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反劫持中别再轻易让警察去“近身搏斗”

姜文兆 收藏 36 4225
导读: 如今各类劫持人质以要挟和勒索的犯罪在与日俱增。其原因主要在于某些报纸和人员以“保护罪犯人权”为幌子,公然发表文章声援劫持者,遂使得效仿者日众劫持者日多;有关机构对实施绑架者过于宽容和软弱,迷信于“说服”而不敢采取断然措施,也在客观上助长了实施劫持者的气焰。欲扭转这一被动态势,就必须揭露批驳袒护劫持者的谬论和严厉打击劫持犯罪的双管齐下。别再轻易使用人尽皆知、代价高昂的化装“近身搏斗”,应采取更有效更坚决的打击手段,以努力避免和减少警察的无谓伤亡。对那些在规定时限内仍负隅顽抗、威胁人质生命的劫持分子


如今各类劫持人质以要挟和勒索的犯罪在与日俱增。其原因主要在于某些报纸和人员以“保护罪犯人权”为幌子,公然发表文章声援劫持者,遂使得效仿者日众劫持者日多;有关机构对实施绑架者过于宽容和软弱,迷信于“说服”而不敢采取断然措施,也在客观上助长了实施劫持者的气焰。欲扭转这一被动态势,就必须揭露批驳袒护劫持者的谬论和严厉打击劫持犯罪的双管齐下。别再轻易使用人尽皆知、代价高昂的化装“近身搏斗”,应采取更有效更坚决的打击手段,以努力避免和减少警察的无谓伤亡。对那些在规定时限内仍负隅顽抗、威胁人质生命的劫持分子应坚决击毙之。这才是保护被劫持人安全,降低警方代价的最好方法。如果完全听命和满足于劫持者的种种要求条件而优柔寡断,势必限于被动之境而付出更大代价。

在同绑架、劫持、凶杀和抢劫等严重刑事犯罪的斗争中,人民警察理所当然应该战斗在第一线,为保护国家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必要时即使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此乃职责之所在,使命之所系。因此才有了近些年每年牺牲的公安干警都达数百人之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就可以轻忽警察的生命安全,动辄便让他(她)们去做本来可以避免的无谓牺牲。尤其是在反劫持犯罪时,随随便便地就指派警察化装同劫持者搞“近身搏斗”或“人质替换”是经不起推敲的,还可能是很不负责任的。此时,化装后的警察将以赤手空拳去面对歹徒的枪口与利刃,随时都可能遭到枪击刃刺而伤亡。如此做法风险高、代价大、很笨拙。2008年3月20日发生在山东聊城的一起劫持人质案中,假扮医生的特警陈春龙在趋前夺刀救人质时,被劫持人质的犯罪分子利刃割喉而不幸牺牲。类似的血的教训应该足以引起领导者的深刻反思,也是今后必须记取的殷鉴。在面对凶残的劫持者时,有的居然指派女警察化装后替换人质而使之置身于枪刀临头(喉)之险境。诸如此类都非常值得商榷和反省。除非万不得已,指挥者不该行此险招!劫持犯罪者大多已失去理智、情绪极不稳定,他们随时可能将人质杀害。

而今遂行劫持、绑架、凶杀等暴力刑事犯罪分子,就是严重危及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就是我们改革开放新时期最凶的恶敌人。敌人不投降,就叫他灭亡!来不得半点的“温良恭俭让”!这是保护人质和警察生命的需要,是严厉打击劫持犯罪的需要,是维护社会安定的需要。只有这样才能震慑和遏制劫持犯罪行为的多发与猖獗,才能让那些潜在的劫持者明白:企图以劫持人质来实现目的是一条走不通的绝路,继而不敢轻易去步其后尘。如此坚持做去,劫持人质犯罪必然会与日俱减。倘若对那些草菅人命、拒绝投降的顽抗之敌坚决击毙,而不是搞什么化装后的“近身搏斗”,特警陈春龙等又何至于牺牲?是一个悍然劫持人质、以剥夺他人生命为要挟条件的歹徒生命重要?还是一个打击犯罪保护群众的人民警察生命重要?如此浅显的道理都搞不明白?太匪夷所思了吧!

因为情感坐标和价值观念的趋同,“护罪媚劣”者荒谬地反对严惩劫持者不足为奇。然而相当数量的警方居然也依循着所谓“时评家”的歪理邪说,放弃严厉打击的手段而一味依赖于口头说服或者化装后的“接近擒拿”。这类缺乏胆识底气、形同姑息迁就的方式不仅导致反劫持的效果不彰,还极易造成警察和人质伤亡。如果对劫持者提出的无理条件有求必应、照单全兑,在某种意义上无异于对犯罪分子的一种纵容和鼓励,无疑会助长其嚣张气焰。加之当今许多蹩脚电视剧中屡见不鲜的此类场景,愈发成为现实中劫持犯罪分子之最好范本与实例,他们只要“照葫芦画瓢”即可便捷地将“劫持”付诸实施。必须清醒地看到:以化装的警察去接近歹徒伺机制服之而救下人质,在早些年也许还无可厚非。可现在仍然沿用这老一套做法已经很难奏效。连弱智者都能够猜得到:那个给劫持者送水、送饭或送医的人就是警察化装的。既然如此,又如何能瞒得过歹徒?在“自保”心理驱使下,劫持者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向接近者或人质开枪动刀,反而加大了他们被杀害的可能。在2009年6月3日发生在武汉大学的劫持案中,化装成送饭人员的特警还没靠近就遭到劫持者开枪击中头部便是这样的例子。有鉴于此,在反劫持犯罪时非万不得已,就不要再搞什么“近身搏斗”了。应该珍视警察的生命,要对他(她)们及其家人负责。警察也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也有父母妻儿。

解救人质是反劫持犯罪的重点。如果有更好的、更有效的、更安全的办法时,为什么非要用那极易造成牺牲的,危险性很大的落后方式?致使结果变得更困难,更糟糕呢?当面对某一劫持犯罪案件时,首先上场的就是喊话说服和劝导,但切不可迷信和停留于此。劫持者若依然冥顽不化死硬抗拒而且在规定时限内拒绝放下武器、释放人质,警方这时就应毫不犹豫地将之击毙!因为除此之外别无选择!如果给社会造成“通过劫持人质就可以达到自己要求和目的”的错觉,必然要引发更多人去铤而走险如法炮制!我们的社会又如何能安定得了?人们又哪里会有安全感?无论是什么人,一旦他选择了以劫持人质来实现自己目的就意味着已踏上了一条绝路,如果不悬崖勒马只能自取灭亡。而且完全是咎由自取!因此决不可一味地迁就劫持者,为此即使付出一些代价也是必要的。而且今天付出的代价,是为了今后少付或不付代价。这个道理是显而易见的。2004年9月1日,恐怖分子在俄罗斯别斯兰市中学劫持千余名师生要求释放被捕的同伙。为了不给恐怖分子开此恶例,以免引发更多的劫持事件深陷被动。当时的俄总统普京坚拒劫持者的谈判要求,毅然决然地动用武力毫不留情地歼灭恐怖分子,化解了人质危机。尽管当时付出相当代价,但是较之避免了日后的劫持多发、危机频仍、代价高昂还是值得的。迄今5年来,俄恐怖分子再未搞此类劫持事件。因为他们已经认识到面对强硬的俄政府和有关机构,那种劫持只能是徒劳的和自取灭亡的。

现在评论界有些人专门以“护罪媚劣”为时髦,他们打着“维护罪犯人权”的旗号,公然反对击毙那些草菅人命、顽抗到底的劫持犯罪者即为其中一类。这些以“犯罪分子人权代言人、捍卫者”自居的写手们,念兹在兹地为那残忍暴戾的严重刑事犯罪分子们助威打气,讨要“人权”。可是对处于劫持者枪口或尖刀之下,随时会被杀害之人质的人权和生命权却视如敝屐、置若罔闻!这种声援庇护劫持犯罪等行为,已经严重侵犯了被害人的人权和生存权。此等“时评家”对于各种暴力犯罪行为的袒护纵容决不止于“客观”上了,即使在其主观上也已经是“心挂情牵、感同身受”。他们不遗余力地支持和鼓动犯罪,诟病指责司法机关打击犯罪,横眉冷对被害人和警察生命权等种种举动,再清楚不过地暴露其内心“爱恨情仇”的真正渊源和取向。若不能尽快地改弦易辙、洗心革面,这类写手同样会堕落为人民的敌人。对于那些拒不中止犯罪、顽抗到底的劫持犯罪分子只能是坚决击毙,别无他途。那些忠于人民勇斗犯罪,身处对敌斗争第一线的警察们生命宝贵,若非特别需要别再让他们去和劫持者搞“近身搏斗”了,而是应以坚决打击顽抗的劫持者为首选,决不动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