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诉说 第二章坚难起步 第十节狼来了

acomlf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size][/URL]   四月中很快的来到倭寇依然没有动静。但是商会内部人员给罗承续的压力却越来越大,罗承续感到了自己在寻视防区的时候那些汉子们看自己的眼神已经不同了。但是罗承续依然在坚持。他就是怕发生一些来不急的事情。现在的他已经开始适当的减少一下每一天的工作量了。并不急于要求这些人每天都要象之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


四月中很快的来到倭寇依然没有动静。但是商会内部人员给罗承续的压力却越来越大,罗承续感到了自己在寻视防区的时候那些汉子们看自己的眼神已经不同了。但是罗承续依然在坚持。他就是怕发生一些来不急的事情。现在的他已经开始适当的减少一下每一天的工作量了。并不急于要求这些人每天都要象之前的一段时间一样高强度的工作和巡逻。但是这些并不理解的眼神并没有减少。罗承续也不去管他们,反正到了月底的时候就把危机解除吧,恶人都当了,也不在意当久一点。


十六日早晨罗承续依然在正常的寻视着每一个防区,当他走到山寨大门的时候突然一个孤儿大声的对着罗承续叫道:“二公子,烟,二公子。起烟了。”


罗承续猛的一回头东北方果然起了黑烟,一个最不好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烟的颜色只有黑色,而且烟柱子只有一根。所以说明这些敌人还在很远。


“去叫五个长老,我去东方的甲字三号哨去观察敌情。让他们发动全寨进行战争状态。叫周师傅带上迫击弩班马上赶到甲字三号哨。命令张大叔马上乘着顺风号去小码头待三天之后晚上再回来。”罗承续对着石锁说道。说完带着石柱和两个徐家兄弟出了寨门一起向着起的地方跑去。


东方甲字三号哨在黄权驻地西北六百米之外(非直线距离)的海边。由于罗承续所教的隐蔽方法进行布置的哨所。一但发现了敌船之后只需要将远处准备好的一些枯叶点着就行。这样就算是黄权那边的人若过来查看的话只会认为是山林火灾而以,只要他们没有注意到隐蔽地里的哨所就不会有太多联想。


罗承续连走带小跑花了二十分钟左右时的时间才赶到了目的地。这个时候敌人已经离得近了。看到了罗承续来了几个孤儿都让了开来。罗承续小心的走进了这个在一个小沟里架上木头形成的小建筑里。拿出望远镜仔细的看了起来。


敌人目前已经很近了,只见十几只小的鸟船与沙船连粽而行。但其吨位都很小,还没有顺风号大。但是就是这样人数也有几百了,远远的超过了自己的实力。只是罗承续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这些船只都是中国帆船,不再是那天的小早船或是其他的日式帆船。其前哨船已经在双屿东北方的大岙停了下来。十几身着青布衫裤的大汉从船上跳了下来。在周边地区侦察。由于离得实在太远了,所以罗承续就是有望远镜也看不太清。


远方的船慢慢的开始在大岙周边集中了。船身上开始有许多小的活动。看来是许多的大汉正在准备下船。看起来他们应当是在昨天就到了周边的哪个岛,然后休息了一个晚上,今天过来准备攻击的。那下船的十几个大汉们只是在小山的边缘找了找,没有见着人也就没有深入了,显然他们只是怕有伏兵而以。然后他们对着自己的船吆喝了几句,那船就回过头往回开了。过了一会儿那船与那十几只聚拢在一起的帆船接触了,很快罗承续就看到了那只船最后停在了一只杭州船边上,两船接弦,然后只见那船上一个身着灰衫的男人从船里出来与那哨船上的人言语了几句。而他的后面则跟着十几个人,显然这个人是这些人里的首领。只是由于离得实在太远了,所以根本看不清那些人的样貌。但是知道旗舰就已经达到了目的了。


就在这时身后的树林当中突然出现声音,罗承续警觉的拿起身上的连弩,防御着。而石柱则从身上抽出他的腰刀,而三个孤儿也拿出藤牌和长刀防御着。


过了一会儿几个人影出现几人才松了口气。原来是周清云带着迫击弩组成的火力班来了。周清云走得近了之后问道:“二公子。怎么样。”


“十多只船,怕是不下五百人啊。”


“这么多。当如何?”


“先看着吧。山寨里如何了?”


“都照着您的吩咐办了。现在都进入战争状态了。王大哥看着呢。要不我护着二公子去西边的哨看看。”


“嗯。算了吧,太远了,等会儿等报告就行了。”罗承续突然在看到了对方的旗舰之后有了一个想法。如果这时那海面上有一些水雷那些船会是个怎么光景呢?真是一个有趣的命题。同时罗承续也觉得自己一直太在意山寨本身的防御了,居然忘了还可以在海面上用水雷来攻击。不过那些火药已经用得差不多了。突然罗承续来了灵感。道:“那些火药好象还有一些吧。”


“好象还有几斤。”周清云奇怪的看着罗承续。只见他得意的一笑。周清云知道他这是有了新的想法了。但是罗承续不说他也不着急着问。


“下面如何应付。”


“先等等吧。记住,那使金色帆篷的杭州船就是敌酋座船。”


“哦。他等连粽而行,我等就是知道了也奈不了啊。”


“谁说的,晚上再说。”罗承续皎洁一笑。


过了三十几分钟之后那些船才一个个的到了岸边。然后上面的人慢慢的乘座着小船开始登陆。只见这些人完全没有纪律,没有队型。到了陆地上也没有专门的侦察人员到这最高点上来进行警界。就那样轻松的在沙滩上随意的或坐或站,有些还居在一起聊天打屁。


“要突袭他们吗?”


“不急。”这个时候罗承续的脑子里在飞速的进行的斗争。是现在就突袭给于敌人精神上的压力。还是不要急于爆露出自己的重要武器出来,待敌人攻击山寨的时候再给于致命一击呢。这让罗必定续感到非常的矛盾。这时几百人都下船之后也没有整队就乱轰轰的开始向着岛的中间推进。


“乌合之众!”一个孤儿眼力实在不错。居然看清楚了对方的情交。罗承续拿下了自己的望远镜,一看迷迷糊糊一片。难不成近视给传过来了?罗承续小心的注视着这个孩子。看来应当是一个刚到岛上不久的孩子。


“你叫什么?”


“回大当家的。小人名叫李贞。”


听到这个孩子叫自己大当家的罗承续确定这个孩子确实是刚到不久。不然岛上的人都只叫自己二公子。结果突然一个孩子叫自己大当家的让他觉得非常的奇怪。岛上从来没有人叫自己大当家的。不过由于目前情况危机罗承续没有深入思考这无关重要的问题了。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这个孩子与其他人不同。


他居然有名字。要知道对于孤儿来说有名字的是非常少见的。再看罗承续发现这个孩子居然肤色还比较白。看来是大户人家里的孩子。于是问道:“识字吗?”


“识一些。”


“哦,都识多少字。”


“不知道,有几千字吧。”这个孩子小心的答道。倒是让罗承续吃了一惊。几千字,自己可没有教这么多字啊。那就是说这个孩子在来到岛上之前应当是已经读书了。再多看了一眼,可能与自己一样是个公子哥吧。但是没有想到现在却这样惨。


再观察了一会儿,发现这些不知名的强人居然直接向着何飞所占之区域去了。只是那里被山挡住了,所以根本看不到。罗承续只好放弃。看来这何飞应当是光荣的成为了汉奸的一员了。


罗承续决定回去,对下面的人纷咐了一下之后与周清云开始往回走。两个再次花了个二十分钟的时间回到了山寨里。但是回去之后罗承续并没有急于招急五个长老开会。而是一头扎进了书房里,在一堆书里找了半天。这几个长老好生不习惯。但是由于是战时体制,所以几个长老不能善离职守。所以无法旬问关于罗承续的情况。只好派了周清去做为一个代表来看看情况。


周清去进了书房里罗承续正拿着一本《武论》在那里胡乱的翻着。见到周清云进来也中只是打了个招呼。


“二公子。几位长老都在等着您开会呢。”


“哦。”罗承续应了一句。他正看到了关键的地方。所以没有注意周清云的话。


周清去等了一会儿,见罗承续还是没有反应,于是再叫了句:“二公子。”


此时罗承续正看到了重要的地方。哪里还有工夫应付他啊。只是哼了哼而以。结果周清云急了起来,眼看着火烧眉毛了,这个孩子居然有工夫在这里看书。于是周清云大声的叫道:“二公子。几位长老正在等着您呢?”


“哦!”罗承续被吓到了一样的突然坐直了身体。呆呆的看了看周清云,然后皱着眉想了想:“你是说开会,不用了。敌人今天不会进攻了。让他们去休息吧。”


“什么不会进攻?”周清云呆了。他实在没有想到罗承续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二公子从何判断知人不会进攻。”


哪里知道罗承续突然拿着书站了起来,突然向着外面跑了起来。“这倒底是怎么回事?”周清云一时呆立不知道应当是去找几位长老。还是应当跟在罗承续后面。就这样看着罗承续快步的走了出去。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见空空的办公室,只好慢慢的走出。突然看到一个孩子突然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了他的面前,拿了一张纸给他,然后气还没有顺过来又跑走了。周清云惊讶的张开纸,只见一个大大的落款上注明着罗承续三个字。周清云知道这是罗承续的命令了。上面说明敌人至少今天午时之前不会进攻,要求他前往何飞的驻地进行侦察。了解敌人准备的情况。周清云无奈,除非他不服罗承续,要不然这个命令就一定要执行。商会的战时机制在罗承续提意建立商会的时候就已经定下了。战时罗承续有着最高决定权,除非他无法正常思考或表达的情况下例外。而除去周清云之外刚刚章胞也收到了一份命令。要求他把手下最为精锐陆战队的两个排派出,以班为单位监视并抓捕所有从黄权大营当中出来,并前往何飞营地的人员。并且在行动当中不能使用使用爆炸武器。抓捕过程当中尽量不要伤了他们,也不要打头。如此精锐的力量居然用去捉人,要是敌人过来了怎么办?章胞痛苦的思索着是不是要执行这个命令。


火药厂房里罗承续小心把最近两天制作出来的少量火药倒入一个猪膀光里。在他的身边则是几个孩子正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他们并不能理解罗承续的行为,但是并不代表他们不想去理解。与他们差不多,或是只大一点点的罗承续对于他们来说简直象是神人一样的被他们尊敬。所以这样难得的直接学习的机会都放过的话那是傻子。


“二公子,这个有什么用啊!”罗承续每天都给他们上课,所以他们对于罗承续非常的随便。上课的时候也是问东问西的。远不象城里那些私塾一样只让学生们整天的摇头晃脑。


“这个,这个用处大呢!”罗承续笑着答道。由于这个武器他从来都没有试过。所以心里没有什么底。所以他依然卖了关子,当然这是为了防止破坏了自己英明神武的形象。倒完了火药之后罗承续小心的把一节盘香放在口子上,然后用绳子扎紧。然后再把它放到一个倒满了桐油的木桶当中。在木桶的底部放上一小块石头。把木桶的盖子钻一个小孔,使桶让扎线的地方能够暴露在空气当中。再把木桶的盖子与桶子之间的缝隙之间填上一些造船时用于密封的艌料(麻丝、桐油与石灰的混合物),使得水无法进入其中。再用绳子将盖与桶身紧密的绑在了一起。一个简单的混合古人短慧的武器就这样被制作成了。虽然几个孩子一直跟在屁股后面问这问那的但是罗承续只是让他们自己猜这是什么。好在罗承续之前也经常使用启发式教育来教导他们。所以这些孩子七嘴八舌的说得不亦乐乎,而罗承续只是不发一言而以。


做好了这个东西之后罗承续再次回到了书房里,然后开始处理公务。由于现在是战争状态当中。所以平时与战争无关的文件就是处理完了现在也不能下发执行(商会规定)。倒是显得罗承续好象在没事找事一样。而下面四大长老差不多都急火攻心了,罗承续依然悠栽悠栽的样子。但是由于战时状态下他们除非已经要政变了,不然他们是不可以发动长老会来制约罗承续的。到现在他们才发现自己被罗承续给好好的算计了一下。


问题一直到周清云回来才得到了实际性的解决。看着寨墙下面的周清云王耀祖那急切的内心才有了一丝丝的平静。周清云和几个汉子还没有到城下他就急急的命令身边的孩子道:“还呆着干嘛。还不放下吊索。”


吊索是大木寨里战时才会使用的设备。是一个大铁支架,并在上面装有两个定滑轮,分在寨墙两边一头一个。一但战时单个的人员的出入,可以在不使用木寨沉重的大门。只需要到这个铁架下面。然后利用绳子就能够出入木寨内部。现在周清云便看到了上面滑轮不断放了的绳子,只见他走到被放下来的绳子边上,然后一支手拉住绳子,单脚踩在下面的三角环上。而上面的孩子看到了周清云抻出大母指的动作之一马上用尽了全身力气把一袋一袋的沙袋放在了墙另一边的一个另滑轮下的架子上。结果当架子上的重量大于周清云的体重的时候木架开始下沉,并拉动着绳子,并将周清云也拉上了寨墙之上。于是周清云便顺利的上到了寨墙之上。


“如何。那伙人……”看到周清云刚上来王耀袓就急不可耐的问道。见王耀祖与一起围过来的大群孩子,周清云作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然后示意这些孩子们应当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等孩子们走了之后周清云问道:“二公子呢?”


“好象是回了书房了吧。周……”


“等会儿再说。我先去见二公子。”说完周清云即快速向着罗承续所在的书房跑去。


……


另外一边,何飞所居住之营地外,只见何飞带着自己一干手下干材们纷纷立于营外等待着,过了好一会儿才见到一众假倭们迤逦而来。为首的正是前往罗承续的山寨里劝降的汉奸冯胜。在他的身边则是一个真正的倭寇,只见这个倭寇样貌三十几岁,头上留着地中海发型。虽然也是身着布衣,却不象后面的那些倭寇一般破破烂烂。而且一路行来精神抖擞,皮肤白皙。一看就让人觉得与后面的那些倭寇有云泥之别。在他们两的后面则是几个假倭,也是身着普通布衣,与后面的那些人不同,显然是其中头领。


何飞只与冯胜打过交道。所以不知道来的这些人都是一些什么人。故见到这些人近了之后就走了过去,先是与冯胜拱了拱手:“未知冯大哥大驾光临,小弟未有远迎,赎罪赎罪!”


“哪里哪里。贤弟,今天的贵人可不是老夫我了,而是这位。”冯胜待何飞站定之后立刻给他引荐身边的倭寇。道:“这位可是屿二郎大人的心腑爱将,吉川田广大人啊。”


“原来是吉川大人,久仰久仰!”何飞本是一个粗人,不通文墨。就是奉迎也极没水准。人家听都没有听过就久仰了,脸皮也算是不薄了。哪知这倭寇反应极快。点了个头之后马上回到:“何君不需客气,我等都是实心为屿二郎大人办事。今日还需要多多仰丈何君。”


一口不算很流利的官话倒是唬得何飞一楞一楞的。冯胜知道这是吉川田广这家伙有意给何飞的下马威。所以看到效果不错接上说道:“吉川大人虽是武士,但是却常年与我等商家交流,甚是仰慕我天朝文化。为人谦虚好学,实乃不可多得的良材。”


“哦,吉川大人真是能文能武。世之良将啊。小弟佩服,佩服!”两个上国人却没事玩命拍倭国马屁,估计罗承续在此真是无地自容了。但是两个狗汉奸却恬不知耻。


冯胜看到介绍了眼前的小日本之后又带着何飞越来吉川,来到了他们后面的几个汉人面前。道:“何兄,这几位就是屿二郎大人派来协助何兄的。”


何飞看到眼前一共四人,两个身高体壮的大汉,长得极象。看来是两兄弟,另外两人一个是高高瘦瘦,一张马脸。给人感觉极为阴晦。另一个则是一个大胖子,穿着与冯胜差不多的华丽长袍。一副富贵相。看得何飞心里一阵恶心。他现在也不是很富,所以看到有人比他有钱自然极不平衡。


“不知这几位英雄是……”


“哦,这边两位英雄就是近来海上闻名的大侠吴氏兄弟(与吴平没有任何关系)。”冯胜指着两个大汉道。于是何飞自然又是一番客套。


“这位就是在海上多次击退官军的大英雄陈八,陈大当家的。”冯胜指着马脸道。此人何飞倒是听过。但是心里却是极度的鄙视了一下这个家伙。打退了百来个卫所军就天天的吹来吹去的。这种人何飞是极度看不起的。照样是客套了一下。


冯胜又指着最后一个胖子道:“这位就是最近鹊起的除长立大当家的。那边最大的船就是除大当家的座船。”这个家伙何飞也只是听过一次。还是下人随便说说的八卦哪会放在心上,所以等于没听过这个家伙。不过看到他一身横肉何飞就极度的鄙视。海上之人一身这样的行头等于找死。


“好了,几位一路远来,也是累了。就请与何飞一起进屋喝杯水酒好了。”何飞道。听了何飞的话没有想到吉川却道:“我等马上就要大战,渴酒极易误事。还有改日再喝好了。”


当场几个汉人立刻不快。他们这些海盗平日里横行海上,除去那些被官员们逼到走投无路的人之外,其他的都是一些好吃懒作之辈。所以平日里这些大哥们要维持对下面人的控制酒水、食物、女人都是不必不可少的东西。现在就要打仗更是要用这些东西来激发一下士气。这个真倭不知好歹居然敢出面阻止,一下子气氛就冷了下来。


冯胜一看气氛不对马上站了出来对吉川道:“田广兄,今天远来大家都疲累之极。所以今天就让儿郎们好好的休息一下好了。待大家养足精力再以十倍之力给对面那些不知天威的猴子点颜色看看。来来来……”


吉田也发现了气氛不对。自己带来的真倭人数太少,只能做为监军用。眼下还需要这些海盗来帮助他打对面的人,所以忍了一口气任由冯胜拉着自己进入何飞所设酒席的大屋里。只是内心强烈的鄙视了一下这些海盗,并进而联系到了中国人身上。


……


“二公子。”周清云刚冲进了罗承续的书房里就见到了罗承续正在盯着窗子若有所思。但是显然这不是害怕或是紧张。这让周清云的内心一下子平静了下来。


“哦!”罗承续回过神来:“来了,如何?”


“果如二公子所料,那些人想来再过一个时辰也不一定会进攻,当真是乌合之众!一大伙人早上才上岛上就进何飞那边开始休息了起来。根本不象是要进攻的样子。”周清云兴奋得差一点就要手舞足蹈了。显然他再一次的经历了对罗承续的信任危机。


“嗯。”罗承续应了一声却再一次的沉思了起来,因为敌人越是这样放松他就越是担心。因为已方已经明确的拒绝了那些真倭。而显然这次不但有真倭,还有汉奸集团。而且这个集团的实力都远远的超过了自己的估计。而这次的汉奸军一来到岛上就先休息,首先证明他们有侍无恐。因为他们实力远远的强于已方;其实说明他们的统领还有是相当的行军经验的。至少他也知道已方是以逸待劳。又没有逃跑所需要的船只;并且,相信对方的头领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没有确定,如果自己无法确实的话其实对方也是应当无法确定的。可能……。


“二公子!”周清云的叫声把罗承续的思想再次如拉回了现实。


“啊,何事?”罗承续呆呆的问道。


“如何处理,是否将这消息告知其他弟兄们。”


“这,也好,让他们安定一点吧。”罗承续小声的说道。


“那我这就去说与这些家伙听。也让他们放松放松。”周清云兴奋的说道。就在他刚想走出的时候又突然回过身来:“二公子,侍会儿可还有何安排否。”


“未有。除非是章胞捉到了人回来。”罗承续依然低头沉思着。现在只要确定了这一点之后罗承续就能够确定目前的环境是可以接受还是坏到了极点。之后才能够制定这次商会第一次面对的前所未有的大危机的应对方法。否则与下面的人开会都是浪费时间而以。


而下面的人则不同,一听到了敌人居然在休息与吃喝自然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不再象之前那样的紧张。结果当罗承续在未时巡营的时候居然能够明显的看到眼前的这些人放松的心情。不过大战之前太过于的紧张也不一定是好事。所以罗承续也由着他们放松一下。只要他们不离开自己的岗位就行。


行致山寨里的小校场的时候居然看到了五十多个被选出来的弓箭营的孩子们居然在这里练箭。孩子们的体力实在是差,虽然不知道他们已经射了多少箭了,但是看着那射出去长短不一的落点。罗承续就感到无奈。看着看着他突然意识到眼前的一切有点问题。于是罗承续对身后的石锁道:“拿今日的时间表出来。”


石锁早已习惯罗承续这随时随地对于文书的要求。于是很利落的在身后的小包里拿出相应的记录本。罗承续翻了翻。然后在纸上点了点就把东西还给了石锁。然后向着这些孩子走了过去。


“三保,陈教官呢?”罗承续叫着营里年纪最大的一个孩子。这个孩子有十岁了,但是也只和罗承续一样高。但是年纪大毕近是懂事许多,所以罗承续成立了此营后之观察了半个月之后就指定他来作副官。这样真实的指军陈成不在的时候他就可以指挥这些孩子。


“回二公子,陈教官在寨墙上守寨呢。”这个叫三保的孩子回道。


“哦,今日你等不是未有训练吗?”战争状态下商会内部的一切常规的训练都会停止。为战斗人员尽量节约体力。


“二公子。就让我等练练吧。”一个比罗承续矮了半个头的孩子对罗承续说道。


“为何,你等不知商会的规定吗?若战斗的时候失去体力那等着被人杀吗?”罗承续怒道。违反商会的规定这事说大不大,但是说小也不小。若处理得不好会影响自己亲自定下的会规的权威。做为一个后世人他知道“有法必依,执法必严”的重要意义。


“二公子。我等都是孤苦无依的孤儿,能够活到今天都已经是造化了。”十岁的三保根本不象一个孩子。多年来乞讨的生活让他比同龄的孩子更早了解人世间的炎凉,古代孩子们没有强大的力气,所以很少有人愿意请他们做工。罗承续收留这些孩子还引来了商会里的几大长老的不满。这些孩子只有乞讨或是偷东西才能够活下去,但明中后期各地灾害不断。所以这些孩子死亡率可想有多高:“但是没有想到二公子不但愿意给我们一口饭吃。还愿意教我等识字。所以我等此生都铭记二公子大恩。现在商会有难,虽然我等力量不足,但是二公子依然愿意让我等拿起弓箭。所以我等都认为如果不能杀死那倭寇如何对得起二公子。所以大家都想再练练。希望倭寇来的时候能够多杀几个倭寇。就是死了也对得起二公子的大恩!”


说完三保居然泪流满面。“嗵”的一声给罗承续当场跪下。倒是惊得罗承续一时不知所措。而更让他惊讶的是五十多个孩子都跪了下来:“谢二公子大恩!”


罗承续突然感到了鼻子一酸,眼前影物居然变得模糊了起来。人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这些孩子们从刚生下来的时候就在生与死的边缘不断的斗争。他们是胜利者。但是更多的孩子去没有等到自己这样的人出现就失去了小小的生命。在他们朴实的心里只有简单的道理,谁给了他们一口饭吃,谁就是他们恩人。谁给了他们守护自己的权利,谁就给了他们尊严。这就是这个时代的同胞。苦难深重当中不断的挣扎,只为找到一丝的光明而以。那为什么不给于他们……。


……


一直到晚上章胞都没有回来。这让罗承续感到十分的焦急。虽然他知道晚上可能他的预计才会发生。但是人就是这样关心则乱。所以罗承续不断的在书房中踱来踱去。在白天的时候他一直都没有感到过害怕的感觉。但是到了晚上他却患得患失起来。进而越想越多,越想越离谱。在他的脑子里时时都会出现熊熊大火的山寨、绝望而死的孩子。他突然的对自己失去了所有的信心。一会儿认为自己这里算错了,一下子又以为那里不对。所以内心越来越急。而周清云与几个长老们联合提出的夜袭敌营的计划也被罗承续没好气的批得体无完肤。结果几个加起来一百多岁的大人被一个七岁的小孩子给说得灰流流的夺路而逃。罗承续知道对方人数比已方多出许多。所以他估计一但所有不确定的因素都可以在今天的晚上确定,明天一定会有一场生死大战。而敌人人数比已方更多。明天已方体力远比敌人重要。晚上偷营是可以使得敌人无法好好休息,但是要成功偷营必是商会里最有战斗力的那些人。而这些人明天一定是战斗中坚。如果他们得不到好好的消息那就得不偿失了。还有可能让自己的武器提前让敌人侦悉,那么明天可能会让敌人有所准备。所以罗承续并不同意偷营。


就在罗承续快要到暴走了边缘的时候突然一个如同天籁一样的声音出现在罗承续的耳朵里。石锁在门外大声叫着:“二公子,章胞的手下带来了一个黄大当家营里的细作。”


“好,带人到校场后面的仓库里去。”罗承续兴奋的下着命令。


一间粗木简单构成了仓库里一个满脸有着张飞的廉边胡子的大汉被绑得象一个棕子一样的跪在中间,精神萎靡的盯着地板。脸上干干净净。看来好象没事,但是罗承续估计这家伙来到这里之前一路上都有被好好的“照顾”过。几个特意安排过来的有着灯帽的油灯被调整得只能够射得到他的身上,这是罗承续看到后世的警察电视里学来的。周围站个几个实弩核箭和陆战队战士。石锁则站在门口,等罗承续到了之后他跟在罗承续的后面走了进去。看到罗承续进来一个陆战队的战士拿了一封用火漆封好的信件给了罗承续。而跪在地上的那个家伙也注意到有人走了进来,抬起了头来。


“唤何名?”一个幼稚童音传来。罗承续顺着一个孩子给他拿来的小椅子坐了下来,问道。由于光线问题这个大汉虽然想尽了办法,依然看不清罗承续的长相,只能够免免强强的看到罗承续的一个轮廓而以。但是这个家伙对于罗承续身份的好奇超过了罗承续的问题。结果只是犹豫之间头上就捱了一巴掌:“这是我们二公子。快些回话,不然有你好看。”


大汉虽然不服,不过他的胆子好象没有与其身体成正比。小心的注视了一下周边的陆战队员,老老实实的回道:“小人,小人叫田有德。”


“在黄权那里任何职位。”


“小人是谭大头领的亲信。”还算强烈的光线,凶恶的士兵,冰冷的声音。这一切的环境都在给田有德压力。有生以来他没有试过这样被人压制过,内心一种仿佛被人看穿了的感觉不断的涌上心头。而他的内心也越来越脆弱。


“哦,居然是谭洪?”罗承续笑道,虽然与已想的有些出入。但是显然自己还是有点了解这个时代的这些社会垃圾的。于是他打开了手中的信,然后就着一盏灯看了起来。


看着罗承续一个几岁的小孩子居然坐在正中。随意的张口就直呼他心目中的各个头领的大名。这让田有德非常的不舒服。但是他刚露出一点点不满的表情就被周边的陆战队员们怒目而视。


看完了信罗承续哈哈大笑,事情的发展又有了巨大的变数,也许就是新的机会。


“你等何时与倭寇联系上的。”


“已有月余了。”罗承续惊讶于这帮子家伙当汉奸还真是不一般的积极啊。


“之前联系过几次。”


“四次。”罗承续一听到四次,知道这帮子家伙看来已是箭在弦上了,四次联系不但可以价钱谈得妥妥当当的有可能还与倭寇制定了某种详细的计划。


“与何人联络。”


“与一个叫冯胜的海商。”冯胜这个被罗承续定位于汉奸的人物自然是记得清楚得很。这次居然没有想到是这个家伙在其中兴风作浪。看来汉奸的破坏力远超敌人啊。


“除信中的那几个头领之外,黄权那里可还有人参与其中。”罗承续静静的说道。


“没了!没……了。”听到了田有德的话罗承续的大脑又开始激动了起来。许多计划进入了其中,被他自己一一的挑着其中的不足,寻找着最终的方案。而这时五个长老都过来了。罗承续将信给他们自己去看。


“二公子?”王耀袓看完了之后小心的打探罗承续的意思。而罗承续只是示意他不要说话。在他的心里一个极为大胆,但是利益十足的计划浮上水面。罗承续此时激动的计划着其中的细节。


“若回信,则信会是如何模样,你可知道?”


“知道,知道。小人知道。”


“你可愿意活命。”罗承续的冷冷的话语里透着森森的寒意。让田有德不知不觉就了个冷战。


“愿意,愿意。大当家的尽管纷咐。小人一定照办。若有半分差迟……”田有德知道自己还有利用价值,但是那封信却在罗承续的手里。这样若是他一个不满意自己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就是事件的主谋谭洪都不会放过自己的。


“好了。”罗承续打断了这如同电影台词一样的无意义的话。道:“我会让人造一封回信给你。你回去复命吧。”


“谢大当家的,谢大当家的。”原本以为没命了的田有德突然发现自己居然又没事了。一下子乐得没有形象。不住的向着几大长老与罗承续磕头。然后罗承续将来带到了书房,让他照着之前的回信的样子再自己写了一封不存在的回信。然后让人放了田有德回去复命去了。而就在罗承续忙于写信的时候,章胞又捉到了一个人。


等罗承续写完了信之后还给了田有德。还没出言放田有德的时候又传来了消息。说是又捉到了一个人。于是罗承续没有急于放田有德回去,而是让人先安排他在仓库不远处的一个小屋里等着。然后与几大长老们一起阔步来到了刚才的这个大仓库里。一个同样被绑成粽子一样的家伙与田有德“享受”了同样的待遇。不过他还多受了一盘冷水,原来这家伙是被打晕了以后带过来的。乘着他还没有醒的空当罗承续把他身上搜出来的信放在灯下看了一遍,然后交由五大长老传阅。而他则开始细细的品味两封信其中的差别了。


罗承续感到奇怪,前面谭洪与冯胜在信件当中从来都只称对方的地点。如谭洪称冯胜为松江,而冯胜称谭洪为杭州。两人没有在信中写一个姓名。如果不是他们抓到了田德胜的话,光是看信根本不知谁写给谁的。但是这黄权与这个叫小犬的倭人居然互相之间都称对方的名字。谭洪的信工整且有火漆封口。而黄权的信只是一张纸则以。这黄权的水纸也太低了一点吧。


“你们认识他吗?”罗承续问道身边的五个长老们。


“不认识,二公子”周清云答道。而这个回答让罗承续有点惊讶。看来黄权使用的这个人应当不是他那个帮会当中的某个能干的人物。而是他家里,或是家族里的值得信任的人物。看来这个人才能方面应当非常的普通。


等这家伙醒过来并发现了自己的处境看起来不是很好。面对着刚才田有德所面对的情况他好象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一时间这个家伙被吓坏了。


“各位英雄,各位大爷。别杀我,别杀我。”一看到家伙家伙的熊样罗承续知道事情已经能够进入他所控制的范围当中了。


“若你让我等满意,自然不用杀你。”王耀袓痞夷的说道。


“英雄有但有所求,小人必定效犬马之劳。”看到这家伙的熊样,罗承续明白这家伙看来不是普通能够形容的。


“也不用你这废物效劳了。只需回答我等几个问题就行了。”章胞更是厌恶这种人。冷冷说道。


“英雄有何问题,旦请问来。小人必……”


“好了,你叫何名。在黄大当家的手下任何职务。”


“小人,小人贱名黄义。是黄大当家的家扑。”


“黄权的几时与倭人联系上的。”罗承续冷冷的话语,随意的叫着黄权的大名使得这个叫黄义的家伙一楞,他看来极不适应有人当着他的面叫黄权的大名。一直以来黄权的名声都不错。来来往往的各路人物都也给他一结面子。但是眼前这个象是小孩子一样的家伙居然就直呼黄权的大名,哪能够不让人楞上一楞的。


虽然极不服气,但是一看到这个孩子周边的那些大汉,感受着他们黑暗中那仿佛会择人而嗜的眼神。这个黄义还是老老实实的回道:“六天之前。”


“黄大当家的与倭寇联系了几次。”


“一次而以。”


“这小犬在倭寇当中任何职务。”


“小人不知。”


“今日之事你旦有半句胡说,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了。”罗承续说着退出了仓库。而其他的几个长老也跟着退了出去。


“是是是,小人明白,小人明白!”看着几人退了出去这个家伙才长出一口气,知道自己至少小命是晢时保住了。


黄权这个家伙罗承续一直都不放心。其实倒不是对黄权有什么偏见,而是罗承续自前一世的时候就知道人世险恶的道理,来到这里又经历了家族大变。自然不会再轻易相信那些满脸写是善意的人了。不经历时间罗承续现在根本不会轻易的信人。反而更愿意把人想坏一点来保护自己和这个弱小的商会。所以黄权会有这样的举动罗承续倒并不是说真象再世诸葛一样什么都猜到了。而是本着有备无患的原则,所以其实他本人并不确定今天的事情会不会发生。不过由于他没有与章胞说清楚行动的目的。所以就算是今天没有拿到这个人也不说明他的智慧不足。但是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当真想做汉奸。不过这汉奸也不是好当的,现在他就棋差一着了。看来这家伙的小命也不久矣,而自己今天那个突然的灵感却因为这两封信的出现而完成了最后的拼图。成为了一个可以实行的计划。于是罗承续倒是想要开一次会了,他希望得到所有长老实心的了解了自己的计划之后能够有效的执么,因这个计划有太多变数。所以万一长老们在执行的时候有一丝不理解的地方就无法有正确的应付突发事件的能力。所以他突然的拉着几个长老们来到了自己的书房里。


“几位长老,大家都看了那两封信。如今看来我等是走到了悬崖边上了。再往前一步可能就是万劫不复了。”


“怕他怎地,大不了就是一死。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难不成还似北边那些东西不成。平日里都一个个大义凛然,哪里晓得都是一些熊包。”章胞显然没有想到黄权和他的手下的龌龊,所以显得非常的激动。把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罗承续花去大量精力给他陪养的冷静与思考一下子就抛到了爪畦国去了。而除去他之外其他人一个个的都是愁眉苦脸的,都呆坐着不说话。


“二公子。依你看来当如何呢?”周清云见几人都不说话,而自己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解决眼前这九死一生的局面,所以扫了一圈众人之后又看向了罗承续。让他惊讶的是罗承续居然神情轻松的也在打量着屋里众人。于是他明白罗承续可能是有主意了。内心一喜脱口而说。其他四人见到他的话也抬起头来疑惑的看着罗承续。


而罗承续也不谦虚,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显然我等如今日只有背水一战。否则就是死路一条。虽是这样,但是居面也没有到一点希望都没有的地步。承续不才刚才想到一些不成熟的想法与各位长老参详参详。”


几人没有想一如此困难的居面罗承续都有办法。马上便都热切了起来,必近能活下去谁也不想死。而其中周清云更是兴奋,道:“二公子旦说,只要能够保下性命我等唯二公子驱使。”


“好,若有不足也请和位长老斧正了。我发现……”罗承续于是花去了大半个晚上与几人来计划破敌的计划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