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个人目前的职场心态,请各位朋友讨论和指教

guodashao_55 收藏 6 779
导读:先开一开在下的流水账吧。 本人是在1995年毕业的本科,重庆大学。人应该有感恩之心,应该说,我们这一代是很幸运的(本人73年生人),小时候没挨过饿,读书还没碰见后来漫天要价的教改和医改,我记得,我在大学读书时候,一年的学费加起来不超过400块。不过比我们晚一届的,好像就涨到2000多了。而且,在大学期间我患了急性甲肝,医疗费用基本上都是公费,自己出了几百块。毕业分配的时候,我们还是香饽饽,用人单位挨着寝室跟毕业生们聊天,建立感情挖人。跟现在的大学毕业生就业情况相比,简直是两个世界。 可以说,我们享受了改

先开一开在下的流水账吧。

本人是在1995年毕业的本科,重庆大学。人应该有感恩之心,应该说,我们这一代是很幸运的(本人73年生人),小时候没挨过饿,读书还没碰见后来漫天要价的教改和医改,我记得,我在大学读书时候,一年的学费加起来不超过400块。不过比我们晚一届的,好像就涨到2000多了。而且,在大学期间我患了急性甲肝,医疗费用基本上都是公费,自己出了几百块。毕业分配的时候,我们还是香饽饽,用人单位挨着寝室跟毕业生们聊天,建立感情挖人。跟现在的大学毕业生就业情况相比,简直是两个世界。

可以说,我们享受了改革开放带来的好处,但是没赶上承受改革开放副作用的打击,我们是幸运的一代,至少我这么认为。

在大学读书期间,懵懵懂懂的,读书基本上是临时抱佛脚,以及格过关为最高目标,日常生活就是看录像,踢足球,就着冰啤酒吃“串串香”(就是麻辣烫啦),舒舒服服地挥洒着青春年华。不过虽然学习不怎么样,但是绝对是好孩子,从来不给学校和政府制造任何麻烦,属于自娱自乐的逍遥派。

毕业了,感觉大学学的东西基本上不托底,跟即将到来的工作差距是如此的遥远(举个例子,我们那时候上的微机原理还是Z80单板机,95年毕业的时候谁还用那玩艺?)。于是去了一家大型国企,抱着一颗诚惶诚恐的创业之心开始学习。基本上,从我到单位第一天起,到我离开的2年期间,每天早上早到20分钟,把办公室和走廊的地板全部拖干净。就这样,我的谦虚赢得了几位老工程师的青睐,得到了很多实际的动手机会,以及培训机会。那两年,是我收获巨大的两年,对任何问题都抱有浓厚的兴趣,对于一切事情都愿意去尝试,而且,还赢得了我未来老婆的芳心(当时没下手,因为我坚信一条职场原则,千万不要找Office wife,直到我离开那个单位两年以后,才开始有计划,有预谋地打响恋爱攻坚战)。

但是从我内心来说,绝对不想在国企呆一辈子,很多长辈的经历使我认识到,要想在国企出头,技术和能力是没用的,你必须成为与人斗争的高手,手段圆滑地闪转腾挪,最后的结局,还得看你的运气。而我真的对于与人斗,感觉不到任何乐趣,而且也不愿意用几十年的时间,来熬一个莫名的未来。当然,90年代中期,职场的机会也比较多,就业压力不是很大,有一些选择的机会。

于是辞职下海,在国企只呆了两年,没有什么舍弃不了的既得利益,本来我就是把这个工作机会当作锻炼和学习的场所。只是,我等到一直和我投缘的,一直栽培我的老工程师退休后才走,免得伤了前辈的心。我在国企得到的锻炼使我在职场上基本没什么障碍,很快就找到了新的岗位,一直做了6年。

昆明是一个很奇怪的城市,收入水平不高,但是物价水平不低,特别是娱乐消费。对此有高手的解释说是旅游热点城市,消费被旅游者炒高了,对此我一直很怀疑。你说就算是全国人民来旅游,把大观楼石林这些旅游名胜的门票炒高了我信,但是不会把KTV慢摇吧的价格也炒高吧?试想您难倒从上海北京不辞劳苦地折腾来昆明,不去旅游景点而是去泡吧K歌?题外话。

工作的收入,同等的技术行业,属于中上水平,但是比其很多大城市来,都羞于出口。不过我家境不错,结婚买房的费用都是家里赞助的(当然后来我还了大部分),在昆明这个节奏缓慢甚至有些懒散的城市里,我仍旧做着一个懵懵懂懂的好孩子,享受着平凡的生活,30岁之前,特别是结婚以前,一周不去KTV或者慢摇吧,就跟毒瘾犯了一样难受,浑身酸疼,钱和无数的夜晚就这么从指缝中悄悄溜走。

虽然我上学不是很优秀,不过我发现在工作中我的学习能力还是很强的,看来我不属于考试型的学生。在从事技术工作的过程中,我发现大学时候那些看起来枯燥难忍百无一用的古老知识,当初被我为了考试极其厌恶地囫囵吞枣,在我工作期间自学的过程中从记忆深处被遗忘的边缘慢慢泛起,给了我很大的帮助,特别是一些基础知识和理论。所以,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说一句,书中自有黄金屋。这个老的掉渣的古训,是有一定道理的。

2005年,在我32岁的时候,突然开始意识到,像我这样懵懂下去,只能解决自己的温饱,对于计划中将要到来的孩子,以及结婚买房欠下家里的债,几乎没有认真地考虑过。顺便说一句,由于工作的关系,我和老婆属于“周末夫妻”,我和她之间隔着40公里,虽然不远,但是熟悉昆明交通状况的朋友都知道,在这个越来越令人抓狂的堵城里,这40公里要花费多长时间来奔波,所以不能每天回家。

于是我贸然下海,和几个有经验的哥们开了一家小公司,从事机电设备贸易。我这个突如其来的决定几乎是每一个身边的人都愕然。我的父母态度强硬极其激烈地反对,但是我沉默地坚持,因为我需要钱。

公司只开了两年,薄弱的资金,模糊的产品定位,没有核心技术纯粹的贸易,被大型总包商大小通吃的市场,司空见惯的三角债拖欠的风险,使我们的公司在迷茫中为生存随波逐流。个人认为,在工业领域,小公司白手打天下的奇迹是基本不可能了。好在,最后还算赚了一点钱,不多,但是我的分成够我还完房子的欠债,买了一辆私家车(新款1.6宝来),剩下的仨瓜俩枣只够给老婆岔岔心慌的。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我还是不喜欢跟人打交道,特别是我厌恶的人。跟我厌恶的人强行周旋,调动所有表演天赋只能装出个皮笑肉不笑,而且几分钟之后就觉得脸上的肌肉抬得酸疼。我估计,这样可怜的表演对于我的观众来说肯定也是一种折磨。对于那些销售高手,每到任何地方都能博得众人的好感,对任何人都相处得天衣无缝的自然亲切,我由衷羡慕和嫉妒,但是没那天分,用古时候话说,祖师爷没赏这碗饭。而且,我并没有那些汗牛充栋的励志大著中的各种成功人士和销售精英那样坚定和远大的志向。我的目标就是为了钱,解决我小家的基本经济问题,所以一旦小富,就失去了承受这个我并不喜欢甚至折磨我的工作的动力。

于是我再次回到了我的技术岗位。时过境迁,我们的专业从我毕业时候的奇货可居变成了司空见惯的大路货,但是我依靠技术和经验的积累,以及两年不成功的从商多少锻炼起来的一些处人处世之道,得到了一个收入还算不错的技术工作(同样的,“不错”是按照昆明标准衡量,要是拿北京上海成都的标准,那只能是刚刚脱贫),生活就这样重新安稳,平静和懒散。

在我从商之前,做技术的时候,可以说血气方刚,愣头愣脑。从生下来就顺风顺水,按部就班的成长历程,造就了我正直,单纯,但是幼稚的性格。处理技术问题和人际关系就是一根筋,对于自己感兴趣的问题,哪怕不吃饭不睡觉也要钻研透,对于那些失去兴趣的琐碎枯燥的事情完全不能容忍,因此成为上司又爱又恨的下属;对人也是一样,对处得来的人推心置腹,对看不顺眼的人话都懒得多说一句。

但是从商之后,变得圆滑、宽容和平顺了许多。因为我学会了换位思考,试着理解别人的感受。但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有时候貌似平和外表下的急躁还是会忍不住露出马脚。

2006年,我的父亲检查出恶性鼻咽癌晚期,同年,我生命中的天使,我的女儿降临了。2008年,我的父亲在与病魔平和安详,但是极其坚决地战斗了两年多之后,平静地离开了我们。

看着自己无比可爱的女儿一天天长大的喜悦,和眼看自己挚爱的父亲一天天地衰弱下去的无力、愤怒和伤心,交织这这两年的每个时刻。

我的父亲是个极其睿智的老人,在他知道自己的病情后,显得如此的平静和理智,以至于我们觉得他似乎把这个病情看作普通的感冒发烧。他甚至在生命的最后两个小时,仍然坚持自己上厕所,打扫个人卫生,拒绝我们儿女和我母亲的帮助。他从来也没有刻意地对家人安排过任何后事,无视病魔对他的折磨和自己一天天的衰弱,每天坐在沙发上笑眯眯地看着两个小孙女蹒跚学步,牙牙学语,似乎完全参透了生死,完全无视死亡的存在。越是如此,我们越是感觉到对自己无能为力的痛恨和切肤的悲痛。在他老人家的最后一个生日,他已经只能进食少量的流质食物,但是仍然笑眯眯地坐在桌旁接受儿孙们的祝福,象征性地端起他已经无法咽下的美酒接受我们祝他“健康长寿”,在那种无望的情况下真心诚意地说出这样的祝福,回忆起来已经足够把我的心撕成碎片。

而女儿的出世,使我突然感到世界的不一样,那种切肤的骨肉之爱。看着她象一瓣脆弱的花瓣一样被护士第一次递到我手上,看着她第一次努力地撮吸着奶瓶,喂水的时候透过奶瓶看见她无牙的口腔可爱地一阵阵收缩,都使我觉得是如此的有趣,观之不足。而她的柔弱使我感觉自己作为她的父亲的牵挂,以及承担起这个使命的自豪感。从此,我不能看见现实中或者电视上小女孩任何可怜的画面,听不得小女孩的哭声,因为那会一下子让我联想到我的女儿。为了保护和养育我的女儿,我不惜做任何事。

就这样,这两年悲喜交集的生活,使我变化了很多。目前解决了车子和房子,能够提供给老婆孩子一个还不错的生活条件之后,我已经对从前醉心追求的一切,在一夜之间失去了兴趣。

钱?钱能买回我父亲的生命吗?钱能使我感觉到快乐和满足吗?

权势?在目睹过病魔和生死之后,觉得那一切都是如此的无关紧要;

近三年以来我再也没有出现在慢摇吧一次,KTV也只是今年春节公司组织的活动去了一下。曾经成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娱乐,突然变得如此的喧闹和无趣。我只是每天按时上下班,做饭,吃饭,把工资全部交给老婆,没有一分私房钱,因为每一分钱对我女儿的未来,可能都是举足轻重的投资。我开始注重健康,斤斤计较地计算每天的饮食,开始坚持做俯卧撑和仰卧起坐,因为我现在有神圣而重要的责任,对我的女儿,对我的母亲,还有对我的爱人。曾经象任何没有脱离低级趣味的凡夫俗子一样,渴望更多婚外的艳福,而今却觉得如此的可笑。

这些都是我满意的,但是这种突然的看破红尘和沉静下来的心态,也有消极的一面。

我失去了任何学习的兴趣。以往我的学习欲望、学习习惯和学习能力是公司公认的,我坚持6年,断断续续背完了一本12000单词的英语词典;我曾经狂热于各种新知识和资质的获取,曾经拿到PMP认证,每次公司组织技术攻关,我都是自愿参与而且斗志昂扬的一员。而现在,这一切也对我失去了任何吸引力。每天晚上锻炼完毕之后,我只想打开《使命召唤2》这个打了两年多的游戏,去放逐我的身心。

唯一使我快乐而且感到有意义的,就是时不时的游戏时光,以及周末跟家人在一起的天伦之乐。

我满足,又不满足于现在的状态,一方面,我强烈地感到,以我现在的健康状况,知识经验积累,宽松但不奢侈的经济条件,稳定的家庭关系,我应该还可以在我的黄金时间争取再次的飞跃,而且我也痛恨和鄙视自己目前懒散和安于现状的状态。另一方面我却缺乏兴趣和动力。

希望能与各位网友交流,但是前提是真诚和礼貌,谢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