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靖皇帝扒掉大臣裤子打屁股

老人与狗 收藏 2 4174
导读:   正德十六年(1521年)三月十四日,一生玩闹的明武宗死于他自己精心营造的“豹房”。被他的荒唐行径搅得晕头转向的朝臣们,在不得不表示悲痛之余,恐怕心里也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但是,他们面前马上又有了另一个棘手的问题。武宗这个皇帝生前并没有儿子,他也没有兄弟,这接下来由谁继位就成了一个极大的问题。后来,在首辅杨廷和的主持下,取得了张太后的支持,群臣们迎立兴献王之子朱厚璁做下一届皇帝。   兴献王是明孝宗的弟弟。朱厚熜是他唯一的儿子,也是明武宗的堂弟,在宪宗诸孙中年纪最长,所以按照继承顺序,他最有资格


正德十六年(1521年)三月十四日,一生玩闹的明武宗死于他自己精心营造的“豹房”。被他的荒唐行径搅得晕头转向的朝臣们,在不得不表示悲痛之余,恐怕心里也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但是,他们面前马上又有了另一个棘手的问题。武宗这个皇帝生前并没有儿子,他也没有兄弟,这接下来由谁继位就成了一个极大的问题。后来,在首辅杨廷和的主持下,取得了张太后的支持,群臣们迎立兴献王之子朱厚璁做下一届皇帝。


兴献王是明孝宗的弟弟。朱厚熜是他唯一的儿子,也是明武宗的堂弟,在宪宗诸孙中年纪最长,所以按照继承顺序,他最有资格。但是,当四月二十二日朱厚璁到达北京城外的时候,进城的礼仪却成为了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说来也简单,那就是朱厚璁是该按皇太子的礼仪进城,还是该按皇帝的礼仪进城。这或许在现在人的眼中根本不算一回事,不管按什么礼仪,他总归是要做皇帝的。但是,在以理学为主导思想的明代,这个礼仪问题就成了了不得的大事情。朝臣们要按照皇太子的礼仪迎接朱厚璁入城,但朱厚璁却不答应,他认为武宗遗诏里是让他作皇帝,不是当皇子的,所以坚决要按照皇帝的礼仪入城。几番交涉,朝臣们终明世宗于受不了“无君”的压力,经过一个“劝进”的程序,以皇帝的礼仪把朱厚璁接了进来,继皇帝位,是为明世宗。这次小小交锋,皇帝全胜,但是,这不过是个前奏,真正的大戏,还没有开始呢。



世宗刚刚登上皇位,五月,首辅杨廷和便上奏,认为世宗“宜称孝宗为皇考,改称兴献王为皇叔父兴献大王,兴献王妃为皇叔母兴献王妃”,也就是说,世宗要过继给孝宗皇帝为子,要管孝宗皇帝叫爹,而要管自己的亲爹兴献王叫叔父了。但是,由于世宗是兴献王唯一的儿子,杨廷和就建议把益王的二儿子再过继给兴献王。



或许大家已经头晕脑胀了,这样把儿子换来换去的,真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世宗接到这个上奏,十分不满,认为父母怎么可以如此地颠倒。他从湖北安陆接母亲蒋氏入都,蒋氏听说了朝臣们的这个决定,也特别地生气,道是自己的儿子怎么一下子成了别人的,于是留在通州,拒不入京。



皇帝的态度如此强硬,朝臣们却也是毫不相让。或许他们吃够了那个把礼仪规矩当狗屁的武宗的苦头,所以对于这个新皇帝,就一定要对他确立起礼仪的权威来。于是朝臣们统一口径,献上一篇《崇祀兴献工典礼》,一定要皇帝管自己的亲爹叫叔父。但有个小臣张璁,很会揣摩皇帝的心意,就上书一篇,引经据典地给皇帝找出可以管自己的爹叫爹的理论根据,皇帝很高兴,可朝臣们一致认为这家伙是大大的奸邪,把他赶出了京城。这时宫里恰巧发生了火灾,于是首辅杨廷和便上纲上线,说这是老天爷对违反礼教之徒的惩罚,只有世宗管爹叫叔父,才能得到老天爷的宽恕。皇帝虽然至高无上,但毕竟只是“天子”。老天爷这个爹发了话,不敢不听,只先好向朝臣们妥协。

但是,皇帝的妥协只是暂时的,火灾一过,他又旧事重提,还是坚持要管自己的亲爹叫爹。由于那个小臣张璁,朝臣们的统一战线维持不下去了,根据世宗是否该管他亲爹叫爹,出现了两大派别,一派反对,以首辅杨廷和为代表;一派拥护,以张璁为代表。这个张璁由于合了世宗的心意,已经被擢升为翰林学士。两派争得热火朝天,个个引经据典,理论充足。皇帝于是听得晕头转向,不过按他的心意,肯定还是要叫自己的亲爹为爹的,所以,就把反对的最厉害的首辅杨廷和罢免。一时间很多朝臣纷纷辞职,但皇帝铁了心要管亲爹叫爹,对此也听之任之。君臣争执不断升级,最终酿成了一件轰动朝野的大事。



嘉靖三年(1524年)七月,坚持皇帝应该管亲爹叫伯父的朝臣,一起聚在左顺门外,匐伏跪下,不停地大喊着“太祖皇帝,孝宗皇帝”,放声大哭,声势之大,连金銮殿上的瓦片都摇晃起来。他们宣称,要是皇帝不管亲爹叫叔父,就一直跪着哭下去。



百官如此大哭,自然惊动了紫禁城里的皇帝,他看到如此闹法,也很心烦,就叫了个太监出去,劝那些大臣散去。但这些大臣们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一定要皇帝管亲爹叫叔父。一来二去,终于把皇帝惹恼了,他下令让锦衣卫把哭声最大的官员一百三十四人统统抓起来投入诏狱。第二天,又把剩下的九十来个人也抓了进去。并且做出决定,对这些人统统廷杖。



廷杖,其实就是把大臣按在朝堂上公开打屁股。这种通过皮肉触及灵魂的办法,可以追溯到隋朝,但只是偶尔一用,到了金元,才流行开来。明太祖朱元璋打出“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旗号,建立了明朝,不知怎的,却对这自“鞑虏”才发扬光大的当堂打屁股情有独钟,竟使之成为了有明一代的特色。或许,他是有点平等思想的,觉得小民既可以被打屁股于公堂之上,大臣安得不能被打屁股于朝堂之上。但是,按照传统的“刑不上大夫”的观念,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按倒大打屁股,实在是一件极其侮辱人的事。不过,在明代前期,对于被打屁股的大臣,多少还存了点体面,允许他们穿着裤子,还要拿一块毡子裹起来再打。后来到了明武宗的时候,太监刘瑾当政,他对朝臣们恨之入骨,就开始在大打屁股的时候扒下他们的裤子,让他们在众目睽睽之下光着屁股“通过皮肉触及灵魂”。在世宗之前,当堂打屁股打得最厉害的是明武宗,他曾经因为朝臣们劝阻他南巡,打了一百多个朝臣的屁股。不过以武宗之玩闹,在打完屁股之后,居然也收敛了一阵,不再提南巡的事了。现在他这个堂弟虽然不像堂兄那么玩闹,却是个阴沉忌刻之人,他决定了的事情,没有人可以改变。



3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