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战争 第一部 扶我上战马的人 1、马司令来到了我们村(6)

裴志海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5.html[/size][/URL] 马司令虽然很卖力,嘴巴里吐出了莲花,狗嘴里吐出了象牙,但说一千道一万,还是让我们去当兵,去给狗日的东方教主打天下,让他当上了皇帝,然后想淫谁就淫谁,想杀谁就杀谁。我们要是跟着他干,那我们不就成了傻瓜吗?为了证明我们不是傻瓜,乡亲们再看马司令时,就斜着眼睛,目光很冷,样子很酷,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5.html


马司令虽然很卖力,嘴巴里吐出了莲花,狗嘴里吐出了象牙,但说一千道一万,还是让我们去当兵,去给狗日的东方教主打天下,让他当上了皇帝,然后想淫谁就淫谁,想杀谁就杀谁。我们要是跟着他干,那我们不就成了傻瓜吗?为了证明我们不是傻瓜,乡亲们再看马司令时,就斜着眼睛,目光很冷,样子很酷,居高临下,觉得马司令一点也不神秘了,还是村里的二流子马臭蛋,他们哄地一声作鸟兽散,留下了马司令、马米弱和卫兵甲、卫兵乙孤零零地站在那里。

马司令目瞪口呆,仰天长叹:“群众,群众的觉悟太低了!”

我没有走。我没有走,并不是因为我觉悟高,我主要是想和马司令交流一下对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看法。我从小就对这玩意感兴趣,这玩意有利于我流芳百世或者遗臭万年。我看了看马司令,马司令脸上刀疤纵横,坑坑洼洼,看来是打了不少硬仗。这让我有点吃不准,心里扑通扑通地跳,都是什么年头了,还用冷兵器打仗,不用核弹了?

我小心翼翼地问马司令:“马司令,美国现在还好吗?是不是还很牛B?”我并不是关心美国,我只是觉得美国那么多核弹头,他们总不会也用大刀长矛来打仗吧。

马司令看了看我,有点吃不准:“你是……”

马司令现在是司令,不是马臭蛋了,认不出我来了,我有点生气,真想掉头而去,再不理他,我大小也是陈家村的一个人物,还是县作家协会会员,但想想天降大任于我,必先苦我心志,劳我筋骨,司马迁当年就是想写本书,鸡巴都被汉武帝割了,我遇到的这点挫折算什么?于是,我就不怪他了,我说:“我是裴牛娃呀,想当年你出走陈家村时,还是踩着我父亲裴牛二的肩膀走的。我是他儿子裴牛娃,大名叫裴志海,那时我就站在墙边看着你们走的。”

马司令这才想起我了,他拍了拍脑袋,很亲热地叫了起来:“噢,是裴牛娃呀,现在这么大了,好好好,还是你觉悟高,你要加入黄衣教?陈大炮他们呢?”说完,还向四周瞄了瞄,又按了按马刀。

我觉得很好笑,都过去几万年了,一提起陈大炮,马司令还是有点害怕。那时马司令不叫马司令,叫马臭蛋,是个二流子,但他家是地主,我们都是他家的长工。二流子马臭蛋长到十七岁时青春期来了,就开始想打长工陈大炮的女儿翠花的主意。终于有一天,他把翠花拉到苹果园里强奸了,强奸完了,他还怕翠花告诉陈大炮,陈大炮力气很大,脾气很犟,家族很大,他就用石头把翠花砸死了。陈大炮连夜纠集了几百名陈姓家族的青壮年,举着火把,拿着锄头来找马家算账。马臭蛋他爹马老爷一边让人紧闭寨门,一边给马臭蛋收拾了一个包袱,挂在他脖子里,让他赶紧出去逃命。我爹当时是马家的一个下人,奉马老爷之命,带着马臭蛋,蹲在他家后面的院墙下,让马臭蛋踩着我爹肩膀爬墙逃走了。当时,马臭蛋爬上了墙,还招呼我爹:“裴牛二,咱俩一起逃吧!”我爹很茫然地问他:“我又没强奸翠花,我跟着你跑什么?”马臭蛋一本正经地说:“还给我当下人呀。”我爹一听,还是当奴才的命,就说什么也不跟他跑了。后来解放了,后来又改革开放,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我家又分了一头老黄牛,还分了三亩地,过上了幸福生活,我爹很庆幸没跟马臭蛋一起跑了。

谁知人家马臭蛋现在不是马臭蛋了,而是马司令了。我有点讨好地对他说:“马司令,你放心,那次你为寻找救国救民的真理出走家乡,陈大炮带着几百人血洗马家庄园,陈大炮也在混战中死了,老爷,老爷……老爷他也英勇地战死了!”我说着说着就哽咽着说不下去了,我真他妈的太虚伪了。

马司令抹了一把泪,又抬起头,坚定地望着远方,像个诗人一样喃喃地说:“我爹死得光荣,有的人死了,轻如鸿毛,有的人死了,重如泰山,我爹就死得伟大,重如泰山,以后我会给他修造一座纪念碑,供年轻人和子孙后代瞩仰学习。至于陈大炮,有空我得把他的尸体挖出来,让大家鞭尸,陈大炮是黑衣教的走狗!”

他一提起黑衣教,我又想起要向马司令打听打听他对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看法。我忙追着问他:“马司令,美国现在还好吗?是不是还很牛B,不拿工资也要当世界警察?”

马司令很不以为然地朝我撇了撇嘴,很看不起我:“美国算个鸟,就有那几个核弹,并且大部分还都被人家的‘叛国者’打掉了。几个核弹一打完,他们也没戏了,达官贵人都坐着星河战舰,飞到冥河星系去了,走了走了还没忘了带上自由女神像,真他妈好笑。剩下的人也分成了红衣教、绿衣教什么的,也在天天厮杀!”

我有点纳闷,很想不开:“连核弹都没有了,还打什么仗啊?”

马司令有点不高兴:“你说这话就不对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我们现在不就是在造黑衣教的反吗?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我们这是为正义和良知而战,这是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战争,难道你还想回到没有太阳的日子里?”

我忙说:“不想,不想!”

马司令见我开了窍,就很慈祥地笑了:“这就对了嘛,我们要为保卫太阳,捍卫正义和自由而战,坚决消灭黑衣教,宁可错杀三千,不让一人漏网,宁愿我负天下人,天下人不能负我!”

我看了看马司令腰里挂着的马刀,马刀寒光闪闪,冷冷地看着我,但我还是看不起他:“马司令,那你们有BLU-82炸弹吗?”

马司令一下子愣在那里:“BLU-82炸弹?什么是炸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