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三卷:南美洲 第二十二章:再出发(一)上

红色猎隼 收藏 10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8545.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


“身为一名基督徒我想你一定对眼前这样的场景感到很厌恶吧?”走到厄尔斯的身边,“天堂旅”的新一任领导人艾依提用娴熟的英语低声问道。“怎么会呢?虽然我并不信仰安拉真主,但是我一直以来都对贵教虔诚的礼拜很是欣赏。法国科学家路基.喜鲁迪先生所说的那样‘礼拜是按照星球的运行轨道布置的。把人投入了宇宙规律的怀抱之中。礼拜的动作把所有存在物的一切最基本的动姿集于人身。礼拜的站立如山岳、植物和树木;鞠躬、叩头、起立好似星辰的东升、升高、西落,象椰枣林和生物向生命之母——大地点头致意……。”身为一名英国军情六处的职业特工,厄尔斯拥有着完全可以随需要而变更的好恶以及必要可以用于夸耀地狱的渊博知识。

“礼拜把全世界的穆斯林连成一体。朝拜的方向着一个中心—麦加—形成围绕地球的环行带。这象征着穆斯林之间的高度统一。礼拜时间按地球经度的不同而不同,使每一时刻都有人在不间断的朝拜洪流中高低起伏。路基.喜鲁迪先生的著作我也读过一些。我真的很佩服你们西方人,可以将一切的丑恶幻化成美好。”艾依提依旧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可以听到的声音继续说道。

“我不太明白,你所说的意思?”虽然对于艾依提的弦外之音,厄尔斯事实上已有所了解。但是他还是选择了用一脸懵懂来应付。“事实上所谓的礼拜不过是一种精神麻醉,让每一个穆斯林都更为狂热在宗教的大旗之下去战斗,去杀戮。” 艾依提依旧微笑着,但是他的笑容背后的狰狞却令身为职业特工的厄尔斯也不寒而栗。

“你这个伪信徒,当同胞们都在虔诚的祈祷时你在作些什么?”突然艾依提厉声呵斥着将一个看起来不过15到16岁的孩子从礼拜的人群之中揪了出来。用力的抽了两个耳光,然后大声的对着所有在场的“天堂旅”士兵咆哮道:“有的人在礼拜时感觉不到接近真主的甜美和与真主倾吐肺腑的乐趣。因为他们在礼拜时并没有接近真主,与真主交谈,谈的并不是肺腑之言。他们的礼拜只不过是些机械的动作,他们的舌倾吐的是大脑没有领悟的语言。他们的思想远离真主。人在礼拜之中,心却在安排着礼拜后的事情,安排的或许是迷误和邪恶。他们就好象瞎子在欣赏艺术杰作,好象聋子在听音乐晚会,他们不可能享受到其中的乐趣,其中的艺术美难以浸入他们的心房。指你的养主起誓,对我说:有谁讨厌与他的创造和化育者相会?谁会讨厌向养主倾吐感谢、纪念、祈祷之言呢?”虽然刚才还在用异教徒的语言亵渎的神灵,但是这并不影响艾依提在转眼之间成为安拉在人世间的代言。

“有多少象他这样的人真在世界各地蛊惑着原本应该善良的信徒从事着人类之间最险恶的杀戮和掠夺啊?”望着艾依提在人群之中昂奋而张扬的模样,厄尔斯此刻惟有默默的叹息。与英国和欧盟所策划的“天堂旅”在巴厘巴板所展开的针对中国石油企业的恐怖袭击相比,艾依提的计划显得很小家子气,但是却血腥和残忍的多。

“这座物产丰富的美丽岛屿是真主安拉赐给我们每一个穆斯林的礼物,但是此刻来自北方大洋彼岸的异教徒们却来到这里,侵占着我们的家园,亵渎着我们圣域,他们将我们真主的子民当作奴隶和牲畜,将我们的女人卖为娼妓。安拉的子民们,你们说我们应该怎么办?”在一通义正词严的咆哮之后,艾依提举起了自己放在一片的俄制AK—74SU型突击步枪大声的喝问道。

“杀死他们……杀光他们。”在所谓虔诚的信仰面前,人世间的道德和法律并不能约束这些极端主义者狂热的欲望。“对!杀死他们,用那些异教徒肮脏的血液来洗刷我们的耻辱……圣战士们……出发吧!”当艾依提那满是胡茬的双唇吐出最后的一个音节之后,他选择用手中的杀戮武器来为自己的豪言壮语注脚。

在印尼内战结束之后,可以说在全世界的华人圈内都掀起了一场南洋淘金的新热潮。资源丰富的印尼素来有“热带宝岛”之称,拥有丰富的石油、天然气以及煤、锡、铝矾土、镍、铜、金、银等矿产。因此据史书记载,早在唐代(公元九世纪)华人已开始定居苏门答腊与爪哇;到了郑和下西洋时(十五世纪),爪哇岛上更出现华人聚居的村落,可见华人成为印尼的少数民族,如从唐代算起已有千余年之久。但是在荷兰殖民时代和后来的苏加诺、苏哈托时代,华人却一直遭到了印尼政府的歧视性待遇。

而通过一场内战,在中国远征军的帮助之下,重返雅加达执政的林光昭,一方面为了尽快的恢复国家经济,另一方面也为了能借助全世界华人的支持而压制在内战中被推到自己对立面的印尼本土的穆斯林族群。因此林光昭在印尼大力推行各项明显倾向华人的经济、法律和移民政策。通过对全世界华人企业来印尼投资的各项优惠条件,以及几乎畅通无阻的移民通道。在印尼内战结束后的短短3个月之后,便有来自全世界各地超过300万的华人抵达印尼,他们之中即有来自中国内地两手空空的打工族,也有港台地区腰缠万贯的企业家。但是无论他们来自那里,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是龙的传人。

“在印尼华人不能大笑的历史终于被埋葬了。”面对着一片生计勃勃的印尼华人社会。林光昭的政策似乎得到了最好的回应。但是这种矫枉过正式的倾向却令依旧占据着人口优势的穆斯林种群的不满和不安。失业、贫困、萧条和抱怨成了印尼穆斯林社会的全面写照。虽然在苏哈托统治的中后期,他们的生活就已经是这样了。但是这不影响他们将所有的过错推给华人。

不过在依旧保持着10万中国驻军的爪哇岛,面对着雅加达之战血腥的记忆以及林光昭麾下不断壮大的印尼联邦军和内卫部队。印尼的穆斯林们虽然满腹的愤恨,但是最终也就是咒骂几句,干点砸个车窗、抢个皮包之类的小动作而已。但是在与爪哇岛一水之隔的加里曼丹岛,情况却大有不同。

爪哇岛是印尼经济、政治和文化最发达的地区,自然也就成了全世界华人来印尼投资和工作的首选之地。与之相比加里曼丹岛大多数时候显得少有人问津。而羽翼未丰的林光昭政府在平定和繁荣爪哇岛的同时,暂时也抽不出更多的力量去照顾加里曼丹岛方面,因此与爪哇岛的安定和繁华相比,印尼华人最早的落脚点—加里曼丹岛却几乎陷入了半无政府状态。

加里曼丹岛的地势是中间是山地,四周为平原。南部地势很低,成为大片湿地。在此定居已有千年历史的华人主要分布在沿海地区。岛的内部是森林,南部湿地很少有人进去,只有一些被称为达雅人的原始部落住在森林里。而对雅加达政府心怀不满的印尼穆斯林极端组织便是利用这一特点,早在印尼内战爆发之前便在加里曼丹岛的中部地区建立反政府据点,呼啸山林。而在养寇自重的普拉塔里中将的暗中扶植之下,内战之前印尼政府此前的多次清剿都无功而返。而内战爆发之后,“天堂旅”更是趁势作大。最终形成了印尼政府控制沿海地区,而“天堂旅”盘踞内陆的局面。

不过这一情况在最近的几个月里发生了一些变化,随着世界各地涌到印尼民主联邦的华人移民和投资者越来越多。爪哇岛内几乎已经达到了饱和状态。因此越来越多的后来者将目光转向了与爪哇岛隔海相望的苏门达腊岛和加里曼丹岛。而由于地域相近的关系,在苏门达腊岛华人资本要面对来自东盟企业的竞争,而投资加里曼丹岛的话,则几乎是毫无阻碍。因此很多后来的华人投资者选择了在扎根于加里曼丹岛的处女地之上。

华人投资者的投资方向主要由两个方向:一是在一些沿岸地区人口较多的城市投资建厂,如正处在赤道线上的港口城市—坤甸。这是华侨最早抵达加里曼丹岛的地方,现在华人也很多,市上大部分商店是华人开设的,因此中国风情很浓。因为是平原,这里的河道四通八达,渔业发达,椰子树也很多,椰干用于出口。因此很多华人会在坤甸等地落脚。

但是更多的投资者的方向却是农业和矿业。毕竟由于占据人口多数的穆斯林不善于生产,所以内战初定的印尼民主联邦劳动力成本并不比中国大陆占据更大的优势,唯一吸引力仅在土地成本。不过对于精明的商人而言,土地成本的优势显然在农业和矿业方面比工业更为明显。因此很多华人来到加里曼丹岛开始经营属于自己的农场或者矿山,通过种植热带经济作物和挖掘矿石获得回报。但是这两种产业都要求他们离开相对安全的沿海地区,进入危险的内陆。而这就给伺机而动的“天堂旅”创造了机会。

艾依提的计划简单而直接,那就是利用华人投资者深入内陆的契机,袭击那些由华人经营的农场和矿山。“这不是土匪行径吗?”对于艾依提的提议,厄尔斯一度嗤之以鼻。在他看来这种小打小闹根本无法触动中国政府的神经。相反会令“天堂旅”名声扫地。“只要运作得当,在今天这个社会,媒体的力量可以将娼妓包装成圣女,将乞丐装扮成国王。我们这样的行为同样可以有高尚的理由。”最终在艾依提的坚持之下,厄尔斯只能同意了对方的计划。

艾依提首先将目标瞄准了深入南加里曼丹省的中国私营矿产企业。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数百名“天堂旅”的武装分子分乘着数十辆小型货车闯进了一家来自山西的中国煤矿企业的露天矿区,毫无防备的中国矿工们好奇而惊愕的注视着这些荷枪实弹的闯入者。在黑洞洞的枪口面前,习惯于挖掘的矿工们唯有一一举起黑糊糊的双手。

“只要不反抗,我保证你们所有人的安全。”令厄尔斯感到惊奇的是艾依提竟然内操着一口略有些生涩的汉语向劝告着那些矿工们不要轻举妄动。“这……”和艾依提一样戴着头罩的厄尔斯不免有些疑惑的看着对方。“这是安拉的神迹!” 艾依提的声线透过蒙着大半张脸的***头巾显得是那么虚妄和狰狞,仿佛来自于地狱的声音。

在两个“天堂旅”士兵的拖拽之下,一个体态臃肿的胖子被从矿区办公室的桌子地下拉了出来,在他身后还有一个面容娇好、身材高挑的华裔女孩。“你就是矿主?”艾依提依旧用中文问道。“是……是的……我就是这里的……这里的老板……翟……翟……”不知道是因为过于紧张还是天生就有些口吃,总之这位发迹于中国煤都—山西的煤老板“翟”了几遍都没有“翟”出自己的全名来。

“翟老板?是吧!别紧张嘛!”艾依提微笑的走了过去,突然作出了一个使劲嗅了嗅的姿势,然后用脚轻轻的踢了踢这位翟老板湿淋淋的裆部。“别……别……别杀我……。我有钱、不是人民币……是……是美金……还有车子……加长悍……悍……悍马……。”虽然在国内也曾是黑白通吃的主,但是毕竟养尊处优惯了,看到眼前这一群如狼似虎的“恐怖分子”,这位翟老板竟已经吓到小便失禁。

“别紧张……我们不是为了求材来的,只是想请你帮忙演一出戏而已。” 艾依提冷笑着用手中的AK—74SU型突击步枪顶起翟老板肥硕的下巴。然后看了一眼他身后的那个女孩,突然冷笑道:“翟老板……你这个年纪还骑这样的烈马,难怪你的前列腺这么不中用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