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三卷:地上最强 第六章:台湾仍在战斗(1)

醉长生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0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08.html[/size][/URL] 第六章:台湾仍在战斗(1)   大地皇朝总军部内忙碌非常,电话铃声加呼喊声比集市场更嘈杂,成群军官手抓卷宗都是用小跑的在一间间办公室和楼层之间穿梭。   会议室内,熊伏狰将沙盘上的一面小旗从哈尔滨市拔出来插在吉林省舒兰市上面,牡丹江市至宁安市的三面小旗拨出,轻轻放进一旁的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08.html


第六章:台湾仍在战斗(1)

大地皇朝总军部内忙碌非常,电话铃声加呼喊声比集市场更嘈杂,成群军官手抓卷宗都是用小跑的在一间间办公室和楼层之间穿梭。

会议室内,熊伏狰将沙盘上的一面小旗从哈尔滨市拔出来插在吉林省舒兰市上面,牡丹江市至宁安市的三面小旗拨出,轻轻放进一旁的托盘里。三面纸张做的小旗应该是不重,可搁在手里却是重如千钧,因为那是三个陆军师,确实沉重。

熊伏狰再将江西省赣州上的一面小旗也拔了下来,插在会昌市上。摆摆手,两个军官立即在背后墙上的巨型地图上标明现在这几个部队的位置。

“海南、广东、山东、黑龙江,开战三个月,我们已经沦陷了近四个省。”熊伏狰转过身来,背起双手在长桌边慢慢踱步,到了孙续背后站定,垂下眼睑瞧着那颗油光发亮的后脑勺,恬淡地继续说道:“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军丧城失地这样快?”

满座各大提督、总参、将军,全无反应,端坐如钟。

“没人知道?我知道。”熊伏狰轻轻拍了拍孙续的肩膀,“因为我军有个好榜样。”

孙续差点跳将起来,汗珠顺着鼻尖颗颗下滴。

“孙提督,十一天内就丢失了朝鲜半岛,这我不追究你的责任。东北重镇向来为日本垂涎,而且要与我朝隔开一个安全地带,所以日军在朝鲜投入兵力之大,连我也未所料及。可是,为什么连弹药库、水坝、发电厂、军工厂等等这些要地没有被破坏掉?”

孙续强自镇静地答道:“驻朝鲜方面军的王司令报告:正在各个地点埋设炸药时被朝鲜抵抗组织阻止,人数和火力都高过我军数倍,我军不敌,奋力作战后是不得已才撤退的,所以才来得及破坏掉。”

“哦,原来是这样。”熊伏狰恍然大悟似的点点头,“那么我再问一个问题,挺常识性的问题。龙骑兵团驻朝鲜方面军是十七万兵力,武器装备的标准仅次于陆军第一军,甚至其他普通野战军都远不及你。请问,如果我告诉你,有……就算两倍好了。有三十四万朝鲜人成组织的拿起比龙骑兵团更精良的装备,将十七万正规军击败,致使二百五十七处应该破坏的要地只有十一处被炸毁,你相信么?”

“我……这个……”

“你有装甲兵,有火炮,朝鲜平地间就突然出现了一支强大的军队将你击败?唔,就算是这样吧。十七万军队,撤过鸭绿江的还有十六万五千人,打不过那些莫名其妙出现的朝鲜军队,却还有这么多部队成建制的安全撤回?扣去那些几乎就要与日军交上火的部队,简直没什么损失嘛。”

孙续粗大的喉结上下滚动,谨慎措辞说道:“这是……王俊侥的责任,属下一定追查到底!”

“追查?不必费神了。季提督。”

“到!”季紫衣腾身立起,锐利的眼神如鹰隼般投在孙续脸上。“禀恭亲王:王俊侥已于今日凌晨被辽宁省廷卫军逮捕,正在押解进京!”

“嗯。你看,季提督已经代劳,孙提督就大可不必费神了。”熊伏狰轻松地继续说道:“等押进了京再问问他怎么跑得那么快的吧。命令会合陆军第4集团军在吉林就地坚守,却在辽宁被逮捕,腿脚倒是挺利索的。好吧,这事且放一边。这有第三个问题,我希望你能够回答。孙提督,仅仅一个月内,五十三万龙骑兵团已经全部退回了云南广西。五十三万的编制,回来却有百余万人,一个连级军官就带了一个妻子和两个情妇,再加两个孩子,队伍还真庞大。携带的东西什么都有,不乏鸦片烟土,就是不见重装备。那么这些重装备在哪儿呢?”

“撤退得……太快了。”

“噢,太快了,的确不慢。季提督,请给我。”

“是。”季紫衣打开公事包抽出份报纸,隔着长桌双手恭上。

熊伏狰将报纸摆在孙续面前,手臂越过其肩膀在报纸上的几张照片处点了点。“我记得你看不懂日文,不过照片拍得很清楚,你应该看得明白。那些花费朝廷巨资配置的重装备都在这里。”

几张照片都是成群成群的日军站在一排排火炮、坦克、装甲车前高举手臂欢呼胜利的样子,孙续看得嘴里发苦。

“这些文字写的是什么呢?皇军攻占的火炮阵地上连炮弹箱都没有打开,缴获的坦克油箱里也满满是油,皇军武威强大,大地军丢盔弃甲,溃不成军,一枪未放便闻风而逃。孙提督,请问这张报纸上的新闻是怎么回事,我仅对这第三个问题的答案比较感兴趣。”

“这是……属下没有亲临敌前,没有掌握好战局,指挥……指挥上失误,恳请恭亲王责罚!”

熊伏狰微微一笑,离开孙续背后回到自己座位上,“责罚?我这里最重的责罚,也是我最大的权力,就是奏请皇上将你撤职。”

孙续也不敢抬头看谁,汗如雨下的连连接道:“是,是……”

熊伏狰慵懒地靠坐在椅背上,淡淡道:“但是可惜了,我这里还不够权力责罚你。”

孙续心下一松,马上又一句话差点让他心跳停顿。

“因为你并非仅是畏敌如虎而已。雍亲王?”

长桌另一头的熊伏霸也不多废话,打上衣兜里掏出封信,直接一推滑到孙续面前,冷声道:“怎么解释?”

孙续盯着那封信呆若木鸡,汗湿重衣。

熊伏霸厉声道:“水木司令官阁下钧鉴:让地千里,不与兵戈示尔,矣诸军要设施也无毁坏,乃示我之诚,此为无稍虚伪。尔取云广,我内响应,必战事可定,西南半壁尽落尔囊中。事成,富贵荣归尔矣,我矣不与尔分利,只求一职安身。若纳我言,即可遣使密商。若不纳我言,或疑我诚未必全真,乃请示下如何。”

孙续坐定不动,状似镇定,其实已是快晕了过去。

“水木司令官阁下是谁?”

“……”

“西南方面派遣军司令官水木八千代?”

孙续眼前已是天旋地转,咬牙道:“这……不是我的笔迹!是刘四贞写的!”

熊伏霸冷笑道:“我这还只是背诵了一次,你连信封也没打开,怎么就知道是刘四贞写的?你部辖70万之众,怎么就明确认识刘四贞一个区区团级军官的笔迹?刘四贞一个团级军官,又有什么资格给水木八千代写信?信中的海口,刘四贞夸得出来?水木八千代瞧得上他?孙提督,你认为你这个逻辑合不合理?”

“……”

“其实我也知道,这信不是你写的,的确是出自刘四贞之手。因为发个电报太随便,显不出你的诚意,要你自己写,信万一落在季提督手里,你有几层皮也不够扒的,只能是要你的亲信写了。是么?”

孙续舔舔嘴唇,艰难地说道:“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一定是有人陷害我!”

“陷害你?哼哼,知道信是哪儿来的么?不错,还真是有点陷害的意思。”熊伏霸突地变脸,嘭的猛一拍桌子厉吼:“这封信是水木八千代遣人送来的!”

孙续突然就看见了一线生机,“是!这一定是他的离间计,想皇上,二位王爷,列位同僚对我起疑,是为了让我军自毁长城!”

“长城?请孙提督就不要侮辱长城这两个字了。”熊伏狰这辈子也没发过脾气,语气依然恬淡,“这封信上有水木八千代的亲笔回执,他的汉字写得还真不错,拿出来瞧瞧?”

孙续僵坐不动。

“本王,大地皇朝内阁首辅,恭亲王熊伏狰,以大地皇朝总领军务大臣的名义命令你:打开它。”

孙续哆哆嗦嗦地打开了信封,视线一落到信纸下方的一行红字上便变得呆滞。

“写的什么?给列位同僚念念?”

“……”

“需要我再下一次命令?”

孙续脸如死灰,“……卑贱、下流、无耻的支那猪,我用得着你作内应?你也配和我谈条件?”

在座的还有聂奔雷、洪炎、杨威三个提督,就连老太极的洪炎都是脸色唰的变得血红:丢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