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犁为剑之抗日新篇 第二章 穿越 第五节 我想有个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


:“二龙山?二龙山是什么地方啊?” 李琮听见这个回答,感觉有点茫然,这是个什么地方?

看着李琮迷惑的眼神,那个悍匪继续答道:“这里距离哈尔滨不太远了。二龙山就在哈尔滨东边。”

李琮听见这个回答,更是像被绕进了云山雾海之中:“哈尔滨?你是说这里是东北黑龙江?”

悍匪连连答应:“是啊,是啊,是啊。这里就是黑龙江哈尔滨地界,小的不敢骗爷爷。”

李琮被这个十分肯定的回答,惊呆了:怎么会是哈尔滨?我们明明在西北啊,怎么会跑到东北来呢?看来这小子不老实,以为我们是外星人啊,胡说八道的骗老子。

李琮瞪起凌厉的眼神,恶狠狠的看着这几个悍匪,骂道:“妈的,你当老子是傻子啊,什么他娘的哈尔滨,是不是觉得老子不敢杀了你们?”

悍匪们顿时被李琮的威胁吓得浑身如同筛糠一般的抖动起来,生怕眼前这个魔王,一时不高兴,就对自己痛下杀手,连忙求饶:“爷爷,我们不敢啊,不敢骗爷爷,这里真的是哈尔滨的二龙山,不信的话,爷爷们可以去问别人啊。”

听了这话,李琮不禁心头怒火中烧:妈的,这荒山野岭的,老子到哪里去找 “别人”。看来,这些家伙还是不老实。

李琮向刘进、张宏使了使眼色,二人立刻心领神会,不由分说,各自抓起一人,开始练习起“打沙袋”,两个悍匪被打得哭爹喊娘。

李琮对着剩下的一个悍匪说:“看见了吧,你小子要是不说实话,老子可还没有练习拳脚的对象呢?你要不要试试?”说完,双手互捏,弄得手指关节“啪啪”作响。

那个悍匪听着耳边不绝于耳的惨叫声,又见李琮已经开始做准备活动,立刻磕头如捣蒜般的求饶:“爷爷啊,亲爹啊,我真的没有欺骗爷爷啊,这里真的哈尔滨的二龙山。”

那两个正在被修理的悍匪,也在不断惨叫的“百忙之中”,抽空叫道:“爷爷啊,这里真是二龙山啊,饶了我们吧,快打死了。哎呦,饶了我们吧。”

李琮看着那两个悍匪被修理的惨样,又看看剩下那个悍匪的神色,不像是在撒谎,心里的疑惑更加强烈了:怎么回事儿?怎么会这样呢?难道我们真的来到了哈尔滨?这不会是部队故意出的难题来考验我们的吧?李琮根本无法相信这个事实,这怎么可能呢?转瞬之间,就已经千里之外,难道真是拍电影吗?可是,有这么真实的电影吗?还真的杀了人。

李琮只好先放下心中的疑惑,再次问到:“那现在是什么时候?”

悍匪一听,连忙答道:“民国14年4月17号。”

这个回答,更让李琮摸不着头脑了:怎么越说越离谱了,还民国14年,民国都出来了,与其相信这个,还不如相信那个哈尔滨二龙山更能让人接受。看来,这些家伙还真是贼心不死,吃定我们是一群白痴加笨蛋,竟然编出这样的谎话来骗我们。

刘进惊讶的说:“民国?还14年?这是什么时候?我们到底是在哪里啊?这帮小子怎么好像是鬼话连篇啊。”

李琮心中的怒火简直无法抑制了,冲上前,一把揪住那个悍匪的衣领,将悍匪直接就提了起来,然后,猛地一拳打在悍匪的肚子上,顿时,那个悍匪口中只剩下了出的气,没了进的气,脸色变得惨白,唾液顺着嘴角边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身子躬成了一个大大的虾米,李琮还没等这个悍匪好好体味其中的滋味,立刻一个转身,一手抓住悍匪的臂膀,一手抓住悍匪的腰带,一个漂亮的背摔,将悍匪结结实实的甩在了地上,悍匪立刻一个四脚朝天,平躺在地面上,惊恐的眼神看着天空,满脸都是痛苦的神色:我的妈呀!腰都断了,救命啊!

李琮恶狠狠的对刘进和张宏喊道:“打!给老子狠狠的打!看他们说不说实话。”

一时间,这片空地上,充斥着中国武术散打的精髓,区别就在于,一方是主打,一方是主动挨打。

看着将这帮子悍匪修理得差不多了,李琮说了声:“停!”

刘进和张宏这才停下了手,三个悍匪都躺在地上,不住痛苦的呻吟着,此刻,他们连叫喊的力气也所剩无几了。

李琮慢慢的走到这三个人的中间,低下身子,“虚伪”的在脸上堆出“友善”的笑容,轻声地对悍匪们说:“看看,打得连你们爹妈都不认识了,多惨啊!早点说实话,就不至于这样了。还是告诉我们,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候?”

张宏也在一边推波助澜,恶狠狠的说:“别他妈的骗我们,当我们是小孩子啊,民国?还他妈的黑龙江?你要是不说实话,老子就送你们去见你们的头。”

悍匪们一听,浑身发抖,用痛苦、颤抖的声音说:“别再打了。小的说得是真的,小的不敢瞒几位大爷,这里确实是二龙山,现在也确实是民国14年啊,小的要是有半句谎话,你就把我们的舌头割了。”

看着悍匪们信誓旦旦的样子,不像是骗人,李琮三人真的感到震惊了:悍匪们说得是不是真的?莫非自己真的回到了民国?都被打成这样了,悍匪们还是咬定他们说的是真的,而这些人不像是视死如归的人,而且,悍匪们没必要拼死咬定骗自己,说这里是民国,对他们没什么用处。可是,他们说得是真的吗?

李琮在心里还是不能强迫自己接受这个事实。

李琮在心里默默计算了一下:民国14年,按照我们现在通用的纪年历法,那就是1925年了,奶奶的,我们不会是遇上了那些小说中,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穿越了吧?难道真的是穿越了?而且居然让老子回到了1925年,这里人生地不熟,这可让老子怎么活啊。

李琮看了看其他的两个人,依旧带着不太相信的口吻说:“看来,这是真的,我们可能遇上了时空隧道,真的回到民国时代了。”说完这些,李琮也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三个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张宏在经过短暂的平静之后,突然爆发出一声怒吼:“怎么会?不会的,队长,不会的,我们不会遇上这个鬼事,我们怎么可能经过时空隧道呢?怎么可能啊?队长!”话声的末尾,都已经略带哭音了。

李琮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慰张宏,自己也都心烦意乱之中,脑袋中都是一片空白,对张宏的话丝毫做不出任何反应。

刘进也在默默地承受之中:不会的,这些人一定没说实话,什么狗屁穿越,都是骗人的鬼话,都是一些人自我慰籍的意淫而已,我才不信呢。刘进的心里充满着痛苦,只能选择这样的自我安慰来逃避眼前的事实。

不过,任凭三人如何说服自己,这不是事实,但是,摆在眼前的一切似乎都在证实着一个事实——那就是,他们的确穿越了。

时间似乎过了很长一段,三个人都各自在心里不断的盘算着,到底这是不是真的?

悍匪们看着眼前这几个人出奇的平静,顿时慌乱起来:自己本来就说的是真的,这个时间有什么必要来骗他们?可是,看他们的表现,死活不肯承认自己所说的时间是真的,还口口声声说什么“时空隧道”,不知道那是个什么玩意儿?管他那么多呢,只要这帮大爷们放自己一条生路就好了。

悍匪们看见三个人都陷入了一种奇怪的境界之中,于是,小心翼翼地说道:“各位大爷,我们说得是真的,各位大爷要是想走出这里,我们可以带路啊。”

三个人已经开始接受了事实,可一旦接受了悍匪们所说的事实,三人依旧心乱如麻,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要是真的回到了民国,那玩笑可就开大了。

李琮三人心里真是凉透了:刚刚经过了生死考验,以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呢,谁知道,这个后福原来是让我们体验许多人的梦想——穿越,可是我们不想穿越啊,干嘛非要找我们?那么多人都寻死觅活的要穿越,上天怎么不去找他们?偏偏是我们,想想家里白发苍苍的父母,想想其他的亲人,都还等着我们回去呢,尤其是那美丽的花花世界(现在应该称是后世的花花世界),有多少诱惑在等着我们去追求和和品味啊。可这下子倒好,自己辛辛苦苦几十年,一下子回到解放前了。

面对着不可逆转的局面,李琮最先缓过劲儿来,叫醒了还在沉思之中的刘进和张宏。三个人将悍匪们捆了起来,然后又将刘进和张宏叫到一边,商量以后该怎么办。

三人凑在一起,又再一次仔细分析目前的情况,一致认为:这些人在暴打和死亡的威胁下,经过了严刑逼供,应该不会说谎,所以,那就是只有一种可能,他们真的回到了1925年。

三人又仔细回想了刚才出事前的情景,隐隐约约感到,可能问题就出在那一道闪电上,应该是那一道闪电所蕴含的巨大的能量,将三个人送回了1925年,但不知道什么原因?飞机和其他人都消失掉了,只有这三个人成功的活了下来,也许这就是天意吧。不过,奶奶的,早知道运气这么好就买彩票好了,一定会中大奖的,可是,就算是送来一堆人民币,也只能作为收藏品了,因为,人民币在到现在也只能是废纸一堆了。

怎么办?在这个世界上究竟该做些什么?难道就是来逛一逛?岂不是辜负了上帝的一番“好意”。 难不成就因为不小心被上帝的玩笑送到这里,就去找上帝算账吗?或者死乞白赖的请求闪电再来一次,幸运的话,又把自己打回到原来的世界?这种念头还是不要想了,不幸的话,估计就被闪电打成炭了。

现在,李琮他们为世界科学界的发展,做出了一次伟大的贡献,那就是证实了时光穿梭还真的存在。这种情况,要是让哪个疯狂的科学家遇见了,估计兴奋得会心脏病发作,然后请求闪电击中自己。可是,遇见这“好事”的却偏偏是李琮他们,这群有着“美好理想”和“远大志向”的热血青年(想变成亿万富翁,然后对美女是左搂右抱,这就是李琮他们准备为之奋斗一生的“最高”奋斗目标),命运真是太爱捉弄人了,想来的人来不了,不想来的人却无法抗拒,三人的一致心声是:妈妈,我不想来这里啊,我的钱啊,我的美女啊,老天爷怎么这么不公平,别人都在享受美好生活,我们却被送回了这烽火连天、民不聊生的时代,这玩笑也开大了吧。

经过长时间的情绪不稳定和剧烈思考以及抱成一团的痛哭流涕之后,众人总算是平静了下来:既来之则安之吧,老祖宗说得对,既然来了,回也回不去了,那就在这里安个窝吧,总不能自杀了事。

三个人都不是那种甘愿被命运摆布的人,即然来了,那就好好的活出一番精采来。

但是,三人面临的首要问题是如何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作为一队之长,李琮想了想,先开口说:“先不管那么多了,先找个栖身的地方,以后再作打算。你们说呢?”

刘进和张宏点头表示同意:没个窝,说不定很快就饿死了。

可是去哪呢?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陌生的,李琮他们三个在这里举目无亲(估计他们的父母还没出世呢,总不能跑去找他们的爷爷奶奶吧,爷爷奶奶估计出没出世也够呛,更何况去哪里找呢?)

正在大家为找一个栖身之所而发愁的时候,刘进忽然看见地上被捆成一团的土匪们,心里灵机一动,一边用阴阴的眼神看了看土匪,一边对李琮和张宏说:“队长,要不先去土匪窝吧。至少还能先混口饭吃。你们说好不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