随其后的还有另外一艘“乌云”号货轮充当“救援”角色。“五金工人”号到达指定地点时,早已等在这里的S-303号潜艇浮出水面向“五金工人”号发射了两枚鱼雷,但这两枚鱼雷却贴着“五金工人”的两侧一滑而过。经过一番紧张的调试瞄准,S-303又向“五金工人”号发射了第3枚鱼雷,随着一声剧烈地爆炸,“五金工人”号无就这样辜地葬身鱼腹,而“恰巧”赶来的“乌云”号将船员救起送回了苏联国内。随后苏联当局组织了对货船的打捞,虽然当时有很多记者前往打捞现场,但是相关照片和影像资料都作为国家秘密被严格封存,至今仍未被公开。


爱沙尼亚当局从波兰“雄鹰”号潜艇上拆卸了大概价值50万美金的物资,爱沙尼亚三军统帅约翰?拉伊多内将军最后下令将其没收并充为国有。但是这些收获和爱沙尼亚在政治上遭受的巨大损失相比更显得得不偿失了。莫斯科当局利用波兰潜艇逃逸事件做足了文章,同时也在国际上释放了政治烟雾弹。但实际上,即使没有发生波兰潜艇逃逸事件,苏联当局也会想方设法制造其他借口侵吞爱沙尼亚,因为在此前苏、德签署的秘密协议中,爱沙尼亚的命运早已注定。


“雄鹰”号潜艇到达英国后即加入了英国海军的战斗序列,而且继续悬挂波兰国旗,仍由原来的波兰水兵操控作战。“雄鹰”号在后来的作战中至少击沉了一艘德国运兵船(排水量5260吨)并杀死了船上的几百名德国士兵。在加入英国海军序列7个月后,“雄鹰”号潜艇在北海执行战斗任务时不幸触雷沉没,全艇官兵全部罹难。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