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于三国 少年无忧 第五十三章 大火[拜求推荐、点击]

白天使黑羽翼 收藏 1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size][/URL] 凉州。冀城。   朗朗睛空下,李儒一袭青衫、于城头负手而立,四野无风而凝滞,雪花当空而飘卷,李儒修长儒雅身影却如一团阴影笼罩冀城城头,纵然在皑皑的白雪之下,亦隐隐透出一股莫名寒意。   细碎的脚步声中,徐荣悄然上了城头,神色恭敬喊道:“文正。”   “唔~~”李儒轻轻颔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06.html


凉州。冀城。

朗朗睛空下,李儒一袭青衫、于城头负手而立,四野无风而凝滞,雪花当空而飘卷,李儒修长儒雅身影却如一团阴影笼罩冀城城头,纵然在皑皑的白雪之下,亦隐隐透出一股莫名寒意。

细碎的脚步声中,徐荣悄然上了城头,神色恭敬喊道:“文正。”

“唔~~”李儒轻轻颔首。回问道,“文开,是否岳父已经率大军出征了?”

徐荣轻轻应道:“嗯。”

一抹淡淡杀气笼上了李儒眉宇,谈然道:“这么说,差不多也该动手了。”

李儒目露不忍之色,再次疑问道:“文正,真非这样不可吗?那可是七八万的生命呀!”

“我也不想杀他们,没有人会无缘无故杀人!如果不是情非得已,谁愿意做这种伤天害理事情?”李儒说此一顿,神色陡转阴沉,阴恻恻说道,“不过遗憾是,我实在找不出不杀他们理由。”

“为了张温那里的军令吗?”徐荣疑惑问道,“那张温不是对主公很看重吗?”

“看重?”李儒冷然道,“徐荣,你知道吗?张温看中的不是岳父的这个人,而是岳父手中的十几万大军。我原本想的是咱们和边章这里相持着,不主动消灭他们,这样张温那里也拿韩遂没办法!凉州的战事就这样拖延下去,朝廷那里自然抗不住。等到天下乱了,咱们手中有十几万的精兵,天下之大,咱们哪里去不得?”

李儒说到这里,徐荣赞同的点了点头。

李儒看看这个自己很是欣赏的青年将军不由的笑了笑,这个人不像华雄、张济那样只是纯粹的莽夫,也不像李傕、郭汜那样有野心。有脑子,知进退,最重要的是徐荣很本分,不会奢求自己得不到的东西。这样的人,很难得,也很让人放心。

“可是现在情况却出了我的意外,真没想到啊!张温还有一个这么出色的儿子,可以看到此时金城空虚,领着两千的兵力就敢去突袭。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疯狂还是算准了金城的兵力不足,若是前者,这个人还罢了,可要是后者,这个人就很可怕了。”

看着李儒叹了口气,徐荣劝慰道:“文正,你也不必担心,听说这个校尉才十四岁,也起不了多大的事。”

李儒摇了摇头,“徐荣,你不知道,正因为这个人年轻,我才担心啊!岳父与张温表面上看是相安无事,也都算得上是大将军的亲信。可若是凉州战事结束了呢?现在那个张校尉得了金城,韩遂若是不去管金城,孤注一掷和张温来场大战,说不定三辅甚至是长安也就落在他的手里了。可这个人目光短浅啊,只顾自己的老窝,将边章、北宫伯玉都撇在了一边,也就注定了他的失败。”

李儒紧了紧自己的衣领,这凉州的冬天还真是冷啊!

“凉州的战事想来离结束也不会太久了,岳父若不在此时谋取大的利益,等张温得胜回了洛阳,说不定就会和岳父翻脸,你可要知道岳父可是将孙坚、陶谦得罪尽了。岳父虽说是也算得上何进的亲信,可和他们一比,就有了差距,毕竟何进也顾忌着岳父此刻手中的兵权啊!所以我要岳父即使不杀了边章,也要灭掉边章的主力。先是让是让李傕、郭汜带着大造声势,吸引边章的主力前往三辅,再派出张济和华雄诈取陇县,让他边章进也进不得、退也退不得,乖乖的钻进我布置的陷阱里。只有岳父立了大功,他张温即使舌底生花,也休想动得了岳父的兵权。”

徐荣看着李儒说这话的时候,觉得李儒满脸的杀气让他都感到害怕。

李儒神色转缓。和声道:“徐荣,岳父带的火油等物够吗?”

“这个你就放心,我看主公带的挺多。”

“你再去送一批过去,免得到时候出了问题。”

“好的,我就去。”

徐荣弯腰一揖,转身离去。

李儒喟然长叹一声,转身翘首仰望长空。眸子里隐隐掠过一丝湿意,人非草木、谁能无情?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谁愿意做这大干天和之事?不过士为知己者死。如果不是董卓赏识,李儒只怕到现在还是一名藉藉无名边城小吏。

丈夫处世,有所为有所不为,该狠狠、该断断,又岂能效那妇人之仁、扭捏作态?

不及片刻功夫,身后响起了沉重脚步声。

李儒闻身回头,只见牛辅已经昂然直上城头,望着牛辅粗犷的相貌以及雄壮身材,还有佩于腰间的锋利弯刀,李儒嘴角不由泛起了一丝淡淡微笑,这个人也算得上是自己的亲人了。

牛辅铿然抱拳,亲热的叫道:“文正”

“嗯。”李儒点了点头,淡然道,“大兄,你是从岳父那边回来的,可知边章是否向着陇县进发?”

牛辅欣喜的说道:“岳父让我告诉你,边章果然中计,分兵两路,一路向陇县进发。一路在半途设下了埋伏。”

“边章可有怀疑?”

“也没有。”

“好。”李儒道,“传令士兵不必把守四门,咱们现在已经没必要守在大营了,点起兵马向陇县进发。”

牛辅抱拳大声道:“好,那就听文正的了。”

………………………………

白石谷。

董卓在亲弟董旻陪伴下肃立在谷口一侧.两人面前.一队队骑兵.正策马纵骑而过.

虽然说风很生冷,吹在脸上好像刀子似地,可对于习惯了西北苦寒气候的董卓来说,这点小风还不算什么。

年纪大了,真的是不如以前了!

早些年他可以在马上挽三石的强弓,并且左右开弓丝毫不会觉得辛苦。可现在,才赶了这么点路,就有点喘了。岁月不饶人,当年纵横西北的董仲颍如今已经老了!

可董卓绝不服老!他还要向上爬,对于他来说,没有强大的权力即使是死了也闭不了眼。如今自己手里十几万的大军正是预图大事的时候,又怎能服老!

董旻笑了笑,“大哥,文正的这个主意果然不错,那边章果然准备夺回陇县,准备在半路上埋伏咱们。”

董卓哈哈大笑,“从冀城到达陇县,边章还能怎么走?他只有走葫芦谷。还想埋伏我!我就让他小子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埋伏。”

“大哥,文正的主意好是好!可凉州大雪,这火怕是难烧的起来啊!”董旻有些担心的说道。

“二弟啊!这个你就不要担心了,文正早就算准了。凉州大雪是不错,可陇西这里自入冬以来,尚未有过雨水。满山枯枝,正可作引火之物……这样明白了没有?”

“哦!是这样我就放心了。”

“快!快!”董旻说完又使劲的催促了一下从他两人身旁经过的骑兵,又恭敬地对董卓笑了笑,“大哥,这次依着文正的主意,咱们烧了边章的大军后,你说朝廷会给大哥加个什么样的官。”

董卓粗鲁的朝地上吐了一口浓痰,不屑的说:“我管他给我什么官,只要咱们有兵有将,天王老子咱也不怕。”

这支骑兵.从冀城大营出发.到白石谷外兜了一圈。然后折道转向东北,直奔葫芦谷而去。从冀城去陇西.秋道是必经之处.而从秋道去葫芦谷.白石谷也是必经之处!早在这支骑兵,从大营出发之前,李傕、郭汜所率领的先零羌人大军便突然折返,偃旗息鼓、趁着夜色的掩护悄然来到了葫芦谷埋伏。

……………………………………..

起风了,而且越来越大。

陇西很少在冬天出现这么大的风,摇曳山中的枯藤杂草沙沙作响,一拍荒凉景象。

董卓很着急,非常的着急。大军都在葫芦谷埋伏了好几天了,可这边章的大军怎么还不来啊!

“大哥……”

“啊!”董卓正着急的打着转转,忽然听见董旻喊他,赶忙回应道。

“边章他们来了。”

董卓等人站在葫芦谷地悬崖顶上,堆着无数的枯藤。从下面看,根本看不到人。四周李傕、郭汜所率领的先零羌人,一个个手握兵器,很紧张的蹲在枯藤后面,随时准备放火。

葫芦谷的地形确实很险要,据说在春秋战国时,曾经被作为藏兵之所。

里面能容纳数十万人,到处都是犬牙交错。形状古怪的岩石。山谷两面峭壁,只有前后两个出口。谷中被清理出了一块空地。堆放着两三个石头砌成的炉灶。周围还扎了十几个草人,从山谷外看去,里面好像真的是有人躲藏。是的,非常之逼真。

从远处,一只人马行来。

看打扮就知道,这些人是湟中羌人。人数粗略计算,当有八万人之上。

董卓一皱眉,轻声道:“人数好像不对劲啊!”

“差不多!”董旻说:“文正送来消息,说李文侯带了两万兵卒先去夺陇县了。你看,最前面那个家伙,应该就是贼首边章吧。”

敌人的行进速度很快,为首地一人胯下马,掌中刀,威风凛凛。杀气腾腾。

李傕说:“主公,那就是边章!末将曾在陇西见过他。”

此时,边章已经逼近了谷口,看谷中人影晃动,心中顿时有些疑虑。可这里并不会存在什么汉军啊!董卓的主力已经去了三辅,陇县的汉军忙着应付李文侯的两万人,会有什么汉军拦截在这里,怕是一些剪径的小贼吧!

呵呵!还真有人敢来抢劫自己,也不打听一下他边章是谁?那是贼的祖宗!

有时候边章也觉得自己很奇怪,比如说现在吧!若是谷中什么动静都没有,边章怕是也不会进谷,可若是有十几个人影,边章倒是放心了。

边章一举手中刀,厉喝一声:“给我冲进去,死活不论。杀寇一人,赏十金。”

边章此时也是没有办法,自从失了陇县以后,他的这只军队士气就有些跌落,若是不再想些办法提升兵士的士气,那自己的这只队伍怕是真的就完了。刚好又有这些山贼让自己碰到了,虽然就是杀了他们对于自己的军队来说也起不了什么作用,可让手下见见血也是聊胜于无。

两千多名叛军立刻呼啸着冲向了山谷,边章领着后面的队伍也跟着前队,眼见着冲入了山谷之后,心里突然有些不详地预兆。涌入谷中,有叛军手起刀落,砍下了一个贼人的脑袋。没有血,没有声息,边章发现,这谷中地人竟然都是草人。

不好,上当了!

边章的念头刚起,突然间就听见一声轰隆隆的巨响从身后传来。

山口两边地悬崖之上,落下了无数巨石。还在山口的叛军躲闪不及。近百人被压在了巨石下面,成了一堆烂肉。那巨石把谷口立刻就封锁了起来。

紧跟着悬崖上一阵铜锣响。

无数火把从天而降,掉在了谷中地面,遍地地枯草噗的一下就着了。

火把没有再落下,悬崖上的人又丢起了枯藤树枝。火势格外凶猛,瞬息间连峭壁上一层层叠摞的枯藤也燃烧起来。

近六七万的叛军被围困在火海当中,不停的呼号。凄厉的惨叫。

边章大声地疾呼,却已经无法在稳定住军心。眼看着火势越来越大,边章也知道了。这一次,他算是完了。不仅是他,恐怕连进攻陇县的李文侯也要危险了。

“冲出去,冲出去!”

边章大声的吼叫,跳下马,向谷口奔跑。

集在谷外的叛军在火势起来的一刹那,也慌了神。而这时候,一声铜锣响。紧跟着从两边杀出两支人马。数量都不算太多,也就是在六万人左右。为首一员大将。胯下马,手中枪,是枪枪要命。

完全没了主张的叛军再刚冲出来的边章带领下慌忙逃窜。那员大将则带着人在后面追赶,一直向山外追去。

这些人走了,从两边山崖峭壁上又下来了一群人。

纷纷在谷口列阵。

有一些从巨石上翻过来的黄叛军刚逃出了火海,迎面就是一阵飞蝗箭雨。

董卓眯缝着一双眼睛,火光照在他的脸上,给那张丑脸平添了几分冷戾地杀气。

很不错!

想必文正那边也应该得手了。

拨转马头,他对董旻笑道:“二弟,此次剿灭边章,文正功不可没。看来回去之后,咱们要好好的奖励奖励他。”

“那里,那里。若不是大哥赏识他,这小子还在当他的小吏呢。我看是大哥运筹帷幄啊!慧眼入炬”

“哈哈哈…”董卓大笑。

董卓的笑声丝毫没有遮掩从山谷中传来的惨叫声,那惨叫声越发凄厉。火势凶猛。连谷口的石头都被烧的通红。再也没有人能爬出来了……焦臭的气味从山谷中飘出来,令人不禁作呕。

火势越来越大,渐渐有向谷外蔓延的趋势。

董卓一皱眉,大声道:“李傕,命令大军撤兵。再传令郭汜穷寇莫追,就留边章这家伙一条命吧。”

“末将尊令。“

“大哥这是有深意…”等到李傕下去以后,董旻眨了眨眼睛。

“不知道就别瞎打听!”董卓没有理会董旻。

哼!杀了边章?杀了边章以后,谁还来叛乱?没有叛乱了,朝廷还会允许自己拥有这么多的兵马?凉州最好就是越乱越好。

董卓当下一声令下,七万先零羌人大军立刻收起了弓箭,随着董卓等人缓缓向山外撤离。

山风拂来,从盘龙谷中冲天而起地火焰随风摇摆。

火星子乱溅,点燃了周围的枯草树木,火势不断的蔓延开来。

当董卓等人退出山口的时候,大半座山都被火焰所吞噬。蒸腾的浓烟,冲天的火柱……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