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陈毅元帅

1151881663 收藏 3 2775
导读:陈毅元帅身上的那股惊天地,泣鬼神的民族英雄气概 1965年,对于中华民族来说,是个多灾多难的年代。三年自然灾害,肄虐着中华大地,苏联修正主义者逼债一步不让,苏联陈兵百力于中国北部边境,印度红头阿三也蠢蠢欲动,台湾国民党军队也在美国主义的支持下,多次派兵在东南沿海登陆,叫嚣要窜犯大陆,可以说是四面阴风阵阵,枪声不断,世界帝国主义想压垮社会主义中国! 1965年9月29日,时任外交部长的陈毅元帅,受毛主席、周总理之托,举行了中外记者招待会,并发表了气壮山河的强硬讲话,大长了中国人民的民族正

陈毅元帅身上的那股惊天地,泣鬼神的民族英雄气概

1965年,对于中华民族来说,是个多灾多难的年代。三年自然灾害,肄虐着中华大地,苏联修正主义者逼债一步不让,苏联陈兵百力于中国北部边境,印度红头阿三也蠢蠢欲动,台湾国民党军队也在美国主义的支持下,多次派兵在东南沿海登陆,叫嚣要窜犯大陆,可以说是四面阴风阵阵,枪声不断,世界帝国主义想压垮社会主义中国!



1965年9月29日,时任外交部长的陈毅元帅,受毛主席、周总理之托,举行了中外记者招待会,并发表了气壮山河的强硬讲话,大长了中国人民的民族正气,中国人民,特别是当时的年轻一代,发出了誓与敌人血战到底的惊天动地的吼声。



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斗争中,我们也会遇到许多困难的。



但只要我们发扬民族自信心,敢于斗争,善于斗争,我们一定会取得最后胜利!



怀念我们的“陈老总”,追忆他在建国以后从事外交工作的种种建树,有一件当时轰动并震动世界舆论的事,值得郑重地写上一笔。这就是陈毅同志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外交部长期间在北京举行的唯一的一次中外记者招待会。我受《人民日报》的指派,同报社的几个同事一起,参加这次记者招待会,耳闻目睹了招待会的盛况。陈毅同志坚定而灵活地领会和贯彻我们党和国家外交路线的坦荡气魄和高超水平,他作为无产阶级外交家的特有的原则立场和直率风格,特别是他体现六亿站起来的中国人民“横眉冷对千夫指”的豪迈气势,至今历历在目,使人难忘。



那是一九六五年九月二十九日一个秋高气爽的下午。北京已经披上了节日的盛装,迎接建国十六周年纪念日的来临。各国朋友,以及来自一些国家的新闻记者,云集北京,他们之中,不少是新中国的老朋友,有的是不熟悉这个年青的国家的。而国际风云的变幻,使得许多国际人士瞩目着中国的立场、态度和政策。陈毅同志捉住这一时机,决定召开一次大规模的中外记者招待会,打破我们不举行此类活动的先例,顿时吸引了在京新闻界的注意。下午两点多钟,我们急匆匆地赶到人民大会堂,只见大会堂北门,车水马龙,除了穿中山服的中国记者外,身穿各色服装、不同肤色的各国记者,络绎不绝地来到。



记者招待会的会场设在人民大会堂东大厅。那长方形的大厅,除主席台的位置外,新陈设的一长列一长列的记者席,一字长蛇形摆开,分几排排列着,大致有五、六百个座位。当时打听到,出席这次建国以来我们党和国家领导同志首次举行的记者招待会的,有近三百名中外记者。他们当中有首都新闻单位的中国记者,有前来我国访问并参加国庆观礼的各国记者,包括来自港澳的中外记者,以及各国驻华使馆的新闻官员。



近三时许,耀眼的镁光灯突然大放光明,中外摄影记者们拥上前去,抢占有利的摄影角度,陈毅同志在外交部、中宣部和新闻单位负责人的陪同下,面带笑容,缓步走进大厅。他身穿浅色中山服,戴着墨镜,步履轻快,记者们全体起立,热烈鼓掌。陈毅同志简短的开场白就别开生面。他在欢迎各国记者来中国进行新闻采访之后,话锋一转,笑眯眯地说:各国记者阁下们可要警惕啊!你们到中国来,存在着被洗一次脑筋的危险。大家一阵哄笑,会场气氛顿时活跃起来。因为“洗脑”是西方报刊经常不怀好意地诬蔑新中国对人们进行思想改造的常用词。陈老总接过来,自然地幽默地加以回敬,并赋予新的含意,手法确实与众不同。当会场安静下来后,主持记者招待会的外交部新闻司司长龚澎同志宣布,记者们可以即席提问,请陈毅副总理兼外长答复。



我记得,第一个问题是越南通讯社驻北京记者提出的,是关于当时正在逐步升级的美国侵越战争的。他问到:“美国在越南南方的兵力增到十三万,在战场上使用了各种新式武器,并且不断升级,你对美国这种作法有何评论?”



对这个问题,陈毅同志即席回答说:“越南记者同志要我评论美国政府的作法。我想,在越南南方战场上和越南北方对空作战中,越南人民已经作出了最好的评论。越南人民打败了美帝国主义的特种战争,这就是最好的回答,最好的评论。”陈毅同志有针对性地说:“越南人民能打败美帝国主义,这一点有些人相信,有些人不相信。问题是美国是侵略者,它虽然拥有不小的军事力量,但是分布在全世界,分散在它霸占着的许多地方,因此能使用到越南的兵力无论如何是有限的,这样,它在越南就处于劣势。越南是一个小国,只有三千多万人,但是,他们在进行一场正义的反侵略战争,全民团结成为一个整体,坚决抗击美帝国主义,因此,它就处于优势。”说到这里,不禁使我联想起陈老总经常喜欢引用的“十个指头按十个跳蚤”的哲理,它形象地说明了美国侵略者力量分散,分兵把口,结果是一个“跳蚤”也按不住。最后,陈毅同志挥舞着有力的手臂,加强了语气说:“有人说,美国的力量还没有用完。我说,越南人民的力量也还没有用完,全世界支持越南人民的力量也还没有用完。怎么能只看到美国的力量呢!”今天,当我们引述陈毅同志这些雄辩的话语时,美国侵略者已经被彻底赶出了越南的国土,美国的侵越战争已成为帝国主义侵略史上又一页失败的记录载入史册,但是,历史的发展往往使人难以预料,当年的被侵略者在若干年以后却变成了妄图称霸印度支那的侵略者。尽管如此,陈外长阐述的基本道理仍然是适用的,特别是对于只看到后起的苏联社会帝国主义的力量,患了恐苏症,以及以“世界第三军事强国”自居,看不到柬埔寨人民的力量的地区霸权主义者,仍不失为一帖清醒剂。



一九六四年,天空升起红核云,我国爆炸了第一颗原子弹。接着又试验了第二颗原子弹。中国成为核国家,理所当然地引起全世界的注目。当日本记者问到中国发展核武器的情况,并具体询问何时爆炸第三颗原子弹?陈毅同志以他独特的风趣回答说:“中国爆炸了两个原子弹,我知道,你也知道。第三个原子弹可能也要爆炸,何时爆炸,请你等着看公报好了。”全堂哄堂大笑。接着,陈毅同志阐述了我国在核武器问题上的有关政策:“中国并不是根据有没有原子弹,来决定外交政策。”“我们重申,大小国家一起来共同协议,销毁原子弹,禁止使用、制造、储存、试验核武器。中国制造原子弹是为了消灭原子弹,是为了自卫。中国保证任何时候不首先使用原子弹。”这无疑是我们党和国家在核武器问题上的一篇政策声明。



英国《泰晤士报》记者提了一个问题:中国是否准备同任何发展中国家分享核子知识。关于这个问题,陈毅同志的回答是:“原子技术,运载技术,当然是比较复杂的技术,中国人,亚洲人,非洲人,只要努力,完全可以掌握。”趁这个机会,陈毅同志发挥了毛泽东同志的一个观点:“中国希望亚非国家自己能制造原子弹,多有几个国家拥有原子弹更好。”这是大长第三世界国家人民志气的发言。谁人不知,那一、两个核超级大国,认为万般皆下品,唯有核武器高,挥舞核武器对中小国家进行核讹诈,而一当越来越多的中小国家打破核垄断、自己掌握原子武器之时,核霸王就只能向隅而泣了。



日本记者询问了中国的国内问题,比较引起大家兴趣的是国共合作问题和中国的第三个五年计划问题。



正好在陈毅同志举行这次记者招待会之前三天(九月二十六日),李宗仁先生在北京也举行了一次中外记者招待会,畅谈了李先生回国后受到毛主席、党中央和祖国人民的优礼相待、开诚相见的感受,劝告台湾和海外爱国人士认清大势所趋,相率来归为祖国的最后统一作出贡献。于是,当日本记者问到国共合作的可能性时,陈毅同志说:“现在北京和各省市有一个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和共产党合作得很好。新中国就是以共产党为首的,包括八个民主党派合作的局面。我们欢迎李宗仁先生参加这个合作。我们也欢迎蒋介石、蒋经国能象李宗仁先生这样参加这个合作,欢迎台湾省和台湾的任何个人和集团回到祖国怀抱,参加这个合作。条件只有一个:摆脱美帝控制,忠实于自己的祖国。其它条件没有了。”虽然后来的事实证明蒋介石顽固到底,但我党的统一战线政策日益深入人心,影响一天天扩大。今天,在扫除“四人帮”破坏之后,我们党领导下的全体社会主义劳动者、拥护社会主义的爱国者和拥护祖国统一的爱国者的最广泛的统一战线正越来越巩固、发展和壮大,可以预期祖国完成统一大业的日子是一定要到来的。



一九六五年,正是我国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二个五年计划的最后一年,陈毅同志在回答问题时展望了第三个五年计划和实现国民经济现代化的远景,指出:“明年我国将开始第三个五年计划了。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我国遇到天灾,美帝国主义对我国实行封锁,赫鲁晓夫断绝对我国的援助,我国建设曾经遇到很大的困难。经过三年调整,现在形势已经全面好转,工农业生产进入了全面高涨的新的发展阶段。……中国要把工业、农业、国防办好,达到更高的水平,还需要几十年时间,需要三十年到五十年的努力。”写到这里,不禁使人联想浮翩,前几年,由于“四人帮”的严重破坏,我国国民经济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这种情景,足以证明“四人帮”干的是美帝国主义和赫鲁晓夫之流想干而没有干成的事。幸亏我党中央及时而果敢地扫除了“四人帮”,我国的经济状况开始全面好转,我们的国家正进入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新的发展时期。陈毅同志瞩望的经过“三十年到五十年的努力”实现四个现代化的向往,一定可以在我们手中变成活生生的现实。



这次记者招待会的高潮,是陈毅同志针对当时的国际斗争实际,即席发挥了一大段话,以豪迈的气势回答国际反动派的挑战,并引用了后来在文化大革命中一再被人转引的名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都报!”



问题的提起是这样的。香港《正午报》、《香港夜报》、《国际文摘》的记者提出有关美国在侵越战争中使用香港作为据点的问题。陈毅副总理在回答了这一问题之后,针对当时赫鲁晓夫所谓中国自己不解放香港和澳门,而让亚洲人非洲人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让他们为中国火中取栗的反动宣传,义正词严地宣告,“这是恶意的挑拨。赫鲁晓夫想指挥中国的政策。我们回答说,中国的政策要由中国决定,不能由赫鲁晓夫修正主义者决定。”接着,陈毅同志激昂地说:“如果美帝国主义决心要把侵略战争强加于我们,那就欢迎他们早点来,欢迎他们明天就来。让印度反动派、美帝国主义者、日本军国主义者也跟他们一起来吧。让现代修正主义者也在北面配合他们吧,最后我们还是会胜利的。伟大的苏联人民和苏联共产党不会准许他们的领导作出这样罪恶的决定。”这一宣告,是根据毛主席的思想,把事情放在最坏的估计上,极而言之,四面八方的反动派都来进攻中国,中国人民也有这样的志气和胆量来对付。当陈毅同志以铿锵有力的语调说:“我们等候美帝国主义打进来,已经等了十六年。我的头发都等白了。或许我没有这种幸运能看到美帝国主义打进中国,我的儿子会看到,他们也会坚决打下去。”话音刚落,全场报以雷鸣般的掌声。一些外国记者急忙走出会场,抢先向全世界播发陈毅同志代表中国人民的气势磅礴的宣告。



对于陈副总理的这一宣告,当时国外有的目光短浅的人,认为这是“好战”,诬蔑中国要挑起战争。外国舆论界中,没有真知灼见的,的确不乏人在。但也不尽然。香港《成报》的评论就另具眼光:“陈毅此番话,显然直接向美国挑战。陈毅在强调,甚至美国联同苏联、英国、印度向中国大陆夹攻,中共亦不畏惧。这种谈话,可谓前所未有。陈毅的谈话,不会挑起战争,他只不过说明中共有胆量面对多面的敌人而已。”



陈毅同志在记者招待会上,还谈了中印边界问题、印巴冲突、第二次亚非会议、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中日关系、中蒙划界等问题。



陈毅副总理兼外长的答记者问,迅速传遍了世界,引起各方面的重视和研究,成为许多国外报刊的头条新闻。据当时外国通讯社报道,“美国政府当局正在认真地研究中国外长陈毅在记者招待会上的谈话,目前避免发表公开的评论。”而美新处则在九月三十日(即陈毅副总理谈话的次日)发出内部通报,要各地搜集对陈毅讲话的反应。日本的大报《朝日新闻》、《读卖新闻》、《东京新闻》等均在第一版头条位置刊登陈毅副总理答记者问的消息。《朝日新闻》发表评论说:陈毅“阐明了西方想了解的中国当前的外交政策”,“他所谈到的每一个问题都是重要的”。《读卖新闻》的评论认为,陈毅的讲话“表明中国要坚决走自己的路”;而《读卖新闻》驻北京记者写道:“陈毅在记者招待会上发表谈话,坚决彻底反美反苏。在这一年里,环绕中国的国际形势,不断地发生变化,赫鲁晓夫下台,中国原子弹试验成功,越南战争愈演愈烈,中苏又产生对立,亚非会议延期,印巴发生争端”,“中国增强了它在国际上的重要性,反帝反修路线,是根据这一年的经验,展望将来的前景以后提出来的。”这位日本记者的眼光和笔力,都相当不错。正因为陈毅副总理的答问,体现了我们党和国家的外交路线,基于对当时国际形势的具体分析,实际上我们反霸的外交政策,已初具规模。



陈毅同志的这次中外记者招待会,事先没有准备讲稿,也不可能准备讲稿,因此是即席答记者问。陈毅同志掌握了毛泽东思想的基本观点和国际形势的发展,加上他个人特有的坦率、明快的风格,不能不具有特殊的吸引力。无产阶级决不否认个人的风格,正如在一颗大树上长着不同的叶子。植根于人民,代表着人民,相信人民的力量,就能在历史的舞剧中扮演叱咤风云、富有色彩的角色。陈老总就是人们敬仰和永远怀念的一个重要角色。过去在军事舞台上,他是精通兵法、威震宇内的军事家,而后在外交舞台上,他是囊括国际风云、能攻善守的外交家。正因为如此,当时的国际新闻界,认为陈毅同志的中外记者招待会“相当轰动了世界”(日本广播协会电台),是一次“热情奔放的接见”(美联社记者罗德里克),有的指出陈毅“坦率得惊人”(英国《每日快报》),“具有巨大的逼人力量”(日本《朝日新闻》),“反映了中国的民族自尊心”(法国前总理富尔)。而外国驻北京记者“一致认为陈毅此次讲话是他们在职业生活中所经历的最激昂的讲话”。是啊!一九六五年正是新中国诞生的第十七个年头,这个在亚洲新崛起的以毛泽东同志为旗手的年青国家,理应在国际民族之林占有应有的地位,发出同自己的地位相称的最强音。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