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申精)在藏区执勤的经历 [版主已阅]

杨沪生 收藏 8 569
导读:这是我听一个退伍老兵讲的,为了方便转述,我用第一人称。 我们支队每个星期五下午时不时都要搞拉练,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集合上大卡车,在郊区转一圈就完了。 又是一个星期五,支队长让我们把大量的武器搬上车,我对其他战友说,形式主义呀,逛一圈回来又是我们搬下来…… 集合的时候,队长让我们把所有的过冬的衣物都带上。我这人反映迟钝,并没有想那么多。我以为是要搞一次“逼真拉练”。衣物也没多带,不过为了掩人耳目还是往包里放了一件大衣,打好了背包。 当时还不知道是“脏毒”闹事,还在保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是我听一个退伍老兵讲的,为了方便转述,我用第一人称。

我们支队每个星期五下午时不时都要搞拉练,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集合上大卡车,在郊区转一圈就完了。

又是一个星期五,支队长让我们把大量的武器搬上车,我对其他战友说,形式主义呀,逛一圈回来又是我们搬下来……

集合的时候,队长让我们把所有的过冬的衣物都带上。我这人反映迟钝,并没有想那么多。我以为是要搞一次“逼真拉练”。衣物也没多带,不过为了掩人耳目还是往包里放了一件大衣,打好了背包。

当时还不知道是“脏毒”闹事,还在保密。

卡车里放了不少武器,因此很挤。我就坐在一箱手榴弹上面,平时拉练不一会就回营区。这次好像在路上跑了很久了,我问坐在后面的排长说,什么时候到呀?排长说,还有几天吧。我说,不回营区了吗?他说,去藏区。我说,我尿急。他说,你把篷布扯开一点就行了。我@¥%#……

路上停车统一虚虚,我们上千人在路边站在一行颇为壮观,我看见对面公路一男摩托车载着一女飞驰而过。我说,那女的一定很少见这种大场面吧。旁边一哥们一边动作进行一边说,可不是,她头早扭一边去了……

晚上我们开始还是好好的坐着,后来就倒下来横七八竖的睡着了,一哥们腿放在我胸口,我的手放在另一人的嘴上,头则睡在那箱手榴弹上面。


本文内容于 6/13/2009 3:57:42 AM 被一抹紫痕编辑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