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恩仇录 卷六 醉卧沙场君莫笑 第151章、李璮之乱(1)

头顶边关月心系天下安 收藏 2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8549.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胜广揭竿秦社覆,

窦杨起衅隋廷亡。

休怪盈廷多仗马,

乱世由来愁断肠。


“大帅,孙子曰[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再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请稍安毋躁!”陆秀夫拉住正要叫帐外传令兵进来的李庭芝,轻声说到:“大帅,敌军火器犀利,我军强行攻城必损失惨重,难道你不等李璮他们后天倒戈了?拉拢他们可废了敝人不少心血呀,差点被李璮扔进油锅烹了……”

“哦,君实莫怪!本帅一时义愤,忘了这件大事了。且说说李璮他们起义的事情,你有几成把握?”李庭芝不好意思地说道,刚才听陆秀夫讲述蒙古人屠杀汉人的事情,一时怒发冲冠,忘了前不久秘密指派陆秀夫前往益都(今山东青州市)游说李璮的事情了。

十几天前,李庭芝大军从盐城到徐州的途中,陆秀夫自告奋勇前往天国山东,去策反驻守在益都的李璮及其岳父----山东省副省长王文统。李庭芝左思右想后同意了陆秀夫的提议。

陆秀夫带了几个随从,乔装改办,来到了益都李璮府上。李璮见到陆秀夫拜帖大怒,命人于堂前立一大鼎,贮油数百斤,下边用炭烧,另选身长高大武士一千人,各执刀在手,从府门前直摆至厅上,才唤陆秀夫入见。

陆秀夫整衣冠而入,行至府门前,只见两行武士威风凛凛,各持钢刀、大斧、长戟、短剑,直列至厅堂之上。陆秀夫晓其意,并无惧色,昂然而行。至厅前,又见鼎镬内热油正沸,左右武士以目视之。陆秀夫微微而笑,近侍引至李璮面前。

“陆先生,你莫非欲效法郦食其说齐故事?汝不自料,欲掉三寸之舌乎?陆秀夫,油鼎已经准备好了,如果你不知好歹胡言乱语,休怪本将军慢待读书人,把你推出去炸了!”李璮怒目圆睁,剑眉倒竖,大声喝问道。

陆秀夫大笑道:“人皆言齐鲁多贤!谁想堂堂李大将军惧一儒生!”

李璮转怒道:“本将军何惧你这手无缚鸡之力的酸秀才?”

陆秀夫道:“既不惧陆某,何怕敝人来游说汝等也?”

李璮骂道:“驴日的陆秀夫,你欲作李庭芝的说客,来说本将军绝天向宋,是也不是?”

陆秀夫笑道:“吾乃李帅府中一儒生,特为李将军利害而来,你却设兵陈鼎,以拒一使!何其度量之不能容物耶?”

李璮闻言惶愧,即叱退武士,命陆秀夫上前赐坐,问道:“天、宋之利害若何?愿先生教我!”

陆秀夫道:“大将军欲与天偕亡,还是欲与宋同昌?”

李璮叹了口气,问道:“本将军知道你们[反天联盟]兵多将广,但最终鹿死谁手,还不得而知!”

当时缅军还没到达昌盛城下,所以忽必烈一夜全歼60万大军的光辉战绩还没发生,李璮并不知道天军的战斗力强大,所以心中对50万天军抵挡300多万“反天联盟”大军不报胜利的希望。

“我家主公李大帅乃命世之英豪,李将军亦是一时之俊杰!巴蜀虽有山川之险,齐鲁空有三江之固,[反天联盟]300万大军打败天国蒙鞑指日可待!若李将军与我家主公共为唇齿,假以时日,李将军你封疆齐鲁,进则可以兼吞天下,退则可以割据一方,总比你如今在天国治下,不但你义父的封地被蒙哥没收,而且你也谨小慎微,委贽称臣于蒙鞑!如果你答应倒戈易帜,吾皇加封你为鲁王,世袭罔替!只要是你打下的地盘,都是你的食邑……如果你不答应我方条件,李帅则兴兵来攻,齐鲁将被我主公顺流而进取,如此则将军之齐鲁之地不复为你所有矣!”陆秀夫斩钉截铁道:“秀夫鲁钝,若李将军以愚言为不然,敝人愿就死于将军之前,以绝说客之名也!”

言讫,撩衣下堂,望油鼎中便跳。李璮急命左右止之,请入后堂,以上宾之礼相待,并于次日悄悄地带着陆秀夫到济南参见自己的岳父王文统,密谈了很久……

“大帅,依卑职之见,李璮和王文统易帜、倒戈有9成的可能!”陆秀夫胸有成竹地说道。

“何以见得?”李庭芝不置可否道。

“其一,蒙金战争中,金朝那些据地自雄的大地主军阀纷纷投靠蒙古。蒙古统治者为了笼络他们以加强自己的实力,一律[因其旧而令官],又授与行省、领省、大元帅之类头衔,让他们世袭管辖原来的地盘,军民兼管。这些大地主军阀头目[尽专兵民之权]数十年,专制一方形成了强大的割据势力。虽然从去年开始蒙哥进行改革,把封地没收,军权集中到军政部手中,但这一举动也损害了各地军阀的既得利益,早已经在酝酿造反之事;

其二,李璮的养父、养母都发源于49年前的红袄军。杨安儿、刘二狙、郝定等领袖先后牺牲,余部由杨安儿妹杨妙真和李全领导,两人结合后队伍逐渐壮大了起来。但是,马贩出身的李全在扭取了红袄军领导权后即走上了投降道路。42年前,李全降宋。一面火并其他红袄军,大量囊括、积聚财宝,一面在大宋和金朝之间邀功,博取高官厚禄。当强大的蒙古军队进入山东后,李全又于34年前投降蒙古,以[岁献金币]的条件换取了[山东淮南行省]的官职。他充当蒙古官吏后,为了向蒙古贵族表示效忠,迫不急待地进行备战,准备攻宋。而把持我大宋朝廷的史弥远犹粮钱不绝地滋补这个叛徒。苏北射阳湖地区的百姓曾经气愤地说[养北贼,戕淮民]。果然,20年前,李全突然发兵攻扬州,大宋军民奋起反抗。次年正月,李全败死。李全死后,杨妙真逃回山东,养子李璮承袭其父益都行省职。从那年底,李璮专制山东三十余年,在对宋、对蒙的关系上完全继承了他父亲的故伎,或假名攻宋,向蒙古要钱要粮要官,或沼名联宋反荣。但其真正的目的只有一个:[尽专兵民之权]。”陆秀夫喝了一口茶,继续说道:

“其三,李璮为了达到割据山东的目的,牢牢不放自己的兵权,蒙古朝廷数征兵,诡辞不至。前年,李璮攻海州(今江苏连云港西南)、涟水等四城,大张克捷之功,以图攫取军功,蒙哥曾经加封为其江淮大都督。李璮又谎报敌情,乘机大修益都城堑,骗取稿赏赐银、兵器等物。李璮发动兵变是处心积虑的,三十余年来,其前后所安凡数十事皆侗疑虚喝,抉敌国以要朝廷,而自为完缮益兵计,其谋亦深矣……所以,综上所述,蒙哥从今年年初开始,剥夺了李璮等汉将的割据实权,他们怎能善罢甘休,北人汉族军阀都和他一样,心怀叛志,只要李璮、王文统起兵后,即可一呼百应!”

“好好好!哈哈哈……”李庭芝兴奋地仰天大笑,“也罢,那本帅就等李璮、王文统后日兵变后再攻城!不过,明日还是到归德城下,和刘整谈一谈,看能不能将其劝降!”

“是呀,不战而屈人之兵,方为上上之选。毕竟城中绝大部分都是我大汉子民,攻城难免多有死伤,如果刘整降了,就再好不过了。卑职在此预祝大帅马到成功!”陆秀夫拱手说道。

第二天一大早,李庭芝点齐兵马,整装来到归德城下5里处停步,派出一名亲兵打着白旗,到归德城下喊话,约刘整到城下3里处单独面谈。

刘整(1208----1275年),邓州穰城(今河南邓县)人,与李庭芝是老乡,同在南宋名将孟珙手下干过一些时日,加之后来都成为宋国的名将,彼此私交深厚。所以,碍于情面,答应了李庭芝的要求。

“武仲兄,多年不见,现在还是和以前一样意气风发、神采飞扬呢!”李庭芝在马上远远地向刘整拱手施礼道。

“祥甫老弟,别来无恙?”刘整回礼,感慨万千道:“有道是[人生何处不相逢],谁知你我兄弟一场,现在居然相逢在两军对垒前!唉,人世沧桑,世事难料呀……为兄以前的恩帅李曾伯曾经作[水龙吟]一首,很能表达现在我的心情!”

说罢,刘整抑扬顿挫地唱到:“归来袖手江湖,不妨左右持螯白。凉宵幸对,一轮端正,娟娟秋色。万宇冰清,千林霜缟,更无云隔。对金茎露冷,铜壶漏静,梧阴转、画桥北。 堪叹平生辙迹。算纷纷、为谁驱役。兔蟾应笑,蝇蜗累我,中年虚历。抖擞吟情,徘徊舞影,可怜佳夕。怅力微心在,梦中一曲,似黄楼笛。”

刘整祖上几辈都生活在关中地区,金末时投奔南宋,隶属名将孟珙麾下,宝祐二年(1254年)随李曾伯入蜀,选拔为将,屡建战功,不断获得升迁。他一直很感激李曾伯。

------------------------------------------------------------

李曾伯(1198~1265至1275间) ,字长孺,号可斋。原籍覃怀(今属河南)。南渡后寓居嘉兴(今属浙江)。通军事,曾任四川宣抚使、湖南安抚使等职。为官多有实绩,有名于时。曾与权臣贾似道同任边帅,对边境之事,知无不言,所以遭到嫉恨排挤。李曾伯集中有诗、词、文。文多为奏疏表状之类。诗没有显著特色。他的文学成就主要体现于词。其词今存 200余首,长调占绝大多数。作者是热心事功的用世之臣,自言"要流芳相期千载,肯区区徒恋片时欢?",所以他的词不屑作莺娇燕昵之语,而喜用慷慨悲壮之调,抒发忧时感世之情。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