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誉为“网上最牛的公民”和著名时评员的盛大林,终于在6月8日上午10时30分这天下午带着他的新书《网站首页“意见领袖”是怎样炼成的》和网友见面。


作为一个“网站意见领袖”盛大林充分发挥了一个现代公民参政议政的权利和责任,他的文章通过博客上广受关注,在新闻界和政界引起巨大的反响,大大的推进了中国公民社会的进程。以下为访谈实录:



意见领袖是对舆论走向产生一定影响力的人


主持人:腾讯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嘉宾聊天室。今天我们请来的是著名的时事评论家盛大林老师,同时盛老师还是今天我们要介绍的这本书的作者。盛老师跟大家打声招呼吧。


盛大林:腾讯的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我看了您的书介绍说自己是意见领袖,能解释一下意见领袖是什么意思吗?


盛大林:意见领袖是最近几年才出现的广为人知的名词,它也没有具体的定义,是指对舆论走向产生一定影响力的人。


主持人:盛老师是腾讯网友公认的意见领袖,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写评论的?


盛大林:大概1993年前后,我是时评热最早的一波。


主持人:您能讲讲第一次写时评评论难忘的事吗?


盛大林:之所以走上这条路与我当时的职业有关系,我是武汉大学图书馆专业毕业的,毕业之后分到图书馆工作,在图书馆的报刊阅览室工作,每天主要是看报纸杂志。坐在那没事总是看报纸上的杂文、评论,看了之后有一个感觉觉得这种文章我也能写,写的也不比这些差,就拿起笔来尝试着写了几篇投给报社。第一篇编辑部主任说写的很好,马上就给我发表了,对我的鼓励很大,这样慢慢写的就多了。


主持人:您刚才和我聊天时提过当时你对写作是没有特别大的信心,能不能讲一下您的转变过程?


盛大林:走上这条路是偶然的因素,现在回想起来,除了知识储备比以前多了,实际上我觉得跟我在中学时代写作文差不多,思维、操作上是非常接近的。中学时代我的作文就经常被老师当做范文去读,因为我是小山村走出来的,虽然在班上感觉写作比较突出,但我一直对自己没有信心,大学四年可以说我没有写过一篇真正的文章,唯一写过的东西就是思想汇报。因为那时政治学习比较多,每周都有,学习完一次之后都要写一份思想汇报,那时同志们普遍认为我的思想汇报写的最好,经常让我代表我们班到系里、院里汇报我们的学习成果,但那时仍然没有写作的信心,没有想到我能走上写作的道路,并且成为了我的主要谋生手段,是出乎我的中学同学、大学同学的意料。


主持人:有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在推动呢?


盛大林:主要是因为当时我在图书馆阅览室工作,经常接触。过了几年我就到报社工作了,这又是一个新的工作,因为我到报社之后就成了一名专职的评论员,每天都有写作任务。那时的评论跟新闻都是同步见报的,要做出快速的反应,这对我来说是很大的促进。在这之前如果说我的写作是初级阶段,现在已经进入了中级阶段,受到的训练等各方面越来越多了。我写了很的年之后觉得有些疲惫了,有点厌倦了,觉得各方面的话题都说过了,也累了,因为写新闻是很辛苦的工作,中间就想放弃了。大概2005年初我就不写评论了,快一年的时间一篇评论都没写,已经准备放弃了,为什么又重新开始写了呢?就是因为网站的信息。2005年年底我意外的知道了还有博客这个东西可以自由的写作、自由的发表,我觉得它非常好。当然还有一个直接的原因,我知道博客的同时,有一家报社邀请我写专栏。本来我已经放弃了,但一想报社愿意让我写专栏,又有博客这么一个自由表达的平台,我就不由自主的又拿起笔写了起来。从这时开始我觉得我的新闻评论进入了一个崭新的时代,一个是创作大幅度增加。开了博客的时候也不是每天写一篇,但逐渐的达到了每天一篇,这种力度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另外这几年随着知识的积累量也多了,发表的报刊也更多了,全国对新闻评论的重视程度也在提高,包括网站,所以写作可以说进入了第三个阶段,逐步走向了成熟。


主持人:


您做过纸媒,现在在网上也是一个红人,您在网上写东西自由度和在纸媒上有什么区别吗?


盛大林:总体来说区别不是很大,毕竟中国的舆论环境都是差不多的,但还是有些区别。网站跟传统的媒体相比,我在书中也提到过,首先它的尺度相对的比报纸宽松一些,可以谈的话题更广泛一些。最大的区别是表达的形式更多样、更丰富,在网上写东西可以活泼一些,不拘一格,在报纸上写文章一般要求比较规范,虽然不像八股文那样,但它比较重视文本的表达,更标准化一些,但网站上可以采取各种各样的形式。我的书中提到好几篇明显带有网站特色的表达方式,其实我个人很喜欢,从网上的反映来看网友也是比较欢迎这种形式的。但这种文章拿给报社一般是不会发表的。


主持人:您跟网民的互动比以前增加了吧?


盛大林:当然了。以前我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发表之后除了极个别的朋友打电话跟你说怎么样之外,其他的就很少了,但博客上就不一样了,有时跟贴达到了成千上万。一是你可以知道网友受众对你观点的看法,另外他们对你的写作风格都有评价,你就很清楚了。我很喜欢看网友们对我的评价。


主持人:如果网友骂什么,您也可以接受吗?


盛大林:当然没有人喜欢挨骂,我也不喜欢,他要真骂我也没办法,我尽可能的尊重他们的表达。


主持人:会有一个促进作用吗?好的东西您会吸纳吗?


盛大林:会。我会看网友们的评论,如果说的有道理我也会接纳吸纳,也会修正我的观点,我有过这样几次的经历。因为我写过上千篇的评论,偶尔会发生一些判断上的不准确或者是失误,有时网友指出来你在哪一个问题上不对,或者有出入,我会在以后的写作中修正自己的观点,所以网友在这方面对我也是有帮助的。他们会在跟贴中提供相关的信息,我没有注意过的细节,所以我也很感谢网友们。


主持人:您觉得自己比较擅长哪些领域?


盛大林:评论员分为两种类型,一种类型是综合型的评论员,方方面面都要涉及,就像我这样的。另外一种是专业型的评论员,他们可能专注于某一个领域,专门写某一方面的评论,像《上海证券报》的石先生,《每日经济新闻》的叶女士,他们就专门写财经方面的评论,还有一些专门写法律的。这种专业的评论员很少,绝大部分还是像我这样的综合型评论员,方方面面都要涉及、都要写,经济、政治、文化、法律,包括社会事件。这主要是因为我们的工作需要,一方面是与专业背景有关系,因为我们服务的是综合性的媒体、综合性的都市报,不像石先生、叶女生他们呆的都是财经类的报纸,我们每天接触的各方面的新闻都有,所以都要进行解读。因为我们是杂家,所以也谈不上哪一方面特别的专长,这一点也是需要们提高的地方。


好的意见领袖要关心百姓冷暖


主持人:您觉得一个好的意见领袖,或者好的时事评论员应该具有哪些素质?


盛大林: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要有社会责任感,要关注时事、关注国家的前途命运、关注公众的冷暖。这是写作的源动力。


主持人:这跟性格有关系吗?


盛大林:跟性格有很大关系,有的人热心一些、更外向一些,你可能就更加关注时事,有的人比较内心,可能就不看新闻,就不会产生用写作表达的欲望。


第二方面应该是各种知识的储备。写评论关键就是一种判断,判断的基础是知识,没有知识就没法去判断,没法对各种各样的事实做出是与非、对与错的判断。要想做专业评论员,就关注某一个领域,像我们这种评论员各方面都要关注,要不断的长期积累各方面的知识。


主持人:知识的来源一般怎么获得?


盛大林:一是看书,这方面的专著,另外读新闻本身也是积累的过程。因为各方面的报道都会涉及到相关的知识,这也是我积累知识的主要渠道,我天天看不知不觉的就积累了很多。尤其是影响大的事件,都会有一些相关的记者做出采访,专家进行解读。



主持人:您会每天读报,看网站上的新闻吗?


盛大林:会呀,我每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看看各大网站上有哪些重点推荐的新闻,我每天在电脑前可以坐10个小时,这是我的工作需要。


主持人:我觉得您跟网站上的编辑差不多了。


盛大林:是。第三个方面是需要一定的表达技巧和能力,这也是我在这本书里想为大家解决的问题,主要提供的就是写作的技巧和经验。作为时评界资格最老的评论员之一,我是有这方面经验的,我就尽可能的结合我以前的经验把它写出来。


主持人:有没有一些总结性的东西,还是必须要一点一滴的积累。


盛大林:只有在写作中慢慢的摸索。我的很多经验是从哪儿来的?当然上学时语文学过一些,这是一个方面,另外是个人的感悟。写文章是需要一定天分的,需要对语言的领悟、对表达技巧的感觉,我自己也领悟了一些。还有是工作中磨炼出来的,在报社的时候文章都要经过领导审核的,任何一个报道都要无懈可击,不能让对方找出毛病有反击的余地。刚开始对领导审核是很反感的,但现在想起来是非常受益的,非常感谢当初的领导、老师对我的点拨,慢慢的把我的思维训练的越来越缜密,考虑问题比较全面。



主持人:您是什么时候在腾讯上开的博客?在腾讯上写又给您带来了什么样新鲜的东西?


盛大林:我在腾讯开博客是比较晚的,大概是2007年。就是李方副总编辑来了之后,当时比较重视新闻评论这一块,腾讯的编辑事先把博客开好了,通知了我。一方面是朋友介绍来的,盛情难却,另外一方面我也比较喜欢这样的平台,就开始在腾讯上开博客,腾讯对我的推广力度也比较大。




邓玉娇事件触动人大多数人最敏感的神经


主持人:近期您比较关注哪些事情?


盛大林:我最关注的肯定是邓立娇事件,它触动了是绝大多数人心中最敏感的神经,我也很敏感。最开始的报道就显得遮遮掩掩,这就激发了网友们,包括我对这件事情探究的欲望。所以邓立娇事件我是最早的评论人之一,新闻发生的当天我就发表了评论,腾讯博客就把它推到很显要的位置。我为这件事情写了6、7篇评论,每一次事情有进展我都要发表评论。



主持人:


您觉得评论对推动事件发展产生了什么样的作用?


盛大林:作用太大了,尤其是这一年来发生了几起关注度非常高的事件,比如说邓立娇事件、瓮安事件等等。除了这些事件是群体性事件比较轰动之外,跟网站上的宣传也是有关系,这种声音任何一个执政党、地方部门都不能去忽视,因为网上那么多,反映那么强烈,你不去处理是不可能的。系包括邓立娇事件的进展既包括网上的评论,也包括新闻评论大量的质疑。包括董毛毛(音)事件也是,每次在网上兴起质疑的热潮,政府都会做出一定的反应。


主持人:您觉得声音有越来越大、越来越高涨的趋势吗?


盛大林:当然有。网络声音有一个特点是比较显性的,而且是容易聚集的。不像以前的传统媒体,报社、广播播出之后,你不知道读者和听众的反应,可能身边的人知道,但范围非常小,社会上大范围的反应是什么你不知道,很多人是无法感触的,包括执政部门他也不知道社会上反响多强烈。但网络就不一样了,它的反响是可聚集的,并且还有互动的过程,这本身又有一种发酵的作用,并随之逐渐的升级。所以互联网对行政执法的推动会越来越大的。


主持人:谢谢盛老师今天给我们提供了这么好的写作经验和评论的经验,也希望有越来越多的网友们更关注腾讯评论,更关注腾讯新闻,也更关注盛老师在网上的相关博客。也希望有越来越多的网络意见领袖。


盛大林:谢谢腾讯给我这么一个机会,也非常感谢腾讯的网友两年来对我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