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保健店老板揭底:能假的都假了,不能卖的都在卖(注意)(转载)

wsxlwc 收藏 3 10019
导读:说到国内性保健品市场,很多人会用一个“乱”字来概括,但大家通常都是只见其表,不知其里。现在,终于有一位业内人士愿意为我们揭开这个行业的一些老底了。   我们还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性保健品并不被国家的相关法规认可,但这个合法性“可疑”的行业,却以不可阻挡之势蓬勃发展起来,其年销售额已达50亿元。这是为什么?   老万(化名)憋坏了。   他在南京性保健品市场里厮混五六年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能假的都假了,不能卖的都在卖——连小食杂店也在卖”。   可没人在意他这些年的“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说到国内性保健品市场,很多人会用一个“乱”字来概括,但大家通常都是只见其表,不知其里。现在,终于有一位业内人士愿意为我们揭开这个行业的一些老底了。


我们还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性保健品并不被国家的相关法规认可,但这个合法性“可疑”的行业,却以不可阻挡之势蓬勃发展起来,其年销售额已达50亿元。这是为什么?


老万(化名)憋坏了。


他在南京性保健品市场里厮混五六年后,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能假的都假了,不能卖的都在卖——连小食杂店也在卖”。


可没人在意他这些年的“唠叨”:媒体暗访过后就“哑了火”,监管部门听过也就搁在了一边,他自己还差点“暴露”了,而这个市场一切照旧。


老万本不想再说了——他已决定改行。可面对记者,他终于又忍不住了:“好吧,我就拿自己的这个小店当靶子,给你说说当前的性保健品市场——”


卖的是什么货?


我这个店已算是很正规的了:店里干干净净,证照齐全。当然,我没有《药品经营许可证》,可全南京几乎没有一家性保健品商店有这种证——我也是“随大流”。


生意嘛,肯定不如以前了。现在来买东西的人很多,因为他需要啊,可这样的店也很多——附近50米就有几十家,竞争太激烈,结果每个店生意都不好。我的店现在每月收支勉强能持平,已经算不错的了。


再看看我卖的都是什么东西吧。


这一块,全是润滑剂。这种叫“倍×情”,它有批号,是“消”字号的——消毒类的东西,这已算是正规的了。可你看它的说明书,“能补救女性性生活冷淡造成的不良后果”——根本就是不相干的事,真正合格的应该是医疗器械类字号。现在,全国只有山东一家企业的润滑剂产品是医疗器械批号。我这里没一样是符合要求的,但销量还特别大。


这一块全是“壮阳药”。这个“强力威哥王”,说是贵州某厂造的,可我按上面登的电话号码打过去,却发现根本就没有这家厂。我这里有四五种这类壮阳药,全部是“食”字号的,可据我所知,国家从未批准过一个厂家生产食字号的壮阳药。这种东西里面到底是什么成分,谁也搞不请,吃到肚子里,也不知有没有危险。


你看,我有《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安全套就属于医疗器械类,目前这一块要好一点。但我告诉你,南京的性保健品商店里卖的“杜蕾丝”多是仿冒的,我这里也全是假的——你一看包装就知道是假的。当然,超市和药店里卖的“杜蕾丝”还是真的,可好多人不好意思到超市去买——那里人多啊,他就到我这样的店里来买。南京有几千家性保健品商店,你想想,每天要卖多少假“杜蕾丝”!


仿真娃娃、电动娃娃也算是医疗器械类的,这个东西买的人很多。


目前国内有三四家企业生产这类产品,其中只有一两家是经过批准的。


安全方面,主要是材料问题,有批文的还可以,用的是进口硅胶;质量不好的就有问题了,橡胶味浓,质地还特别硬。关键是,我这个《医疗器械经营许可证》只准卖安全套,卖这些东西已经超范围了。


这一类是“迷情粉”,包装上标的都是“上海生产”。这些玩意儿有没有效果我不知道,但还真有人买。这种东西动不动就卖一两百元,成本多少鬼知道。


你再看这两个盒子,知道里面是什么吗?一个是米索前列醇片,一个是米非司酮片,两个算是一套,是用来终止妊娠的处方药,实际上就是药物流产用的。但因为没有《药品经营许可证》,我本来是不能卖这种药的,被查到也不得了,所以我要把它藏在抽屉里。不过你放心,它们绝对是真家伙。你看,这是“××药业”生产的,是完全正规的药。


至于怎么来的嘛,嘿嘿,是厂里出来的。我是从批发商那里进的货,一套进价也就20多元,但零售能卖到100多元。关键是,这种药不能乱吃:按国家规定,服用前必须经过身体检查,服用前后还要有监控;如果是宫外孕,随便吃这种药还会出人命的!可这种药在这里随便哪个性保健品商店里都可以买得到。


还有一种避孕药“毓婷”,它虽然不像前两种药那么危险,但毕竟也属于药品啊。然而,尽管都没有《药品经营许可证》,可全市所有性保健品商店都在卖“毓婷”,销量还特别大。


谁在买,谁在卖?


谁来买?那可真是什么人都有。


你刚才在我这儿见到的那位,是个大老板,自己开公司。也有夫妻俩一块来的,但这种情况不多,女的单独来的就更少了。来买安全套的,年轻人多一些,中老年人就主要是买壮阳药之类的东西了。要是桑拿房、舞厅、洗头店来买,那就厉害了——它们一买就是一麻袋!另外,现在有些人送礼也送壮阳药。


到我这里来买东西的人中,老客占了大头。你看这些东西多是“三无”产品吧,嗳,这么多年了,还真没什么老客因为质量问题找过我———估计他们还是不太好意思。


什么人在卖?基本上是3种人:一种是有关系的,能拿到优惠政策;第二种是以前搞医疗器械的,现在退下来了,他们有路子;第三种就是闲杂人员了,多数没多少文化,也没什么其他办法挣钱。他们一般店面很小,里面乱七八糟,比我这个差远了,老板也是满嘴胡说八道——这样的店你一看就不敢买东西了。


这几年,我发现人的思想真是越来越开放了。几年前,来我这儿买东西的很多还不好意思,红着个脸,一定要在店里转到只剩他一个客人了,才赶紧用手一指说一句“就那个”,然后拿了就走。现在就好多了,虽然挑挑拣拣的人还是不多。有些人会听我介绍介绍,我说哪个东西效果不错,他买了就走;大方一点的人还会简单问两句。比较而言,买安全套的最大方,买性用具的还是不好意思。


其实我自己也是这样:刚开始卖的时候也不好意思,家里人也想不通——干什么不行,非要卖这个?想给客人介绍介绍吧,也不好意思开口。现在就无所谓了。


这一行不讲证书,只讲效果


市内大的性保健品批发商,几年前只有3家,“管三家足以管天下”。当时我曾向媒体和监管部门举报过,但没什么效果,现在已发展到5家了。


据我了解,这些批发商一般是从外地地下工厂进货的,刚开始的方式是“委托定做”。比如说我是批发商,你是地下工厂,我委托你帮我生产一批货,我会把包装、批号等一套东西全部设计好,你帮我照此生产出来包装好后,我运出来卖。后来变成了“代理销售”,你生产什么,我就拿过来帮你卖,检验报告什么的全套都有,别人也不知道这些东西的来路,以为是真的。但不管是用哪种方式,生产出来的东西都是假的。


现在则又有了新情况:你造了一个假东西出来,好卖了,我看了眼红,我就造一个跟你一模一样的,这叫“以假冒假”。北京某公司生产的一种壮阳药,批号是真的,厂家也是真的。这玩意儿其实就是第三代“伟哥”,效果也还行,但它的批号是“食”准字的。这个牌子我卖了好几年了,今年发现有人开始假冒出跟它一模一样的东西。这种“药”的利润不得了:批发商批给我们,一大盒才20多元,里面是4小盒,每小盒装4粒。可我们卖的时候,一小盒最多能卖到七八十元。当然,那是在两年前,现在竞争激烈,市道不好,所以一小盒挣一二十元我们也卖。


即便如此,一大盒也能挣百八十元——百分之几百的利润率啊!


卖性保健品,也没什么技术含量,谁想卖都可以卖。你现在不懂吧?我马上带你去批发商那里,你拿了货就可以卖了。你要懂它干什么?


而且,只要你店开起来,货源就不要烦了,经常有人上门推销,给你介绍新产品。


你说要产品检验证书?有什么证书啊。批发商拿来的货也没证书的。你要记住,这一行不讲证书,只讲效果。你找批发商拿货,根本不用管什么证书,只要问“效果怎么样”,他当然说“好”,那你就拿货是了。


等到你卖货的时候,客人都羞羞答答的,谁还问你什么证书,他们开口也是问“效果好不好”,你只要说“效果当然好了”,他就会买。


如果你是客人,你会问证书吗?还不是关心效果?证书有什么用?


卫生不卫生?我看过那些地下工厂,就是几个工人,在一个大桶里搅拌搅拌。壮阳药就是放点药粉,然后加面粉进去搅拌;许多“印度神油”,就是消毒酒精勾兑勾兑。可是卖的时候,就不能这样说了,我肯定是说非常卫生。


你要看说明书和生产日期?有啊,你可以看说明书,几百个品种,说明书千篇一律,都是一样的,随你写,几分钱一张去印好了。只要把包装做得漂漂亮亮的,一样好卖。


怎么没人管?


我自己是吃这碗饭的,跟同行也没什么私人恩怨,跟批发商的关系还挺好,但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希望政府有关部门能好好管一管。如果一开始就管好了的话,也不会发展成今天这样。这样下去还得了吗?


依我看,问题就出在谁都可以管,却没人真正管上面。


举两个例子:安全套属于医疗器械,归药监部门管,这个很明确,所以包括安全套在内的医疗器械领域问题就相对少一些。可壮阳的东西就不一样了,它里面都有药物成分,但用的却是食品的批号。虽说食品归卫生部门管,但很难管。药物成分本身就很复杂,那么多品种和厂家,要一个一个核实,工作量太大;如果你到药监部门反映,他们一看就会说:“这上面写的是食字号,不归我们管。”


按道理,性保健品也算医药行业,从业人员应该要培训的,可是现在连小食杂店也在卖性保健品。如果要卖医疗器械,也应该有许可证,但南京的性保健品商店多数都没有,却可以随便卖医疗器械类产品。


我干这一行已五六年了,可就没发现有人来好好查过。


我记得,这五六年里,药监、质监部门从没来查过;工商部门来查过次把,就是看证照全不全,根本不管我卖的是什么东西,只要证照齐全就拉倒;卫生部门也来查过一次,那次主要是查迷情粉的。但是我们把东西收起来了,他们什么也没查到。并不是有人给我们通风报信,你看我们这一条街,总共50米长,两边全是卖这个的,他只要查了第一个,我们后面的马上就知道了。而且,他们的检查很简单,也就是看证照,齐全就算了。


按说,对于性保健品,谁都可以找到理由不管,就是工商没理由不管——只要是流通领域,不管是真货还是假货,它都该管。其实,有几大类商品,如壮阳药类的,只要工商部门真管起来的话,即使其他部门不管,问题也解决了,因为不用什么特别的技术,单从名字就可以判断它们是假的;还有一些油,如印度神油之类,不用看效果,只要看名字就知道是假的。你看我门口这个广告牌,写得那么露骨、那么夸张,工商管理人员天天从我门口走过,可就是没人过问。


我们这个地方在两个区的结合地带,就性保健品市场的问题,我曾向两个区的工商部门匿名举报过。一个区给我的答复是:这样的问题,对人体构不成大的伤害,不要紧;另一个区倒是说马上来查。他们也确实马上查了,还作出过“责令整改”的决定。可结果呢?却“整改”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我也曾多次向媒体举报过。几年前,我还带着一些记者去看过一些批发商的仓库,当时就发现里面堆了大量的假货。可是,记者采访获得的材料交给相关执法部门之后就石沉大海了,到现在不仅没有什么结果,这个市场反而越来越壮大了。

2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