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小兵 正文 第十九章 我该怎么办?

bloodamoon 收藏 8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size][/URL] 什么叫祸不单行?今天我终于知道了!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会塞牙,我今天不只是塞牙,应该算是牙齿都被凉水冲掉了,落到肚子里。 伸手不见五指,黑暗让我感到无边的恐惧!没有一丝光亮,我现在成了一个睁眼瞎。停电了,肯定是那个老掉牙的发电机罢工了!什么时候不好,偏偏这时候!我心里在咒骂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


什么叫祸不单行?今天我终于知道了!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会塞牙,我今天不只是塞牙,应该算是牙齿都被凉水冲掉了,落到肚子里。

伸手不见五指,黑暗让我感到无边的恐惧!没有一丝光亮,我现在成了一个睁眼瞎。停电了,肯定是那个老掉牙的发电机罢工了!什么时候不好,偏偏这时候!我心里在咒骂着这万恶的旧装备!

此时我也没了主张,现在都是什么时代了,还有海盗?一想到那个人身上背的那支枪,我心里猛地抽搐起来。还真让副指导员老郭同志说对了,我还真碰上了海盗!

对方六个人,除掉一个他们绑架的人,还有五个!一对五?我知道自己的斤两,别说一对五,就是一对一,我觉得自己被干掉的可能性比谁都大!胡乱思索着,我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整个人呆站在观察所里。

“呜~呜~”小黑狂叫着,听到小黑的声响,我心里一阵温暖。我赶紧摸索着朝小黑走去。不管怎么说,我还有小黑在身边。

摸着小黑的毛发,我心里顿时觉得一丝安慰。心想反正我现在眼前一抹黑,他们也绝对不会比我好到哪里去。论对无名岛的熟悉程度,我肯定比他们熟悉多了,再说我还有地道可以利用,未必就怕了他们,想到这些我觉得心宽了些。

他们是有枪,我也有,一百多发子弹,我就不信怕了他们!

不断地想着,安慰着自己,我觉得担子顿时大了起来,赶紧招呼着小黑从指挥所旁边的的一个比较隐蔽的地道入口摸索着钻了下去。

盖上入口的水泥盖子,我从口袋里掏出战术手电筒,地道里还比较干燥,我往山下的位置走了一会,找了一个空间比较大的藏兵洞,开始检查武器弹药和装备。

抹了抹脸上不知道是汗水还是雨水,我伸手把背上的95式摘了下来。借着手电筒的光亮,看着黝黑短小的95式自动步枪,我心里觉得踏实多了。以前新兵训练时,勇胜班长一再交待,“枪不是战士的第二生命,而是第一生命!在战场杀敌靠的是它,保命更得靠它!”那时我还不理解什么生命不生命的,后来慢慢对它有了点认识,和我的那把85班用机枪兄弟相处的非常好。现在摸着手中这把95式,觉得心里就是踏实。以前在我们那里,老百姓把步枪叫做“烧火棍”或者“六斤半”,估计那都是经历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老一辈流传下来。现在我手里的95式比较轻巧,口径也比以前小了,5.8mm口径。

我从迷彩服上口袋里掏出一块擦拭布,很认真地擦拭了枪表面的水迹。这也是刘班长教我的,平时没事擦擦,基本上每个星期的正常保养就不会特别麻烦。95式步枪枪身上虽然有横纹防滑,但有水还是很容易打滑。以前在担任机枪手时,85式机枪的枪柄是木的,上面涂得有防腐剂,一旦沾水滑不溜秋的根本握不住。

退下枪上的空弹夹,我从子弹袋里抽了一个压满弹的弹夹压了上去。打开保险,拉枪栓推子弹上膛,我再小心地把保险关上。在摆弄这些家伙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手有些不如平时灵活,光安弹夹就按了好几次,那卡扣老是扣不上。

我带了150发子弹,已经装了四个弹夹,还有三十发子弹我是塞在子弹袋里的。估计要是在连队,能被连长石老大给骂死!现在部队对枪支弹药安全管的很死,估计可能以前有过枪走火的事,所以后来一般情况下子弹不直接推上膛。平时子弹管的更紧,实报实销。训练前要领子弹,打完交弹壳,完了之后还得检查。谁要敢私藏子弹,用石老大的话说,“没打够啊?要不今天老子给你500发,再练练?”

要是丢了子弹更是不得了,所以我也只有在这里才可以随手把子弹往子弹袋里一塞完事。

作为机枪手的我,压子弹是基本功。三下五除二,我把三十发子弹压满弹夹赛到子弹袋。

小黑这时也不吱声了,蹲在我旁边很专注地看着我整理好枪支弹药。

我再把身上的子弹袋和武装带又扎了扎。我们这个破迷彩服,我打心底不喜欢。口袋里装不了多少东西,再炸一个武装带,不伦不类的,还好我没有再背上水壶挎包,不然着实不利索,一动就叮当响,很容易就被敌人发现了。至少现在我是小心翼翼,尽量不发出一点声响。

整理了一下衣服,我随手把95式军刺从系在腰带上的刀鞘里拔了出来,在迷彩服上蹭了蹭。想着从腰间拔刀不方便,我便解开刀鞘绑在小腿上。这一点是副指导员老郭在指点我的,他说你甭理上面规定的放在腰上这一说,那是上面怕你丢了军刺才这么规定的。在实战中,一般很少有人冒着枪林弹雨站直了身子跑来跑去,除非他他娘的神经不正常。我当时就和他争论说现在电影里包括美国大片里不都是这样的。他很不屑地告诉我,那都是忽悠观众的,就是为了让场面好看啊!真正战斗的时候,都是能把自己放多低就放多低,保命要紧,谁他娘的还在乎什么姿势好看不看啊?你爬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可以减少受弹面积,军刺在腿上取用很方便,在腰上你摸来摸去的浪费时间!

我觉得老郭的理论还是有道理的。再说现在我哪还想什么姿势牛不牛逼啊?还是保住小命先!老郭那可是经过真枪实弹搞过的,不是一般人物!

整理好物资,我带着小黑在地道里摸黑行进,这地道我已经很熟悉了。尽管心里还有点发怵,可身边有小黑,我还能撑得住!

地道里比较干燥,走起来倒也稳当。边走我边琢磨,却不知道现在应该做什么?该做什么呢?我不禁放慢了脚步!

到地面和他们明枪明刀的干,我肯定先挂;一直呆在这里,灯塔怎么办?值班室里面的卫星电话还有我们师里的那个自动化观测设备……

对!现在电停了,那个自动化观测设备肯定也停机了吧?那师里肯定知道这里出事了?

我心里顿时一阵紧张,娘的!到时候师里肯定以为我开小差了或者自己躲进地道不管那些设备了!完蛋了!不知道,石老大到时候会怎么骂我!

我想到这里,赶紧加快脚步向宿舍出口那里奔去。地道里静悄悄的,只有作战靴底踏在石板上的声音和我急促的喘息声回荡着。小黑现在倒是比我镇静,一声不吭跟在我后面小跑起来。我现在脑海里不断映出师里首长焦急的神情,还有我的石老大那肯定在骂娘的模样,不知道他现在又让我跟猪发生了什么了什么样的联系。

脑袋中不断放映着石老大暴怒的片段,我心里现在恨死了这帮王八蛋!我好心真是没有什么好报!本来想救人的,可现在却是救了一帮瘟神上了岛,我该怎么办?关键师里那个什么破设备一没电,师里、团里、连队里肯定炸锅了!天知道,以后等待我的是什么,处分还是扒了我的军装把我遣送回去?或者按照战场渎职判我几年?

我不敢想,越想越觉得这帮海盗真是狗杂种!心中恨意丛生,恨不得用军刺把他们一个个给剐了!

好不容易走到距离宿舍出入口附近我囤积“战备物资”的地方,我脚步慢了下来,轻轻地靠着石壁坐了下来。我觉得有点累,地道里空气不太好,估计是氧气不足。我挥了挥手招呼小黑,小黑靠着我趴了下来。

我打开一罐纯净水,轻轻地喝着,也给小黑挑了一块干牛肉扔给小黑。我撕开一包单兵压缩饼干嚼了起来,得补充点能量,下面还得想办法对付这帮王八蛋!

吃饱喝足之后,我悄悄地把微光夜视瞄准镜从盒子里取了出来。这个东西是刘班长交接给我的,至于无名岛这个地方,一座灯塔一个兵是不是需要这么个东西我不知道。但现在我觉得刘班长真英明,留下这么一个好东西给我,不过这个东西用起来还是不如夜视仪顺手。

我招呼小黑守着这堆“战备物资”别乱跑,小黑这家伙和我配合还真默契,一声不吭蹲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把枪甩到后背上,然后蹑手蹑脚往宿舍出入口的位置摸去。不管怎么说,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先搞清这帮家伙的来路,现在外面刮着台风,他们登岛之后肯定要找地方休息。我估摸着时间距他们上岛估计得有30分钟了,他们现在肯定在宿舍的位置。

我慢慢向前挪着脚步,心吊在嗓子眼,伸手把军刺抽了出来攥在手里。时间过得好慢!好不容易我挪到出入口的位置,摒住呼吸,我慢慢把耳朵贴到石板盖上。

出入口的位置在宿舍那张学习桌底下,位置相当隐蔽。但由于石板比较厚,我只能隐约听到有人在屋里走动的声音,中间夹着若有若无的说话声。

我不敢大声喘气,慢慢平稳了呼吸,用军刺伸进石板缝里,轻轻地把石板稍稍撬起一点,屋里的声音立即清晰了许多,我用手扶住石板,不敢发出一丝声响,听了起来。

屋里好像有人在吵架!

一个人嗓门很高,用不很普通的普通话在发着牢骚!

“黄老七!你妈的!让兄弟们跟你冒这么大的险,差点小命都交代了!”

“你说你黄老七,让我们绑架这个小丫头干什么?难不成你想把她弄回去当压寨夫人啊?”

“行了!阿贵!你少说两句!”一个语气中透着威严的声音打断了“牢骚”。

“老大,我只是觉得不值得……”大嗓门语气立马低了很多,分辨着。

“阿贵!”那威严的声音里有些怒意,“你去外面和大头、阿宝去四周察看一下,我觉得这地方有点古怪!”

阿贵应声出去了,待到脚步声逐渐远去,那个老大才开始说话。

“老七,你别想太多!阿贵就这样!直性子!”

“老大,我没事!”黄老七应声说道。这人普通话说得不错,比那个阿贵说得地道多了。

我现在逐渐判定这帮人肯定是海盗!这个老大不用说就是头目了。

“老七,我也有点疑问,你绑这丫头到底要干什么?”那个老大问到,声音有点温柔。

“你也知道,我们是雇佣兵,不是海盗!我也发过誓,绝对不会对自己同胞下手的!”

“我知道!老大!”黄老七的声音有些低沉地说。

沉默了一会,两个人都没说话。

我这时心里惊诧不已,暗道自己确实是倒霉到家了!海盗还好对付点,可雇佣兵?我知道雇佣兵大都是退役的特种兵,最差也是侦察兵出身,功夫身手都不是一般地牛!

上边在沉默着,我在下面咬牙屏住呼吸,尽量减少呼吸发出的声响。我不知道自己心里现在在想什么,脑袋有点发懵!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