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海战役之国军众生相

人民军队忠于党 收藏 0 671
导读: 第二兵团司令邱清泉背着一支冲锋枪,突出陈官庄后神经已经失常,时而跑到东,时而跑到西,高声大叫“共产党来了”! 在包围圈内是地狱般的世界,饥额,死亡,兽行笼罩着阵地。到处僵卧着因挨饿手动而到底的尸体,因负伤和饥饿濒临垂死的士兵在地上滚着爬着,呼天号地,无人过问。连续几天的雨雪天气,一天比一天寒冷。敌人从徐州西逃时,棉衣棉被多被扔掉,所带的7天粮食也早已用尽,抢劫和在驻地挖地三尺搜刮所得的农民的粮食也用尽了,连军用的骡马也快宰杀吃完,粮食只能靠南京来的飞机空投补给。但是,食之者众,投之

第二兵团司令邱清泉背着一支冲锋枪,突出陈官庄后神经已经失常,时而跑到东,时而跑到西,高声大叫“共产党来了”!




在包围圈内是地狱般的世界,饥额,死亡,兽行笼罩着阵地。到处僵卧着因挨饿手动而到底的尸体,因负伤和饥饿濒临垂死的士兵在地上滚着爬着,呼天号地,无人过问。连续几天的雨雪天气,一天比一天寒冷。敌人从徐州西逃时,棉衣棉被多被扔掉,所带的7天粮食也早已用尽,抢劫和在驻地挖地三尺搜刮所得的农民的粮食也用尽了,连军用的骡马也快宰杀吃完,粮食只能靠南京来的飞机空投补给。但是,食之者众,投之者少,远远不能满足需要。由于粮食紧张,对投到包围圈内的物资,敌兵各部常派人去争抢,经常发生开枪火并之事。缺少柴草取暖,就拿马鞍和汽车破架来烧,甚至掘出坟墓的棺木烧饭取暖。敌人陷入饥寒交迫的境地。

而同时,部队长官死到临头却寻欢作乐,数百名从徐州一带被骗出来的女学生,遭到了残酷强暴的命运。她们为了求食,充当大官们的女文书,女护士,天天陪长官饮酒跳舞,纵欲荒淫。国民党军还把当地妇女抓来集中关在房子里纵容士兵取乐,连下级官太太也末能幸免。邱清泉在被击毙前还无耻地说:我已经四十八了,看够了,玩够了,什末都享受过,就是死也值得。一派末日王朝的景象。

解放军针对当面敌人恐惧动摇,军心涣散,士气颓丧的情况,开展了声势浩大,丰富多彩的政治攻心战。招待敌兵吃饭是一种瓦解敌人有效的手段。战士们把自制的吃饭“招待卷”抛向敌人,上面写明拿此证可到解放军阵地吃饭,以礼相待,吃完饭,愿留则留,愿走则走。那些人受不了饥饿的的国民党士兵,试着三三两两壮着胆子来吃,后来成批成群地来吃,吃完还要带些馒头。

1月8日,蒋介石得知第二兵团第七军军长高吉人重伤,特派一架教练机来接。高吉人被抬上飞机后,驾驶员急速登上驾驶室时,驾座却被剿总办公厅主任郭一予占据了。教练机除驾驶员外,只能乘坐一人。驾驶员要郭出机让座,可是一心想逃命的郭一予强硬的说:我是陆军中将,中将还不配坐飞机吗?当他们争吵时,解放军的炮火已落到机场,炸死敌官兵数人。驾驶员只好一屁股坐在中将主任的腿上,慌忙引擎,准备起飞。这时剿总总务处的上校科长黄绍宽正挤在飞机旁边,飞机推进器一转,黄绍宽的左臂被打断,他腰上裹的金条和银元落了一地。飞机中弹,机场被我控制,机场上的敌人乱作一团,争相逃命。

9日夜,国军的将领们准备利用夜间突围。可一到夜间,各逃各的,官指挥不了兵,兵不理睬官,各奔东西。一群群放下武器投降的敌人,则自动集合起来,寻找解放军。俘虏中带头的人,见到解放军就举着一小块白布高喊:“欢迎解放军,欢迎解放军”!有些下级军官连忙交出手中的手枪说:“长官,给,60发子弹,一发也没放!”


国民党军队大溃败了,解放军到各个掩蔽部搜寻俘虏,国民党第三师的一部分人在一个手拿小白棋的人的带领下走出前沿阵地缴枪投降,面黄肌瘦的士兵边走边找吃的,其领头的还跑来见解放军指挥员,哀求道:“长官,求你体谅体谅,等天黑一点行吗?”俺师长说,白天投降没脸见人。”解放军指挥员说:向人民解放军投降,还怕丢什么脸!在另一个掩蔽部门口,解放军战士向里边喊话,要里面的敌人出来集合,里面一群官太太还嚷道:“四面都是共军,上那集合?”当他们发现发出命令的是解放军时,大惊失色,连忙拍着巴掌,便向外走边喊:女人们没有枪阿!在阵地上聚集着黑压压的俘虏,解放军不时问迎面来的附录:“你们是哪一部分的?”他们总是回答:“别提的啦,我们一个人一部分!”有时没人押送的俘虏还问:“到你们俘虏营走哪条路”?潮水般的俘虏拥来拥去他们喊:“别打啦,我们缴枪”!“把枪交给谁啊?”而上空,国民党的空军还不时向下投送大批弹药物资。一个身上挂了七只缴来的手枪的解放军战士,指着这些空头的国民党飞机调皮地说:“别投啦,我已拿不了啦!”

第二兵团司令邱清泉背着一支冲锋枪,突出陈官庄后神经已经失常,时而跑到东,时而跑到西,高声大叫:"共产党来了!”神色慌张,到处乱窜,到张庙堂阵地时,被解放军战士射中六弹毙命。

阵亡后国民党政府追赠七位上将。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