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山茶花 第二章 新兵连的军旅生活 第十节 铁血一连一排一班(二)

cnkhtd163 收藏 1 9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


有人说“当兵最苦的就是头三个月,三个月后就和养老差不多。”可是蒋辉他们下连后,紧张的训练就开始了,因为南边的行势越来越紧张,中央军委下令所有的一线部队都进入高度戒备装态,连二线部队也要展开训练,那一线部队就更不用说了,本来只是常规的训练一下子就升级成了全训,原本一些野战部队没有的训练科目也都拉了出来,把这些兵们成天给累的够呛。

下连后的第二天,蒋辉他们就学习了仆伏拳,在之后的几天里,除了第一天休整好好的休息了一天外,其他的日子都是紧张的训练中度过的,这些兵们又学习了仆伏刀(军刀),格斗综合术,军体拳,攀登,十米抓绳上等训练项目,成天把这些兵们给锤了又锤,这不,练十米抓绳这个项目上时蒋辉还受了伤呢,这是一个由四角铁架子支起来的顶天式铁架子,在顶点有一个扣吊,上面系着一根很粗的绳子,是让战士们抓着绳子运用自己的臂腕力和脚力向上爬的,在铁架子的一边还有一个小一点的铁吊扣,在这个上面是系保险绳的,训练时用一根保险绳系到战士的身上为的是防止万一出现手松开绳子掉下来不会出人命,另外有意思的是,在这两个铁吊扣的中间还系有一个很精巧的小铃铛,这个小铃铛的用途可大了,所有到达顶点的战士必须要用手拍一下这个小铃铛,让下面的教官们听到你拍铃铛的声音,以证明你爬到了顶点,并且记下你达到任务的时间。当时这些新兵们看到这么高的架子听程雪青一说要爬上去,还真是吓了一大跳,十米啊!三四层楼那么高,说爬上去就爬上去,新兵们还正看着这个玩意发怔呢,程雪青竟然在一边说,"别说你们了,连我也是第一次练这个玩意,当兵四年了还真不知道有这么个玩意。"原来,这个训练项目,本没有在常规野战部队的必训科目中,但是部队一让备战,军委和军区的那些老爷子们就把这些平时只是教材上的东西全都安排进了实训。蒋辉是在下绳时,不小心松了手,在两米高的地方掉了下来,虽说有保险绳,但是小腿还是给歪了一下,程雪青和张大海还有李乐马上把蒋辉给抬了下来,张洪生也赶了过来,一面组织后面的人训练一面让程雪青带几个人把蒋辉给送到卫生队去,虽说这只是训练中出现的情况,但是这也是正常的,因为,本来连老兵都没有练过的科目,一下子就让新兵都来练,的确是有一点狠,但是情况还算不错,张洪生用手摸了一下蒋辉的小腿,发现骨头没有问题,只是歪了一下,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平时的训练中还有受伤的呢,要是每一个兵都那么精贵,那么这些带兵的人不都全成了奶妈了。

也正是有了这个十米抓绳上训练科目,所以在南亚的丛林作战中拯救了无数士兵的生命,虽说在那个野外的环境中比这个只抓绳子的环境要恶劣很多,但是也差不多能让大部分战士如履平地,加快了行军的速度也同时减少了在行进中的伤亡。

“我说你个小战士别乱动,来到这里了就听我们的就行了。”一个带着口罩的女护士对着躺在床上的蒋辉有点责备的说道。

“我没事儿大夫,我就是歪了一下脚而已。”蒋辉着说道。

“看清楚了再说话,我是护士不是什么大夫,大夫一会儿就来。”说这话时这个带着口罩的女护士有点生气了。

"小蒋,你就不用管了,人家让你怎样你就怎样就行了,排长说了让我好好的带着你检查检查,要真是有点什么后遗症啥的你不查出来,过后可没有人管你了,呵呵。"副班长张大海在一边笑着说道。程雪青让张洪生给留下带着训练了,于是程雪青就让张大海还有刘天把蒋辉给送到了卫生队。

要说此时的蒋辉的确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主要就是脚歪了一下,根本就没有伤着要害,但是从两米高的绳索上掉下来,只是的歪了一下脚,换谁也不会相信。一会儿,军医来了,这位军医姓李,名叫牧,是配属给一营的军医,毕业于BJ军医大,在军区的大医院实习了几年又下到基层连队,本来李牧是想留在大医院的,但是也是因为部队进入了战备阶段,所有的连队军医都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配属,一般在连队中尤其是野战连队中,虽说都有军医配属进连队,但是都是一些卫生员之类的混日子的兵,他们不想在野战连队里撑受大量的训练,找人托关系当上了卫生兵,平时卫生兵的日子很好过,战士们得个小病什么的,给几片药就打发了,重一点儿的打上一个小针,大病那就是对不起你还是到大军区的医院去看一看吧,咱地方小看不了,就这么一句话就打发了,这种情况一至到战争中期的时候才有所改观,因为上面的一些大头头们看到有很多卫生兵在战场上根本对伤员就不管,当逃兵的还不少,这才马上对卫生兵队伍进行了整改,把那些托关系混事儿的主儿们全都给清了出去,把一些真正的医生给调到了野战一线作战部队,情况才有所变,而这位李牧军医呢,是属于那种有真材实学的医生,但是没有关系没有路子,才让人从大医院给下放到野战部队来的那一类人,本来李牧军医对这件事情很恼火,但是根本一点儿的办法也没有,你没人没关系什么的,光有点医术又能怎样,这个地球离了谁他妈的都能转,军区大医院没了你李牧照样开的好好的,你啊!就好好的到一营练练去吧。

李牧虽说在心中有这样那样的想法,但是一个医生的道德还是让他对蒋辉进行了很细致的检查。

“没事了,小伙子你回去后,最好今天别训练了,明天再练,只是脚给歪了一下,我再给你开一点药,你回去贴上,千万别乱动啊!”李牧检查完蒋辉的身体后一边笑着一边说道,“唉!小杜,给这个小同志拿上两贴虎牌的伤膏。”

“怎样!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回去歇一歇吧,我们两个把你给送回去,可是要马上回训练场上去的,你就在宿舍中好好的玩吧。”张大海一边笑着一边拿蒋辉开涮道。

“给你,拿好!要是丢了的话可没有人再给你了。”戴口罩的女护士给蒋辉拿了两贴伤膏。

“谢谢你大夫。”蒋辉道谢。

“我再说一边,我不是什么大夫,我只是护士,你以后看清楚了之后再说话。”小护士把口罩拿了下来生气的说道。这是一张鸭蛋形的脸,一双大大的眼睛,很有神,高高的鼻梁,一张小小的嘴,这是一张多么俊俏的脸啊,蒋辉和张大海看到小护士的脸后也是一征,毕竟有好几个月没有见的女的人了,现在在他们的眼中,就算是一个平时看来很丑的女人现在也是美如天仙,在部队中有那么一句话,叫做“当兵整三年,母猪赛貂禅”。

“对不起,我实在是忘记了,下一回一定注意。”蒋辉不好意思的说道。

“唉!你叫什么名字,我叫王小芳。”小护士笑道,因为她看到蒋辉道歉的样子很好笑。

“我叫蒋辉,唉听你的口音好像是SD的吧。”蒋辉说道。

“是啊!SD的怎么了。”王小芳的脸又顿时拉了下来,因为在部队中SD兵都是以朴实憨厚为第一印像的,有一些别的省的兵单拿这一点开SD兵的玩笑,而蒋辉这一段时间把自己普通话练得很好了,SD话都听不出来了,王小芳还以为是一个别的省的兵想拿她开玩笑呢,于是就警觉的说道。

“我也是SD的,我是L西的,你呢?”蒋辉笑道。

“是吗?你是L西的,我是L南的,咱们还是老乡呢。”王小芳一听是自己的老乡,就笑着说道。

王小芳也是与蒋辉同一年的新兵,现在在卫生队工作,营卫生队现在就几个人。

“你好,,,,我叫张大海,我是SX的兵,,,,”张大海对着王小芳说道。

“你好,有时间来找我玩啊。”王小芳回答道。张大海看着王小芳脸上一至笑个不停,脸上还泛着深深的红色。

两个人出了卫生队回营房去了。蒋辉在休息了几天后就完全的康复了,现在不光营里在大练兵,是整个部队,整支部队都在大练兵,你不练行嘛!蒋辉身体一好就加入到训练的队伍中去了。现在部队里的气氛都很紧张,连二线部队也都开始了拉练,后勤部的那些老爷们也都穿上迷彩服,扭动着那胖胖的身子在训练场上跑跑跳跳。之后蒋辉他们又进行了倒功的训练有前倒和后倒,侧倒,前仆等动作,一天的训练下来,好多新战士都摔得受不了。

接下来的日子,蒋辉他们还完成了抓避雷针上楼训练和利用露在楼外的水管下楼上楼的训练,有了上一次的教训,蒋辉小心多了,然后还有三点固定攀岩训练,最后还有双人配合爬窗户上楼,就是两个人利用窗户从一楼爬到四楼上去,前一段时间练的基本功还真不是盖的,只要是训练时注意讲的要领,就没什么事儿,力量和手劲都有了,但是越是这样越是出事儿,在训练中三排的两个老兵因为感觉系着保险绳训练,很不舒服就把保险绳偷偷的解了下来,在快爬到楼顶的时候,一个不小心,从十几米高的四楼一下子摔了下来,另一个战虽说也给吓了一下,但是一把抱住了窗户框,没有摔下去,而那一个摔下去的战士当场就死了,蒋辉等人就在一边亲眼看到。很简单这个战士的头部先着地儿,地面虽说土质松软,但是毕竟这个战士是头部先着的地儿,脖子一歪,大筋断了,所以连送卫生队都不用送了,真接送火葬厂也行,这可是一个大事件儿,出了人命,当时张洪生就征了,毕竟这是一条人命,他不是死在战场上,而是死在了训练场上的,这个事情的责任无论如何都是很大的。闫为民和汪洋当时听到马洪把这个消息报告完后也征在了那里,很快上面就派出来了调查的人,是师里下来的,王肖京陪着,情况就在那儿摆着呢,一看就很清楚,也有那么多的其他战士和干部在场,所以半天的功夫就完了,没到事发后的第四天,调查结果和处理结果就一并下来了,绝对的属于是一例训练事故,由于基层的带兵干部在训练时不经心,没有及时的发现并阻止那个两个战士解下保险绳,导致一名战士摔下训练架死亡,虽说部队也对训练中对系保险绳的要求也很严格,但是基层部队当中还是有一些干部和战士们认为是无所谓的事情,只要平时小心一点儿,就不会有事情发生,于是这件事情就发生了,王肖京和政委相永军在师里的大会上做了检讨,师长叶文成更是在大会上狠狠的把102团的这两个头头给批了一大顿,在这一事件的影响下全师以及全军都掀起了一股安全训练的运动,连军里也为此下发了专门的精神文件,闫为民和汪洋受到了党内的记过处分,马洪则是直接的给免去了连长的职务,从一毛三变成了一毛二,只不过暂不离职罢了,孔建国是一个留职察看的处分,但是也记了大过,军衔和马洪的一个样也给拿下去了一个星星,至于排长张洪生,先是一个记过处分,入党的事儿看来也得等一等了,军衔嘛本来是刚刚升的一毛一,这一下子差一点儿变成红肩膀头子,还好他在军后勤部的那位亲戚发挥了作用,没有把张洪生给打回军校去,只是在一排长的名字前边加了“代理”两个字。毕竟事情发生了谁都有责任,现在又说不准那一天还真得会打起仗来,要真是那个时候,军官和带兵的可不好找,王肖京和师长叶文杰也都深知此点。

之后部队团里的训练还是照样进行,只是在安全上加强了管理,以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在这些大量的训练差不多都完成后,上面又让从头开始训练这些科目,只不过不同的是由原来的徒手训练变成了武装负重训练,要求除了毕要的装备还要有枪支和八枚手榴弹,这一点来说对尖兵和阻击手还好一点,但是对于机枪手和火箭炮手们难度就大多了,他们除了沉重的机枪和火箭筒外,还有大量的机枪弹和火箭弹,背在身上或是绑的身上无形中增加的负担可是不容小视的。何东给累得都起不来了,汪洋感觉如果要是再有战士给累出个好歹来不好交待,就劝闫为民可是适当的减轻一下这些重装备战士的负担,但是闫为民认为如果想要在南亚那种恶劣的气候中长期作战,没有这样的训练是不行的,就否定汪洋的建议,也正是闫为民的这种坚持才使得很多弟兄们没有死在那该死的热带丛林中。

在此后的差不多大半年的时间中,蒋辉他们部队还进行了组枪训练还有盲眼组枪,还有一些常规兵器的了解和使用,有时闫为民在讲课时还讲了AK47的使用,因为YN这个国家现在装备在常备部队中的单兵火器就是这种枪之王者,可是没有一把真正的AK给大家了解,当然这些训练都是上山驻训后进行的,除了这些还有爬山科目训练,山地射击训练,隐蔽伪装训练,野战生存训练,400米登岛障碍训练。说到这里不能不提学游泳的这件事了,蒋辉本来是一个旱鸭子,不会游泳,本来就从心理上有点打怵,但是马洪还是让一连先从深水区下水,这是一个池塘似游泳池,说难听点就是原来山里老乡养鱼的池子,后来让部队给租来改了一改就成了游泳池,根本就没有浅水区,看着李乐和何东等人都下了水了,但是蒋辉就是不敢下水,最后池边就只站着他一个兵了,马洪一看,让张洪生带着几个人爬上岸,捉住蒋辉的手脚,一二三!的喊着把蒋辉给扔下了水池,如此一来不出几个回合也就学会了,蒋辉这时还真得是爱上的游泳,在山上驻训的三个月,他几乎是训练完后就和张大海或是程雪青李乐到池子里游上一游,不能不说游泳是最好的锻铁方式几个月下来,再看蒋辉的身体身上的线条那是一个美,一点多余的肥肉都没有了。

时间过的飞快,蒋辉等人的身上都有了最起码的兵味,但是离真正的战士还差得很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