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饮马河漂来千条中外名烟 市民下河狂捞(图)

水师军品2 收藏 0 755
导读: 红河、云烟、娇子、万宝路、阿诗玛、黄鹤楼、中华……昨日清晨,到新都桂湖森林广场锻炼的市民突然发现,饮马河中竟漂着大量中外名烟,全是一条一条的。   网兜、纸篓、大扫帚、塑料筐……不少市民想都没想,纷纷加入了大“捞”一把的行列。   车祸?车上装得过多?这些烟来自何方?   网兜、纸篓、扫帚   狂捞河中千条烟   昨日清晨7点,70多岁的林大爷和往常一样,出门去桂湖散步。走在饮马河边,他突然看见河里漂着很多东西。   是什么呢?他透过淡淡的雾气望去,发现竟是一条一条的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红河、云烟、娇子、万宝路、阿诗玛、黄鹤楼、中华……昨日清晨,到新都桂湖森林广场锻炼的市民突然发现,饮马河中竟漂着大量中外名烟,全是一条一条的。


网兜、纸篓、大扫帚、塑料筐……不少市民想都没想,纷纷加入了大“捞”一把的行列。


车祸?车上装得过多?这些烟来自何方?


网兜、纸篓、扫帚


狂捞河中千条烟


昨日清晨7点,70多岁的林大爷和往常一样,出门去桂湖散步。走在饮马河边,他突然看见河里漂着很多东西。


是什么呢?他透过淡淡的雾气望去,发现竟是一条一条的香烟,有玉溪、娇子……对岸不少人拿着网兜、捆着长竹竿的塑料纸篓、大扫帚甚至塑料筐,在河边捞这些烟。一名男子捞了满满一三轮车,满意地蹬着走了,而上游还在接连不断地漂下来。在学门堰的闸首处,更是聚集着大量的香烟。


“好像凌晨1点过,河里就出现这些烟了。”另一位大爷告诉林说。


在河边跑步的生意人李先生也目击了这盛况空前的一幕———由于香烟的重量很轻,有人好奇捞上来之后意外发现里面并没有打湿,遂被不少市民效仿。捞香烟顿时成了早起市民们的“当务之急”。李先生看到,甚至有大爷不顾年迈,衣服也不脱就跳下河中,抢捞了七八条云烟上岸。


李先生说,从宝光大道饮马河桥开始,一公里多河段里“最少有上千条香烟”。许多目击市民与李先生的看法一致。


早起的市民各自拿着成条成条的香烟“战利品”陆续回家后,110民警得知了这一消息,来到饮马河边,并随后通知了新都区烟草专卖局。早上8点过,10多名烟草执法人员分别驾着3辆烟草专卖执法车,从河中捞起红河、云烟、蓝色娇子、万宝路、阿诗玛、黄鹤楼等品牌的香烟260多条。


发霉、发黑、发臭


全是假烟请上交


这些香烟为何会在河中漂浮?它们从何而来?在打捞处,烟草执法人员对此感到疑惑不解。但他们很快发现了一个新问题:这些捞上来的香烟全是假烟。


“我一看外面的喷码,就觉得不对劲。”新都区烟草专卖局专卖科副科长陈熠俊说,他和同事们认为,这些香烟都是假烟,无一条真烟。将这些香烟带回专卖局打开包装后进一步观察,证实了他们的判断,“阿诗玛从去年年初就停产了,现在市场上早已没有这种烟供应。”


有捞到香烟的市民慷慨地送了两条给本报记者。记者打开包装看到,一条蓝色娇子里面的烟丝已发霉、发黑、发臭;而一条云烟闻上去的气味也是怪怪的。


新都区烟草专卖局副局长杨世成对市民从河中捞走数量不详的假烟感到忧虑。他认为,这是劣质原料制成的假烟,有的甚至已经发霉变质,而且还在饮马河的脏水里面泡过,如果市民用于吸食,显然是极其有害的;要是转而低价卖给不守法的烟摊,那就是让假烟流入了市场,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针对这一大规模假烟事件,新都区烟草专卖局昨天上午召开了紧急会议,并从昨天下午开始加大市场上假烟的检查力度。该局同时通过本报,吁请捡到假烟的当地市民将假烟送交烟草专卖局集中处理。“这些假烟对市民来说毫无用处。”杨世成副局长说。


搞不懂!假烟咋个下的河


对饮马河中香烟的来源,新都区烟草专卖局专卖科科长叶青有自己的看法。


“首先,这些假烟不可能是我们这里流出的。我们收缴的假烟需要连同立案、结案文件以及物品价格清单,一起上交到市烟草专卖局假烟库,少一条都要追责。前天,在青白江一家钢铁厂还集中销毁了10大卡车假烟。”叶青认为,即便是非法制售假烟的人员,也不会主动抛弃假烟———制售假烟的都知道向专卖机构举报假烟有奖,无主、霉变的假烟一样要奖励。“主动往河里扔假烟就是往水里扔钱。”昨天,她和记者还对一些大胆猜想进行了小心求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猜想1:运假烟的车出了交通事故


叶青认为,运输假烟的车辆在河边或者桥上出了交通事故,假烟倾入河中,是极有可能的,“而且这些车辆出事后一般不会向交警报案。”按照“惯例”,假烟运输都是深夜进行,这也与假烟凌晨出现在河中的情况相符。


记者走访饮马河两岸,无人目击过前晚昨晨有车辆在这些路段上出交通事故,记者也没有在这些河段找到出事故的痕迹,当地交警也证实没有接到事故报警。


猜想2:运烟货车冒装,部分烟掉落


叶青认为,装运假烟的一般是小货车而不是大货车,因此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假烟装运时冒装,最上面的假烟在途经河边公路时掉进了河里。昨日上午,新都烟草专卖局人员走访至辖区内的饮马河上游,但未发现事故痕迹。下午,新都城西派出所调取了天网资料,上游一家粮油仓库调取了探头资料,也均未发现有交通事故———天网只照着路面,水面是个盲区;仓库的摄像头则监控该段路面,没有发现事故。对于冒装,监控目前也没有找到相应证据。


叶青因此推测如发生事故,可能发生在更上游处河段,“外面的包装纸箱和部分香烟可能被事故发生地的居民捡走了,这也能解释为什么河里没有发现纸箱。”(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