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金猎人 正文 (2)

信周 收藏 23 7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size][/URL] 铁蛋跑进家门,他娘已经在院子的大树下摆好了小饭桌,饭菜上放着几个雪白的大馒头,一盘青菜,还有一碗自家腌的咸菜,几棵洗干净的大葱,两大碗粥,都是铁蛋爱吃的。 父亲去世的早,姐姐出嫁了,哥哥结婚后也分家出去自己过了,现在家里就只剩了铁蛋和娘。 铁蛋初中毕业就再没有上学,他已经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


铁蛋跑进家门,他娘已经在院子的大树下摆好了小饭桌,饭菜上放着几个雪白的大馒头,一盘青菜,还有一碗自家腌的咸菜,几棵洗干净的大葱,两大碗粥,都是铁蛋爱吃的。

父亲去世的早,姐姐出嫁了,哥哥结婚后也分家出去自己过了,现在家里就只剩了铁蛋和娘。

铁蛋初中毕业就再没有上学,他已经在家干了两年活了。现在钱也好挣,家里的柿子树、山楂树都成了林。他跟娘一年也有两三万元的收入,生活过得很舒服。铁蛋心想再过几年娶个媳妇,就让娘什么活也不干了,好好地孝顺娘,让娘也享几年福。

铁蛋坐下后,端起已经凉得不冷不热的菜粥,一口气喝了大半碗。

看着铁蛋狼吞虎咽的样子,娘的脸上露出舒心的微笑,她疼爱地说:“你喝慢点,别呛着了,吃饭总像有人抢似的。”

铁蛋放下大碗,抓起一个馒头,另一个手拿起一棵大葱。“咔嚓”一口咬下一大截葱,再咬一口馒头,把嘴里塞得满满的,吃得哪个香啊!

铁蛋边吃边问娘:“娘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吗?什么事?”

“你表哥不是在南方做大厨吗?我寻思着你都快19岁了,也该出去闯荡闯荡了。前段时间我对你大姑说,让她跟你表哥说一声,也在南方给你找个活干。今天晌午你大姑来过了,说你表哥让你过去。”

铁蛋立刻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连声说:“不去,我不去,我走了娘就一个人在家了,说什么我也不出去打工。”

“娘一个人在家没事,再说不是还有你哥和你嫂子吗?吆呵一声他们就过来了,能有什么事?”

“我不出去打工,我们现在不是挺好的吗?在家挣钱也不比他们外出打工挣的少,为什么要跑那么远?我不去。”铁蛋执拗地说。

见铁蛋的牛脾气上来了,娘有些生气地说:“你这孩子怎么听不进去话,让你出去打工不是为了挣几个钱,而是为了让你增长些见识,这对你将来有好处。”

“我明白娘的意思,可是南方离咱们这有好几千里地,一年也回不来一趟,再说我也舍不得离开娘。”

“你怎么这么没出息,白养你这么大。”娘显然生气了,她大声说,“男孩子就要出去闯荡,没让你哥出去娘已经后悔了。你必须出去,混不出个人样来不许回来见娘。”

铁蛋见娘真的生气了,赶紧说:“好吧,让我琢磨琢磨。”

“琢磨什么?明天娘就给你准备,过两天就走。”

“那咱家的羊怎么办?还有替人家放的那些羊咋办?”

“男人家做事不要婆婆妈妈的,不是还有娘吗?你一定要记住,出去后要像个男子汉,想好的事情就大胆地做,不要前怕狼后怕虎的。”

“知道了。”铁蛋心想看来这次自己是非出去不可了,从内心说他是真的不想出去打工,但是娘的话是不能违背的,因为娘的话总是对的。

“出去后一定要记住,来路不正的钱咱不能要,对不起良心的事不能做……”

铁蛋一边听娘说话一边默默地吃饭,吃过饭后他还要到冯爷爷那里去,一来要练功,二来跟冯爷爷告别。

放下饭碗铁蛋抓起弹弓就朝外走,娘在身后大声对他说:“别练的太晚了,早点回来。”

“嗯,知道了。”

冯爷爷坐在院子里的高腿马扎上,旁边的小桌上放着一把南泥茶壶。

一碗野兔肉,二两老烧酒,吃完饭再来壶茶,老爷子的生活赛过活神仙。只见他不时地用手抓起小茶壶,对着茶壶嘴咂上一口。

见铁蛋跑进来,老爷子马上眉开眼笑地说:“吃过饭了?”

“嗯,冯爷爷,我只能练今晚了。”铁蛋的情绪低落地说。

“哦,怎么了?”冯爷爷惊讶地问。

“俺娘让我到南方跟表哥学手艺。”

“这是好事啊,你这个年龄是该出去闯荡了,总待在山沟里不行啊,好男儿就是要行万里路。抓紧时间练一会儿,今天早点回去。”老爷子说着话站起来,慢悠悠地说,“走,去考考你的弹弓练的怎么样了。”

“好吧。”铁蛋走到屋门口,拉开院子里的灯,小院一下子被照得通明瓦亮。只见靠近东墙边立着一个跟真人差不多大小的木头人,身体各部位都制作得惟妙惟肖,躯干和四肢上还标注着穴位。

铁蛋右手握住弹弓,左手从裤兜里摸出三颗泥丸,站在距离木头人十米以外的地方。

“云门、石关、中脘、手三里……”随着老爷子不停地报出穴位,铁蛋把泥丸一颗颗快速射了出去,泥丸击中木人后随即碎裂,同时发出“啪啪”的清脆响声。

十几颗泥丸射出后,老爷子站起来走到木头人前察看情况,只见木头人身上很多部位已经凹陷下去,显然是长年累月被打击的结果,被击中的穴位留有泥土的痕迹。

老爷子点点头,看样子很满意,回过头来笑着说:“弹无虚发,不过这是死靶,你也不要太得意了,等到练活靶的时候打到这个程度就可以了。”

“应该差不多吧,飞跑的野兔子基本上都逃不过我的弹弓。”铁蛋有些得意地说。

听了铁蛋的话老爷子沉下脸来:“差远了,打野兔你可以射击它的任何部位,而你现在练习的却是射击人的穴位。要制服对方而又不伤害到他,就必须准确无误地击中特定的穴位。”

见冯爷爷生气了,铁蛋赶紧认错:“知道了,我以后一定多加练习。”

“每个穴位的功用一定要记牢,击中不同的穴位就会有不同的结果,最关键是不要给对方造成伤害,所以要把握好劲道。”

“嗯。”铁蛋使劲点点头,在冯爷爷面前他从来不敢不听话。

老爷子说完转身走进屋子里,不一会他手里拿着一只弹弓走了出来。他坐回马扎上,深情地看着手里的弹弓,黑红色的弹弓柄油光放亮。老爷子声音低沉地说:“铁蛋,这是你海子叔参军前玩的弹弓,我一直收藏着,前不久刚换了新牛皮筋,你要出去打工了,爷爷没什么好送你的,把这个给你吧。”

铁蛋默默接过弹弓,他知道这只弹弓在冯爷爷心里的分量,海子叔牺牲后冯爷爷没事的时候总爱抚摸这只弹弓,那是冯爷爷在思念海子叔。

“铁蛋,出去后要像你海子叔一样,千万不能给咱们老区的人丢脸,咱们村打小鬼子的时候死了一半人,没有一个人是孬种,从咱们这里走出去的个个都是好样的。”

“知道了!冯爷爷,我回来的时候给您带两瓶好酒。”

“好,爷爷等着你的好酒。今晚就练这些,回家去吧。”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