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开始关注自己的天空?

xiaoheyu 收藏 0 53
导读: 100年前,冯如制造了中国第一架飞机。 “冯如是中国军事航空倡导的第一人,我们不能忽视他所代表的精神和价值。”在“中国航空百年暨空军建军60周年纪念活动启动仪式”上,中央军委委员、空军司令员许其亮说。而与此同时,空军有关研究人员对冯如的军事航空思想的研究,也全面展开。 事实上,100年前,冯如就已经提出,空军是保卫国家利益的最有力的武器。而2009年5月25日,中国空军司令员许其亮称冯如为“中国航空之父”。 正当中国空军悄然开始战略转型之际,这背后有着什么启示? “军用利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00年前,冯如制造了中国第一架飞机。

“冯如是中国军事航空倡导的第一人,我们不能忽视他所代表的精神和价值。”在“中国航空百年暨空军建军60周年纪念活动启动仪式”上,中央军委委员、空军司令员许其亮说。而与此同时,空军有关研究人员对冯如的军事航空思想的研究,也全面展开。

事实上,100年前,冯如就已经提出,空军是保卫国家利益的最有力的武器。而2009年5月25日,中国空军司令员许其亮称冯如为“中国航空之父”。

正当中国空军悄然开始战略转型之际,这背后有着什么启示?

“军用利器,莫飞机若”

1909年,冯如驾驶着自己制造的飞机,飞到5米高、804.7米远。当时,美国《旧金山考察者报》在头版刊登了冯如的大照片,惊呼:“在航空领 域,中国人把白人抛在后面了!”“当时中国人在航空领域,与世界的差距只有6年。”空军专家董文先对本报记者说,“今天这种差距不是更小了,而是更大了。 ”“我们要宣传冯如,就是要确立新的空天观。”董文先说。

当英法等少数几个国家的陆军开始尝试用飞机进行战场侦察时,冯如就提出“军用利器,莫飞机若”,“倘得千只飞机分守中国港口,内地可保无虞”。

在没有任何战争实例佐证的情况下,冯如已经感觉到:飞机用于战争必将彻底改变战争的面貌。“百年之后,他值得我们重新审视。”董文先说。

6月5日,在“冯如飞行百年研讨会”上,空军指挥学院战略教研室教授乔良少将感慨道:“这位英雄的价值似乎并没有被发掘出来。我们站在当下,也没有摆脱冯如对天空的理解。”

“在全世界范围内,当时航空都还是一个少有人涉足的尖端领域,作为一名从科学技术相对落后甚至封建迷信思想深厚的国度走出的冯如,不自卑,不妄自菲 薄,不空谈,低调而扎实地努力,大胆探索,敢于创新,敢于抢立世界科技前沿,这样的精神尤值得后人思考。”中国工程院院士冯培德甚至认为,“冯如精神”是 一种不可忘却的至为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冯如的“根脉”

最近的100年间,各国空军力量,走过了一段从作战工具,到重要作战手段,再到主要作战手段的历程。

不过,在21世纪“空天时代”,空军的责任空间和存在价值,或许却还未被中国人所普遍感知。

1912年,冯如在广州郊区作第二次飞行表演时失事,被葬于广州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墓。9年后,意大利著名军事理论家杜黑发表《制空权》一书,书中写道:“飞机在战争舞台上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以往战争的面貌。未来战争将出现一个与陆上战场、海上战场并列的空中战场。”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杜黑极力主张组织500架轰炸机对奥地利进行战略轰炸,但未被采纳。1916年底,杜黑在寄给意大利内阁成员的备忘录中尖锐 地指责意军统帅部和总参谋部的作战指导错误,猛烈抨击陆军总司令指挥无能。恼羞成怒的上司们把杜黑送交军事法庭并判处他一年监禁。

直到各国真正认识到空军建设的重要战略意义时,杜黑这本奠定制空权理论基础的著作才风行于世界。“外国人称冯如为‘东方莱特’,我认为他也是‘东方 杜黑’。冯如和杜黑在同时期,对航空发展前景有着近乎相同的敏锐观察和对飞机价值的深刻认识,这样的远见卓识,十分难能可贵。”董文先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冯如的朴素观点比杜黑《制空权》的一些提法早了15年。

事实上,在同一时期,美国航空兵军官威廉•米切尔也主张美国应当建立独立的空军,接连在报刊上发表文章,介绍战略轰炸理论,并将文章和汇编成书,取名《空中战争论》。

2004年,米切尔死后68年,美国国会授予美国退役准将威廉•米切尔上将军衔,并授予他“美国空中力量之父”称号。

英国1985年版《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上,杜黑被称为“意大利战略空军之父”。而现在,冯如被命名为“中国航空之父”。事实上,各国都在寻找本国空军战略的基因,用制空权理论占领思想制高点。

“我们重新认识冯如,是期望将其精神和意志的根脉,植于中国空军大梦想、大追求之中,收获大作为、大成就。”《中国空军》杂志主编张冀安对记者说。

营造空军“软实力”

冯如、杜黑和他的继承者们在20世纪第一个十年结束后就一直在酝酿的事情,在20世纪最后一个十年结束时终于成为现实。

“军队的自我意识是国家利益的拓展和延伸。”空军指挥学院的乔良少将说。“我们国家的航空意识、空军意识、空天意识和空天世纪,这些概念在群众中比 较生疏。”董文先认为,我们的空军文化,需要得到普及和强化。“意识的觉醒,对于军队来说至关重要,对于民众也至关重要。”乔良认为,迫切需要在理论和战 略思维上形成“空军情感”。“要站在国家的角度、民族的角度、发展的角度,思考和认识新世纪新阶段来自空天领域威胁的严峻性、维护国家空天安全的紧迫性、 推进空天力量建设的必要性,确立新的空天观,赢得全社会对国家天空、对我国空天力量建设的关注和支持,这是空军发展的阳光、雨露和春风。”

当新军事革命的浪潮汹涌而来时,我们需要革新的决不仅仅是手中的武器装备。“随着信息化为主导因素的3.0版本战争形态的出现,符合这一版本战争所 需的新技术、新装备大量涌入军营。毫无疑问,已经升级的军事战略、新战争样式和武器装备,需要相应升级为3.0版本头脑的人来谋划、指挥和操控。当一件新 事物出现时,我们不仅要知道它是什么,更要知道它意味着什么。这就需要我们必须树立大的军事文化观念,培养一种与我们的责任、使命,与手中的先进兵器相适 应、相感应的品质和思维。”《中国空军》杂志主编张冀安如是说。

中国人已经在准备更深更远地关注自己的天空,飞豹、歼十升空,大飞机研制项目、先进航空装备的不断研发,这些都让你感觉到我们国力的触角正在延向天空的远端。

军事配置观念转变同时,军事理念亦需要加速跟进,时代需要强化这种认识和精神。

“我们需要对国家天空进行深入的考量,从人类文明因天空的开发利用而更新升级的高位上,思考国家的安全与命运,标定空军的航向。”空军指挥学院教授王明亮对本报记者说。或许这,就是100年前的冯如对当下的意义所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